第六百九十一章:痴心妄想

作者:七尺书生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变身至尊女帝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九零妙时光漫威之死亡骑士墨少的亲亲宠妻顾小澜重生之白首不相离逆流2002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血蓑衣最新章节!

    自从将无字书信交给赵禥,柳寻衣一直在翘首期盼,恨不能从日出盼到日落,再从日落盼到天明,为免错过赵馨的消息,这两天柳寻衣不敢外出,始终留在天机阁“静候佳音”。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连两日的苦苦期盼,换来的却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四月初四,日正中天,丁丑一如既往地将饭菜送到柳寻衣的房间。在放下午饭的同时,再将柳寻衣没有吃完的早饭端走。

    “柳大人,你今晨为何只进了一碗小米粥?”丁丑望着完整无缺的馒头和一尘不染的汤碟,脸上不禁涌上一层愁云,“柳大人是练武之人,我也是练武之人,深知‘筋骨一动,鸡鸭白送’的道理。连我这样的小身板,一顿饭也要吃一斤米才能勉强吃饱,更何况柳大人?你的胃口如此冷淡,长此以往,身体如何受得了?”

    面对丁丑的关心,柳寻衣淡然一笑,道:“我和你不一样,有没有听过‘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你正是长筋骨的时候,理应多吃一些。至于我……少吃一些无妨。”

    虽然柳寻衣说的风轻云淡,实则他并非饭量少,而是心怀忧虑,根本吃不下。

    “柳大人,你……”

    “柳都尉在吗?”

    丁丑话未出口,一道尖锐的声音陡然自院中传来。

    “柳都尉?”丁丑一愣,转而朝门外喊道,“这里只有柳少保,没有柳都尉。”

    “柳少保官升一级,自然是柳都尉。小子,你的消息太闭塞了,整日陪在柳都尉身边竟不知他已荣升四品?”

    伴随着一阵戏谑的调侃,荣王府的家丁荣福步入房中。

    一见柳寻衣,荣福赶忙面露谄笑,阿谀道:“柳大人在上,受小人荣福一拜。”

    柳寻衣与赵禥相识多年,因而对他身边的下人亦不陌生。

    见到荣福,柳寻衣沉寂的心登时燃起一丝希望,忙道:“可是小王爷派你来的?”

    “柳大人不愧是柳大人,果然一猜就中,小人佩服!”荣福在赵禥身边呆久了,别的本事没学到,溜须拍马的功夫倒是深入骨髓。

    “真的?”闻言,柳寻衣看向荣福的眼中迸射出一抹激动的光泽。

    “上次在西湖阆苑差点闹出乱子,因此小王爷今日请柳大人过府一叙。”

    “好好好!”柳寻衣欣喜若狂,连忙答应,同时从袖中掏出几锭银子,随手扔到荣福怀里,催促道,“头前带路!”

    “多谢大人,大人请!”

    简单知会一声,在丁丑的错愕而好奇的目光中,喜形于色的柳寻衣跟随荣福离开天机阁,火急火燎地赶奔荣王府。

    荣王府后花园,赵禥已命人备好一桌酒菜,只等柳寻衣入席。

    “哈哈……师傅,我对你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

    赵禥今日新学了白居易的《琵琶行》,因此“出口成章”,全然不顾周围人怪异的目光。

    “在下拜见小王爷……”

    “欸!师傅是自己人,在自家府中不必拘礼!”未等柳寻衣叩拜施礼,赵禥已迫不及待地挥筷朝对面的石凳一指,得意道,“快尝尝新厨子的手艺,刚才等你的时候,我可是口水流了一地。”

    “小王爷如此厚爱,在下愧不敢当。”

    “别浪费口舌,快尝尝!”说话的功夫,赵禥主动夹起一块肉放在柳寻衣的碟中。

    “小王爷,我……”

    “酒呢?”赵禥再一次打断柳寻衣,朝丫鬟们嚷嚷道,“你们像木头似的站着作甚?我让你们准备的酒呢?等小王自己倒不成?”

    被赵禥劈头盖脸的喝斥,几名丫鬟不禁心生惶恐,一个个又羞又愧,面红耳赤,赶忙上前替二人斟酒。

    “这年头,主子不像主子,下人不像下人,一个个没规没矩,傻了吧唧的!”赵禥揪住一名丫鬟的耳朵,唠唠叨叨不停。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禥此言,看似说于丫鬟们听,实则却令对面的柳寻衣芒刺在背,如坐针毡。

    身为一个下人,竟敢与小王爷同桌用膳,本事就是一件天大的罪过。

    似乎看出柳寻衣的尴尬,赵禥嘿嘿一笑,解释道:“师傅不必多心,你和她们不一样!”

    “是。”面对满桌的美味佳肴,柳寻衣却胸中如堵,提不起半点食欲,“小王爷,其实我来是为……”

    “先吃饭,其他事一会儿再说!”

    “遵命。”

    在赵禥的严令下,柳寻衣只能硬着头皮将食物往嘴里塞,饕餮美味在其口中竟味如嚼蜡。赵禥的侃侃而谈,灌入柳寻衣的耳中亦如和尚念经,根本提不起半分兴趣。

    苦熬近一个时辰,赵禥终于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吩咐道:“把东西收走,你们也全部退下。”

    片刻之后,偌大的后花园中只剩赵禥和柳寻衣。

    “师傅,是否等的不耐烦了?”

    面对赵禥的戏谑,柳寻衣只能强颜欢笑:“小王爷,今天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叙旧,难得今天有机会让我做东,徒儿自是格外珍惜。”赵禥笑道,“而且……万一师傅和馨姐姐有情人终成眷属,八成也要远走高飞。到时,我们再想见面,只怕难如登天。”

    “小王爷说什么?”柳寻衣心中一惊,双眸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什么……有情人终成眷属?什么远走高飞?”

    “看来在师傅心里,果然一直放不下馨姐姐。”见柳寻衣如此激动,赵禥不禁自嘲一笑,话里有话地说道,“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答应帮你送信。”

    “小王爷此话何意?”

    “没什么!”赵禥的表情略微一滞,不过异样转瞬即逝,继续道,“你不必担心,我答应的事不会食言。你的信,我已交给馨姐姐。”

    “馨儿现在如何?”得知赵禥见过赵馨,柳寻衣赶忙问道,“她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她的身体如何?心情又如何?”

    “师傅放心,馨姐姐能吃能睡,身体健康,心情舒畅,一切都好。”

    当柳寻衣听到赵禥的回答后,心中不由地生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滋味。既高兴又悲哀,既欢喜又忧愁,半喜半忧,不知其味。

    喜的是赵馨一切安好,忧的是赵馨似乎并没有像自己挂念她那般……挂念自己。

    “难道……馨儿真已将我忘的一干二净?”柳寻衣在心中反复地质问自己,“若真如此,我再去打扰她……又是对是错?”

    “师傅?”

    突然,赵禥的呼喊将柳寻衣从恍惚中惊醒,登时精神一震,下意识地答道:“小王爷请说。”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馨儿她……看到我的信后,作何反应?”

    望着满眼渴望的柳寻衣,赵禥的表情变的有些不太自然,他似乎不敢与柳寻衣对视,下意识地闪躲着他的目光,漫不经心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就是……随便看了一眼。”

    “随便看了一眼?”柳寻衣的心中一阵抽痛,此时他满脑子都是赵馨的影子,根本没察觉赵禥的反常,“那她……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赵禥心中有鬼,故而说话吞吞吐吐,“不过,她给你写了一封回信。”

    “回信?”柳寻衣猛然抬头,脸上变颜变色,彰显着他的内心起伏不定,杂乱不堪。

    “是。”赵禥鼓足勇气,重重点头,“正因如此,我刚刚才说你极有可能与馨姐姐远走高飞。试想,如果馨姐姐真的忘记你,又怎可能给你回信?”

    “信在哪儿?”柳寻衣根本没心思听赵禥的胡乱分析。

    “信可以给你,但……”赵禥为难道,“但此事毕竟有违皇叔和父王的意思,因此无论馨姐姐在信中写些什么,我都不能再帮你回信。而且,你们日后何去何从,我不想插手,也不想知道……”

    “我明白!”柳寻衣感激道,“小王爷已经帮我们很多了。”

    “唉!”赵禥一副无可奈何的惋惜模样,而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缓缓递到柳寻衣面前,“师傅,这是馨姐姐给你的亲笔回信。”

    望着盼望已久的回信,事到临头,柳寻衣反而有些不敢伸手去接,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将在信中看到什么?

    曾几何时,他满心笃定无论在何种境遇,赵馨都会对自己不离不弃。但经历过这么多风波,柳寻衣的心早已不再坚定。他感觉自己重回临安后,仿佛一切……都和从前不一样了。

    犹豫许久,柳寻衣终究接下书信,颤颤巍巍地抽出竹纸。这一刻,他的心已然提到嗓子眼,恨不能从嘴里跳出来。

    然而,当柳寻衣将紧张而期待的目光投向竹纸时,上面却只有简简单单的四行娟秀小字。柳寻衣一眼认出,那正是赵馨的笔迹。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轰!”

    当柳寻衣泣血读完这首诗后,脑中登时传来一阵轰鸣。霎时间,身体僵硬,血凉如冰,难过的无以复加,甚至连喘息都成为一种奢望。

    这首绝情诗中的每一个字,宛若一把利剑,狠狠刺穿柳寻衣的心田,令他内心所有的美好与希望统统变成梦幻泡影,轰然破碎。

    当他念至最后一字时,其心已是千疮百孔,凌乱不堪,似坠入无尽深渊,遭受寒冰烈火之煎熬,千军万马之践踏,郁郁而不得解脱,惶惶而不得安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