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谎言,要被识破了吗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你跟那个苏小姐究竟怎么回事儿?”

    一进屋,陈母便冷着脸问道。

    陈迦砚长大后就很少跟母亲谈心了,妹妹死后,他回家的次数也相对少了。

    知道瞒不过去了,索性直言道:“你也知道,我现在单身,某些方面总是要找人纾解一下的。”

    陈母面露尴尬之色,随即没好气地回了句。

    “没有女朋友就赶紧找一个,天天找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算怎么一回事儿?”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道。

    “那个苏小姐……是自愿的?”

    “不然呢?你觉得以我的条件,至于去强迫对方吗?”

    陈迦砚好笑地睨着母亲,语气中难掩自傲,还带着些微的不屑。他明明威逼利诱了对方却愣是不承认。

    陈母也没话可说了,只是别扭地嘱咐了一句。

    “你以后注意着点儿,现在的女孩子都……不太干净。”

    “放心,做着措施……”

    陈迦砚顿了顿,想起自己刚才好像……确实没有戴套,眉头下意识地往中间蹙了蹙,但很快就舒展开了。

    之前,他有看过那个女人的体检报告,并没有任何传染疾病。

    加上在合约期间,她并没有被别的男人睡过,算是很干净的了。

    回想起刚刚在楼上被她零距离包裹着的感觉,他觉得比戴套爽,看来以后可以考虑不做措施了。

    陈母瞥了眼儿子的表情,不忘叮嘱道。

    “以后别让她再接触小陌了。”

    “知道了。”

    陈迦砚立刻上了楼,给助理打了通电话,吩咐道。

    “给她送盒避孕药过去!”

    杨助理有些懵,他认识的陈迦砚在那方面是有很严重的洁癖的,能让他不戴套做那事儿也当真是奇迹了。

    而被逼着吃避孕药,苏眠一点儿也不意外。

    其实不用他们提醒,她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最好,她也不想做一个刽子手,去杀害一个鲜活的小生命,所以,措施他若不做,她就必须得做。

    到了月末,苏眠跟艾如初一起去剧组探季缘的班,因为季缘透露那天她跟影帝周瑾有对手戏,而如初又是周瑾的迷妹。

    说起周瑾这个人,他的事迹堪称神话了。

    十七岁出道,之后便一直顺风顺水,各种奖项拿到手软,偏偏感情上愣是没半条绯闻,也不怪他的粉丝们十多年来一如既往的爱他了。

    有人说,他背景强大,所以才能在娱乐圈这个泥潭里出淤泥而不染。

    苏眠有看过他的几部电影,现如今的演艺圈里,颜值和演技并存的男偶像已经实属罕见了,他就是其中一个。

    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苏眠望着不远处正在走戏的季缘,无比的羡慕。

    当演员也是她的梦想,可是这个梦想却离她越来越远了。

    “囚鸟?”

    苏眠正发着呆,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周老师,你好,我是你的粉丝,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

    见如初已经开始跟周瑾要签名了,苏眠这才从神游中回过神来,忙礼貌地颔首:“周老师好。”

    反应过来周瑾刚才叫了什么后,苏眠惊讶道:“你刚才是在叫我吗?你怎么知道……”

    周瑾的个子很高,得有一米八六以上,身上还穿着古装戏服,脸上化着淡妆,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他手里拿着个黑色的保温杯,拧开盖子,喝了两口茶,然后笑睨着苏眠。

    “还真是你啊,刚刚听见你跟小季说话,就觉得这声音很耳熟。”

    囚鸟,是苏眠的QQ号,也是她在配音圈里的一个笔名,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从声音中辨认,苏眠觉得周瑾很像一个人。

    “逆水行舟?”

    “听出来了?”

    网配,其实只是周瑾的一个业余爱好,退圈时认识了‘囚鸟’,她的声音很特别,尤其在晚上的时候,听着很容易让人入眠。

    后来,两人加了好友,虽然不经常说话,但是偶尔打游戏的时候会组队玩。

    艾如初的震惊丝毫不亚于苏眠,她很喜欢听广播剧,自然知道逆水行舟大大,或许正是因为他的声音跟周瑾‘很像’,所以才破格将他列为自己的男神之一。

    周瑾的戏拍完后请苏眠到附近的一家私人会所吃饭,艾如初和季缘自然也跟着去了。

    能进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而且客人的隐私都做得很好,自然也不担心会被偷拍之类的。

    狗仔虽然没这个实力,但是陈迦砚有。

    公司总裁办公室里,杨浩推门匆匆而入,来到办公桌前,将一个牛皮纸袋递到了陈迦砚的面前。

    陈迦砚端坐在办公椅上,西装外套披在椅背上,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是解开的。

    他不疾不徐地打开纸袋,从里面倒出来一堆照片,当看到照片里的女主角是谁后眉毛立刻拧了起来。

    “怎么会是她?”

    其实,杨浩也很意外,苏眠竟然会跟周瑾认识。

    周瑾每日的一举一动都在陈迦砚的掌控内,他本意只是想监控周瑾,却不料让他知道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

    “去查一下,看他们什么关系。”

    两天后,杨浩将调查结果向老板汇报道。

    “听剧组的人说,苏小姐当天只是去剧组给季缘探班的,跟周瑾应该也是第一次见。”

    陈迦砚的手放在桌上,手指轻叩着桌面,敲击地很有节奏,他若有所思地盯着某一点,眼神其实是没有焦距的。

    他眼中的周瑾可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主。

    相反,他很慢热,对圈里的艺人虽然绅士有礼,但其实很冷漠,私下里更是没什么联系,能让他主动请客吃饭……确实很不寻常。

    “继续盯紧了。”

    而苏眠本以为跟周瑾偶遇那次过后就不会再在现实中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却不料时隔一个礼拜之后她就接到了周瑾的电话。

    他说想麻烦她给他录两首歌,苏眠只以为是玩笑话,却没想到真的被他带到了录音棚。

    “你的声音可比安眠药管用多了。”

    这是周瑾的原话。

    不过,苏眠虽然声音好听,唱歌也还行,但毕竟是个外行,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录歌的时候自然不太顺利。

    两人相处了几天,苏眠发现周瑾这个人就是邻家哥哥的形象,对她很是照顾,让她觉得很温暖。

    接到杨助理电话的时候,苏眠刚从录音棚里出来。

    “喂?”

    她拿着手机躲远了些,不用问也知道对方找她所为何事。

    杨浩直接通知道:“后天,总裁要出趟国,你跟着一起去。”

    苏眠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为什么要我跟着一起去?我、我英语不太好……”

    杨浩:“你只管跟着去就行了,具体做什么,总裁应该会亲自跟你说的。”

    苏眠‘死前’还想再挣扎一下。

    “我这几天很忙,可能没时间……”

    杨浩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若是聪明的话,应该知道惹怒他对你没什么好处。”

    苏眠肩膀一垮,烦躁地捏着眉心。

    是啊,那个男人,她得罪不起。

    纠结再纠结,最后,苏眠还是跟周瑾说了句抱歉。

    “我后天可能有事儿。”

    周瑾倒是很好说话:“没关系,你先去忙你的,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给我打个电话。”

    准备出国那天,苏眠才知道,陈迦砚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陈迦陌。

    “眠眠!”

    苏眠捂的很严实,牛仔裤,蝙蝠衫,一个樱粉色的口罩已经遮住了她大半张脸,鸭舌帽一遮,再加上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能被人认出来才见鬼。

    可偏偏陈迦陌小朋友一眼就认出了她,拎着他的蓝色小皮箱就朝她跑了过来。

    苏眠朝那边看去,只见陈迦砚打扮得也很休闲,他好像很喜欢灰色,头顶上戴着的鸭舌帽跟苏眠的类似,站在一起很像一对情侣。

    他一手插兜一手握着行李箱拖杆,从熙攘的人群中穿过,那模样就像是在走场大秀。

    上了飞机后,苏眠才知道陈迦砚订的是头等舱,还是特奢华的那种,内置有两张双人床,隔着一条走廊,帘子一遮,戴上耳麦,就可以一觉睡到目的地了。

    可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太残酷。

    她在床上陪小陌玩着扑克,时不时会有笑声传出。

    陈迦砚在另外一张床上,他受不了苏眠的笑声,那会让他有种想要蹂躏她的冲动。

    他垂眸,瞥了眼腿间鼓起的地方,没忍住爆了粗口:“操!”

    等那边的声音终于停止了,他才将隔帘一扯,压低声音道。

    “你过来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