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看着你,我规矩不起来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已经洗过澡,下身只裹着一条浴巾,头发还半湿着。

    他低头看了眼苏眠身上的睡衣,透明的网纱根本挡不住里面的那一抹艳红。

    “你在勾引我!”

    “没有。”

    苏眠下意识地否认。

    丁字裤根本遮不住什么,穿着它,她也觉得很羞耻。

    若非认识这个男人,她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穿上这种款式的内裤。

    陈迦砚没再说什么,直接用行动表示,他很喜欢她今晚的着装。

    苏眠有些吃不消,可偏偏陈迦砚体力好的惊人,她也只能被迫承受着。

    做过一次后,苏眠着急地跳下床,想要去洗手间,结果跪久了的双腿麻掉了,脚一崴,直接跌趴在了地上。

    陈迦砚本来没打算要第二次的,却在看到苏眠那‘糟糕’的姿势后改变了主意,直接翻身下了床。

    苏眠揉了揉小腿,刚想起身,身体就又被一道力量给压得跪了下去……

    四十分钟后,苏眠站在花洒下冲着澡。

    陈迦砚走了进来,她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让,拿起毛巾快速地擦了两下,她不想跟他待在一个空间里。

    刚走了两步,她突然就想起了闺蜜的建议,她到底要不要试试呢?

    只是犹豫了几秒,她挪着小碎步到了男人的身前。

    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陈迦砚个子很高,每次看苏眠的时候都是俯视,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冷漠,又好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东西。

    那结实的胸肌被水洗礼过后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

    陈迦砚抚去脸上的水,眉毛微微挑起。

    苏眠见状,咽了口口水,然后壮着胆子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将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迦砚眼睛微微一眯:“还想要?”

    见男人的眼睛染上了情yù,苏眠本能地想要逃,但为时已晚,刚转身,腰上就多了一条胳膊。

    后背贴上了墙,苏眠惊恐地瞪大眼睛,结巴道。

    “我、我开玩笑的。”

    但显然,她的解释没什么用,自己点的火,哭着也要将它灭掉。

    因为晚上没睡好,直接导致第二天上课时频频打哈欠。

    傍晚,苏眠跟艾如初在食堂碰面。

    “黑眼圈怎么这么明显?”艾如初坐在对面,将手放在嘴边,凑近苏眠,悄声问道,“怎么样?我教你的方法试了没有?”

    不提这个还好,苏眠怨怼地望向闺蜜。

    艾如初瑟缩了一下脖子:“不管用啊?刚开始嘛,慢慢来,积少成多,肯定会奏效的。”

    饭后消食时,苏眠跟闺蜜并排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树的后面有好几对情侣在腻腻歪歪。

    艾如初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朝苏眠问道。

    “那变态到底长什么样子啊,你记得偷偷拍张照片嘛,如果真的是个名人的话,上网一搜就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老婆了。”

    苏眠只说对方大概在三十以内,具体的资料一无所知,就算真的给人做了小三也不知道。

    “他……”

    苏眠其实还是不太确信,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缘缘的老板,所以犹豫之后她并没有告诉闺蜜她心中的疑惑。

    艾如初:“对了,你听说了没,楚若芸那小贱人好像正在办理转学手续。”

    苏眠疑惑:“转学?”

    艾如初:“听说是要出国了。”

    苏眠并不意外:“他们有钱人,出国留学不很正常吗?”

    但让楚若芸出国的真正原因却是……陆佑川!

    苏眠也是在半个月后才得知,陆佑川出国了,他在上飞机前给她打了通电话,那声再见说的异常沉重。

    而她也只能笑着说声:“保重,一路顺风。”

    陆佑川的离开让苏眠的心情阴郁了好久。

    这种被动的、绝望的、无助而又想爱不能爱的无奈感让她更加确信――必须要想办法尽快结束跟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她反复思考之后,决定向闺蜜季缘学学演技,她要学着在金主面前做个演员。

    说归说,可当她真的要将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还是紧张了。

    这天,她被金主狠狠要了一次之后,壮着胆子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陈迦砚反应不及,没有躲开,原本欲求不满的一张脸瞬间结冰。

    他一把将女人挂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给扯开,然后翻身坐起,yù huō瞬间熄灭,没了再做一次的欲望。

    “今晚别走了。”

    苏眠故作‘不死心’地朝陈迦砚扑去,声音发嗲到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

    但看到男人脸上明显遮掩不住的厌恶,她突然有些小得意,还有那么一点点……莫名的成就感。

    陈迦砚再次将扑上来的女人一把挥开,眼底的不悦更深了几分。

    苏眠一个假摔,趴在床上,朝陈迦砚可怜兮兮地叫道。

    “陈总,我惹你生气了吗?”

    一声陈总让陈迦砚猛地止步,他回头看向床上的女人,浓眉深蹙。

    “你知道我是谁?”

    苏眠坐起身,手里紧揪着被子,遮盖住了自己裸露的身体,看向陈迦砚的眼神带着笑意。

    “洛砚传媒的总裁谁能不认识?”

    “你是装的?”

    陈迦砚声音暗哑,杨助理说这女人有很严重的脸盲症,看来并非事实。

    “我听不懂你在说 什么。”苏眠垂首,将演技发挥到了极致。

    陈迦砚紧抿着唇,心中怒意翻腾,气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耍了。

    “演技不错!”

    最后只丢下这么一句话,连澡都没洗,直接穿衣离去。

    苏眠肩膀一垮,长松了口气。

    没想到效果竟然比她预期的还要好。

    而且她还套出了金主的身份,看来,他是洛砚传媒的总裁,确信无疑了。

    回到学校后,苏眠开始等杨助理的电话,希望自己能彻底解放,结果半个月过去了,杨助理却一直都没有联系她。

    苏眠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杨助理打个电话探探口风。

    “杨助理,陈总最近很忙吗?”

    那头沉默了三秒,回道:“不该问的别问。”

    苏眠听懂了,不就是让她记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做越距的事儿吗。

    杨浩没有挂电话,只是犹豫了片刻,朝苏眠透露道。

    “总裁最近是很忙,不过他比较喜欢听话的女人,不喜欢太缠人的,你找准自己的定位,别过界就行。”

    杨浩之所以会跟苏眠说这些,主要还是希望她能在老板身边待的久一些,毕竟给老板找床伴这种事儿在他看来简直比登月球还要难。

    能不换就最好别换。

    苏眠皱眉,继续试探道:“我上次好像惹陈总生气了。”

    杨浩并不知道这件事:“因为什么?”

    苏眠支支吾吾道:“我也不是太清楚,我还以为……他不要我了。”

    杨浩可不想给自己找负担,安抚了苏眠几句,然后找机会朝陈迦砚套话。

    “去酒店……还是回湘苑?”

    杨浩一边开车一边看向后视镜,看似漫不经心地随口一问。

    湘苑是陈迦砚名下的一处房产,距离公司很近,也算是他的主居。

    陈迦砚喝了酒,有些微醺,抬手扯了扯领带,动了动脖子,没回话。

    杨浩便就势问道:“要不要叫苏小姐过来?”

    过了半晌,陈迦砚才想起来还有苏眠这个人,眉毛微蹙,反问。

    “她有脸盲症这件事,确切吗?”

    杨浩愣了下,立刻回道:“我有派人调查过,她确实有脸盲症,入学一年多还会认错同班同学。”

    陈迦砚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的身份,你告诉她的?”

    杨浩急忙否认:“不是。”

    心里想的却是,你都大摇大摆地以公司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了,不认识才奇怪吧,虽然她有脸盲症,但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无意中泄露了什么。

    陈迦砚捏了两下眉心,吩咐道。

    “找人的事儿,继续吧。”

    杨浩心里咯噔一下:“那苏小姐?”

    陈迦砚略显不耐烦:“等找到人再说吧。”

    杨浩在心中叫苦不迭,这不是自己挖的坑,流着泪也要往下跳吗?

    老板是个十足十的声控,当初就是因为苏眠的声音完全符合老板选择情人的标准,这才被挑选为床伴的。

    但也不是所有好听的声音他都喜欢,说到底就是一个难伺候的主。

    转眼,又十多天过去了,暑假来临了。

    苏眠并没有出去打工,而是直接去了A城最大的福利院,她已经做义工两年多了,在这里认识了好多可爱的小朋友。

    “眠眠!”

    一个七八岁的男童突然朝她跑来。

    这声音,她记得,是小陌,他并不是孤儿院的人,而是跟她一样,也是来帮忙的义工。

    “又长高了。”

    苏眠拍了拍小陌的肩膀,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小陌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五官生得很精致,笑起来甜甜的,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她只知道他姓陈,跟那个变态一个姓,不过他却比那个变态可爱多了。

    每次来孤儿院都会给小朋友带好多礼物,还会教小朋友们弹奏各种乐器,是个很优秀的孩子。

    “眠眠,过几天就是我生日了,我要请孤儿院的小朋友一起去参加我的生日Party,你也要一起来啊。”

    “好,一定去。”

    苏眠爽快地答应了,她确实很喜欢小陌。

    她花了半天时间,去陶艺馆里亲手给小陌做了一个花瓶,然后用颜料在上面涂鸦,写上了祝语。

    赴宴那天晴空万里,苏眠穿着一件白色T恤和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脚踩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就去参加小陌的生日宴了。

    小陌给的地址是一个别墅区,苏眠也是在去的路上听司机说才知道的。

    不是别墅的人根本就进不去,苏眠站在门口正左右为难着。

    进去的话,小陌的家人会不会觉得她拿的礼物太过寒酸?若是不进去,就得临时爽约了,可她又不愿意撒谎找借口。

    拿出手机,正准备给小陌打电话,一辆孔雀蓝的宾利欧陆突然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后座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个高个子男人,穿着很休闲。

    苏眠睨了他一眼,没理会,继续给小陌打电话。

    “小陌,我到你家门口了。”

    “眠眠,你等着,我出去接你。”

    小陌很是兴奋,挂了电话后直接踩着滑板出来迎接苏眠了。

    苏眠则在门口来回地踱步,时不时地翘首往里望,直到看见小陌帅气的身影,而她却毫无察觉身后的男人已将眉毛打了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