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背后之人

作者:侠想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变身至尊女帝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九零妙时光漫威之死亡骑士墨少的亲亲宠妻顾小澜重生之白首不相离逆流2002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

    有桑巴副.市.长在前面亲自带路,谁人敢阻拦白小升一行,连那位扎克副总都屁颠颠跟在俩人的左右陪着,还得笑脸相迎。

    这会儿,扎克副总哪还有一点此前大厅中的豪言跟胆气。

    在大厅,珍妮说的话,确实提气,他们来自大都市,见过大世面,区区一个地鲁市小地方的领导而已,若要是逼急了他们,就把企业搬走之类的,云云。

    那是忽悠人的,唬人的。

    实际是,虎入平阳,龙盘潜底,到哪儿就得遵守哪里的规矩,敬畏哪里的上位者。

    不然的话,只会是自讨没趣,甚至头破血流。

    还有就是“绿空”入住地鲁市,确实是地鲁市的福气,但要说以此为凭仗,以搬走为要挟,人家地鲁市倒真是不惧,特别是,白小升给这边带来了数个华夏来的大投资者,极大的改变了现状。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真要搬走,那也不是小小的扎克副总可以决定的,甚至不是约翰总经理决定的,那得是更高层的抉择。

    再者说了,一家大企业选址与搬迁岂是儿戏,成本之高,就算是高层也不会轻易决定。

    另外,就算真搬走,搬走的理由更是个隐含的雷,若是让临市那林它知道,他们从地鲁市搬走是出于要挟,那林它市或者其它市还敢轻易接纳他们吗。

    今天,他们可以要挟地鲁市,那明日岂不是会要挟那林它市?

    一地市府确实对招徕企业,提升本地经济发展有着迫切需求,但是这种企业“大爷”,却没人乐意要。

    就算是答应接纳,也会在许多方面进行限制。

    珍妮所言,给扎克副总一时一刻的硬气,在此时面对桑巴副.市.长本尊,那种气魄早就消失到了九霄云外,一丝一毫都不敢显露。

    桑巴副.市.长对扎克一路理都未理,只跟白小升谈笑。

    一时之间,扎克副总真是心怀忐忑。

    珍妮一直跟在后面,留神观察白小升的一举一动。

    东方人对西方人,又或者西方人对东方人,大都存在一种“脸盲”屏障。当然,影星歌星不算,他们曝光率太高,出现频繁。还有就是那些圈子出名,哪一个不是特征格外显著,不存在脸盲的事。

    白小升是标准东方人,相貌普通,帅也帅的不夸张,属于脸盲序列。

    珍妮一边翻看自己手机,一边从后面一点点核对白小升的容貌。

    她是想确认一件事。

    方才听到的“白先生”,跟她脑海里的“那位”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

    很快,一行人上了电梯,也包括珍妮在内。上电梯前,珍妮也收了手机,把她想确认的事,弄得**不离十。

    虽然没直视白小升,不过她的呼吸明显急促了一两分钟。

    白小升跟桑巴副.市.长和珍妮上来,皆没有说什么。不过白小升距离珍妮很近,似有意无意多看她两眼。

    在这种人多的环境里,谁的呼吸轻了重了的,旁人或许分辨不出来,但白小升有红莲这个系统辅助,却能敏锐察觉。

    期间,珍妮也看了眼白小升跟桑巴副.市.长,虽然没有当众道歉之类,但脸上多了甜美笑容。

    她是个女人,她深信:美女总是最容易被男人原谅的。

    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停下了,已经到达总经理办公室那一层。

    电梯门一开,众人尚未往外走,便看到外面“绿空”的职员已经在夹道欢迎。

    正对着电梯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黑人老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笑容无比和煦灿烂。

    这就是绿空公司的总经理约翰,或者应该称呼为老约翰。

    白小升来之前查过信息,自然认了出来。

    想必楼下发生的一切,这位老约翰先生定然是知道了。

    桑巴副.市.长带头走出电梯,白小升随后,其他人跟着。桑巴先生的脸色可不太好。

    “桑巴先生,没想到您今天居然有时间过来,我也是刚得到前台的消息,就匆忙带人在这里迎接。您怎么不提前打一个招呼,那我早就去大门外等您了。”老约翰上前热情笑道。

    那态度,比最初桑巴先生来,还要热情的多。

    说话之际,约翰还顺势打量了一眼白小升,目光充满着审视。

    这个约翰先生倒是真挺会说话,再加上神情真挚,言语温暖,真让人生不起气来。白小升暗道。

    “我可听说约翰先生正忙,不许外人打搅呢。”桑巴副.市.长呵呵一笑道。

    后面跟着的扎克副总顿时紧**来,生怕桑巴先生会迁怒自己。

    “是,我说过这样的话,但那是对别人,对您,还有您的朋友,我自然得见!”老约翰坦然承认,一边笑着随口就给化解了。

    桑巴副.市.长听老约翰当众这么说,这才面色稍霁。

    “约翰先生这么说,客气啦。”桑巴先生又笑呵呵对白小升做了个手势,跟老约翰介绍道,“这位,是华夏商团的白先生,也是我的一位朋友,这次我带他来拜访咱们绿空公司。约翰先生这儿,可还方便?”

    “幸会,幸会!”老约翰先对白小升一笑,亲热握手。

    “幸会,约翰先生!”白小升自然微笑回应。

    老约翰阅历何等高深,一眼瞧见这年轻的华夏人目光神莹内敛,不显半分锋芒,但是细看却透着一股隐隐威仪,这可不是寻常人,特别是年轻人该有的。

    此人不简单!

    这是老约翰对白小升的第一感觉。

    随后,老约翰对桑巴副.市.长笑道,“方便,我们刚解决完了内部问题,我都后悔当初没接受您的建议了,可惜现在是晚了。不过幸好贵客登门,一会儿我亲自带两位参观,想看什么都没问题。”

    话说到这份上,桑巴副.市.长心中最后那一点不愉尽消,顿时笑容浮现。

    “两位,请到我的办公室里一叙,让我们坐下慢慢聊。”老约翰做了个“请”的手势。

    桑巴副.市.长点点头,对白小升也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小升客气点头,一道往前走。

    老约翰落后一些的时候,珍妮趁机走过去跟他压低声音到了一声,“约翰先生!”

    老约翰眼眸微闪,对珍妮笑着点点头,然后示意扎克副总接待珍妮,就一言不发迈步赶上前面的两人。

    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

    倒不是老约翰的轻慢。

    珍妮也是个聪明人,自然懂这个道理,她也不方便在桑巴副.市.长跟白小升面前继续晃悠。

    一来,影响那两位的情绪。二来,就是珍妮这一路跟过来,也算是确认了一件事,要急着去跟她的BOSS做汇报,也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

    目送老约翰陪同桑巴副.市.长跟白小升离去,扎克凑到珍妮身边,陪笑道,“珍妮小姐,你看约翰先生现在分不开身,我先带你去会客室里,歇一歇?”

    珍妮顿时对这个扎克副总露出一个迷人笑容,“那真是麻烦您了,扎克副总。”

    这一笑,真让扎克副总有种浑身酥麻的感觉,让他笑容绅士温暖。

    “请,这边请!”扎克副总热情道。

    抛去那边不谈,扎克副总一路带珍妮到了一个装潢格调极高的小会客室,又吩咐人来端茶倒水,拿来水果,甚至还想亲自在这里陪着说话,可谓是对珍妮礼遇至极。

    “扎克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先去约翰先生那边吧,万一他那里有事需要叫你呢,我自己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好。”珍妮坐在沙发上笑道,“等你那边忙完了,我们再聊也不迟。”

    这美女不光人漂亮还真是善解人意,体贴。

    扎克想了想,觉得确实在理,顿时笑道,“那,我就先过去看看。珍妮小姐在这里有任何的需求,都可以跟他们说,我让人在外面候着。”

    珍妮顿时一笑,点点头。

    扎克这才转身离去,先跟外面人交代几句,这才去往约翰总经理那边听候差遣。

    其实,扎克副总也想去表现。

    不久前,他在楼下可是差点惹上**烦,此时再不好好表现一番,找补一下,确实不好。

    眼看扎克走了,珍妮又待了一会儿,确信没人打搅,这才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珍妮第一时间急不可耐道,“卡罗琳女士,我是珍妮,我有点事要向您汇报!”

    这位珍妮小姐,赫然是振北集团北美区负责人卡罗琳派来的!

    ......

    想当初,白小升在北美区搞得卡罗琳灰头土脸,甚至丧失了竞争加南德市.长,进入政.界的机会。

    卡罗琳对白小升也是满腔仇恨,与摩根副董坚决站到了一处。

    不管白小升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举动无形之中都壮大了振北集团总部“东派”的力量,而要动白小升,“东派”以路成安、李韵元为首的副董们定然不会轻易答应。

    摩根副董、卡罗琳一面如同猎手一样静候机会,一面开始拉拢一切可以帮助他们的力量。

    此番非洲区那位事业总裁身体抱恙,有要退下的可能,非洲区存在正副两位执行总裁,届时上位的可能是执行总裁,也可能是其副手。不过执行总裁更倾向于中立立场,而副执行总裁跟摩根他们走的很近。

    卡罗琳此番派遣了许多特使,名义上走访考察两大区合作可能,其实尽可能跟副执行总裁直属企业多多合作,让他的个人业绩提升,以便在不久之后拥有足够竞争高位的资本。

    还有就是,他们彼此之间也是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合作的。

    也正是因为此番珍妮要跑到绿空这里谈合作,绿空才舍弃了与华夏商团的机会,毕竟生意就那么大,合作就那么多,此消彼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非洲区那位副执行总裁自然更倾向于跟发达的北美区合作,拿到业绩不说,背地里更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

    所以,“绿空”才会婉拒地鲁市的建议,并且打出了需要内部整顿的幌子。

    千算万算,他们是没算到,此番华夏商团里会有白小升,白小升无意中得知这边情况,更引起了无限的好奇心。

    此刻。

    “什么,你说在绿空见到了白小升?他跟华夏商团一道出访非洲,居然到了那里?”电话那头的卡罗琳听完汇报,也是吃了一惊。

    “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我是您派去的,他连我的任**息都不知道。”珍妮信誓旦旦跟卡罗琳回禀。

    卡罗琳在电话里沉声道,“那你,就注意隐瞒身份,也让老约翰......算了,那家叫绿空公司的老约翰我见过,那是个老狐狸,他知道该怎么做。”

    随后,卡罗琳疑惑道,“白小升没事跑到绿空公司做什么?绿空不是没有安排跟华夏商团接洽吗?”

    面对卡罗琳的询问,珍妮赶紧道,“是啊,老约翰连当地副.市.长的邀请都推掉了,却没想到那个白小升居然找上门来。那您说,我这边跟老约翰的私下谈的事情,还要继续吗?”

    白小升在北美区可是有着“赫赫威名”,连卡罗琳都在他手下吃了大亏,珍妮要说不惧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可是不想出了问题,让卡罗琳女士把怒火撒到她身上,前车之鉴还少吗......

    所以珍妮要上报,询问卡罗琳的意思。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珍妮也不敢去打搅,就这么安静等待着。

    直到,电话里传来了卡罗琳肯定的声音,“按着原定计划不变,后续等待我的指示。”

    “明白!”珍妮忙道。

    电话里的卡罗琳声音一缓,和声道,“珍妮啊,你说,我对你怎么样啊?”

    珍妮闻言一愣,随即忙笑道,“您对我比亲姐妹还要好!您给了我一切!”

    “那如果,我需要你为我做出一点点牺牲呢。”卡罗琳悠悠道。

    这句话让珍妮有一种寒毛乍起的感觉,她忍不住有些呼吸急促,“什、什么样的牺牲,卡罗琳女士?”

    电话那头,卡罗琳爽朗一笑,“我就是跟你开一个玩笑。”

    “就算真让你做出牺牲,我也会让你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我何时亏待过别人!”卡罗琳又道。

    “是,是。”珍妮忙笑道。

    “好了,你先静观其变,先按着原定计划办事,回头我再联系你。”卡罗琳声音和煦道。

    随即,电话挂断。

    珍妮握着手机,定定保持着那个动作数秒,方才垂下手,放下手机,眼神复杂看看熄灭的屏幕。

    她的额头因为方才那几句话,都有了一些莹亮,是汗。

    “让我做出牺牲,我若不答应,怕更是死路一条。”珍妮喃喃道,“卡罗琳女士,我希望你方才是在跟我开玩笑!”

    “太吓人了!”

    远在北美M国加南德,卡罗琳面无表情看着桌上的手机,优雅地喝着咖啡。

    “白小升这个男人,你对他松懈一分,就会犯致命的错误,所以我得做一个妥善的准备。”卡罗琳喃喃自语,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如同千年狐妖一般狡黠,“要是连所有的棋子都弄成一个陷阱送给白小升呢,让那边成为一枚大.炸.弹,让白小升明知道要命,也必须要去踢上一脚。然后,砰――”

    卡罗琳忽然咯咯笑起,“想一想都觉得很是有趣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