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迟来的道歉

作者:萧意意南景深小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孽爱乱情王浩十里红妆你为妻情非得已王浩诸界末日在线妖界的萝莉妖皇地狱轮回站快穿甜宠:傲娇男神你好甜时空位面穿越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甜妻蜜爱首席娇宠小萌妻萧意意最新章节!

    懂事是什么东西?

    意意在这方面从来就欠缺!

    她都快要被逼疯了,眼睛红红的,唇瓣也被咬出了齿痕,却还是将呜咽声死命的往喉咙里压,生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会听不到他的话。

    男人顿了顿,醇厚的嗓音仍是那般淡定沉稳,徐徐的道:“今天是不行的,我答应你,明天回来。”

    意意摇头,“不,我就要今天,就要现在!”

    南景深一直在耐着性子,他深知意意的脾性,这样胡搅蛮缠的事情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再者,她现在正在哭,情绪很不稳定,便也没有不耐烦,柔声哄道:“乖乖,把你微信打开,跟我视频。”

    意意哑然,她抬手摸了摸湿湿的脸颊,头摇得更狠了,“我不要……”

    “那你好好跟四爷说说,谁欺负你了?”

    意意咬唇,没一声都打着哭腔,“被你欺负了……”

    “我?”南景深扬了下眉梢,唇角微微勾开一抹上扬的弧度,眉眼间尽是温温的暖意,“的确也是我欺负了你,那你原谅四爷,我好面子,一直没能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

    他亲口说了这三个字,意意却觉得很是恍惚,还以为他那样神邸一般的男人,是决计不会服软的,却没想到……

    “如何,要消气一点了吗?”

    意意突然捂住嘴,不知道为什么,更加想哭了,心里堵得难受,某种异样的情绪,一直在冲击着大脑皮层,她快要分不清自己此时落下的眼泪,究竟是在吃醋,还是因为他这一声迟来的道歉。

    眼泪一流出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记忆也回到被他强占的那天晚上,她从来没有觉得想起一段回忆会这么难受,感觉就像正在被凌迟着,然后又被丢进了冷水里,堵塞得眼鼻口腔都窒息着疼。

    她终究还是在意的啊。

    “乖乖,还在听我说话没有?”南景深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意意张嘴,唇瓣在颤颤的发着抖,险些冲出一声哽咽,“在听。”“那你听我说着,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道歉的话我不怎么会说,如果是面对面,兴许我也说不出口,毕竟有点羞于见你,也不是故意要冷落你,我原本想着冷静一天就回来找你,你倒好,离家出走了,我

    没抓你回来,恰好公司安排了出差,也就去了,本想着等我回来了再好好哄你,哪知你已经气到这个程度了,是四爷错了。”意意双眸一寸寸的瞠大,听进耳里的话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那么的真实,三言两语间,就把意意给哄得几乎都不怎么生他的气了,可是他言语间,只对那天晚上的事情道歉,丝毫没有提及与温倩如有关

    的半句。

    这是什么意思?

    “乖乖?”

    意意长久的沉默,南景深等了她一会儿,还是先出声叫了她。

    她想要说什么,可觉得说什么都有点没有意义,索性把电话给挂了,她双腿曲起,抱着膝盖,埋首在两膝之间,慢慢的,哭声变成了呜咽。

    敲门声在这时响起。

    隔着一道门扉,关逸云的声音突兀的传了进来,“意意,睡了没有,你忘了吃药。”

    意意慌忙抹一把脸,拍两下心口,把那些抽泣都压进胸腔里去,开口的嗓音,仍是极其的不自然:“啊……我睡了,好困……不想吃了。”

    “那就睡醒了再吃吧,我下午出去一趟,你醒了去找张妈拿药。”

    “知道了……”

    “乖点。”

    意意一声“嗯”差点没能说出来,就卡在了喉咙间,她屏息静气,等着门缝下那道阴影离开,然后慢慢的躺下来,哭得太久,鼻子非常的堵。

    她重新把手机拿起来,翻出邮箱里那些照片,再一次看,心口仍然是钝痛不止。

    为什么……

    南景深绝口不提。

    是真的和温倩如有点什么,出于愧疚才对她道歉的么,之前不是那样生气么,气得恨不得捏死她,怎么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是真的觉得自己错了,还是……

    敷衍?

    意意不敢再想,直接把手机关机了,翻身趟进枕头里,逼着自己尽快睡过去,只要睡着了,就可以不用想那么多烦心的事情。

    电话突然被掐断,南景深愣了一瞬,而后把手机拿下来,轻瞥了一眼正在转换界面的屏幕,手机在他手心里翻转了两次,就要再拨个电话过去,门声恰好被人敲响。

    “进来。”

    顾庭深推门进去,肩膀上搭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进门就给脱了,随后搭在一旁的椅背上,边解着领带边往里走。

    “老四,你不厚道啊,把我丢去应酬,自己在这里躲清闲,我应付那堆老东西无聊死了。”

    南景深抬眸,视线在顾庭深脸上停留了一秒,手机自然而然的放在了茶几上,“辛苦了。”

    “苦什么,不苦,谁让我是打工的呢。”顾庭深坐进单人沙发里,把自己全身都放松开了,一条手臂横搭在椅背上,另一手正在试图将衬衫的纽扣解开,他一身的酒气,刚才应酬的时候喝了不少酒,这会儿见到茶几上放着一瓶开过的红酒就觉得

    头疼。

    “你这儿没水么?”

    “有。”南景深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清水,再走回来,亲自递到顾庭深手上。

    顾庭深也不客气,接过来把整杯都喝光了,随手把杯子放到一旁。

    “我本来是要回房间去睡觉的,头疼得很,你突然找我是什么事?”

    “有件小事。”

    南景深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拿了旁边准备好的文件摆在茶几上,两根手指曲着,在上面敲了两下,“这个案子交给你,由你全权负责。”

    顾庭深眼神随意的放了放,酒劲上头了,一眼看去,视线竟然有点虚,他倾身把文件拿起来,才看见扉页,就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翻开一页,登时醉意去了大半。

    “全交给我?”

    南景深无视他吃惊的模样,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以后有关这个案子的所有事情,都由你来处理,不用再报到我这里来了。”顾庭深瞪眼瞧着他,瞪得眼睛都疼了,抬手在眼皮上抹了一把,攸然笑出一声,“你躲桃花,心思都动到我这儿来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