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谎言被戳破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在病房门前停下了,来时的路上心情格外的沉重,直到现在她都还感到紧张。

    后悔吗?有一点儿。

    不是因为不够勇敢,只是因为太害怕,害怕期待会落空,会成泡影。

    陈迦陌先推门进去了,人未到声先到:“哥!嫂子来了!”

    身后有护士推着推车经过,苏眠下意识地低下头,抬手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黑色圆框墨镜。

    “进来啊!”迦陌在叫了。

    苏眠只好推门走了进去,病房是贵宾套房,很豪华很敞亮,需要再进一道门才能见到病床。

    病床上的男人朝她看过来,穿着病号服,额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脸色有点儿白,看上去很虚弱的样子。

    苏眠走过去,站在病床前,眼镜已经被摘下,攥在了手里。

    “那个,我去趟洗手间,你们聊。”

    迦陌很有眼力劲,临走时还不忘朝陈迦砚眨了下眼睛,意思不言而喻:机会给你了,你可要把握住啊。

    俯视着病床上躺着的伤员,苏眠挑着眉毛,沉默着,不说话。

    陈迦砚也不说话,两人默默对视着,好像在跟彼此较劲。

    苏眠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有些不自在,在病床边的陪护椅上坐下,继续跟上面躺着的男人大眼瞪小眼。

    陈迦砚先败下阵来,但还是傲娇的要死,出口的话能气死个人。

    “不是要分手吗?还来看我做什么?”

    苏眠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这才是他熟悉的陈迦砚。

    叹口气,她沉默着起身,作势要走。

    陈迦砚见状瞬间有些慌:“那个……我渴了,你给我倒杯水。”

    这命令的口气,让苏眠听的很是不爽,手一抬,直接将墨镜又架上了鼻梁,打算彻底无视。

    “站住!”

    见人已经转身朝门口而去,陈迦砚下意识地从病床上坐起身,朝她喊道。

    这声音,中气十足。

    苏眠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目光在男人身上扫了一遍,而后挑眉道:“听迦陌说,你快死了,所以过来看你最后一眼,不过,你现在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垂死之人,倒是精神的很。”

    苏眠语带讽刺,迦陌描述的太夸张了些,害她白担心了这么久。

    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陈迦砚无计可施了,只能装模作样地从床上摔下来。

    苏眠听到声响还是回了下头,见陈迦砚半爬在了地上,连带着被子也一起卷了下来,输液软管也因为远距离的拉扯跟输液瓶分家了。

    场面,有些惨不忍睹。

    尤其在看到陈迦砚试图爬起却又跌倒的样子,她还是心软了,转身走了回去,先摁了呼叫铃,然后才将棉被抱起扔到床上。

    陈迦砚的腿上确实‘打了石膏’,样子有些滑稽。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于这场车祸啊。”

    陈迦砚的声音闷闷的,表情有些不高兴,苏眠想将他扶起,却被他给推开了,生气的样子有点儿像小朋友在闹脾气。

    苏眠抿着嘴没吭声。

    陈迦砚违心地说:“你走吧。”

    苏眠站着没动,正好护士匆匆走了进来,见到眼前这副场景后,有两秒钟的愣神,然后戏精附体。

    “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能乱动,你这条腿是不想要了是吧?”

    陈迦砚也被说的一懵,反应过来后很配合地让她扶到床上去。

    护士一边给他弄好输液软管,一边朝苏眠问道:“你是病人家属吧?好好管管他,一点儿也不听话,这腿可经不起他这么折腾。”

    苏眠皱眉看向陈迦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迦砚则跟护士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

    护士很尽职地说道:“他这都住院几天了,你这女朋友当的可不称职啊,男朋友长得这么帅,不好好珍惜,也不怕被其他人给抢走。”

    陈迦砚听的很享受。

    苏眠也没有反驳,给他留了点儿面子。

    护士离开后,苏眠才又坐回陪护椅上,叹了口气道:“陈迦砚,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都已经分手了。”

    陈迦砚依然霸道:“我没同意,就不算分。”

    苏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吗?不是因为你住院了,是因为……因为迦陌说我对你是特别的。”

    陈迦砚眉毛上挑了下,没回答。

    苏眠:“我就问你,你爱我吗?”

    陈迦砚眉头蹙的更紧了。

    苏眠:“你让我留在你身边,那你有想过要跟我一辈子在一起吗?”

    陈迦砚很清楚,这个问题直接决定她的去留,所以心里乱糟糟的。

    苏眠:“我想要一个婚姻,想要一个孩子,这些都不是你计划里的事情,你会为了我而妥协吗?”

    陈迦砚:“……”

    苏眠:“两个人在一起,尊重和信任缺一不可,你能做到吗?”

    陈迦砚:“……”

    苏眠深呼吸一口气:“这些爱一个人最基本的东西你都做不到,你凭什么让我继续等你?”

    陈迦砚:“……”

    苏眠自嘲一笑:“等你玩腻了,把我一脚踢飞?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你是想让我全都蹉跎在你身上是吗?”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阵,气氛有些微妙。

    就在苏眠打算离开时,陈迦砚突然看向她:“你坐过来。”

    苏眠却鼻子一酸,认真道:“陈迦砚,就到此为止吧行不行?你放心,我不会跟周瑾复合的,你在意的不就是这个吗?”

    从椅子上起身,表情有些沉重:“以后喝了酒就别开车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苏眠说着说着突然自嘲地笑了下。

    “……还有,不要说什么单身主义,丁克思想,你只是不爱我罢了。爱一个人,会想要把全世界都给她,可能,让你心甘情愿迈入婚姻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但并不代表她不存在。”

    就在苏眠转身的那一刻,陈迦砚开口了。

    “你不是想要知道答案吗?你过来,我告诉你。”

    苏眠突然觉得脚下有千斤重了,见对方拍了拍床边的位置,她犹豫着,但还是走了过去,刚坐下就被对方给扯倒在了他的怀里。

    “你干……”

    苏眠皱着眉,双手本能地把着男人的臂膀,话还没说完,就见对方低下头来,含住了她的唇瓣。

    “干嘛……唔唔……”

    苏眠推着他,但无济于事,不敢太大力道,怕会碰到他的伤处。

    陈迦砚从陈迦宸那里学来了一招,直接搂着怀里的女人,将唇磨磨蹭蹭地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轻喃:“我想你了。”

    女人,耳根子软,在苏眠这里算是充分体现了。

    这四个字,直接戳中了她心脏最柔软的一块。

    对苏眠来说,它简直比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还要让她情动。

    所以说,女人很好哄,男人简单的一句甜言蜜语就能将她哄得团团转,可是这句甜言蜜语是不是出自男人的真心,只有男人自己心里清楚。

    果然,苏眠没再抗拒,乖乖地半躺在陈迦砚怀里,任由他打开自己的牙关,吞噬自己的口水。

    之前的质问似乎已经被她抛诸脑后,说到底,她还是贪恋此刻的温存,将幻想跟现实折叠,多希望时间能就此静止。

    就在两个人吻的难分难舍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棒打冤枉的来了。

    陈迦砚的手还在苏眠的衣服里,很不规矩,这一幕却全都落入了萧雅琴的眼中。

    她愣了一秒,反应还是快的,马上就背转过身,还故意咳嗽了声:“咳咳!”

    吻的忘我的两个人终于察觉到了第三个人的存在,苏眠快一步地从男人怀里退出来,见到来人是谁后,有些狼狈,有些尴尬。

    她站起身,正整理着衣服,就听见陈迦砚开口道。

    “妈?你怎么过来了?”

    萧雅琴这才转过身,眼睛朝苏眠身上淡淡地扫了一眼,而后冷声道。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若不是听别人说,我都不知道我儿子出车祸了!”

    陈迦砚怕苏眠知道真相,立刻转头朝她说道:“你先回去吧。”

    苏眠有些慌,听陈迦砚这么一说,如同得到大赦一般:“哦,那我先走了。”

    路过萧雅琴时,苏眠还是很有礼貌地朝她微微颔了下首。

    萧雅琴却侧目道:“站住!”

    陈迦砚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妈!”

    萧雅琴沉着脸道:“怎么着?我是能吃人啊,瞧把你给紧张的。”

    陈迦砚皱眉,又叫了声:“妈!”

    萧雅琴没好气地说道:“人家压根就没把你放在心上,你倒好,还装病?不嫌丢人啊!”

    陈迦砚暗叫完了,他急着看向苏眠,果然见她一脸诧异地看向自己,随后是恍然大悟,最后是愤怒。

    “陈迦砚!”

    苏眠是真的很生气,她差点儿就信了他。

    她恶狠狠地瞪着他,嘴唇气的都开始颤抖了,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最后只有用力地攥了攥手提包的带子,转身大步离开,头也不回。

    “你别走!”

    陈迦砚慌忙地跳下床,也装不下去了,拔掉手背上的针,就想出去追,结果却被母亲大人拦住了去路。

    “你给我站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