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节-折楼县

作者:华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变身至尊女帝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九零妙时光漫威之死亡骑士墨少的亲亲宠妻顾小澜重生之白首不相离逆流2002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都市剑说最新章节!

    “能认得一些就好,足够了,你可得多帮我采药。”

    卫锦医生哪里会介意李白的水平高低,有总比没有强,只要不是白纸一张,哪怕稍微一点点基础,也能替自己分担不少压力。

    在缺乏医疗器械和药品的情况下,中医往往是最好的选择。

    中医源自于巫,巫最擅长于利用自然资源,随手可以摘取的野花野草,甚至是石头,都有可能是治病的良药。

    由十位医生组成的医疗小队,人数有限,携带的医疗物资也同样有限,在交通不便的黔南山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一家医院的所有家底搬来搬去。

    如果能够就地取材并且做一些简单的加工,足以发挥出很大的作用。

    哪怕李白的专业程度不够高,至少还有卫锦医生亲自把关,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药品的品种供应不足与患者的后续治疗问题。

    因此对医疗小队成员的技术水平和携带的医疗物资种类及数量要求相对比较高,必须慎重考虑。

    在人员配置上,既少不了像李白这样的偏门精神专科,也需要卫锦这样的中医,同样少不了领队孙书辉这样的儿科全科,大人要看病,小孩子自然也有这个需要。

    整个医疗小队里面,至少有三人是看专家号的,再加上李白这个伪专家,差不多有四个,整体诊疗水平即使比不上一家中小型医院,却比社区医院或小诊所要强多了,完全可以应付各种常见病,甚至疑难杂症都能尝试一下。

    “采药没问题,我提前快递了登山和攀岩装备,还有一套弓箭,可以打猎。”

    李白的话立刻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穷山僻壤似乎一下子变得不那么寂寞了。

    山清水秀,打猎采摘,送医下乡的日子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

    领队孙书辉情不自禁的感慨道:“到底是年轻人,想的周全,又会玩,像我们这些老顽固,脑子都僵化了。”

    有时候确实是想的挺美,但是能不能做到却又是另一回事。

    一小时后,医疗小队的众人开始登机。

    许多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乘客,挑的都是靠近走道的座位,有几个甚至抢到了经济舱的最前排,可以将腿伸的更直一些。

    国内航班的座位比国际航班更加拥挤,想要坐的舒服只有预定头等舱或商务舱。

    老乘客们在往行李架上放好自己随身携带的箱包后,便套上了颈枕,戴上眼罩,再加上耳机,直接舒舒服服的小憩起来。

    既然是夜航,没有必要让飞行旅途打乱自己的生物钟硬挺,等飞机抵达目的地,恰好是凌晨时分,正好可以多攒一些精神应付接下来的行程。

    不过即使没有休息好也不要紧,飞机抵达黔南省的省会金筑市后,医疗小队还会继续转乘地面车辆,从凌晨时间出发,中午时分抵达目的地县城,途中足足有大半天的时间补充睡眠。

    如果这样还不够,那没关系,到了县城后,可以在旅馆的客房里再一觉从下午睡到次日的大天亮,怎么都应该睡够了。

    也就是说,医疗小队的众人在登上飞机后开始,主要任务就是睡睡睡,依靠休息来应对旅途的疲劳。

    凌晨四点多钟,飞机抵达黔南省首府金筑市的龙洞堡国际机场。

    睡得唏哩呼噜的医生们被空乘人员唤醒,带着自己的行李下了飞机,一阵凉风吹来,许多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哆嗦。

    金筑市的地理位置处于北纬30度线与北回归线之间,气候与北纬30度线附近的湖西市已经是截然不同。

    此时的湖西市已经是深秋初冬交接之际,换季的树叶大多枯黄,而金筑市的景色则是初秋的模样,不过早晚温差比较大,尤其是凌晨时分,冷意丝毫不逊色于纬度更高的湖西市。

    东部沿海地区,冬天冻死北方佬,夏天热死南方佬,春天潮死西方佬,秋天干死东方佬,气候条件远远不及西南地区的黔南省。

    从托运行李转盘领了自己的旅行箱,在出站口看到了黔南省卫生系统的接站人员,是一个黑黑瘦瘦的男子,手上还举着一块白板,用马克笔写着钱江省医疗援助队的字样,倒是一目了然。

    “您好,我是领队孙书辉,其他几位都是医疗小队全体成员,一共十人,全部到齐。”

    孙书辉医生发挥出了领队的作用,与对方接上了头。

    “欢迎欢迎,我是省卫生厅的陆力,你们可以叫我阿力,巴车离这儿不远,请跟我来吧!大家先上车,我带你们去吃早饭。”

    地接人员点了一下人数后,手上提着那块白板,当即在前面领路。

    一辆考斯特公务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边上,除了坐进人以外,还被医疗队的行李给塞得满满当当,全员携重接近国内航班临界点可不止是说说的。

    考虑到在黔南省的贫困地区要待较长时间,所以每个人都尽可能带足了物资。

    “大家辛苦了,再坚持坚持,下午一点钟,我们就能抵达折楼县,到时候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坐上车后,黔南省方面的接应人员陆力看到不少人眼中还带着血丝,当即客气的说着好话。

    “没关系,我们都是一路睡过来的。”

    孙书辉代表医疗队感谢了对方的关心。

    这些话都是官面上的套路,毕竟双方第一次接触,生怕不小心说错了话,还是公式化一些比较好,尽管比较死板,但是相对稳妥。

    当考斯特起步的时候,李白开口问道:“陆先生,能说说折楼县的当地情况吗?”

    他备过课,在网上搜过一些关于医疗援助地区的资料,不过了解的并不多。

    一年gdp都没有超过百亿人民币的小县,还挂着深度贫困的招牌,很难引起外界的过多关注。

    孙书辉等人不约而同的一块儿支起耳朵,想要听听黔南省的人对自己将要去的地方如何介绍。

    “折楼这个地方经济以农业为主,人口不到三十万,分布在五镇六乡一百二十村”

    黔南省这位接应人员似是提前做足了功课,如数家珍般张口就来。

    现在的农业早已经进入了大农业时代,以黔南省的地理环境,八山一水一分田,想要靠农业起家,明显比不上拥有得天独厚条件的平原地区,最容易上手的主要是矿产。

    黔南省的矿业举国有名,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矿产。

    如果农业发展不易,地下又没有矿,交通位置还不重要,那该怎么办?

    没有出现奇迹的话,那就只有受穷喽!

    有时候真心不能怪当地干部无能,或者是贪腐。

    医疗队要去的折楼县,人均gdp都不超过3万人民币,年收入自然可想而知。

    当地经济除了农业以外,就只有可怜巴巴的旅游业,而且占了四成之多。

    这还是当地领导干部们绞尽脑汁的收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哪怕山清水秀,也架不住别人都有,根本不出众啊!

    听到陆力介绍这个县的人均年收入都没有超过三万,有些难以置信的处州市人民医院内科医生沈依江问道:“不能发展地方特色经济吗?”

    他自己的年收入都在六万以上,可是这个时候却没有半点儿优越感。

    “谈何容易,全国一盘大棋,有什么好项目,大家都是一拥而上,如果跟风的话,很难有什么竞争力。”

    陆力也是一脸苦笑,扶贫干部把自己搞的未老先衰可不是开玩笑的。

    想要靠扶贫赚资历,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确实太难了!”

    李白点点头,有些感同身受。

    老头子所在的回马县,要不是东瀛清田家不断“输血”,生生用钱堆出了“造血功能”,恐怕县城头头脑脑们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这不是扯淡嘛!

    “幸亏我们是来医疗下乡的,如果扶贫的话”

    秀州市骨科医生许晓摇了摇头,专业不对口,他也想不到能够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地方经济振兴。

    要想富,先修路,对于一个县来说,这句话已经过时了。

    村村通工程早就已经完成了道路基建这个拦路虎,除非是绝险之地或者是人口较少的自然村,基本上大多数村落都能够实现通车。

    李白笑着说道:“可以用钱砸!”

    他最擅长用钱砸人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

    “您认识投资商,能帮忙介绍一下吗?”

    接待钱江省医疗队的陆力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李白。

    一听到能够有利于扶贫工作的机会,哪怕不是业务对口,也依然无法阻止他的渴望。

    扶贫不分岗位,谁说医疗系统就不能扶贫来着,万一因此立功,还可以调岗。

    公务员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今天可以搞教育,明天也可以搞医疗,后天同样可以弄弄扶贫的活儿,没轮过三四个岗位,还算是捧着这只铁饭碗么?是坐冷板凳的吧?!

    李白耸了耸肩膀,说道:“再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