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这一次解救人质的行动,死伤惨重。

    唐醒也损失了不少得力手下,但这次行动他们只是辅助,。

    但这次行动中,唐醒也受了伤,不过是轻伤。

    陈迦砚虽没中弹,但腿上的伤比较严重,不仅骨折了,而且伤口也感染严重,医生说,若再晚来一步,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

    当然,如果到时候恢复的不好也会留下残疾。

    陈迦砚醒来的时候,萧雅琴和陈文涛就在病床边。

    陈文涛在打电话,像是在报平安,萧雅琴却在抹眼泪,想来是因为之前受了太大的惊吓,突然悬着的大石落了地让她情绪有些失控。

    “醒了。”

    陈文涛挂了电话,看向已经睁开眼睛的儿子,于是往前靠近了几步。

    萧雅琴原本在抽泣着,见儿子醒了,立刻俯身关心地问着:“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渴吗?要不要喝水?”

    “爸、妈。”

    陈迦砚有些恍惚,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不过很快赶来的外国医生给了他答案。

    “苏眠呢?她怎么样?”

    刚醒来,陈迦砚的声音还是很虚弱。

    萧雅琴一张担忧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提那个狐狸精干嘛?要不是因为她,你能被绑架吗?我看她就是一个扫把星,你若不想霉运缠身,以后就给我离她远点。”

    这次事件的大致情况萧雅琴已经了解清楚了,所以,对苏眠的意见就更大了。

    陈迦砚眉毛微微一皱:“若不是她,我也不能活着回来。”

    萧雅琴没好气地教训道:“那女人到底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这是?你都成这副样子了,还在为她说话!你知不知道你这条腿……”

    萧雅琴突然就住了嘴。

    陈迦砚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我这条腿怎么了?”

    可能因为动了手术,下身麻药劲儿还没过,他感觉不到什么。

    萧雅琴刚张嘴想要说话,医生已经检查完开口了:“没什么大碍,到时候好好配合做复健,这条腿是可以完全恢复的。”

    陈迦砚放了心,但很快便又用英文问医生:“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个女人,她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如实回道:“她的情况要比你严重的多,她的腰部中了弹,后脑又撞到了石头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陈迦砚听后愣怔了两秒,然后就想起身下床,结果被医生给阻止了。

    “你现在可不能随便乱动。”

    萧雅琴沉着脸,做母亲的怎能不了解儿子是怎么想的:“你这条腿是不想要了吗?她现在仍处于昏迷阶段,你去了能干什么?她就能醒过来吗?”

    陈迦砚想起来了,他坚持抱着苏眠来到医院,他并没有等到她出来就晕了过去。

    “希望你们能尽全力救她,她对我很重要。”

    陈迦砚无比诚心地朝医生请求着。

    医生说话还是很风趣的:“当然,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会尽全力的。”

    医生离开后,陈迦砚直接看向陈爸爸:“爸,找一个脑科专家,她不能死。”

    陈文涛还没发表任何意见呢,萧雅琴就已经先出声威胁了:“不准找!”

    陈迦砚看向母亲,眼神有些冷:“妈!”

    陈文涛一般情况下都不太敢跟媳妇作对,但今天还是跟儿子解释了:“放心吧,那女孩应该对很多人都很重要,她死不了。”

    “能不能别提她了?一提她我就头疼。”

    萧雅琴以前只是不喜欢苏眠,现在却是讨厌加憎恶了。

    陈迦砚自然知道苏眠对很多人都很重要,他这次已经见识过了,但知道归知道,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放心,就可以不担忧了。

    陈文涛:“你就在国外好好养伤,公司的事儿,迦宸会帮你处理,若有什么重大决策,你们电话联系。”

    陈文涛当天下午就回了国,萧雅琴留了下来,为了照顾儿子。

    陈迦砚其实是不希望萧雅琴留在这里的,因为有她在,好多事儿都不太方便做,关键是他现在不能动,手机还被没收了。

    美其名曰是想让他好好养伤,其实就是不想让他去见苏眠。

    “妈,我已经三十了,不是三岁,已经过了需要你们帮我做决定的年纪了。我的工作,我的感情,包括我的婚姻,你们可以给出建议,但最后的选择,你们不能干涉。”

    陈迦砚心情很烦躁,卧病在床就已经够让他糟心的了,被强行地‘限制自由’更让他窝火。

    萧雅琴之所以会这么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倒也不全都是因为苏眠的出生问题。

    她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次的绑架事件应该不是最后一次,所以她才要求儿子离她远一些。

    可是,世上最难父母心,当儿作女的理解不了才是令父母最难过的。

    “你确定要因为她跟我一直吵吗?你说你不想结婚,我这段时间也没有催过你吧?你说你不想要孩子,我也没有逼你吧!我让你跟她彻底断了关系,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为什么老是跟我作对?”

    陈迦砚觉得好累,也好烦,闭了闭眼睛,不想再继续跟她争吵。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你现在是一点也不想看见我是吧?”

    萧雅琴气得肺都要炸了,但她也没离开,而是坐在一旁的陪护椅上开始抹眼泪。

    “……我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生你们出来是来跟我要债的吧!”

    陈迦砚看了母亲一眼,更头疼了。

    萧雅琴一边掉泪一边擦:“你以前说你不想要孩子我很不理解,现在我看啊,你不想要是对的,生出来估计将来也能气死你!我当年若是能有你这觉悟,我现在都能周游世界了。”

    陈迦砚瞬间有点儿哭笑不得:“那我爸那里就由你去当说客了。”

    萧雅琴有些懵:“什么?”

    陈迦砚:“你不是说你已经同意我做丁克了吗?谢谢您的理解,我是真的不想要孩子,我爸那里,麻烦你以后多做一下工作了。”

    萧雅琴被气笑了:“你――”这玩笑真是不能随便开。

    陈迦砚也很无奈:“妈,您真应该去当演员,这眼泪还真是说流就流,说收就收。”

    萧雅琴气得开始骂人了:“你以为我在给你做戏啊!”

    陈迦砚突然严肃下来,朝萧雅琴叫了声:“妈。”

    萧雅琴:“干嘛!”

    陈迦砚:“这次我被绑架,她本可以不必去的,她若不去,我逃不了被撕票的命运,为了救我,她还中了一枪,没有这一枪,她也不至于到现在还生命垂危地躺在重症病房没醒过来。”

    萧雅琴:“可是若不是因为她,你压根就不会被绑架!我现在不让你跟她来往不是因为她配不上你,是因为跟她在一起,你每时每刻都会有危险。”

    陈迦砚似乎是在沉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凝重,片刻后眉心微蹙。

    “我这次,也算是捡回来一条命。”

    “既然是捡回了的,那就更应该珍惜了。我想那个女人救你的初衷肯定也不是想让你送命。”

    萧雅琴觉得自己得换种套路来劝儿子。

    “她当初之所以跟你分手,没准就是因为知道你待在她身边会有危险,所以才希望你能离她远点儿。虽然不知道别人找她是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什么,但那帮犯罪分子若是再绑架你去威胁她,你危险不说,她也难做。”

    陈迦砚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眼睛里迸发出了一丝亮光。

    “你是说,她跟我保持距离,是为了保护我?”

    “我……我是这么理解的,她具体怎么想,谁知道。”

    萧雅琴一看儿子的表情就有些后悔刚才那么说了,这傻子别听了之后非但不远离那个女人,反而更死心塌地了可怎么办?

    所以,她立刻改口道:“当然,也没准她就是不喜欢你,这次救你也纯粹只是不想得罪陈家罢了。”

    陈迦砚非常自恋:“我觉得,她是因为喜欢我,不想让我受伤。”

    萧雅琴很想给自己一巴掌,刚才干嘛要换套路。

    陈迦砚语气异常坚决:“我想去看她。”

    萧雅琴:“你现在这副模样,怎么去看她?稍微一动没准就又骨折了!医生的话你没听见吗?你想成残废吗?你若真的瘸了腿,那个女人更看不上你!”

    果然,最后一句话对陈迦砚还是很管用的。

    见儿子沉默了,萧雅琴还以为自己的劝说有效果了,结果下一秒就听见儿子说道。

    “我还是想去看她。”

    萧雅琴无奈地叹口气,然后退让了一小步。

    “这样,你不是想见她吗?只要医生同意你下床,我就不阻止。”

    陈迦砚不可置信:“当真?”

    萧雅琴:“我骗你干嘛?”

    陈迦砚:“可是她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我怕……”

    萧雅琴:“已经给她安排了几个专家了,每天都随时应对着突发状况,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其实,那个女人的情况不太乐观,但是她并没有跟儿子说,那个女人若是能挺过来,那算她命大,若是挺不过来,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