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两口子要什么两间房

作者:萧意意南景深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孽爱乱情王浩十里红妆你为妻情非得已王浩诸界末日在线妖界的萝莉妖皇地狱轮回站快穿甜宠:傲娇男神你好甜时空位面穿越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甜妻蜜爱首席娇宠小萌妻萧意意最新章节!

    “是我听错了?”顾庭深夸张的掏掏耳朵,尽量装出天真无辜的眼神看着南景深,“还是你说错了?”

    南景深淡定的挑眉,“你没听错,去办吧。”

    “逗我呢这是,两口子要什么两间房,你们这是玩什么呢?”

    顾庭深觉得自己昨晚肯定是睡晚了,今早又起早了,要不然怎么大半夜的碰到这么惊悚的事情。

    “消停些吧,别这么虐狗,你们是幸福着,别老在我这种单身狗面前秀啊,还玩两间房,两口子开什么两间……”

    “房”字还没出口,他忽然瞥到意意身上的穿着,之前没怎么注意,这会儿细看了才发现,她身上就穿着一件长外套呢,里面居然穿着睡衣,外套下一双裤腿上的蓝胖子图案,可尼玛惊悚了。

    顾庭深觉得自己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他又看一眼南景深那一张胡子拉碴的脸,捂住嘴,往后退了两步。

    “小乖乖?”他将手从嘴边拿开,故意捏着气音道:“你们这是在床单里滚了两天,然后直接来这儿的?你这身打扮……”

    眼神上下扫了扫,实在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春游呢?”

    意意被羞得很臊,她以为南景深会制止,可他只是在一旁温温淡淡的笑着,对顾庭深那些过分的话也不训斥,像是有意纵容。

    她就更不好意思了,也生气,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你话哪那么多呢,到底有没有房间?”

    顾庭深没急着搭腔,他来回看了看这两人,要不是心血来潮的玩刺激,那就是真的吵架了。

    难得啊,老四这种宠老婆的男人,居然也会闹矛盾。

    虽然两边都是朋友的,但这种时候,顾庭深还是更偏向老四这边,毕竟是同一条开裆裤的交情,也就多留了个心眼。

    “有是有的。”

    顾庭深摸着下巴,眼底藏着的笑意有些心虚,“两间倒是两间,不过是里外两间,你们住不住?”

    “套间?”意意难得聪明了一回。

    顾庭深点点头,“是的,住不……”

    意意扭头就走。

    这暴脾气!

    顾庭深没急着追,看向一旁的南景深,却见这个男人居然摸出一根烟,正在点烟。

    态度却摆得很明显,这要是把他的老婆给气走了……

    还不得把他这个酒庄给拆了么!

    顾庭深低咒一句,拔腿追了上去。

    “你别气啊,这两天宴请的客人多,来捧场的朋友也多,本来房间挺多的,全都住满了,我真的没诓你,你倒是听完说啊!”

    风声很大,顾庭深的声音在这深夜里,听着更大,荡回耳朵里还有回声。

    意意不是傻子,每一句话她都听的清清楚楚的,可就是摆明了不听不听,随便他怎么说出花来,也不听,铁了心的要离开。

    她真是脑壳有包,才会跟着南景深到这里。

    “要不你和老四先住着,我看今晚有没有客人要退房的,有多的一间我都匀给你们,这样行不行?”

    意意仍是不听劝,走的越来越快。

    “你给我站住!”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厉呵,把意意给吓住了,恰好脚尖踢到一块石子,脚下踉跄了两下,站稳之后,便也停住了。

    顾庭深气喘吁吁的走到她面前,插着腰,梳得精致的大背头也散了几缕下来。

    “你走什么走啊,你说你年纪这么轻的,怎么就不听劝啊,这么大晚上的,又是深山野林,你想给我走哪儿去!”

    意意微微瞠大眼目,她这是被骂了?

    顾庭深似乎觉得还不够解气,指着她骂,“你走,你给我走走看看,在这山上迷路了,你们有没有人来找你!”

    意意竟被他给吼得往后退了一步,懵懵的,愣愣的,被吼得一怔一怔的。

    顾庭深趁她发懵的时候,拽着她一条胳膊,把人给拉了回去。他莫名其妙的发了一通火之后,一接触到南景深的眼神,那股火气就消下去了,人精似的堆出一张笑脸来,“小乖乖,你看我这不是急了么,我也怕你走啊,大晚上的,这山里不安全,今天先住下来,有什

    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咯?”

    顾庭深边说边推着意意往酒庄里走,生怕她会反悔似的。

    “我带你们去房间,然后我去给你们找两身衣服来,肚子也饿了吧,厨房里还有吃的,我让厨师做几道新鲜的菜送上来。”

    意意半推半就的,被他给推着进了电梯,上到五楼,再带到504房间门口,动作迅速的掏出钥匙开了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像是做过无数遍似的。

    她转过身,顾庭深立马和她保持开安全的距离,煞有介事的举手发誓,“是真的就这一个房间了,我马上就去问问还有没有房,先进去洗个澡吧,浴室里的洗漱品全是新的,浴袍也是新的,放心着用吧。”

    意意本来就没有多大的火气,被顾庭深一岔再岔的,早就没有多少了,人家周全的招待,再摆脸色也不太好,但是道谢的话说出口也比较别扭,到最后,出口的也只是一声小到没有诚意的谢谢。

    说完就进房间里去了,当着顾庭深的面关门。

    他看着紧闭的门,抹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真的觉得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正准备走,便见着错后一班电梯上来的南景深,脚步便在原地顿住了,索性倚靠着墙,双手抱臂看着走过来的男人。

    “你说我是放你进去还是不放,我可惹不起她啊。”

    南景深摸出烟盒,抽出一根香烟,没有点燃,在盒身上一下下轻磕着,看了一眼顾庭深递过来的房卡,没接。

    “你收着吧。”

    顾庭深哑然,“你不要?”

    他往后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凑近南景深小声道:“你疯了不成,真要和你老婆玩分局啊?”

    南景深淡漠的瞥他一眼,“你确定你这就只剩一个房间了?”

    顾庭深呵呵笑了两声,就知道瞒不住,“今早上老傅接到医院的电话,有急诊,他就回去了,房间恰好就是旁边这间,你真想住的话,我拿卡给你啊?”

    话是这么说,可他却没有要拿出房卡的意思。南景深擦燃打火机,抬手遮在火苗前,眯眸将烟点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