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自制力下降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口红,擦掉!”

    陈迦砚的一个小举动都会引来众人的关注。

    就在所有人顺着陈迦砚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苏眠正跟闺蜜季缘隔空对望。

    季缘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苏眠对她比了一颗爱心。

    “咳咳。”站在苏眠身边的模特用手肘磕了磕她的胳膊。

    苏眠回过头来就发现所有人全都盯着她,她咽了口口水,表情紧张中带着一点儿茫然。

    陈迦砚转身上了台,管接待这一块的主管立刻拍了拍苏眠的肩膀,催促道。

    “赶紧去把口红擦掉!”

    苏眠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听话的去把口红擦掉了。

    季缘跟着她进了洗手间:“什么情况啊。”

    苏眠耸耸肩,一脸的无辜:“我不知道啊。”

    所有人都以为陈迦砚是不喜欢苏眠今天的口红颜色,于是跟她唇色相近的女人全都跑来洗手间换了别的颜色。

    其实……

    陈迦砚做了开场致辞,下台后,他朝杨浩问道。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杨浩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立刻就明白了陈迦砚的意思。

    “总裁是在说苏小姐吗?我已经了解过了,她是公司聘用的礼仪小姐,应该只是巧合。”

    “应该?”

    陈迦砚很不喜欢这个词。

    他没料到会在公司的周年庆典上遇见苏眠,但也不太意外,毕竟每天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多到不计其数。

    杨浩尽量把音量压的很低。

    “总裁,您可能还不知道,苏小姐她有……脸盲症。”

    陈迦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杨浩随即解释道:“而且她的脸盲症还挺严重,我觉得,她未必记得你。”

    陈迦砚明显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

    杨浩立刻朝苏眠的方向招了招手。

    苏眠左右环顾,确信对方是在叫她的时候,这才踩着高跟鞋朝杨浩走来,然后朝他微微一笑道。

    “先生,请问有何需要?”

    杨浩清了清嗓子,故意变了变声音:“不记得我了?”

    苏眠的脸上又出现了茫然的表情,她在自己的记忆库里搜寻着这个声音,结果大失所望。

    “抱歉,请问您贵姓?”

    苏眠平时主要靠声音和衣着认人,见过七八次就能记住的人在她心里算是很重要的人了。

    如果是她不在乎的人,估计见个二三十次都未必能记得住。

    杨浩转头看向陈迦砚,一副‘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

    陈迦砚比苏眠高一个头,他薄唇微抿着,目光在对方的脸上逗留了两秒,然后一路往下,最后停在了苏眠的那双大长腿上。

    “人找的怎么样了?”

    这句话是在问杨浩,杨浩反应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老板是在问什么。

    “还在找。”

    杨浩在帮陈迦砚物色新的床伴,其实已经万里挑一地选了四个了,结果还没见面就被分外挑剔的老板淘汰了三个。

    剩余的那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符合陈迦砚挑情人的标准,结果他只在房间里待了十分钟就出来了。

    杨浩没敢问陈迦砚具体的理由。

    “不用找了!”

    陈迦砚丢下一句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杨浩愣了三秒,随即看向苏眠,朝她意味深长地一笑,然后转身追上了陈迦砚的脚步。

    苏眠整个人有些懵,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怎么跟那个变态的声音好像!

    两个人是一个人的念头只是在苏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便被她否定掉了。

    中午吃饭时,苏眠好不容易得空休息一下,却被告知有人找她。

    她跟着服务员乘坐电梯上到86层,被领到一间客房门前时,她突然有了危机意识。

    可是,见服务员走了进去,她犹豫了两秒,也跟了进去。

    屋内布置的很奢华,视野很好,采光很好,落地窗开着,微风吹了进来,薄薄的蓝色窗帘随风舞动。

    阳台外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她,背影有些熟悉。

    服务员识趣地退出了房间,苏眠局促地站在那里,望着那背影皱眉。

    她试探着开口:“你好。”

    陈迦砚闻声回过头来,他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步步地朝苏眠走近。

    苏眠下意识地后退着,有些忐忑,有些不安。

    “我们、我们认识吗?”

    陈迦砚抬腕,垂眸,看了眼时间,声音很冷漠。

    “四十分钟后,我还有工作要处理,看来得要速战速决了。”

    狭长的凤眸扫了女人一眼,长腿一迈,三两步便走到了苏眠的跟前。

    “什、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苏眠后退的双脚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一个趔趄,下一秒,胳膊就被男人给用力攥住了。

    一股力道将她拉了过去,额头撞上了男人发硬的胸膛。

    人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感觉一道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了她的耳边。

    “意思就是,我想干你!”

    这声音,这么熟悉!

    苏眠羞愤之余猛地抬头,然后就撞进了男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

    “你……你是……”

    还来不及反抗,身体就被对方半拖半抱到了浴室。

    陈迦砚没回答她,领带被扯开,随手一扔,将怀里的女人往前一推,然后开始抬手解衬衫扣子。

    进来的途中,苏眠掉了一个鞋子。

    被男人这么一推,她差点儿摔倒,扶着墙她惊慌失措地转身。

    “我们、我们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苏眠索性把另一只鞋子也踢掉了,背靠着墙,由于紧张的缘故,说话带着点儿结巴。

    陈迦砚没理会她,单方面决定续约。

    “钱的事,你可以找杨助理谈。”

    “我不同意!”

    苏眠赤着脚在冰凉的地板上慢慢地挪动着,她想要突出重围,却还是被陈迦砚给拦了下来。

    “价格翻一番!”

    “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

    “两番!”

    陈迦砚掷地有声,语气中露出一丝不耐烦来。

    “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加价,只要你觉得你值那个价!不过我得提醒你,贪得无厌往往没什么好下场。”

    “我说了,我不同意!”

    苏眠简直气结,拳头挥打在男人的身上,抬脚对他又踹有踢,样子狼狈不堪。

    虽然女人的拳头对他来说不痛不痒的,但陈迦砚明显有些脸色不悦了。

    “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当真这么有骨气,当初就别往我的床上爬!”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苏眠蓦地停止了挣扎。

    是的,她根本就别无选择!

    这段关系里,无论是结束还是开始,她都没有发言权,更别说决定权了。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惹不起,更得罪不起!

    见苏眠顺从了下来,陈迦砚直接将她转了个身。

    苏眠的手肘撞在了白色的瓷板砖上,有些疼。

    伴随着皮带扣解开的声响,身后的男人突然压上来,在她耳边发出不屑的冷哼。

    “装清高?首先你得有那资格!”

    男人的话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了苏眠的脸上,一直坚持的自尊也在此刻被彻底踩在了脚下。

    这段关系将会成为她人生路上的一个重大污点,再也洗不干净了。

    陈迦砚爽完之后,站在花洒下冲着澡。

    苏眠衣不蔽体地蜷缩在角落,双手抱膝,微肿的眼睛怒瞪着正在洗澡的男人。

    此刻的她也顾不得羞耻了,咬着牙,恨不能将对方给咬死。

    陈迦砚关掉花洒,扯过浴巾擦着头发,扫了眼坐在地上的女人,如墨的眉轻挑。

    “作为一个情人,你刚才的表现并不及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