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虽然还是不放心,但冷静下来后萧雅琴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

    “那照几张相给我总可以吧。”

    “……可以。”

    萧雅琴不是很情愿,但这个要求她若是不满足他,恐怕他又要瞎折腾,所以,犹豫之后她还是去了苏眠所在的重症监护室。

    不过,照片她并没有拍成,因为门外一直站着两个保镖,长得凶神恶煞的,不让她进去。

    萧雅琴面子上过不去,她也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于是就故意扬着下巴,气势汹汹地说道。

    “里面躺着的是……我儿子的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萧雅琴很不想承认苏眠跟儿子的关系,但奈何照片她一定要拿到,要不然安抚不住病房里那个活祖宗。

    结果,门外的两尊门神根本就不鸟她。

    萧雅琴有些生气,心想可能是因为对方听不懂中文,所以才会无视她,于是就用她那蹩脚的英文说道。

    “My son’s girlfriend,in the ward.”

    结果,门神依旧将她无视。

    在国内,萧雅琴的身份无论走到哪里那都是被别人敬着的,这种被人冷落的待遇着实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她指着两个保镖,气得都开始变结巴了:“现在,中文……已经成了全世界不得不学的一门外语了,你们、你们已经落后了。”

    两秒后,其中一个门神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还是用的中文:“这位女士,麻烦您赶紧离开,这里不宜喧哗。”

    这脸打的。

    人家根本就不是不会说,而是压根就不想搭理她。

    萧雅琴气得想吐血。

    就在她准备离开时,突然重症病房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确切地来说,是一个妇人,年纪应该比她小不了几岁,而且还有些眼熟。

    对方只跟她对视了一秒,便转身离开了。

    萧雅琴觉得,对方是个亚洲女人,可能还是个中国人,虽然她不是十分的肯定,但里面躺着的人是苏眠,来探望她的应该也是同一个国家的吧。

    知道问门口的两尊神也问不出什么,她只好败兴而归,进了儿子的病房后,她直言以告。

    “没拍到,门口有保镖,我压根就进不去。”

    陈迦砚并不意外,那些保镖应该是唐醒给苏眠安排的。

    萧雅琴又道:“我过去时,有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女人正好从里面出来,像中国人,而且……来头肯定不小。”

    陈迦砚皱眉:“具体长什么样子?”

    萧雅琴回忆道:“个子跟我也差不多,挺瘦的,也挺白的,头发挺长,又黑又直的,五官也挺好看,反正给人感觉挺仙的。”

    陈迦砚很无奈:“妈,您这说了等于没说。”

    萧雅琴:“就挺眼熟的,感觉以前见过,但我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陈迦砚:“您再仔细地想想,不着急。还有,这医院的监控,找人调出来,拷贝一份给我。”

    萧雅琴这回答应的很爽快:“行。”

    想来自个亲妈去了也没能见着人,自己去了也未必能见到,陈迦砚没有办法了,只能期盼着自己的伤能够快点儿康复。

    医院的监控虽有些难弄,但只要有钱没有办不到的事儿。

    陈迦砚在那个妇人出现时就立刻暂停了画面,但由于对方在来的时候和离开的时候一直都低着个头,他并不能看到她的正脸。

    “是有些眼熟。”

    陈迦砚盯着笔记本上被定格的画面,皱着眉喃喃道。

    萧雅琴:“你也觉得她眼熟?”

    陈迦砚又后退了几分钟,挑了一个露脸最多的画面,努力回想了许久最后突然眼神一亮。

    “唐沁!”

    萧雅琴没反应过来:“谁?”

    陈迦砚解释,但视线一直停留在监控画面里的女人身上:“苏眠的生母。”

    萧雅琴挑眉:“生母?就是当年楚连韦养在外面的那个情人?”

    陈迦砚几乎已经非常确定了:“她现在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如若不然,也不可能这么随意地进出苏眠的病房了。

    萧雅琴:“当年说消失就消失了,原来是躲到国外来了,没想到还混的挺不错。这老天爷还真是不长眼,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就应该让她们全都下地狱。”

    陈迦砚沉声道:“妈!”

    萧雅琴不满:“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你没结婚我不管你,但你将来若是结了婚,就最好对另一半负起责任来,你若是敢在外面找小三,我第一个不饶你。”

    陈迦砚没理会,又把心思放在了唐沁身上。

    “唐沁?唐醒?”

    难道……

    陈迦砚摇了摇头,觉得应该没这么巧合的事儿,但唐沁能随意出入苏眠病房这件事又作何解释?

    既已心有疑虑,便会想办法去求证。

    陈迦砚从萧雅琴那里要回了被没收的手机,然后开始联系人,去查看唐醒和唐沁之间的关系,虽然并不好查。

    这件事一直拖,拖了半个月都没有确切的准信。

    等待是煎熬的,尤其是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的。

    但对陈迦砚来说,最让他煎熬的就是苏眠的病情了。

    半个多月了,苏眠虽然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就这么又过了一个多月,陈迦砚都可以拄拐下床了,苏眠还是没醒过来。

    医生说,她现在的这种情况很难说,可能几天后就会醒过来,也可能几个月,但时间越久,几率就会越小。

    陈迦砚虽然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但他告诉自己,只要她还活着,那就代表着希望。

    “也就是说……她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医生:“可以这么说。但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这个东西的,只要不放弃,它就有可能会出现。”

    医生离开后,陈迦砚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

    萧雅琴一直都留在C国陪着大儿子,见他这般难受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

    “人各有命,不管她能不能醒过来,那都是她的命。”

    陈迦砚背靠着病床,将眼睛一闭:“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萧雅琴无奈地叹气:“我知道你很自责,可凡事都有个因果,这个因是她起的,有了这个果,她怪不到你身上。你若实在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她身上所花的医疗费,我们可以全出,也可以一直管到她……”

    儿子的瞪视让萧雅琴成功住了口。

    “你觉得唐沁和楚连韦缺钱吗?我不是心里过意不去,我是……”

    陈迦砚就是觉得烦,很烦,烦到脑子里全是消极的想法。

    “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静?”

    萧雅琴这才离开了病房。

    等到陈迦砚坐着轮椅第N次来到苏眠病房前时,突然发现门口守着的两个彪形大汉已经不见了。

    病房已经空了,问过护士后才知道苏眠被转院了,至于转到了哪儿并不清楚。

    陈迦砚的性情开始变得暴躁,以前虽然不能见面,但最起码知道彼此是在同一家医院,就算在她病房门外待一会儿他也是安心的,可是现在她去了哪儿,病情怎么样,他都一无所知。

    “我说了我不饿,端走!”

    看着端进来的餐食就特别的心烦,他不是不饿,他只是没有食欲。

    萧雅琴立刻摆手,让人把饭给撤了出去,盯着自己儿子看了好一会儿才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这是要打算绝食吗?你不吃不喝,她就能回来了吗?”

    陈迦砚皱眉:“妈!她只是转院了,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就跟……没了似的。”

    萧雅琴:“你也知道她只是转院啊!那你在这里不吃不喝做给谁看呢?到最后,心疼你的还不是只有你老妈我一个?”

    陈迦砚:“我只是没有胃口而已。”

    萧雅琴哼了声:“你这哪是没有胃口啊?我看她若真出了事,你指不定还跟着一起死呢。”

    陈迦砚:“你想多了。”

    过了片刻,就听见萧雅琴继续问道:“她对你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

    陈迦砚不吭声了。

    萧雅琴再次叹气:“当年,我跟你爸的时候,也以为能幸福一辈子呢,结婚时,他对你越好,以后背叛你的时候才会伤你越重。”

    陈迦砚:“妈。”

    萧雅琴:“即便这样,我还是希望你能找一个真心相爱的,虽然都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可是光有责任感,对方却不爱你……”

    萧雅琴说着说着突然伤感了地笑起来:“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都不想结婚,我知道是我跟你爸影响了你的爱情观和婚姻观,在这里呢,妈也跟你说声对不起。”

    老妈突然这么平静地跟他谈过去的事儿,陈迦砚倒有些不适应了。

    萧雅琴长叹一声:“算了,你的事儿啊,我以后也不管了。不过我有个条件,不管你以后做什么选择,我希望你都要先考虑到自身的安全。

    我也不指望以后你能多孝顺我,你呀,只要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陈迦砚突然变得感性起来:“妈。”

    萧雅琴:“行了,说点儿开心的事儿,我可不想郁郁寡欢的,最后抑郁而终。”

    陈迦砚:“妈,说什么呢!”

    萧雅琴突然又问:“你当真不想结婚?”

    陈迦砚脑子里很乱:“……”

    萧雅琴继续:“真的不打算让我抱孙子了?”

    陈迦砚:“……”

    萧雅琴:“你说你不喜欢小孩子,那当初苏眠怀孕的时候,你怎么不让她把孩子打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