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 虫团

作者:籽日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变身至尊女帝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九零妙时光漫威之死亡骑士墨少的亲亲宠妻顾小澜重生之白首不相离逆流2002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枝夙孽最新章节!

    “看来叫你将军不合适呢!”宰匹笑容的浮现慢的不可思议,仿佛是一声一声的从嘴巴里面向外面抽丝。可是当时间错落出很多那笑容的丝状物之后,四下漂浮的细丝又慢慢合到一起,让宰匹的表情变成了是对当下的情形,万分有把握的样子!

    副将故意做出睚眦必报的表情,就那么斜挑着眉眼看向无论是坐姿还是站姿,都显得刚正不阿的宰匹,“大人呢,现在也在做着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不过也好像做得很好,会不会在之后的岁月里也一直专攻此道!”

    宰匹却像是别有感悟道,“我现在有点理解大殿下的选择了,为什么明明得到一切还要把自己的手,像魔爪一样伸向各个领域!即使他的弟弟在疯狂的后退,甚至下跪,他要依然对他赶尽杀绝!因为很痛快!因为被追杀的穷寇会很厉害,可以享受他们反扑的乐趣儿!”了解你的对手,会让逐鹿之战格局清楚,条理明确,但是如果理解你的对手,甚至是能够站在他的立场之上,设身处地为他想一想,甚至在脑海中的某一个回忆之中,能让你们彼此的身影在交手的那一刻重合。某种神奇的影之战即能生成!宰匹似乎看到了他与大王子出现在脑海之中的某些极其凌乱又异常快速的影子!那是不同凡响的影之提示!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太快了,他甚至没有捕捉到他们到底在提示他什么的蛛丝马迹那个影子就已经彻底消失!

    副将终于郑重起来,显然在他的心中,某些正式的决定已占据了主导地位,“大殿下呢,现在也知道自己到底陷入什么漩涡了吗?”

    宰匹冷冷的哼了一声,“当然知道的很清楚,他得到消息的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这说明我们身边早已经安插了他的人!从战场上回来的人比我们想象的做事更加周全严密!”

    副将了一口气,“可汗呢!听到风声的速度应该也不会慢!”

    “是不慢,但是比大殿下慢了一点!我们好像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特别喜欢送给他各种难题作为礼物!”宰匹摇头叹息!

    副将主动伸出手,拿过宰匹大人手上的酒壶灌了一口,“我从来没想到我们能站到一起!更没有想到我会和自己的主人站到对立面上!虽然不是彻底的对立,可是听说你们越过了可汗,要把事情放到大汗的面前,已经摆明了心思,是要把一切弄得复杂!”说完这些话,忽然回想起自己站在可汗旁边的那个月夜,可汗迎着风说的话,“你可是我的好帮手,有的时候我觉得比我的儿子还亲,你帮我打开这些纷繁的乱世,我会答应你,我也会帮你打开你想要的那个世界的门!”然后脑海里的画面又换成了大殿下的,“在我和我父汗之间要选出一个人来的话,对于将军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

    宰匹的声音响起,无数的细小风沙组成风团,在他的耳边重复着他刚才的这个问题,它们就像是异常活跃的小虫子在互相挠痒痒,“大殿下会被怎样处置?”这种事情,当然要问对这种事司空见惯的副将!宰匹还没有糊涂到就真的以为大殿下被废掉会被杀,他很清楚,这是他要彻底让大殿下灰飞烟灭的链环中的第一环!要写要演的戏,还很长很长!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副将开口了,却没有宰匹意想之中的那种愉悦感。他只是语气平板,而且僵硬的说话,“最起码会被没收全部的私兵!其实,这也是大殿下最在乎的,比直接打他八十军棍还要让他觉得痛苦,那些士兵们他训练的很认真,而且都几乎有独到之处,放到战场上以一敌十不成问题!听说,他最近还设置了更加残酷严谨的教程,想要把他们数量再降低一半,但是质量要提高两倍!现在这种状况,似乎有点儿变成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了!每一次处罚都是这样,以一个非常正经的理由开头,但是,一旦做下去,就会有很多无辜的人遭殃,然后有更强大的欲望茁壮成长!再开出那些如妖似魔的妖花来!”

    “副将大人今天给我的感觉特别不一样!原来从大人眼中看出去的这些荣华富贵是这样的,有点儿意思!我可是第一天发现这种新奇的……有趣……有趣……”宰匹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酒杯!拐弯抹角的揭穿,副将因为马上会彻底得罪大王子,而产生的各种各样想到的和想不到的担忧!那其实是无可厚非的东西,他并不想苛责。

    “可是我很善变!会因为随时随地改变的境遇,而改变自己的选择,这是我的缺点,却是我活下去的致命法宝!我就是个小人,这一点我无法不承认!宰匹大人记得只给我好的就行了!我是个很擅长于分辨味道的人,好的味道,香的味道,有味的味道我都闻得到。也会更加捷足的追寻!”副将似乎面有微醺!

    “其实在这世上,最强大的福祉就是让小人没有机会去做小人该做的事情!”宰匹意味不明的说道!他的眼神如同早已经收藏这神秘的机锋几万年!

    “小人该做的事情!”副将忽然重复了一下这句话。似乎有什么感悟,已经恰如其分的在他的脑海之中生成,然后,他马上转身,就那样自顾自的向羊圈走回去了。

    宰匹望着那背影有些困惑,但是没有出声。

    ***

    大殿下的近卫伸出手,想要挑起面前的帐帘儿,被大殿下直接伸出手止住,然后他自己挑起面前的帐帘儿,还没有走进去,就把他的笑声发散出来,“我这不速之客来的,真的是很唐突,不过没有办法,打架失败,被人掀翻在地陷入泥泞拔不出腿来的家伙,当然也要不了什么脸面!其实,这样给自己求情,我还真是头一次!这么没有底气的坐在自己对手面前,仿佛就像是丢了全部的衣裳,还要勉强在能决定自己命运,自己最不想被看破的人面前装的体面一样又偏偏无体面可装,说实话,是一点也不好受,所以,我想长话短说!宰匹大人又何必赶尽杀绝呢,我们即使做不了什么亲密无间的朋友,也可以做成,互相点头示意,绝对不会妨碍彼此,在必要时刻互相拉一把的那种朋友!那样,也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不是有那句话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