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八章 雷云打击

作者:言不二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变身至尊女帝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九零妙时光漫威之死亡骑士墨少的亲亲宠妻顾小澜重生之白首不相离逆流2002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太上剑典最新章节!

    ……

    王彦峰挥舞着剑。他的目标不是“天王碾碎查克拉姆”,也不是刘明祥宝剑真正精髓中的薄弱环节。相反,他要击中的点是刘明祥的胸部。王彦峰的剑注入了真正的本质,仿佛闪电般在剑刃上闪烁着闪电般的声音。这就是武术技能“雷云打击”!

    此举是王彦峰在仓库选择的高级武术技能!

    当时,王彦峰在仓库里选了三本手册。“神力”,“天鹅羽坠”和“雷云来袭”。这三种修炼方法和武术技巧都不是那么简单。即使拥有王彦峰的杰出才能,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习到它们。

    “神力”是一种用来增强修养的技能。要改善一个人的修养和力量,就需要一天多一天甚至一天的时间。“天鹅羽毛坠落”是一种运动技巧,但也无法立即提高他的战斗能力。因此,王彦峰用了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来种植“雷云大罢工”。现在,他的“雷云大罢工”终于取得了一些成果,他相信通过这一举动,他将创造奇迹!

    “幼稚!您只练习了一个月的“雷云大罢工”,您怎么能想到将它与我的“天堂之王的粉碎查克拉姆”进行比较!?”刘明祥喊道。举着“天王粉碎查克拉姆”的长剑大幅度削减。旋转的达摩轮掉下来了,好像它是一个可以吞噬所有生命的黑洞一样。

    砰!“雷云大罢工”和“天堂之王的粉碎查克拉姆”相互碰撞。真实本质的强烈碰撞变成了气压的膨胀力,就好像是潮水向外涌的震中一样。在空中,闪电闪烁,雷声淹没了所有噪音。王彦峰和刘明祥都倒着倒飞!

    刘明祥在空中飞了好几次车,终于设法将剑刺入地面并稳定了自己。鲜血在他的胸口滚滚,几乎使他翻滚。在最后一次碰撞中他几乎受了重伤。

    但是,王彦峰的处境很惨。他的身体像布娃娃一样向后扔了几十英尺,然后才危险地撞成一棵大树。他的腿因受伤被染成深红色。他张开嘴咳嗽。

    “王彦峰迷路了!”

    “可预测的。但是他可以强迫刘明祥达到这个程度已经令人印象深刻。”

    “新门徒怎么能击败老门徒?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是人才吗?我们在深渊武术馆住了几年,如果我们输给一个新的门徒,那么我们在这里度过的岁月都是徒劳的!这欧楚阳也绝对会输!这些新手,我们没有击败他们,他们认为他们可以骑在我们的头上!地球厅的一位老门徒as着嘴唇说着不屑。

    王彦峰跌倒在膝盖上时用剑支撑自己。他用左手擦去了嘴唇上的鲜血。他冷冷地盯着刘明祥,挥舞着手臂,向他扔了五块真石!

    “您今天从我手里拿走的东西,将来我会要求加倍!”

    王彦峰狠狠吐了出来。每个词在每个表面上都回荡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他转身用剑支撑自己,并拖着断的腿,一步一步离开。

    欧楚阳离开时注视着王延峰。他忍不住对他感到钦佩。王彦峰的运气真糟。自从他进入七大武术堂以来,他一次又一次地遭受挫折,并屡屡受挫和失败。傲慢的天才有他们的突破点,他们发现不可能从所有这些灾难中恢复过来。但是这位王彦峰坚持不懈,真的值得钦佩。

    “欧楚阳,过来,该你了!刘明祥离开后,张苍登上了舞台。张苍的石级排名是103。他的实力很可能远胜过刘明祥!

    欧楚阳背着绑在舞台上的“穿透彩虹”站在张苍的对面。

    王延峰和刘明祥之间的比赛只是开胃菜。林鸣和张苍之间的比赛是大多数在场观众所看到的主要戏剧!

    在这些人当中,新门徒们自然希望欧楚阳会使用他所赢得的一切。即使他输了,他也不会输得太可怕。但是,旧的门徒们希望张沧能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胜利,并教导这些自以为是绝对可靠的新门徒,新老之间的鸿沟!

    看到欧楚阳登上舞台,凌森和塔库立即引起了注意。欧楚阳之所以在排名榜上达到第126位的原因将立即变得清晰起来!

    比赛正式开始之前,张苍拿出了一把细长的军刀。军刀的把手没有护刀板。佩剑刀刃直接与剑柄相连。剑刃长2英尺8英寸,宽度不超过3英寸。刀刃像纸一样薄,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把军刀是在极限速度下使用的。

    毫无疑问,这把军刀是宝。在七大武术之家中,如果门徒跻身前100名,即使他们不属于贵族家庭,他们也很容易被招募为大国并获得一定的待遇。对他们来说,赠送珍宝简直就是一无所有!

    “拔枪,欧楚阳。我想仔细看看您对“基础矛技术”的练习情况。您达到了小成功吗?如此简单的耕种方法,一个月就足以达到小成功。”

    张苍的笑容很讽刺。更不用说“基础矛技术”的小成就了,即使是完美的,对他也不构成威胁。由于凌森和塔库非常关注欧楚阳,所以他会恶意地将他踩在脚下,从而跳过欧楚阳!

    张沧让他的真essence流进了他修长的军刀。他看到欧楚阳站着不动,眉头皱了皱。“你要画武器吗?”

    欧楚阳缓缓回答:“当我需要绘制时,我会绘制!”

    “你说什么!?”张苍的怒气冲天。认为他是地球厅的高级门徒,但实际上却遭到了武术之家的新门徒的鄙视。而且,这个欧楚阳的实力不及他。他根本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您将在需要绘制它时绘制它吗?好。好!很好!今天,我将非常幸运,看看你是否有机会抽长矛!”“这个欧楚阳,他太疯狂了!”

    他面对张苍,没有立即拿出武器。张苍的军刀以其速度着称,欧楚阳的武器实际上是一把重矛。这种武器本来就很慢,他也背负着它。我敢打赌,张苍的强大力量会让他眼花to乱,甚至无法回应。他甚至可能没有机会抽出武器就输掉!”

    塔库也悄悄摇了摇头。“这个欧楚阳太粗心了;他是否想用他的空手碰到裸露的刀片?张苍的军刀是可以将头发分开的宝藏。当他将自己的精髓倒入其中之后,它将能够像泥一样切穿铁。即使欧楚阳在“骨锻造大获成功”中,也无法单凭双手接受!

    凌森无声地看着欧楚阳。尽管他不了解欧楚阳的原因,但他知道,凭借欧楚阳的武术精神,他不会成为一个傲慢而低估对手的人。他必须对自己的工作有所了解;他会很快看到发生的事情。

    “既然你想死那么多,让我来帮助你!”张苍冷酷地笑了。从他的静止状态开始,他突然猛烈地移动了。他对武术舞台身体变成了黑色幻影,和的声音たたた的脚步声可闻;就像倾盆大雨打在荷叶上一样。

    这太快了!这是最高的机芯技术-“七星飘云”!

    ing!突然,一个叶片振动的冷却声音也没有在空气中回荡。张苍的军刀从欧楚阳的肋骨底部以一个狡猾的角度冲了出来!

    军刀没有使用任何武术技能。但是,张苍仍然将薄而窄的宝剑注入了自己厚厚的真品。速度太极端了,几乎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这确实是无可挑剔,不可抗拒的军刀!

    即使是精通运动的武术家也无法比刀更快地躲避此刀片。即使是轻型武器高手,也很难挡住从这样狡猾的角度在腋下侧袭来的张苍的刀!

    欧楚阳的运动能力要差得多,而这仅来自“基础运动技术”。他的长矛在速度上也不足,实际上这把长矛被绑在了他的背上!

    他怎么能躲开呢?凌森的学生膨胀了。他全神贯注于张苍的军刀。他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就在这时,欧楚阳突然伸出右手,用手掌伸向那细长的军刀!

    看到这一点,塔库的眼睛立刻像满月一样睁大了。这欧楚阳太疯狂!

    手对刀!空手碰到裸露的刀片!

    该刀片是一个宝军刀是有真正的本质倒入吧!这个欧楚阳不再想要他的手吗?

    张苍的嘴角抽动着。他像恶魔一样笑了。“要用手挡住吗?哈哈,如果我不切断你的手,那我12年的军刀练习都是徒劳的!

    在那瞬间,没有人应该能够及时做出回应。但是欧楚阳的手掌已经碰到了张苍的军刀。

    在那一刻,欧楚阳体内无数的微小单位以完整,一致的节奏呼吸。呼气与吸气合二为一,引起了真正的共鸣。真正的本质就像一股汹涌的浪潮!

    真正的本质振动;这就是力量训练的“像丝绸一样流动”!

    瞬间,强烈的真实本质振动传递到了细长的军刀上。佩剑意外地开始剧烈地颤抖!那一刻,张苍的真essence从刀刃上冲了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欧楚阳的真essence!

    张苍的笑容突然冻结。他只感到自己的手发麻。他几乎握不住军刀!

    “什么!?”这回事太突然了。欧楚阳的拳头已经打了出来,才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拳头直接撞到了张苍的胸口。尽管这个拳头看上去很普通,但实际上充满了振动的真essence,是所谓的“撕裂骨头的拳头”。如果这个拳头牢固地接触,充其量张仓只能剩下半命!

    张苍已经参军多年了。,形成了对危险的自然直觉。面对欧楚阳的拳头,张苍的直觉告诉他,这拳头是不可想象的危险!他立即动了动脚,狠狠地运用了“七星漂流云”的巨大成功。张苍的身体突然猛烈地向后退去,躲开了欧楚阳拳头内藏的那种危险。

    但是尽管张仓设法躲开了拳头,但他还是被拳头的风刮伤了。张苍只有一拳之力就触及了他的身体,他的心脏好像跳了起来,肺部萎缩了,他的胃受到了一些奇怪的频率的影响和移动。这使他体内的血液猛烈地上升,他想吐血!

    “这……正在发生什么……?”张苍因为体内血液的逆转而感到恐惧,他蹒跚了一下,几乎跌落在地上。他往后退了几步,只有用他的军刀,他才能自立。

    看到这种交流,观众只能愚蠢地看着。刚才在那瞬间发生了什么?欧楚阳的空手挡住了张苍的军刀!然后一拳冲了出去,仅凭拳头的力量,张苍就被迫往后退了几步,几乎倒在了地上!

    地球厅的老门徒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他几乎以为自己会失明。

    “天!我看到正确了吗?欧楚阳真的是人吗?他的胳膊和腿是铁制的吗?他无敌吗?空手怎么能碰到裸露的刀片!?”

    张沧躲开了那拳。他是如何被迫退后几步的?”

    “这怎么可能?一个月前,欧楚阳在“排行榜”上仅排名126。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怎么会变得如此凶猛?”

    “不要开玩笑。当他进入七大武术馆时,他的实力并不比王彦峰强多少,但是几天后,在“万杀阵”的排名战中,王彦峰只获得了第170名,而欧楚阳却排名第126名!”

    这些话一经传播,便无语了。每个人的心中都预感着寒意。这种提高的速度简直太可怕了!

    以前,土楼厅的老门徒低头看欧楚阳,研究“地基长矛技术”和“地基运动技术”。他仍然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继续屏住呼吸,说道:“这不对……不对……有什么不对劲……他所培育的是'Foundation Spear Technique'……这是不可能的……”

    …

    “大哥,你刚才清楚地看到了那个拳头吗?”塔库问站在他身边的凌森。他的表情富丽堂皇。

    凌森皱了皱眉。“我没有清楚地看到。林鸣摸到那把军刀的手里面肯定有一些深刻而深刻的谜。但这并没有那么夸张。手掌接触到军刀的身体,但未触及剑刃,因此手掌未受伤。但这欧楚阳实在是太胆大了。凭借如此快的军刀,他仍然敢于做到这一点!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么他将失去手!”

    塔库说:“即使只是刀刃的平坦部分,只有手掌,如果他试图抓住刀刃,刀刃肯定也会伤手,更不用说张苍的军刀注入了真正的本质。它可以像铁一样切铁。这个欧楚阳敢于这么做;他必须对自己绝对有信心。难怪欧楚阳说他只会在需要时才拔枪。他只是认为张苍不配他的长矛!”

    正如塔库所说的那样,他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脏在颤抖。当他刚到一个月的时间到达第七高等军事学院时,他无法挑战排名石中排名100的门徒。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