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苏眠被绑架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也仅仅只是怔忪了两秒钟,随即道:“把那手机号发过来,我让人查一下。”

    苏眠还是觉得有些别扭,迟疑着,不肯说:“我、我明天可以自己查。”

    陈迦砚眉头微皱,口气直接是命令式的:“发过来!”

    苏眠最后还是乖乖地将那手机号发给了陈迦砚。

    同时,她也很郁闷,自己明明不想给的,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纠葛,可有时候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陈迦砚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二十分钟不到,杨助理就给他回了电话,可惜的是,那手机号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明晚我陪你一起去。”

    这是陈迦砚不假思索之后就给出的建议,他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苏眠本能地拒绝:“不用。”

    气氛有短暂的尴尬,之后,她又补充了句:“我也没说我明晚要去赴约。”虽然她很想知道幕后之人到底要做什么。

    但她也害怕这是对方设的一个局,她若去了,会不会中计什么的,她智商是不高,但也不傻。

    陈迦砚:“不去最好,就怕你没脑子。”

    苏眠闻言很是气恼,这个混蛋,出口的话总是那么的不中听。

    又是一阵静默。

    陈迦砚突然清了清嗓子,朝苏眠说道:“那个,车祸的事儿……是迦陌的馊主意。”

    苏眠愣了下,然后回怼:“陈迦砚,你能不能要点儿脸?自己的错不承认也就罢了,还往别人头上盖帽子!”

    陈迦砚也不高兴:“我没说我不认错,你给我机会认错了吗?”

    苏眠不吭声了,跟自己生着闷气。

    陈迦砚接着说道,语气虽然放软了,但多少有些别扭:“是不是我跟你认错了,你就不分手?”

    苏眠更烦了:“……你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我为什么跟你分手!你、你……你好自为之吧。”

    苏眠直接挂了电话,她是真的跟这个男人没什么道理可讲。

    好生气!!

    跟这个男人通过电话后,倒是把之前的恐惧给忘了个干净,躺回被窝,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苏眠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去了,不过身边还跟着几个保镖。

    陈迦砚非得跟着去,她赶不走,也就由着他了,有他在,她也不那么紧张和害怕了。

    不过,她在饭店等了两个小时,那个神秘的人都没有出现。

    打电话过去,却是不在服务区。

    她这是被耍了吗?担心忐忑了一整天,难道这只是一出整蛊戏码?

    不过说实在的,她倒希望这只是一出整蛊,可回到家后却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外婆不见了!

    佣人和保镖全都晕倒在地。

    苏眠找遍了屋内的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外婆的踪影。

    脑袋就算再混沌,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她这是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可是,对方既然能轻易地把佣人和保镖解决掉,就不差她这一个。

    110和120很快来了。

    苏眠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心和大脑都乱糟糟的,她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要绑架走外婆,如果只是对她怀恨在心,直接绑架她就行了啊。

    苏眠把事情的经过跟警方叙述了一遍,又把自己怀疑的对象说了出来。

    如今,对她恨之入骨的就只有楚若研了,虽然她现在还在医院,但并不妨碍她在幕后主使,或许这一切早就被她策划好了。

    虽然,她没有证据证明,但她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犯罪分子都是难逃法眼的。

    但几天过后,警方那边毫无进展,楚若研那边虽有作案的动机,却没有作案的时间,说白了,就是没证据。

    而这些天,苏眠天天抱着手机,生怕漏掉绑架犯的来电,可是几天了,她一直没有接到勒索电话。

    她脑子里越发的混乱了,不管是为财还是为仇,按理说,对方都应该给她来电的,毕竟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她,而不是外婆。

    而外婆失踪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地就在网上传开了,传到最后竟然成了这次的绑架是仇杀,说她得罪了人,外婆已经被撕票了。

    粉丝们纷纷跑到微博底下求本人辟谣。

    苏眠思来想去也只是发了一句:外婆安好,请大家勿随意揣测。

    又过了几天,苏眠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件事给整神经衰弱了,起初的担心和恐惧到后来都变成了无力和自责。

    如果外婆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她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陈迦砚说,楚若研的账户最近并没有什么超额支出,就连楚太太的账户他都查过了,没什么异常。

    所以,她们是幕后主使的可能性非常小。

    可是,不是她们,又会是谁呢?

    她绞尽脑汁的想,都想不出还有谁会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将她除之而后快。

    直到两天后……

    陈迦砚正在公司忙着,就接到了手下的电话,说是苏眠失踪了,应该是昨天夜里的事儿,竟然今天上午才察觉。

    “失踪?怎么会失踪?她身边不是有好几个保镖看着吗!”

    陈迦砚暴怒,连连爆粗口。

    “一帮饭桶!养他们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给我看不住!”

    这件事,除了惊动警方之外,陈迦砚还亲自去求了自己大伯,将能动用的一切关系全都用上了。

    可苏眠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也因此,陈迦砚的脾气变得相当的暴躁,就跟一座活火山似的,不定时地就会喷发一下,惹得公司员工怨声载道的,但也只敢私底下埋怨。

    陈迦砚接到了周瑾的电话,这也是两个人男人第一次‘不计前嫌’地坐在一起商量事情。

    周瑾直接开门见山,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我想,你应该已经动用了很多关系,按理说,找到小眠应该不难,可结果,你也看到了。这基本上已经可以排除掉楚若研了,她还没这么大的能耐。”

    陈迦砚因为苏眠失踪的事情烦躁的不行,也懒得去计较跟周瑾之前的过节。

    “既不是为财,也不是为仇,那他们绑架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一直也没有想出答案。

    周瑾:“就如同你说的,既然对方不是为财也不是为仇,我想,小眠现在最起码是安全的。”

    陈迦砚也是这么想的,但他这颗烦躁的心并没有因此而平静下来。

    就在两人计划着怎么去找苏眠的时候,苏眠自己回来了,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回来,毫发无伤。

    陈迦砚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了回去,把手边的工作都扔给了杨助理。

    同样,周瑾也得到了消息,也赶了过来。

    两个男人几乎是前后脚进的门。

    此时,苏眠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正放着一档搞笑类的综艺节目,几个嘉宾接连不断的笑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可苏眠却没有笑,确切地说,是她的心思压根就没放在电视里。

    她看似专注,其实在走神,至于想些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见陈迦砚来了,苏眠也没起身,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将视线移向电视屏幕。

    陈迦砚的心情却不那么平静,得知苏眠安全回来后,惊喜之余更多的还是担忧。

    他走近,直接在苏眠的身旁坐下,扳过她的肩膀,上下打量着她,试探道:“你这些天……”

    周瑾也跟了进来,一脸严肃地在沙发的另一侧坐下。

    苏眠的目光依然停留在电视上,声音轻轻的:“什么都别问,我不想说。”也不能说。

    陈迦砚跟周瑾对视了一眼,都忧心忡忡的。

    周瑾:“外婆呢?”

    苏眠叹了口气:“她现在很好,在另外一个地方,暂时不会回来了。”

    陈迦砚皱眉,听了苏眠的话后更是一头雾水:“他们没为难你吧?”

    苏眠沉默了半晌,回道:“没有。”

    周瑾默默地注视了苏眠好久,最后温柔地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而这件事,你不能说对不对?”

    苏眠抿了抿唇,握着遥控器的手用力攥紧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周瑾又道:“你不要给自己压力,你不想说,我们就不问。不过,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向我们开口求助。”

    苏眠朝周瑾牵强地扯了扯唇角:“嗯,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儿的,他们……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谁都不知道苏眠这次的失踪到底经历了什么,谁问她她都不说,就连她的两个好闺蜜她都没有告诉。

    这似乎成了她心中的秘密。

    在家里待了两天,她便坐飞机去C国了,本打算出国散散心的,结果她竟然在头等舱见到了陈迦砚。

    她原本是坐在商务舱的,是有人跟她换了座位,如此想来,那人一定是陈迦砚安排的。

    她就这么被迫地跟陈迦砚坐在了一起。

    “你无不无聊?你跟着我干什么?”

    苏眠压低声音,质问道。她出国是为了散心,看着他,她还能高兴的起来吗?

    陈迦砚挑眉看向她,回道:“我是去出差,别自我感觉良好。”

    苏眠懒得再搭理他,身体微微侧着,准备翻出眼罩戴上睡觉时,旁边座位上的乘客突然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眠眠?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她看看苏眠又看看陈迦砚,一脸的惊讶。

    “原来……原来你们真的在一起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