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答应跟她举行结婚仪式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我承认,我在嫉妒。”

    陈迦砚的傲娇属性让他有些口是心非,是心里即便想着,嘴上也坚决打死不说的类型,尤其在感情方面最为突出。

    能让他如此剖开自己的心,勇于表白的人估计也就只有苏眠了。

    这还是在对方‘昏迷不醒’的情况下进行的。

    他将她的手攥在掌心,小心翼翼地捏着,力道很轻,说话时也很小声,像是怕吵着她一样。

    “我不想你对他那么好。”

    “为什么小念那么喜欢他,你也那么喜欢他?”

    “他身上究竟有什么迷人的地方?”

    “你说他尊重你,信任你。我………这些,我也是可以做到的,你得给我时间。”

    “你说,他可以给你一个家庭。我……其实没有谁天生就是不婚主义者,我只是、我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对另一个人负责一辈子。”

    “我怕,我的婚姻最后会步我爸妈的后尘。表面看着幸福,其实也只不过是在凑活着过日子。”

    说到这里,陈迦砚不免重重地叹了口气,像是在祭奠自己并不快乐的童年。

    “眠眠。”

    陈迦砚猛然发现,其实承认喜欢她并没有那么难。

    他盯着她那毫无生气的小脸看了好久好久,最后终于开口请求道,语气分外真诚。

    “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尝试着去满足你所有的要求,去学着做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疼你宠你的男人。”

    床上躺着的女人依然没半点儿反应,好似陈迦砚的悔过自新与她没半毛钱关系似的。

    其实陈迦砚很清楚,苏眠能醒来的几率并不大,毕竟奇迹这个东西不是你想让它出现它就能出现的。

    但他不会放弃,就像她不曾放弃他一样。

    “眠眠,你已经睡的够久了,该醒了。”

    他在她耳边低语,一句接一句的,一向沉默寡言的他如今倒像是要把他这辈子的话全都提前说完一样。

    他对她用了前所未有的耐心。

    这一刻,他不再计较时间,性格也变得很是温柔。

    可苏眠却像是完全与世隔绝了,亦或许只是沉浸在了自己内心的世界里,不想跟外界联系。

    陈迦砚的出现似乎并没有起任何作用,但他仍然坚持留下来。

    一来是因为,这次离开,再想见她就难了;二来却是因为他还没放弃,他还想再继续尝试下去,一天没反应那就陪她两天,一年没反应那就守她两年。

    若是她执意要睡一辈子,他不知道他会不会一直等下去,未来的事情谁都不敢保证,他只能说,他现在是愿意的。

    来到这边的第一个晚上,陈迦砚便见到了唐沁。

    他不得不承认,唐沁这个人确实有迷人的资本,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可却一点儿也不显老,至少要比母亲看起来年轻的多。

    他也终于知道,为何当年的楚连韦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差点儿跟家里那位离了婚。

    其实,从苏眠身上,他是能看出她的一些影子的。

    “阿姨。”

    陈迦砚还是很有礼貌地跟唐沁打了招呼。

    唐沁在陈迦砚的身上淡淡地扫了一眼,然后径自来到床边,盯着床上的人看了会儿才开口问道。

    “你就是小眠的男朋友?”

    问着,就又转头朝陈迦砚看了一眼。

    陈迦砚愣怔了两秒,回过神后应声道:“嗯。”

    唐沁瞥向陈迦砚拄着的拐杖,轻声说:“不用站着了,坐下吧。”

    陈迦砚只好跟着唐沁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长辈先坐,他后坐。

    唐沁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盯着陈迦砚又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看来,小眠的眼光还真是随了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挺喜欢长得英俊的男人,用现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一个颜控。”

    陈迦砚微微皱眉,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夸他,但他若没猜错的话,对方的话还没有说完,这句话应该还有后半句。

    果然,接下来就听见唐沁继续说道。

    “要不然也不会被小眠她亲爸骗的团团转了。不过,人总是要成长的,年龄稍微大一些后,挑男人的眼光多少有些变了,不再喜欢那些花言巧语的,倒比较喜欢那些做实事儿的。”

    陈迦砚又不傻,自然能够听得出唐沁话里话外对他的不满意,但他却一言不发,静静地听对方继续往下说。

    结果不料对方竟然突然朝自己问道:“你爱小眠吗?”

    陈迦砚微拧着眉毛,有些犯了难。

    母亲说,爱是希望对方好,爱是成全和祝福,可是,他现在根本就做不到。

    唐沁:“怎么?很难回答吗?”

    陈迦砚转头看向睡着的苏眠,他迟疑着,怕让她失望,可又不想说谎,纠结到最后只好说:“我很喜欢她,她想要什么我都愿意给她,我从未像喜欢她一样喜欢过别人,我希望她能好起来,我……可是我却并不想将她让给任何人。”

    唐沁了然:“以前谈过恋爱吗?”

    陈迦砚轻轻摇头。

    唐沁又问:“你说,无论她想要什么你都愿意给她,那么,婚姻呢?”

    陈迦砚抬眸与唐沁对视,一时间并没有理解她的这句话。

    唐沁:“你愿意娶她吗?”

    陈迦砚不明所以,看看唐沁,又看向苏眠:“她现在这样……”

    唐沁:“我就问你,你愿意娶她吗?”

    陈迦砚皱眉,望向苏眠,看了好半晌才回道:“如果……如果她能醒过来的话,我可以跟她结婚。”

    唐沁:“我的意思是,现在娶她。”

    陈迦砚惊讶地回头:“什么意思?”

    唐沁:“中国不是有个传统吗?冲喜,对病人可能有好处,虽然我不相信,但也不妨一试。”

    陈迦砚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唐沁:“不用领证,只要举办个仪式就好。”

    陈迦砚:“……”

    唐沁:“怎么?不愿意?”

    陈迦砚怔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我答应。”

    唐沁:“这个仪式呢,只是为了唤醒她。但我还是会尊重她的选择,如果她醒来后并没有选择你,那么不领证的婚姻是不被法律保护的,你懂我的意思?”

    这种仿佛被人摁着脑袋的感觉并不好受,若依陈迦砚以前的性子,或许早甩门离开了。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他即使再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为了苏眠,他还是忍了。

    唐沁又补充了句:“当然,如果她依然选择你,。但丑话我可是跟你说在前头了,将来若是有一天你负了他,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你现在还有机会反悔,只要你今天踏出这幢别墅的大门,以后小眠的事儿跟你再无瓜葛。”

    陈迦砚算是半自愿半强迫地将这件事给答应了下来。

    但是这件事,陈迦砚并没有通知家里人,唐沁也不让他通知,只说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若是苏眠真能醒过来,这件事再慢慢讨论也不迟。

    陈迦砚也不想通知家里人,一来是怕父母不同意,到时候这婚……这仪式还不一定能顺利举行完成。

    两天后,唐沁便让人来给他和苏眠量尺寸了,他本以为只是举行个简单的结婚仪式,但看样子,唐家是想‘大操大办’。

    苏眠的礼服是中式的,很喜庆,因为是私人订制,又是纯手工刺绣的,所以用了多半个月的时间,据说是很多人齐力完成的。

    陈迦砚的礼服也是大红色的,还别说,他这行走的衣架穿起‘唐装’来也是很有型的。

    试礼服时,还多了几个小迷妹,其中最小的便是唐家的小公主……唐醉了。

    “姐夫,你好帅哦。”

    小迷妹眯着星星眼,既害羞又开心地不吝夸赞着。

    陈迦砚这还是第一次听别人叫他姐夫这个称呼,至少唐醒从未这样叫过他。

    但回味一下,这个称呼,其实还挺让他享受的。

    陈迦砚弯腰,摸了摸唐醉的头顶,面带微笑地要求着:“再叫一声。”

    唐醉害羞起来,眼珠子胡乱转着:“姐夫。”

    陈迦砚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可爱,心里想的却是,如果孩子都像唐醉这般惹人疼爱,那其实,他好像也并不太排斥当爸爸。

    当然,前提是,妈妈是苏眠。

    就在他失神思考的时候,听见唐醉突然问道:“你是不是王子?”

    陈迦砚一时没明白过来:“什么?”

    唐醉解释道:“姐姐现在成了睡美人,她需要王子的解救。”

    陈迦砚愣了大概三四秒,最后唇角一勾,露出了微笑。

    孩子的世界,一直都带有童话色彩。

    陈迦砚难得的,用孩子的方式跟孩子聊天:“嗯,我就是前来解救睡美人的王子,希望在我吻过她之后,她能醒过来。”

    唐醉点头:“嗯,睡美人一定会醒过来的。”

    孩子的思想都是单纯的,善良的,她不会想的太复杂,他也不忍心打破她的幻想,告诉她,苏眠不是睡美人,而他也不是什么王子。

    现实总是残酷的,结果也并不一定是美满的。

    这场结婚仪式,唐家并没有请什么宾客,在场的也全是自家人,也是在今天,陈迦砚第一次见到苏眠的继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