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半夜带她去医院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这声音,这么熟悉!

    苏眠羞愤之余猛地抬头,然后就撞进了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

    “你你是”

    还来不及反抗,身体就被对方半拖半抱到了浴室。

    陈迦砚没回答她,领带被扯开,随手一扔,将怀里的女人往前一推,然后开始抬手解衬衫扣子。

    进来的途中,苏眠掉了一个鞋子。

    被男人这么一推,她差点儿摔倒,扶着墙她惊慌失措地转身。

    “我们、我们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苏眠索性把另一只鞋子也踢掉了,背靠着墙,由于紧张的缘故,说话带着点儿结巴。

    陈迦砚没理会她,单方面决定续约。

    “钱的事,你可以找杨助理谈。”

    “我不同意!”

    苏眠赤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慢慢地挪动着,她想要突出重围,却还是被陈迦砚给拦了下来。

    “价格翻一番!”

    “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

    “两番!”

    陈迦砚掷地有声,语气中露出一丝不耐烦来。

    “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加价,只要你觉得你值那个价!不过我得提醒你,贪得无厌往往没什么好下场。”

    “我说了,我不同意!”

    苏眠简直气结,拳头挥打在男人的身上,抬脚对他又踹有踢,样子狼狈不堪。

    虽然女人的拳头对他来说不痛不痒的,但陈迦砚明显有些脸色不悦了。

    “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当真这么有骨气,当初就别往我的床上爬!”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苏眠蓦地停止了挣扎。

    是的,她根本就别无选择!

    这段关系里,无论是结束还是开始,她都没有发言权,更别说决定权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惹不起,更得罪不起!

    见苏眠顺从了下来,陈迦砚直接将她转了个身。

    苏眠的手肘撞在了白色的瓷板砖上,有些疼。

    伴随着皮带扣解开的声响,身后的男人突然压上来,在她耳边发出不屑的冷哼。

    “装清高?首先你得有那资格!”

    男人的话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了苏眠的脸上,一直坚持的自尊也在此刻被彻底踩在了脚下。

    这段关系将会成为她人生路上的一个重大污点,再也洗不干净了。

    陈迦砚爽完之后,站在花洒下冲着澡。

    苏眠衣不蔽体地蜷缩在角落,双手抱膝,微肿的眼睛怒瞪着正在洗澡的男人。

    此刻的她也顾不得羞耻了,咬着牙,恨不能将对方给咬死。

    陈迦砚关掉花洒,扯过浴巾擦着头发,扫了眼坐在地上的女人,如墨的眉轻挑。

    “作为一个情人,你刚才的表现并不及格。”  苏眠咬着唇瓣,指甲用力地掐着胳膊上的肉。

    她痛恨命运的不公,可是她却只能被迫弯腰,对这该死的权势低头。

    “给我一个期限。”

    “没有期限!”

    陈迦砚面无表情地穿上浴袍,从苏眠身边走过时,沉声回了句。

    “到我玩腻了为止!”

    苏眠红着眼眶,随手抓起地上的鞋子就朝陈迦砚砸去,只可惜方向偏了,砸中了墙,然后掉在了地上。

    如果有期限,那她还能有个盼头。

    但若没期限,那她就等于是进了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房子,漆黑绝望到看不见阳光。

    两个小时后,杨助理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给了她一部新手机。

    “我不希望老板有需要的时候,我联系不上你。”

    苏眠只是看了眼手机,自嘲地勾了勾唇。

    “我想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卦。”

    “老板的心思,岂是我们能随意揣测的。”

    杨浩就算是知道原因,也断不会真的告诉苏眠的,更何况他也不清楚老板为何会突然变卦。

    难不成是因为苏眠的脸盲症?

    如果真的只是图个新鲜刺激,那估计这段关系也维持不了多久。

    晚上回到学校,舍友们又在八卦了。

    “就知道得遭报应,天天绑着别人炒绯闻,现在好了,角色被人抢了吧。”

    “我听说,她好多资源都被公司给收回去了,相当于是被雪藏了,也不知道是得罪谁了。”

    “眠眠,听小艾说,你今天去参加洛砚传媒的周年庆了啊!”

    苏眠有些累,一边换拖鞋一边回头纠正道。

    “只是去工作,站了一天,累死了。”

    舍友追问:“你今天看见姚莉莉了吗?”

    见苏眠一脸懵,邓洋洋立刻将她们讨论的八卦新闻翻出来给她看。

    “就是这个女人,洛砚新签约的一个小艺人。”

    苏眠刚想摇头,就听见艾如初笑道。

    “你们问她不是白问嘛,就算见了,她恐怕也不认识。”

    “也是啊。”

    舍友们嘻嘻哈哈地继续八卦起来。

    突然,苏眠的下铺杨雪猛地回头,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好几眼,随即一惊一乍道。

    “这件衣服我见过,在杂志上,纪梵希的,今年新款,要一万多呢。”

    所有人全都看了过来,也包括艾如初,她看苏眠的眼神就有些奇怪了。

    几个人把她扯来扯去的,暧昧地朝她笑着。

    “从实招来,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有照片吗,让我们瞧瞧,或者下周末请客,我们给你把把关。”

    苏眠忙解释道,一副你们饶了我吧的表情。

    “没有,我衣服不小心弄脏了,这是借一朋友的,还得还呢。”

    艾如初却不相信,直接将她拉到了阳台,目光在她的脖子上扫视着。

    “怎么回事儿?”

    苏眠一言难尽地耸了耸肩,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无奈:“他变卦了,合约还得继续。”

    艾如初怔了下:“谁?金主?”

    苏眠轻轻点了下头:“嗯。”

    艾如初:“这王八蛋!”

    苏眠心情很不好,本想到床上躺一会儿的,却在看到桌子上的那本杂志时停下了脚步。

    邓洋洋笑着凑近:“帅吧?对了,你今天有没有见到陈迦砚啊?公司周年庆呢,按理说他应该会出席的吧。”

    陈迦砚?洛砚传媒的总裁?金主?

    其实,到目前为止,苏眠还不确信她们口中所说的陈迦砚到底是不是今天欺负她的那个混蛋。

    声音太像了,而且今天也太过巧合了。

    苏眠下意识地用食指搓了搓封面上男人的脸,像是泄愤一般,搓的很用力。

    帅吗?不就是一只鼻子两只眼吗?

    换了衣服,苏眠接到了陆佑川的电话,说是在学校门口等她。

    一上车,就见对方朝自己望了过来,那眼神深情且专注。

    “我仔细想过了,我还是做不到对你彻底放手,所以我们试着交往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