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中招的几率应该很小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刚躺下,正想休息会儿,被陈迦砚这么一叫,立刻变得慌张忐忑起来。

    她想装作没听见,可偏偏那混蛋一点儿也不知道体谅人。

    “你是想让我把你抱过来吗?”

    苏眠再也装不下去了,翻身坐起,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来到陈迦砚的床前,心里多少还存着一点儿希望。

    “你叫我……”

    可话还没说完,手腕就被那混蛋给攥住了,紧接着一股力道将她拽上了床。

    “啊――”

    苏眠小小惊呼了一声,以一种俯趴的姿势半压在男人的胸膛上。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整个人就被对方抱着翻了个身,成了女下男上的姿势。

    “别、别……小陌还睡着。”

    苏眠全身都在抗拒,但显然她的反抗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陈迦砚直接将隔帘一拉,就开始动手脱苏眠的衣服,一边脱一边警告,声音低沉且沙哑。

    “所以,你待会儿要小声一点儿,若是把他吵醒了,我估计我也停不下来。”

    苏眠伸手去打他,气得咬牙切齿。

    “你混蛋!”

    “不想被上以后就别随便勾引我!”

    陈迦砚握住了女人的手,身体下压,与她贴的严丝合缝,出口的话却是那么的欠揍。

    苏眠已经不想跟他讲道理了,明明是他自己把她叫过来的,怎么反成了她勾引他了!

    不过,她若是知道她的声音是罪魁祸首的话,估计以后都会在他面前做个哑巴了。

    这种随时都有可能会被人发现的欢爱会让人有种莫名的紧张刺激感。

    陈迦砚一边威胁女人不要出声,一边又故意制作出各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他其实根本不在乎会被人发现,但他更喜欢看女人那副隐忍的表情。

    苏眠一开始还仔细听着帘子外的动静,生怕会有人进来,也害怕小陌会突然醒过来。

    但做到后面,她光应付这个混蛋都觉得吃力了,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注意别的事情。

    原本以为忍忍就过去了,可这混蛋偏偏喜欢一点点地折磨她,最后竟然要求她趴在窗前……

    “是不是特别刺激?”

    苏眠的双手撑在窗户上,耳边突然传来男人略带暧昧的撩拨,心里又把他骂了千万遍。

    明明觉得刺激的人是他好吗!

    “变态!”苏眠没忍住,骂了句。

    “那被一个变态……”

    陈迦砚的唇紧贴着苏眠的耳朵,后面的话很小声,但却让苏眠有些无地自容。

    她不得不承认,就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她没有经受住他的撩拨,有那么一瞬间她……爽到了。

    她竟然不知不觉地……变坏了!

    就在她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床那边传来了小陌的声音。

    “眠眠?”

    苏眠傻眼了,紧张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里没有门,只要他一扯开隔帘就能看见他们在做什么……

    陈迦砚要比她显得淡定的多,直接长臂一勾,抱着她钻进了被子里。

    苏眠觉得不够,蜷着身子往被子里缩,直到视线变得全黑。

    陈迦砚垂眸瞥了眼被子里隆起的一团,故意使坏地掀开帘子一角,朝还在迷糊着的小陌说道。

    “她应该去洗手间了,我睡一会儿,你别吵我!”

    “哦。”

    陈迦陌还是怕陈迦砚的,只要他一严肃起来,他肯定是不敢忤逆他的,所以有时候陈迦砚的话要比爸爸妈妈的话管用。

    苏眠松了口气,但下一秒她便被男人抱坐在了他的身上。

    察觉到了他未灭的yù huō,苏眠紧张到失声:“你疯了!”

    小陌现在可是醒着的!

    陈迦砚伸手勾着女人的脖子,微微下压,然后在她耳边吐气。

    “可我还没爽!”

    苏眠瞪着他,感觉整个肺都要被他给气炸了,她开始不配合地扭动起来,却不料她的动作只会惹得对方更加的yù huō难耐。

    陈迦砚直接给她出了一道选择题。

    “要不,去洗手间?”

    苏眠死命地摇头。

    陈迦砚挑眉,声音压到最低:“两个地方你只能选择一个!你若不选择我就当你是默认在这里继续了!”

    苏眠认命地不再挣扎,身子一软,趴在了男人的身上,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了男人的耳侧:“洗手间。”

    陈迦砚受不了了,深吸一口气,骂了句:“真欠*!”

    两人将战场从床上转移到了洗手间。

    飞机上的卫生间比苏眠想象的要奢华的多,也可能是因为这只是头等舱的待遇。

    里面的空间不算小,有皮质的软凳,还有淋浴的地方,洗手台也很宽敞。

    但即便如此,苏眠还是会感觉呼吸不畅,为了能早点儿从这里出去,她从头到尾都很顺从。

    陈迦砚其实很注意个人卫生,能在飞机上干这种事儿追根究底还是因为理智败给了欲望。

    所以说,男人发起情来,哪管什么地点?

    两人在里面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当真是速战速决,毕竟是在洗手间,空气并不流通,那种事后的甜腻气味很重。

    陈迦砚爽了,心情看上去也很好。

    他清理了一下关键部位,裤子直接往上一提,又反复地将手洗了好几遍。

    相对于他的衣衫完整,苏眠的模样简直堪称狼狈了,她到处都找不到她的小内,也不知道这混蛋刚才给她褪下来的时候随手扔哪儿了。

    陈迦砚瞥了眼女人光裸的腿,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布料’。

    “在找这个?”

    苏眠有些羞赧,刚想伸手去拿,结果就眼睁睁地看见这混蛋方向一转,布料直接呈抛物线,坠入了角落的垃圾桶里。

    “都被你弄湿了,还不如不穿。”

    苏眠怒瞪着陈迦砚,气得牙齿都在打颤了。

    小陌又睡了会,觉很浅,很快就醒了,见苏眠还没回来,这才跳下床来到洗手间的门口。

    “眠眠?你是不是不舒服?”

    苏眠一惊,立刻手忙脚乱地捡起被扔在凳子上的裤子,着急忙慌地往腿上套。

    陈迦砚则径自朝门口而去,手已经放在门的开关上了,苏眠一惊,快步跑过去,摁住了他的手,朝他摇摇头,眼神中带着一抹乞求。

    “眠眠?”小陌的声音再次传来。

    苏眠忙压着嗓子回道:“可能是吃坏东西了,我一会儿就出去了,你不用担心。”

    小陌半信半疑地回到了机舱,掀开隔帘本想叫醒哥哥,告诉他眠眠不舒服的,结果帘子后面根本就没人。

    看着乱糟糟的床,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哥哥不是很爱干净的吗?怎么会弄这么乱?而且,哥哥去哪儿了?

    “找我?”

    陈迦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陌回头,本能地问道。

    “你去哪儿了?”

    陈迦砚却不答反问:“找我有事儿?”

    小陌被成功地转移了话题:“眠眠肚子不舒服,你去问那些小姐姐要些药过来。”

    陈迦砚才懒得管:“你自己去要。”

    小陌只好壮着胆子自己摁了铃,跟空姐说了好半天才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正所谓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往下跳。

    苏眠从洗手间回来后,看到小陌递给她的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只能愧疚地回了句。

    “我肚子没那么疼了,待会儿看看再说吧,若是还疼,再吃。”

    小陌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表情怪怪的。

    “洗手间里有股怪味。”

    苏眠心虚,第一念头就是他们刚才弄出来的味道肯定还没散。

    一帘之隔的陈迦砚正闭目养神着,闻言也只是挑了下眉,然后就听见苏眠这么回道。

    “洗手间里肯定有味道啊。”

    小陌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苏眠崩溃了。

    “而且垃圾桶里有一条女士内裤,也不知道是谁扔的。”

    小孩子向来童言无忌,说出来的话其实根本不过脑,也没大人想的那么复杂。

    但苏眠是真的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明明很想死,却还得硬着头皮解释。

    “是吗?我没注意,可能是那些小姐姐扔进去的吧。”

    “那她们为什么要把内裤扔进垃圾桶里?”

    苏眠被问住了,对于小陌的问题她真的是越来越招架不住了。

    而陈迦砚听后没忍住,唇角扬起了一丝弧度,笑出了声,虽然声音很小:“欠*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