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回来你就死定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若说,迦陌的话让苏眠仍有丝质疑,那么季缘的话就让这件事的可信度上升了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我问陈迦宸了,他没否认。”

    玻璃杯中的红酒随着手的晃动转成了漩涡,苏眠此时的心情颇有些五味杂陈,就算分手了,她也希望彼此能各自安好。

    “你不会是心软了吧。”季缘很了解她,一下就戳中了她的心事。

    一杯红酒很快便被她灌下了肚,红酒虽不似白酒那么烈,下肚后却依然灼心,她开始自我厌弃起来,心软的毛病从小跟随到大,怎么都改不了。

    “你别跟我说,你想去看他。”季缘有些激动,“这说不定就是他的苦肉计,你别见坑就跳,跳下去容易,爬上来难啊。”

    这些道理,苏眠听过无数遍了,她都懂。可是,女人大多时候感性多过理性,尤其在爱情方面。

    “我、我不会去的。”

    苏眠这话,说的违心了,也说的极为犹豫。

    刚跟季缘通完电话,思绪还未抚平,手机铃声就又响了起来,看到那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她的心脏瞬间不规则的跳动起来。

    接?还是不接?

    早应该被拉入黑名单的号码却骤然打来电话,即使她再不想承认,她也改变不了自己在乎他的事实。

    苏眠没接,电话响了两声自动断了。

    她潜意识还在等着它再响起,可是手机却安静地躺在那里,没再有半点儿动静。

    这边思绪还没整明白,楚若研那边就又出事了。

    经纪人说她自杀了,被送进医院去了,不过消息还没有传开,有人压着,也必然不会传开,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苏眠突然有了种罪恶感,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却还是觉得自己成了这把杀人的刀。

    没过多久,周瑾便打来电话,给了她一颗安心丸:“人已经救回来了,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

    最懂她的人,永远都是他。

    苏眠松口气的同时,心里的线也越扯越乱。

    她已经失眠好些天了,失眠到最后头疼欲裂,最后也只能把自己灌醉,她需要休息,需要一个更清楚的头脑。

    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中午的事儿了。

    助理也没叫醒她,估计是见她好不容易能睡个好觉不忍心打扰吧。

    头还是有些疼,胃也难受的要命,起床后她只喝了一碗粥,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有短信进来。

    ――我现在在医院。

    电话打不通,该发短信了。

    这不像是陈迦砚的风格,因为她竟然从一条短信里察觉出了一丝丝的委屈。

    苏眠的心又乱成了一团。

    她像在跟自己较劲,又像是在跟陈迦砚较量,这场拉锯战一直持续到迦陌来蹭饭。

    “我哥可不听话了,养伤期间非得抽烟,我妈说他烟瘾又重了,而且啊,他还不好好吃饭,饿的最后胃疼。”

    苏眠眉毛几不可察地微微一蹙,幅度很小,却也难遮她的心事。

    “他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在乎,别人又岂会在乎。”

    这句话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的,她告诉自己,既然走出来了,就尽量不要再回头。

    陈迦陌点头表示赞同:“是啊,我也这么觉得,他自己在那可劲儿折腾,最后难受的还不是他自己?他就是活该,他知道我今天要来见你,非得让我给你带句话。”

    苏眠好奇地看向迦陌,心脏又开始砰砰乱跳了,她还是会忍不住地有些期待。

    谁知,迦陌太调皮,直接补充了句:“不过,我拒绝他了。你今天的所有时间都是我一个人的,我才不要跟其他人分享,我哥也不行。”

    苏眠不由地勾唇浅笑,但心里到底是好奇的,一颗心就这么被吊着,滋味有些不太好受。

    迦陌虽然说要霸占她一天的时间,可在吃饭之前还是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给陈迦砚发了过去。

    “我给我哥发张照片,他肯定得羡慕嫉妒我。”

    苏眠失笑:“你不怕他养好伤后揍你啊。”

    迦陌嘿嘿一笑,很得意地回道:“他不敢,那天他也要揍我,我说,我会跟你告状的,他就停手了。”

    苏眠倒果汁的手一顿,抬眸瞥了眼小迦陌,然后将果汁杯递给他。

    “夸张了。他哪有那么怕我?他这个人做事儿全凭自己心情好坏,哪会儿顾忌到别人的情绪。”

    “可我觉得,他还是挺在乎你的,因为你,他都跟我妈吵过好几次架了。”

    迦陌总喜欢把事情往夸张地说,而且说得还绘声绘色的。

    “我妈说你是狐狸精变的,把她两个儿子迷得团团转,其实,她就是在嫉妒你。”

    这些事儿,苏眠并不知道,陈迦砚也从未跟她提起过。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他养在外面的一个情人,玩玩就扔了,只要她不痴心妄想地踏入陈家大门,陈家人应该不会留意她的。

    现在听迦陌这么一说,她才知道,她又扮演了一次抢走别人儿子的角色。

    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并没有抢走,陈迦砚不是她的,自始至终都不是,就算在两个人交往的阶段,她也从未觉得两个人是属于彼此的。

    迦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笑眯眯地望向对面的苏眠:“我哥打来的。”

    苏眠停止夹菜的动作,竖耳听着。

    陈迦砚此时正在医院办公,在接收到弟弟发来的美食图片时,他立刻就给对方回了过去,语气不太好。

    “你小子又找揍呢是吧!”

    故意发来照片让他看着吃不着。

    迦陌很欠扁地问了句:“羡慕吧,我今天心情好,你跟我说两句我爱听的,我就大发慈悲地带些剩菜剩饭给你。”

    陈迦砚磨牙嚯嚯:“陈迦陌!”

    迦陌突然道:“哦,我忘了,你现在还不能吃这些油腻的东西,你求求我,我就让眠眠给你煲汤喝。”

    陈迦砚咬牙:“你回来就死定了。”

    迦陌脸上笑意盈盈的,下一秒却突然严肃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演员。

    “怎么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你现在还不能乱动,哥……哥?”

    陈迦砚一头雾水,不知道这臭小子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迦陌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然后看向有些紧张的苏眠。

    “我哥好像摔倒了,哎,估计又得重新打石膏了。不就是给他带点儿饭吗,有什么好激动的。”

    苏眠心一揪。

    迦陌接着又道:“眠眠,你不用给他煲汤的,我去饭店给他买一份,就说是你做的,反正他也吃不出来。”

    苏眠犹豫:“……这样,不太好吧。”

    迦陌视线落在了餐桌上的汤盆:“诺,喝我们剩下的就行。”

    苏眠没吭声,低着头,心里乱糟糟的。

    迦陌吃了两口菜,继续夸赞她的好厨艺:“眠眠,你若是真的成了我嫂子就好了,我以后就能天天吃你做的饭菜了。”

    苏眠有些恍惚,这种事儿,岂是她能决定的?

    其实,她的厨艺也没有多好,跟陈家的大厨比肯定还是差很远的,迦陌或许只是因为吃腻了,猛地换个口味就觉得新鲜好吃。

    其实,人又何尝不是这样,相处久了,感情就会变淡,曾深爱的人也会觉得索然无味。

    她不知道,她对陈迦砚这份感情能维持多久,但她想,任何感情都是经不起时间的蹉跎的。

    “眠眠,你喜欢我哥吗?”

    迦陌喝了口汤,然后朝她问了句,看起来很是小心翼翼。

    苏眠有些尴尬,这问题,她该怎么回答?

    迦陌又道:“我是说,你是更喜欢我哥多一点儿,还是更喜欢周瑾多一点儿?”

    苏眠为难极了:“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迦陌咕哝道:“虽然吧,我是很希望你能当我嫂子,可是,我也想让你高兴,想让你选择自己喜欢的。我哥缺点儿那么多,你跟他在一块,肯定是你迁就他的比较多。”

    苏眠是有些惊讶的,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却心思细腻成这样。

    他可能还不懂什么叫爱,爱一个人,是不会计较那么多的,只要他也爱你,那么他的缺点,你也会包容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迦陌突然说道。

    “对了,你送我的那盆小仙人掌被我哥给拿走了。”

    苏眠愣了下,然后就听见迦陌继续说道。

    “我回家后没找到,还以为是打扫的阿姨给我摔坏了,问了问才知道,原来是我哥给拿走了,说什么他办公桌上缺个小摆设,他缺什么直接让秘书去置办就好了,总是喜欢跟我抢东西。”

    苏眠想了下那副场景,突然有些想笑。

    不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他的办公室了,自然不会知道那个小盆栽还在不在他的桌上。

    迦陌说的兴起,越说越高兴。

    “还有啊,他非得把那两只狗抱走,幸亏我拦了下来。我妈说他很讨厌这种带毛的动物的,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抱走也不都抱走,非得给我留一只,明明周周苏苏是一对,玩的也挺好,他愣是给拆散了。”

    苏眠叹气,这个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幼稚。

    迦陌小心试探:“眠眠啊,你要不要跟我去医院看看他?他现在很可怜的,若是见到你,肯定就不作妖了,你让他好好吃饭,好好养伤,他肯定听你的。”

    苏眠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她若是去了,那这手怕是分不成了。

    但她最后还是糊里糊涂地跟着迦陌去了医院。

    去之前,迦陌就先跟陈迦砚通好气了,陈迦砚立刻叫来护士,给他浑身缠满了绷带,为了逼真,还给他手背上扎了一针,不过输的却是营养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