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两人的关系瞒不住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不跟我生,那你打算跟谁生?”陈迦砚语气平淡,左边的眉毛却下意识地向上一挑,“周瑾?”

    苏眠甚是无语。

    陈迦砚却以为苏眠是默认了,直接弯腰,朝她咬牙切齿道:“告诉你,想都别想!”

    苏眠与陈迦砚四目相对,眼神丝毫不惧。

    “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们两个男人吗?”

    陈迦砚眯起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似乎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苏眠停顿了几秒,随即语重心长地继续说道。

    “陈迦砚,你是不婚一族,可我不是,我迟早是要结婚生子的,我们之间的缘分或许还有三五载,也或许只有几个月,总之,不可能是一辈子。”

    窗外响起了爆竹声,一阵接着一阵,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病房内显得更安静了。

    苏眠跟陈迦砚就这么默默地对视着,谁都没再开口说话,最后还是陈迦砚先将视线移开的,落在窗边的位置,像在沉思。

    周瑾很快便去而复返,察觉到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太对,也没说什么,只是将病床摇了起来,然后将买来的玉米汁递到了苏眠没输液的那只手上。

    先从外面守着的记者开头,两人聊到工作上的事儿,又聊到周父的病情,显然已经将陈迦砚彻底忽视了。

    陈迦砚郁闷的要死,也烦的要死。

    他在窗前站了会儿,接了两通电话,身后的两人依然聊得火热。

    他不想听,也不想看。

    他想走却不能走,现在走就代表着认输,怎么说他也是现任,要走也是周瑾走。

    越想越郁闷,心情也跟着愈发的烦躁,那脸色就从来没有晴过。

    直到苏眠想去洗手间,她想把助理叫进来,结果助理刚好有事儿出去了趟,屋内两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周瑾先反应了过来:“我去给你叫一个护士进来。”

    陈迦砚却阻止了:“不必,我扶她去。”

    苏眠是真的尴尬,她并不想在周瑾面前跟陈迦砚保持太近的距离,她还是要顾虑对方的感受的。

    “你会伺候人吗?”

    苏眠斜了陈迦砚一眼,语气略带讥讽,这个大少爷,从小到大都是别人伺候他,他若会伺候人,她都能跟他姓。

    陈迦砚被嫌弃了,心里不是滋味,可对方说的也是事实,他又不能反驳。

    周瑾还是叫了个护士进来。

    苏眠进了洗手间后,两个男人又开始剑拔弩张了,确切来说,只有陈迦砚怒火翻腾,周瑾相对来说还是很平静的。

    陈迦砚:“两年之期很快就要到了,周总有想好该怎么解释你们已经离婚的事儿吗?”

    周瑾:“放心,我跟陈总不一样,我做任何事儿之前,都会以保护小眠为前提,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陈迦砚:“希望周总说到做到。”

    周瑾:“也希望陈总不要把她再弄丢,她但凡有一丁点后悔,我就会把她给抢回来的。”

    陈迦砚眉毛一挑,略带不悦:“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不管是情场还是商场,气势总是不能输的。

    苏眠从洗手间出来时,就看见两个男人似笑非笑地对视着,一个笑的别有深意,一个笑得像只狐狸。

    她顿时有些头疼。

    怎样才能让其中一个先离开?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世纪难题。

    “要不,我们三个玩会儿斗地主?”

    苏眠提议着,其实也是在开玩笑,想要缓和一下此时的尴尬气氛。

    周瑾和陈迦砚同时看向苏眠受伤的胳膊的腿,谁都没有说话,估计知道她是在开玩笑。

    苏眠呵呵干笑着,她感觉这种尴尬的气氛好像更浓烈了些,于是补充了句。

    “真的,我包里有牌。”

    周瑾笑着:“你不用应付我们,你若是觉得累的话,可以睡一会儿。”

    陈迦砚为什么会觉得不爽,因为他感觉自己现在成了客人,他想要找些存在感,可是又插不进两人的话题。

    苏眠是真的心累:“其实,我这里没什么大碍,再说,有小于在这儿呢,你们去忙你们的吧。”

    周瑾不想让苏眠为难:“那行,你安心养伤,剧组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不用急着回去。”

    苏眠回以一笑:“好,谢谢。”

    周瑾:“那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苏眠:“嗯。”

    周瑾离开时还不忘带走陈迦砚:“陈总,走吧。约定的时间还没到,你现在并不适合在这里久留。”

    陈迦砚不想走,眼睛死死地盯着病床上躺着的女人。

    “等你忙完了可以来看我。”

    苏眠给了陈迦砚特权,她觉得现在最关键的便是先将这个男人给哄走,他留在这里也是一件麻烦事。

    陈迦砚脸色稍微好转了些,但他这个人好胜心强,离开之前还故意当着周瑾的面在苏眠的唇上亲了口。

    离开时,经过周瑾身边,下巴抬得很高,显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苏眠将这一幕全看在眼里,总觉得陈迦砚有时候特别幼稚,跟小朋友似的,抢玩具抢赢了,还在人家面前故意炫耀。

    这种行为,其实挺欠揍的。

    两人离开后,屋内重新归于安静,苏眠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感觉应付这两个人比她拍一天戏还要累。

    助理小于其实对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搞不太清楚,但即便她很好奇也绝对不会主动去问苏眠的。

    苏眠也很少跟她说自己的私事,虽然这个助理嘴巴很严,也不太爱说话的样子。

    三天后,陈迦砚又来了。

    “你怎么……”苏眠把未说完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陈迦砚陈述着一个事实:“我来看你,你不高兴。”

    苏眠解释道:“医院外还是有记者守着的。”他来这里的频率比周瑾这个做‘丈夫’的还要高,别人能不乱想吗?

    陈迦砚语气里带有指责:“你说过,若我忙完了就可以来看你,我大老远地赶过来,你连个笑脸都不给也就算了,你还赶我走?”

    苏眠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好在助理已经识趣地离开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了他们,要不,苏眠得尴尬死。

    这个男人就跟一只猫似的,你得顺毛摸,他会很乖。

    苏眠朝他招了招手:“你过来。”

    陈迦砚还在生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苏眠:“过来呀!”

    陈迦砚仍然不动如山,他觉得自己还是太惯着她了,才会让她总是趴在他的头顶上作威作福。

    苏眠皱眉:“不过来是吧?”

    陈迦砚心道,自己怎么可能会那么没有骨气?她让自己过去自己就得过去吗?

    下一秒,只见女人的脸色一沉,他立刻抬脚朝她走去,确实很没骨气。

    他在病床边坐下,扭头看向苏眠,眉头是皱着的:“干嘛?”

    苏眠眉目带笑,朝男人眨巴着眼睛:“你靠过来一点儿,我有事儿要跟你商量。”

    陈迦砚迟疑了大概三四秒,最终还是将身体前倾,又朝苏眠靠近了几分。

    “什么事儿?”

    苏眠:“再靠过来一点儿。”

    陈迦砚皱眉,心里很抗拒,身体却很听话。

    苏眠唇角微微翘着,她坐直身体,直接探头过去在男人的唇上亲了下。

    陈迦砚着实没料到苏眠会突然来这么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表情有些懵。

    他的目光从苏眠脸上移开,挪向别处,几秒后突然又转了回来,长臂一勾,直接扣住女人的后脑勺,凑上前,狠狠地吻了下去。

    他闭上了眼睛,蛮横地撬开她的贝齿,强迫她伸出舌头与自己纠缠。

    “唔唔……”

    苏眠皱着眉,但却乖顺地没有反抗,她怕他会碰到自己的伤处。

    没办法,自己撩的火,不灭也得灭。

    “眠眠……”

    助理突然推门而入,本想提前告知一声,同剧组的两个女演员来探望她了,结果就看见了这长针眼的一幕。

    陈迦砚还想继续吻,却被苏眠给躲开了。

    呃,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苏眠抬手蹭了蹭被吻肿的嘴唇,朝助理问道:“怎么了?”

    陈迦砚也回头看向助理,那眼神,冷得能冻死人。

    助理受到了惊吓,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那两个女演员就已经进来了。

    她们在看到病房里的陈迦砚时也是一愣,尤其其中一个还是洛砚的艺人,但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好些年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们也都清楚的很。

    “陈总。”

    两个女演员很有礼貌地朝陈迦砚打着招呼,然后又朝苏眠慰问了几句。

    她们聊着,陈迦砚则直接坐到了沙发上开始翻看财经杂志,也不加入她们的话题。

    在外人面前,陈迦砚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看起来很不好相处。

    其实,跟苏眠单独相处时,他的话也不是很多,有时候是被她给逼的不得不多说话。

    那个洛砚的艺人试图想跟陈迦砚聊两句,陈迦砚也不是不回答她,只是他的回答很简洁,最多不超过三个字。

    自讨没趣后,她也是很尴尬。

    两人并没有在病房待多久,怕被陈迦砚这道冷气流给冻死。

    陈迦砚也确实不高兴,他希望苏眠今天的时间都是他的,别人占用一分,他就少一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