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家里遭贼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瞧把你给出息的!你这辈子是非她不可了是吗?”

    萧雅琴作为母亲的身份,觉得自己有义务和责任对儿子的婚姻大事提出建议,以她选儿媳妇的标准,苏眠并不达标。

    陈迦砚拖着一条打着石膏的腿,本来也就走不快,被这么一拦,索性放弃了追人,不过脸色明显更加难看了。

    “我这辈子不可能结婚的,所以……你也用不着瞎操心。至于我想跟谁交往,这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只要我不领着她回家,你们有可能这辈子都见不上一面,自然也不会存在相看两相厌的情况。”

    萧雅琴皱着眉头,因为儿子不想结婚这件事让她很是头疼,她也察觉到她似乎抓错了重点,好好开导对方,让他转变思想才是她目前的首要任务。

    “你为什么不想结婚?”

    萧雅琴之前也不是没跟儿子谈过这个问题,但每次一谈到结婚的话题,对方就一脸的不耐烦,谈心就彻底地进行不下去了。

    陈迦砚已经坐回了床上,表情确实有些不耐烦:“没有原因,就是不想结。”

    萧雅琴盯着儿子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无奈地叹口气,语气里带着抹试探。

    “是不是因为……我跟你爸?”

    “……”

    陈迦砚沉默了,他不否认,自己的婚姻观确实受了父母的影响,也让他彻底失去了对幸福美好婚姻的向往。

    萧雅琴继续叹了口气,低着头,心情瞬间也跟着低落起来。

    “我跟你爸的婚姻……并不能代表所有人的婚姻。人这一生,谁都无法预测未来,但你不能因为未来需要冒险就不敢往前走了。婚姻也是一样的,开始相爱的两个人并不一定能够走到最后,它是需要被经营的,经营的好,会很幸福,经营的不好,最多不过成为陌路。”

    陈迦砚心情有些烦躁,想抽烟,但发现烟并不在身上,只好忍了。

    萧雅琴回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心里不免有些酸涩,声音中也带着浓浓的伤感。

    “当然,虽然我很希望你能尽快成家,但我并不赞同你对婚姻太过随便,我希望你能娶一个自己喜欢的,而对方也很爱你的。

    也希望你们能够真正做到贫贱不移,大难不离。说句真心话不怕被你笑话,看到别的夫妻恩爱到白头,我也是羡慕的,你爸给不了我的,我却把希望寄托在了你的身上。

    你要记住,婚姻是一种责任,将来若是有一天你真的打算娶谁了,我只希望你能对她负责,负责一辈子。”

    陈迦砚的父母年轻时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小情侣,两人家境相当,又男才女貌,从相识相知到相爱,他们才曾有过一段美好的爱情,也因为爱情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但爱情是有保质期的,它经不起岁月的摧残,当然它也是需要保鲜的,但两个人遇到事情却不懂得相互体谅和包容。

    各种猜忌和争吵便是感情破裂的导火索,而压倒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陈爸爸的出轨。

    接下来又是无止境的争吵,天天闹着离婚。

    陈迦砚青春期时有过一阵叛逆期,就是因为父母的原因。而让陈爸爸和陈妈妈彻底消停下来的便是女儿的意外去世。

    说白了,其实陈迦砚的婚姻观就是因为周遭环境所造就的,不光自己的父母,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一对是幸福的。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父母没有离婚。

    无休止的争吵和对彼此的怨恨也已经随着妹妹的去世而停止了。

    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商量的,反正从那之后,他们没有再吵过架,反而还给他生了一个弟弟。

    陈爸爸安分了,陈妈妈也在尽量做一个慈母。

    但具体幸不幸福,恐怕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清楚了。

    …………

    苏眠从医院出来,刚好在一楼电梯口遇到了陈迦陌。

    “怎么……怎么这么快?”

    陈迦陌有些惊讶:“是不是我哥又惹你不高兴了?”

    苏眠心中正燃烧着怒火,她是着实没料到迦陌竟然会对她撒谎,还撒的那么娴熟。

    “你哥没出车祸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

    陈迦陌愣了下,反应过来后暗叫糟糕:“是我哥逼我的,我若不听他的话,他就要把我送出国去上学。”

    陈迦陌这锅甩的,连他自己都开始佩服起自己了。

    苏眠也信了,迦陌毕竟还小,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对她撒谎,肯定是被某人逼迫的。

    对于陈迦砚这种行为,她不能原谅。

    陈迦陌试探道:“你生气了啊?其实,我哥他也是……”

    苏眠直接打断了他的解释:“你妈来了,你赶紧上去看看吧。”

    陈迦陌:“啊?我妈?”

    苏眠直到上了车,心里堵着的那口气还在一直郁结着。

    车祸这种事儿,怎么可以能拿来随便开玩笑?她这么多天以来的担心和纠结原来只是一场笑话。

    回到家后,即使心情再烦躁,苏眠还是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房间内的东西好像被挪动了位置,她一开始只以为是助理或者季缘回来过了,可是打电话确认以后,她后脊就开始发凉了。

    她的房间,有人进来过,就在她离开的这一点点空档。

    她没有报警,而是让助理找了下小区里的物业,想调一下监控,结果她离开的这一时间段,小区的监控系统居然出现了故障。

    苏眠不由地警惕起来,她想报警,但还是先跟经纪人商量了这件事。

    经纪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周瑾,周瑾百忙之中赶了过来。

    苏眠并不想麻烦他的,可她现在是他公司的艺人,她的事情,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周瑾:“丢了什么东西吗?”

    苏眠摇头:“家里没放钱,一些贵重的首饰也没丢,而且家里并不乱,若不是我记忆力好一些,我大概也不会察觉到有人进来过。”

    周瑾:“已经报了警,警察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了。不管对方进来是为了什么,这里显然已经不安全了,晚上收拾行李先到我那里住几天吧。”

    苏眠其实也有些后怕,来人不为财,那又是为了什么,即便是贼,也是一个不简单的贼。

    “我……我回外婆那里。”

    周瑾点头:“也行。”

    警察来过之后,简单地问了苏眠几句,搜证之后也没有给出什么有效的信息,若不是有小区监控系统出故障这件事,就连苏眠都觉得是自己癔症了。

    为了她的安全,周瑾又给苏眠多雇了两个保镖。

    到了晚上,苏眠睡不着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被陈迦砚欺骗这件事倒是被她暂时抛诸脑后了。

    之后的几天,苏眠一直陪着外婆,虽然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微风拂过,是你身上淡淡的香……”

    苏眠一边拿着毛巾给外婆擦拭着身体一边给她哼唱着歌。

    外婆却只知道傻乐。

    手机铃声响起,见是陈迦砚打来的,苏眠直接挂断了。

    几次三番的,苏眠真想把他给拉黑了,但犹豫过后还是没这么做。

    “滴滴答……”

    短信进来的声响。

    苏眠以为还是陈迦砚,便没有理会,直到躺到床上准备听歌睡觉时才迟疑着,点开了信箱。

    出乎意料的,是个陌生的号码。

    一开始,她以为是诈骗短信,结果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却让她眉心一蹙。

    “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进入你的房间吗?明天晚上九点,***见。”

    苏眠瞬间从床上坐起身,盯着短信内容看了好久。

    心慌,烦躁,不安。

    苏眠再一次失眠了,思来想去,除了楚若研,她真的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想整她。

    难道是陈迦砚?他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并不能排除嫌疑。

    深更半夜的,苏眠给陈迦砚拨了过去。

    让她意外的是,他竟然开着机。

    不过,这人睡不醒的时候,脾气有些大,许是没看清来电显示。

    “喂!”

    “短信是你发的吗?”

    苏眠其实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稍微冷静一想,就能知道这件事跟陈迦砚应该没什么关系。

    陈迦砚瞬间就清醒了,拿下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从床上坐起身来。

    “什么短信?”

    “我家里‘遭贼’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吧。”

    电话打都打了,还是问一下保险。

    “你怀疑我?”

    苏眠家里遭贼这件事,陈迦砚是知道的,所以才会给她打电话,但他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怀疑他。

    苏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除了你和楚若研,我想不出第三个人来。”

    陈迦砚抬手揉了揉眉心:“你智商呢?被狗吃了啊!我叫人去你房间偷什么?偷钱还是偷值钱的东西?”

    苏眠不吭声了。

    陈迦砚:“还有,你刚才说什么短信?”

    苏眠大晚上收到的短信,也没跟谁说过,一直憋在心里直到现在,心烦的很。

    陈迦砚这么一问,她犹豫了两秒,还是说了:“有个陌生的号码给我发短信,让我明天晚上九点到***见面。”

    人在害怕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依赖别人,虽然陈迦砚只会惹她生气,但也确实是让她最有安全感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