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我现在还生着气呢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两人将战场从床上转移到了洗手间。

    飞机上的卫生间比苏眠想象的要奢华的多,也可能是因为这只是头等舱的待遇。

    里面的空间不算小,有皮质的软凳,还有淋浴的地方,洗手台也很宽敞。

    但即便如此,苏眠还是会感觉呼吸不畅,为了能早点儿从这里出去,她从头到尾都很顺从。

    陈迦砚其实很注意个人卫生,能在飞机上干这种事儿追根究底还是因为理智败给了欲望。

    所以说,男人发起情来,哪管什么地点?

    两人在里面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当真是速战速决,毕竟是在洗手间,空气并不流通,那种事后的甜腻气味很重。

    陈迦砚爽了,心情看上去也很好。

    他清理了一下关键部位,裤子直接往上一提,又反复地将手洗了好几遍。

    相对于他的衣衫完整,苏眠的模样简直堪称狼狈了,她到处都找不到她的小内,也不知道这混蛋刚才给她褪下来的时候随手扔哪儿了。

    陈迦砚瞥了眼女人光裸的腿,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块布料’。

    “在找这个?”

    苏眠有些羞赧,刚想伸手去拿,结果就眼睁睁地看见这混蛋方向一转,布料直接呈抛物线,坠入了角落的垃圾桶里。

    “都被你弄湿了,还不如不穿。”

    苏眠怒瞪着陈迦砚,气得牙齿都在打颤了。

    小陌又睡了会,觉很浅,很快就醒了,见苏眠还没回来,这才跳下床来到洗手间的门口。

    “眠眠?你是不是不舒服?”

    苏眠一惊,立刻手忙脚乱地捡起被扔在凳子上的裤子,着急忙慌地往腿上套。

    陈迦砚则径自朝门口而去,手已经放在门的开关上了,苏眠一惊,快步跑过去,摁住了他的手,朝他摇摇头,眼神中带着一抹乞求。

    “眠眠?”小陌的声音再次传来。

    苏眠忙压着嗓子回道:“可能是吃坏东西了,我一会儿就出去了,你不用担心。”

    小陌半信半疑地回到了机舱,掀开隔帘本想叫醒哥哥,告诉他眠眠不舒服的,结果帘子后面根本就没人。

    看着乱糟糟的床,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哥哥不是很爱干净的吗?怎么会弄这么乱?而且,哥哥去哪儿了?

    “找我?”

    陈迦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陌回头,本能地问道。

    “你去哪儿了?”

    陈迦砚却不答反问:“找我有事儿?”

    小陌被成功地转移了话题:“眠眠肚子不舒服,你去问那些小姐姐要些药过来。”

    陈迦砚才懒得管:“你自己去要。”

    小陌只好壮着胆子自己摁了铃,跟空姐说了好半天才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正所谓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往下跳。

    苏眠从洗手间回来后,看到小陌递给她的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只能愧疚地回了句。

    “我肚子没那么疼了,待会儿看看再说吧,若是还疼,再吃。”

    小陌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表情怪怪的。

    “洗手间里有股怪味。”

    苏眠心虚,第一念头就是他们刚才弄出来的味道肯定还没散。

    一帘之隔的陈迦砚正闭目养神着,闻言也只是挑了下眉,然后就听见苏眠这么回道。

    “洗手间里肯定有味道啊。”

    小陌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苏眠崩溃了。

    “而且垃圾桶里有一条女士内裤,也不知道是谁扔的。”

    小孩子向来童言无忌,说出来的话其实根本不过脑,也没大人想的那么复杂。

    但苏眠是真的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明明很想死,却还得硬着头皮解释。

    “是吗?我没注意,可能是那些小姐姐扔进去的吧。”

    “那她们为什么要把内裤扔进垃圾桶里?”

    苏眠被问住了,对于小陌的问题她真的是越来越招架不住了。

    而陈迦砚听后没忍住,唇角扬起了一丝弧度,笑出了声,虽然声音很小:“欠*呗。”

    在飞机上待了将近十一个小时,苏眠多多少少有些晕机,但不严重。

    本以为下了飞机就会到下榻的酒店去,却不料司机将他们拉到了海边的一套别墅里。

    这套海景房是陈迦砚前两年买的,不过他一年也来不了两次,房子大多时候都是空着的。

    苏眠站在木制栈道上,海风迎面扑来,让她瞬间清醒了不少。

    “眠眠,我们待会儿去坐游艇!”

    小陌看上去特别的开心,蹦蹦跳跳的,直奔向别墅门口。

    别墅有两层,蓝瓦白墙,外观很漂亮,像座城堡。

    别墅内,家具和装修的风格很简约,颜色全是浅色系。

    苏眠最喜欢临海的那扇大落地窗,落地窗外面有个不大不小的阳台,阳台上有吊床,有桌椅,还有一个露天的小游泳池。

    池子旁边有一梯子,可以直通到海里。

    三个人吃了点儿饭,小陌便嚷嚷着要换泳衣下海去。

    苏眠没带泳衣,因为她压根就不会游泳,陈迦砚直接让人扔给她一个游泳圈,强制性地命令她下海去陪小陌玩。

    不会游泳的人,对海其实是有种恐惧心理的,她磨磨蹭蹭地,抱着梯子扶手不肯下去,长腿伸下去一截又被她缩了回来。

    其实,她知道就算她溺水了,也不会死,因为小陌旁边还围着两个保镖,但她还是害怕。

    “你是要我扔你下去吗?”

    身后突然传来那个恶魔的声音,苏眠很清楚,他不是随便说说的,他真的会扔她下去。

    苏眠只能闭着眼慢慢地往下磨蹭,到了海里,她却抓着扶手不撒开,好像撒开了就会死一样。

    陈迦砚进屋之前朝两个保镖命令道:“教会她游泳!”

    结果,打了个电话出来,就看见苏眠正挂在其中一个保镖的身上,姿势还挺暧昧。

    保镖本来还挺享受,在见到陈迦砚那张阴沉的脸时,忙将苏眠送到了斜梯口,然后朝上面的男人解释道。

    “苏小姐她……很怕水。”

    苏眠终于得偿所愿,上了岸,这回她是打死也不下去了。

    陈迦砚扫了她一眼,目光落在了她湿漉漉的衣服上,里面的文胸内裤都依稀可见。

    “让你去学游泳,没让你去勾引男人!”

    “我不学!”

    苏眠瑟缩了下肩膀,抱臂坐在木制台阶上,执拗地回道。

    陈迦砚正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快速地接起。

    “收工了?”

    男人说话的语气很温柔,这让苏眠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然后就看见阳光下,他的唇角扬起了一丝弧度。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陈迦砚继续说道。

    “嗯,在国外……想要什么我给你带回去……行,回国见。”

    通话时长并不长,挂电话时,陈迦砚的唇角依然带着笑。

    苏眠虽然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但她依稀能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

    女朋友?还是情人?

    如果跟她一样只是个情人,那这个情人的待遇未免也太好了点儿。

    她不要求这个男人能像刚才对待那个女人那样跟她说话的时候和声和气,但最起码不要强迫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儿。

    陈迦砚这次出国不单单只是为了陪小陌玩,最关键的还是有工作要谈。

    苏眠陪小陌玩到很晚,睡着的时候也没见陈迦砚回来。

    第二天,由保镖领着,她跟小陌一起去坐了游艇,刺激倒是挺刺激的,就是一直都心惊胆战着。

    到了晚上,他们才见到陈迦砚。

    陈迦砚的卧室在第二层,房顶也是玻璃的,床是榻榻米的款式,挨着窗,躺在床上,既能看见海,也能看见天。

    刚来的时候,苏眠就已经参观过了,不过被陈迦砚叫上来,尤其还是在晚上小陌已经睡着了之后,她就知道绝没好事。

    进屋后,苏眠发现陈迦砚正半靠在窗前一边听着海浪声一边抽着烟,身上只穿了一条宽松的睡裤。

    苏眠认命地走过去,告诉自己,忍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岂料这个混蛋居然不按套路走:“今晚,你在上面。”

    “我不会。”

    “骑马会吗?”

    苏眠羞愤地就差随手拎起一枕头朝他扔过去了,但在他面前,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瞥了眼男人臌胀起来的位置,苏眠恶狠狠地想。

    男人果然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就算眼前的人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只要身材好,他依然能举得起来。

    就在苏眠满含羞耻心照男人的要求去做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在寂静的室内显得很突兀。

    苏眠愣了愣,是陈迦砚的手机。

    陈迦砚伸手一勾,嘴上说:“继续动。”

    是杨浩给他打来的电话,这个时间点应该是有急事。

    苏眠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但她清楚地看到身下的男人已经变了脸色,他直接将她推开,起了身。

    从浴室出来后,陈迦砚一边穿衣一边说道。

    “我先回国了,你留在这里陪着小陌,他什么时候想回国了,会有人安排你们去机场的。”

    苏眠躲过一劫,很庆幸。

    这通电话来的还真是及时。

    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这么急色匆匆地离开,是因为他喜欢的女人出事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