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7章 心生好多疑惑_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_原创中文网

第187章 心生好多疑惑_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_原创中文网


第187章 心生好多疑惑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你若是不满意,可以去找别的女人,为什么非得要折磨我!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吗?”

    陈迦砚被喊得一懵。

    苏眠因为气愤,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只顾着发泄了,一时竟忘了尴尬。

    身上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而最让她想一头撞墙的却是……

    他们还在负距离地连接着,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

    陈迦砚反应过来后,一张俊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身子往下压了压,故意欺负她,将站在高位的优越感散发地淋漓尽致。

    “你若真的有尊严,此刻就不会躺在我的身下了。”

    “我是被逼的!”苏眠咬牙切齿着。

    “我只看结果。”陈迦砚微微起身,一把攥住了女人的胳膊,将她翻了个身,随即倾身而上,“婊子永远都是婊子,以为立了牌坊就干净了吗?”

    苏眠倍受侮辱,可面对恶势力的压迫,她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长发披散在胸前,不停地晃着。

    当看到镜子里自己被欺负的一幕时,苏眠下意识地去够眼罩,却被身后的男人抢先一步捡起。

    下一秒,眼罩直接呈抛物线直坠到了地上。

    无奈之下,她只好低头,闭上了眼睛。

    身后的男人却像是故意一样,冷声命令道:“睁开眼睛!”

    苏眠倔强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

    “我劝你最好学乖一点,”陈迦砚没什么耐心了,也不想再跟她浪费唇舌,“如果你不想让我在你们学校门口上你的话。”

    “混蛋!”

    苏眠闻言,胳膊一软,直接趴了下去。

    陈迦砚挺能折腾,将苏眠翻来覆去欺负了个遍,这才消停。

    苏眠做了一个噩梦,梦中,无数个化学符号将她包围了起来,密不透风的同时,呼吸也越来越困难了……

    “啊――”

    梦中,无论她怎么挣扎都逃脱不了,最后尖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头上沁出一层薄汗。

    苏眠经常梦魇,想醒醒不过来,有时候刚睁开眼睛,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道重新拉回了梦里,反反复复。

    长大后,做噩梦的次数就越来越频繁了。

    苏眠感觉自己有点儿发烧,浑身无力地下了床,但再累也要洗澡,身上的黏腻感让她很不舒服。

    她不是明星,可每次来见他都要偷偷摸摸的,还要全副武装,生怕会在这种敏感的场所遇见认识她的人。

    踏出酒店大门时,苏眠还浑浑噩噩的,想回去吃个退烧药然后去上课,却不料跟楚若芸撞个正着。

    确切地来说,对方应该是刻意在这里等她的。

    而让她更想不到的是,陆佑川也从车里走了下来,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像是熬夜了一样。

    他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躲是躲不过了,苏眠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学长。”

    楚若芸邀功似的朝陆佑川说道:“我没骗你吧,这就是你心中的小仙女,纯洁到都跟人来开房了。”

    陆佑川依旧沉默着,微抿着的唇泄露了他此时的情绪,很糟糕。

    苏眠不想解释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楚若芸终于抓到了机会,继续朝苏眠挑衅道。

    “学校的高材生,你说这件事若是被学校知道了,他们是会忍着舆论压力继续保你呢,还是忍痛割爱选择让你退学呢?”

    苏眠在学校的成绩是拔尖的,在医学方面她有着极高的天赋,老师们都很喜欢她。

    陆佑川眉毛几不可查地蹙起,看着苏眠,一瞬不瞬地问道。

    “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苏眠低下头,羞愧,自卑,难堪多种复杂的情绪一股脑地涌出。

    “那些书,我会……我会还给你的。”

    苏眠的态度等同于默认了,她不敢去看陆佑川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但她知道他一定对自己很失望。

    果然……

    “不用了,不需要就直接扔了吧。”

    陆佑川的声音像是寒冬结的冰,让人的心也跟着凉透了。

    就这么……结束了吗?

    这段感情还没真正开始,就已经被她亲手画上了句号。

    一个星期过后,苏眠没等来流言蜚语,也没有被老师叫去训话。

    她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楚若芸会好心地放她一马,她不来找自己的麻烦,多半跟陆佑川有关。

    苏眠坐在草地上发着呆,艾如初则与她背靠背地看着言情小说,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内容突然叫了一声。

    “眠眠!”

    苏眠的心脏猛地一颤,被吓了一跳。

    艾如初乐不可支地像是捡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特别激动地拉住了苏眠的手。

    “你不是想要摆脱你那金主吗?我想到办法了。”

    说着就将手里的书递到了苏面的面前,解释道。

    “你可以做一些让他不高兴的事儿,他若厌烦了就会放你自由了。你看看这个小说,里面有好多方法你都可以借鉴尝试一下。”

    苏眠半信半疑,大概翻了几页,兴趣缺缺。

    艾如初:“要不,你故意纠缠他,假装爱上了他,想要跟他厮守一生。小说里的金主都讨厌这种死缠烂打又拜金的女人。”

    苏眠无语地看着闺蜜。

    艾如初依旧乐呵呵地,说的正起劲。

    “真的,你就尝试一下,没准真能奏效呢?”

    苏眠叹口气,抬手摸了摸闺蜜的脑袋:“小说里的内容大多都是骗人的。”

    现实生活中哪来那么多的美好?

    她跟那个男人在一起除了做那种事就还是做那种事,让她在床上摇尾讨好,主动取悦他,她真的做不到。

    正烦恼着,杨浩打来了电话,要她今晚去‘侍寝’。

    苏眠突然想到了什么,朝杨浩试探道:“陈总……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那边沉默了几秒,回道:“在老板面前,你只需要听话就好。”

    电话被挂断,苏眠盯着手机发呆。

    姓陈!杨助理默认了!

    难道真的是……陈迦砚?

    晚上,九点半,苏眠坐在酒店的床上,脑海里闪过离开时闺蜜对她的叮嘱。

    迟疑了很久,最后走到衣柜前,挑了一件很性感的睡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苏眠等着等着竟然把瞌睡虫给等出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直到感觉身上多了一道重量,她才猛地惊醒。

    她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双腿却被钳制地死死的,动弹不得。

    陈迦砚已经洗过澡,下身只裹着一条浴巾,头发还半湿着。

    他低头看了眼苏眠身上的睡衣,透明的网纱根本挡不住里面的那一抹艳红。

    “你在勾引我!”

    “没有。”

    苏眠下意识地否认。

    丁字裤根本遮不住什么,穿着它,她也觉得很羞耻。

    若非认识这个男人,她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穿上这种款式的内裤。

    陈迦砚没再说什么,直接用行动表示,他很喜欢她今晚的着装。

    苏眠有些吃不消,可偏偏陈迦砚体力好的惊人,她也只能被迫承受着。

    做过一次后,苏眠着急地跳下床,想要去洗手间,结果跪久了的双腿麻掉了,脚一崴,直接跌趴在了地上。

    陈迦砚本来没打算要第二次的,却在看到苏眠那‘糟糕’的姿势后改变了主意,直接翻身下了床。

    苏眠揉了揉小腿,刚想起身,身体就又被一道力量给压得跪了下去……

    四十分钟后,苏眠站在花洒下冲着澡。

    陈迦砚走了进来,她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让,拿起毛巾快速地擦了两下,她不想跟他待在一个空间里。

    刚走了两步,她突然就想起了闺蜜的建议,她到底要不要试试呢?

    只是犹豫了几秒,她挪着小碎步到了男人的身前。

    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陈迦砚个子很高,每次看苏眠的时候都是俯视,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冷漠,又好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东西。

    那结实的胸肌被水洗礼过后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

    陈迦砚抚去脸上的水,眉毛微微挑起。

    苏眠见状,咽了口口水,然后壮着胆子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将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迦砚眼睛微微一眯:“还想要?”

    见男人的眼睛染上了情yù,苏眠本能地想要逃,但为时已晚,刚转身,腰上就多了一条胳膊。

    后背贴上了墙,苏眠惊恐地瞪大眼睛,结巴道。

    “我、我开玩笑的。”

    但显然,她的解释没什么用,自己点的火,哭着也要将它灭掉。

    因为晚上没睡好,直接导致第二天上课时频频打哈欠。

    傍晚,苏眠跟艾如初在食堂碰面。

    “黑眼圈怎么这么明显?”艾如初坐在对面,将手放在嘴边,凑近苏眠,悄声问道,“怎么样?我教你的方法试了没有?”

    不提这个还好,苏眠怨怼地望向闺蜜。

    艾如初瑟缩了一下脖子:“不管用啊?刚开始嘛,慢慢来,积少成多,肯定会奏效的。”

    饭后消食时,苏眠跟闺蜜并排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树的后面有好几对情侣在腻腻歪歪。

    艾如初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朝苏眠问道。

    “那变态到底长什么样子啊,你记得偷偷拍张照片嘛,如果真的是个名人的话,上网一搜就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老婆了。”

    苏眠只说对方大概在三十以内,具体的资料一无所知,就算真的给人做了小三也不知道。

    “他……”

    苏眠其实还是不太确信,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缘缘的老板,所以犹豫之后她并没有告诉闺蜜她心中的疑惑。

    艾如初:“对了,你听说了没,楚若芸那小贱人好像正在办理转学手续。”

    苏眠疑惑:“转学?”

    艾如初:“听说是要出国了。”

    苏眠并不意外:“他们有钱人,出国留学不很正常吗?”

    但让楚若芸出国的真正原因却是……陆佑川!

    苏眠也是在半个月后才得知,陆佑川出国了,他在上飞机前给她打了通电话,那声再见说的异常沉重。

    而她也只能笑着说声:“保重,一路顺风。”

    陆佑川的离开让苏眠的心情阴郁了好久。

    这种被动的、绝望的、无助而又想爱不能爱的无奈感让她更加确信――必须要想办法尽快结束跟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她反复思考之后,决定向闺蜜季缘学学演技,她要学着在金主面前做个演员。

    说归说,可当她真的要将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还是紧张了。

    这天,她被金主狠狠要了一次之后,壮着胆子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原创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