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长得还真有几分姿色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男人的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略显狰狞的疤痕,看起来有点儿可怖,他肤色是健康的古铜色,头发像是自来卷,不长不短刚刚及肩。

    苏眠一时间也分不太清楚他到底是哪国人。

    “苏小姐,很抱歉,今天不得不以这种方式与你见面,不过,见到你,我还是很高兴的。”

    男人的中国话说的还算标准,他说话时脸上挂着笑,不过在苏眠看来却有些虚伪,她也不想跟他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

    “他人呢?”

    男人微微侧眸,朝身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把人给带过来,随后又抬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很绅士地说道。

    “苏小姐,坐。”

    “不必了。”

    苏眠表情极其严肃,虽然心脏在不受控制地超速跳动,但她并不想将自己软弱的一面示人,尤其是眼前这帮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我现在依言来了,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吧。”

    男人手指一动,一把漂亮的金色手枪在掌中转了两圈,然后被他插在了腰侧的枪袋里,

    他从椅子上起身,脸上依然带着笑。

    “自然。”

    苏眠一颗心还没有彻底落下,紧接着就听见对方继续说道。

    “不过,在放了他之前,恐怕还得需要苏小姐配合我做件事。”

    苏眠眉毛立刻打了结,她就知道,这帮人是不可能轻易将陈迦砚给放走的,她的气愤全都写在脸上,可是却又发作不出来。

    这时,陈迦砚被带了进来。

    苏眠听到了动静,立刻回头去看,只见陈迦砚双手被一副手铐铐着,肩膀被身后跟着的人用力一推,然后往前一个趔趄。

    他衬衫上全是褶皱,头上还被套着一个黑色的布袋,模样看上去很是狼狈,再仔细一看,他走路时腿好像一瘸一瘸的,像是受了伤。

    苏眠立刻冲上去,情绪有些激动:“陈迦砚!”

    陈迦砚微微侧头,耳朵动了动,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下一秒,脑袋上的黑布袋就被人给摘了。

    晚上的光并不太亮,但陈迦砚因为被蒙的时间太长了,所以眼睛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他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就看见了苏眠。

    “你没事儿吧?他们是不是……”

    苏眠情不自禁地握住了陈迦砚那双被禁锢着的手,她上下打量着他,最后回头看向那个头头,目露凶光。

    那个头头唇角一勾,解释道:“他不听话,总要教训一下的,不过苏小姐请放心,他身上的伤并不严重。”

    陈迦砚直勾勾地盯着苏眠,依然恍若梦中。

    “苏眠?”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抬高,轻轻地摸上了女人的脸,回到现实后立刻冷下了脸,厉声质问。

    “你来这里做什么!谁让你来的?你是傻子吗!”

    陈迦砚从未想过自己也有被绑架的一天,虽然他清楚这帮人绑他的目的不是为了钱和仇,但他得知他们是为了苏眠时,他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恐惧。

    他突然有种预感,这个女人已经彻底不属于他了。

    他虽然也很想活着,可是当他命悬一线时,他竟然不希望拿她自己的命来换,他希望她能好好的。

    或许,他对她的喜欢已经超过他的预想。

    苏眠看着陈迦砚,突然朝他自嘲一笑:“我可不就是个傻子吗?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为什么还要管你的死活?”

    陈迦砚一张脸没什么血色,就连嘴唇都有些泛白,听到苏眠的话后也跟着勾起唇角。

    “是啊,我若死了,你就真的自由了,你可以再找一个男朋友,你也可以跟周瑾复合,没人再能阻止你。”

    苏眠眼眶通红,瞪着陈迦砚,一字一句地回道。

    “是,你若死了,我会立刻再找一个。”

    苏眠随即将话锋一转:“可是你不能死,你这次被绑架全是因为我,我不想欠你什么,我也不想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

    鼓掌声突然从身后响起。

    “苏小姐,先把我要的东西给我,你们两个的私事……回家以后可以慢慢解决。”

    苏眠与陈迦砚对视了一眼,然后回头看向拍掌的男人,正好对方也看向她,唇角朝她微微扬起了一个弧度。

    “苏小姐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要的东西是什么吧?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立刻让人把你们两个安全送回家。”

    苏眠强装镇定,抬高下巴,与刀疤男说道。

    “我生平最讨厌不信守承诺之人,说过的话总要作数的,既然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来赴约,你就把人给我放了,如今又说话不算话,莫不是确定……”

    苏眠的眼神突然变得狠厉起来:“我会一再妥协?”

    刀疤男双手一摊:“可你……有第二种选择吗?”

    苏眠内心紧张的要死,可面上却依然在强作镇定:“我不怕死,我也知道,你们不会让我死,你们要的东西……”

    苏眠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话时,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声音都在发颤。

    “……都在这里,我若死了,它就真的不存在了。我想,既然你们能够这么煞费苦心,下这么大的本把我弄到这里来,想必,它对你们应该很重要才对。一两条人命在你们看来,就如同蝼蚁一般不重要,可是蝼蚁若有巨大价值,你还会舍得把它碾死吗?”

    其实,苏眠没有多大的把握能让他们把人给放了,但是她不能一开始就妥协,她得尝试着争取,哪怕结果依然不理想。

    有人快步走进来,在刀疤男的跟前低声说着什么,叽里呱啦的,声音又小,苏眠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从刀疤男的脸色看来,她大概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果然,刀疤男直接朝她看来,视线冷冽,声音更冷。

    “苏小姐,我以为你是诚心要跟我合作的,看来,是我奢望了。你带来了多少人?百八十?还是几百号?”

    苏眠猜对了,一定是唐醒带人上来被他们的人给发现了。

    “你误会了,他们只是怕你不放人罢了,你只要把人给放了,我保证,他们会立刻撤离这里。”见对方眯眼看她,她挑了下眉,继续说道。

    “你把人扣着,美其名曰是为了让我能安心跟你们合作,可是谁又能保证我把东西给你后你能立刻放了我们?”

    刀疤男果然蹙眉了。

    苏眠冷笑一声:“说实话,你的诚信在我这里已经成了负值,所以,你的保证我可不敢轻信。

    与其最后被你们给杀了,我还不如英勇就义,死了也能留个美名,不至于被人骂是卖国贼。”

    刀疤男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那你知不知道,上山的路上被我们埋了多少雷?”

    苏眠的脸色立刻大变,变的相当难看。

    刀疤男边说边用手比划着:“砰――砰――砰――不知道能活着上来的人会有多少?三五十?还是十几个?又或者屈指可数?”

    苏眠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变态,她用惊恐的眼神怒视着他,恨不能将他给一刀捅死。

    她难以想象,就因为她一个人,最后却要那么多人陪葬。

    还有唐醒,他会不会活着出来?

    不管她今天能不能平安离开这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将会在她的心里烙上深深的印记。

    “畜生!”

    可惜身上没有枪,要不然她现在真敢开枪。

    刀疤男却在她面前摇着手指:“NO,我记得中国有个成语叫做兵不厌诈,还有个词叫做不择手段,你要记住,善良的人终究成就不了大事!他们若是没能活着上来,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轻敌了,骄兵必败这个道理想必你应该懂。”

    苏眠咬牙切齿地说道:“卑鄙!”

    刀疤男不以为意,在苏眠身旁转了半圈,而后挑眉问她:“现在还跟我谈条件吗?”

    陈迦砚虽然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但是他知道一点儿,那就是若想活着就必须把能保命的东西护的好好的。

    “别妥协,你就算是答应了,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陈迦砚话音刚落,苏眠就看见刀疤男快速地从腰侧拔出枪来,上膛后直接将枪口指向了陈迦砚。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陈迦砚丝毫不胆怯,与刀疤男对视着,充分表现了他与生俱来的铁骨铮铮。

    但苏眠却害怕了,她立刻伸出双手,激动地阻止:“不要!他若死了,你们想要的东西这辈子都别想拿到手了!”

    刀疤男将对着陈迦砚的枪口慢慢地转向了苏眠,陈迦砚下意识地想要上前去挡,却被旁边看着他的几个歹徒直接给拦住了。

    苏眠有些心慌,嘴唇抿了抿,但她却不肯服软求饶,反而朝对方挑衅道:“你敢开枪吗?”

    刀疤男笑了,一秒后,枪声响了,砰的一声,苏眠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肩膀也跟着一抖。

    不过,她并没有中弹,刀疤男的枪刚才偏了偏,子弹直接射进了墙里。

    “你说的没错,有价值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会弃之不要?”

    刀疤男朝苏眠走近两步,然后把枪头搁在她下巴下面,轻轻向上一抬。

    “还别说,你长得还真有几分姿色,虽然我对东方女人不感兴趣,但你若愿意跟着我,我以后是不会亏待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