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像这种事故,就算剧组有意往下压,也还是会走露风声的。

    苏眠的微博底下,粉丝的评论数开始疯涨,一开始都在问事情的真实性,见苏眠没有及时回复,便已笃定……苏眠是真的出事了。

    粉丝们开始担心了。

    粉丝1:希望眠眠化险为夷,平安无事。

    粉丝2:希望眠眠没有受伤。祈福、祈福、祈福。

    粉丝3:担心~~~

    粉丝4:眠眠给我们报个平安吧。

    粉丝5:没心情工作了,默默祈福,希望眠眠没有受伤。

    粉丝6:没心情上课了,我想要去看眠眠,有没有人一起的。

    粉丝7:我现在正在**寺烧香,顺便替眠眠也烧一柱,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

    陈迦砚和周瑾得知苏眠出事后立刻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赶来了医院。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医院的,当地的媒体也早已闻风赶来,守在医院门口想要获得第一手消息。

    而这个时候,苏眠也已经从急诊室里出来了。

    助理正站在病床边,应苏眠的要求,举着镜子让她看自己的脸,一边举着还一边安慰道。

    “瞧,脸没事儿吧,一点点儿擦伤而已,抹点药就好了,就是胳膊和腿上的伤,你也不用担心,医生都说了,烧的不是太严重,做个植皮手术就能全好。”

    苏眠也算是经历过大灾大难的人了,可说起来,她现在是靠脸吃饭的,就算她已经退出了娱乐圈,天天顶着一张毁容的脸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

    至于胳膊和腿上的伤,她倒也没那么在意,大不了以后不穿裙子,不露胳膊不露腿了。

    看来,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被推进急诊室时,她还在想,如果脸上真的有了疤痕,陈迦砚看到后会是什么表情,还有她身上的伤,已经不止一处了。

    这不,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人就来了。

    “周总,陈总。”

    见周瑾和陈迦砚一前一后地进入病房,小助理明显有些慌,但还是很恭敬地打了声招呼。

    两个大男人本应该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但是这种时候还是一致地认为,苏眠的安危最重要,所以才会出现眼前这种暂时的和谐局面。

    苏眠将助理打发走了。

    屋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站在病床两侧,像两尊门神一样。

    这氛围有些尴尬,但就是这种尴尬暂时缓解了苏眠伤处带来的疼痛。

    周瑾很暖,在床边坐了下来,朝苏眠微笑道:“害怕了?”

    苏眠回以一笑:“是啊,怕毁容。”

    周瑾叹气,眉眼却还是带着笑的:“疼吗?”

    苏眠:“有点儿。”

    周瑾:“以后别再接这种危险的戏了,我知道你敬业,知道你喜欢,但自己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苏眠:“这只是个意外。”

    其实,也怪她倒霉,她一直觉得,人若是犯了霉运,就算躲过这茬,下一茬也会等着你。

    陈迦砚眉头蹙的死紧,他被两人隔绝在外了,那明明是自己女朋友,现在却跟其他男人撒着娇。

    嗯,他觉得,那就是在撒娇,虚弱的语气,眉眼带笑。

    他不喜欢她跟其他人撒娇,很不喜欢。

    “这个意外明明是可以避免的!如果经纪人在挑选剧本的时候直接帮你筛选掉,你现在也就不会躺在这儿了。”

    陈迦砚这话说的,看似在教训苏眠,其实是故意说给周瑾听的。

    如果她现在还是洛砚的艺人,那么给她的资源就必定会先在他这里过一遍。

    苏眠这才赏给陈迦砚一个眼神,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因为被冷落了,所以又小心眼了。

    “我现在可是一个伤员,你确定要这么一脸严肃地教训我吗?”

    陈迦砚一肚子怒火瞬间灭了大半。

    他受不了她跟自己撒娇,尤其语气还那么软萌。

    他拿苏眠没办法,不代表他就真的能容忍自己的女朋友当着自己的面跟前夫眉来眼去的。

    “眠眠这里并无大碍,周总若是忙,可以先走。”

    这逐客令下的,也是一点儿都不含蓄。

    苏眠很无奈,她也觉得这两个人并不适合在一块待着,因为这种不见硝烟却又剑拔弩张的气氛太让人不舒服了。

    陈迦砚这凌厉的刀锋却像是砍在了棉花上。

    周瑾气定神闲,不疾不徐地回道:“今天的行程已经全部推后了,我会留在这里陪着小眠,陈总若是忙,也可以先走。”

    陈迦砚那张英俊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我想周总还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你们已经离婚了,留在这里并不合适。”

    周瑾面不改色气不喘地给出自己必须留下来的理由。

    “医院外面的记者你也看到了,在他们眼里,我现在还是小眠的丈夫,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是陈总才是。”

    苏眠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一个风轻云淡,一个乌云压城,她现在很想说一句,你们两个都走吧。

    苏眠很快就想出了对策,她将目光落在了陈迦砚的身上:“我想喝鲜榨的玉米汁。”

    陈迦砚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寒意,他朝病床上的女人冷冷一瞥,眼神好似在说:为什么让我去!

    周瑾不想让苏眠为难,先起了身:“我去给你买,还想吃什么?”

    “就玉米汁。”

    苏眠只是找了个借口而已,她现在并不想吃东西。

    周瑾离开后,陈迦砚轻哼了声:“男朋友就在身边,你是不是也应该注意一些自己的言行!”

    苏眠:“我言行怎么了?”

    陈迦砚:“你刚才一直跟他眉来眼去的,当我是死了吗?”

    苏眠很无语,这是醋坛子又打翻了。

    “你好像对眉来眼去这个成语有误解。”

    陈迦砚:“想办法让他离开,我不想跟他在一个房间里待着。”

    苏眠心道:你以为我想吗?

    可是嘴上却这么说:“他说的没错,外面有媒体堵着,他若来了就走,明天娱乐头条的标题我都已经想好了,周瑾苏眠感情疑似破裂,婚姻或许早已名存实亡。”

    陈迦砚不以为然:“只要不解释,那就是绯闻,粉丝们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到时候再宣布离婚的话,粉丝们也容易接受一些。”

    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苏眠都懂,但她就是有些怂,不太敢面对,能往后拖就往后拖的毛病一直也改不了。

    她并不想一直停留在这个话题上,于是扯到了别的事儿上。

    “你不忙吗?”

    陈迦砚也不知道是在跟谁置气,语气不太好:“忙!”

    “忙的话,你……”

    “我不走!”

    苏眠话刚说了一半,就被陈迦砚给打断了。

    随后,他又补充了句:“你怎么不让周瑾走?”

    苏眠嗫喏了声:“我也没让你走啊。”

    她那句话没说完,她想说的是,忙的话,你也不许走。

    陈迦砚却认定了苏眠是想把他给支走,然后跟周瑾私会,心情顿时很不爽。

    苏眠:“你作为男朋友,是不是也应该先问一下我的伤势如何,伤口疼不疼之类的。”

    陈迦砚:“周瑾都问了,我还问做什么?”

    苏眠:“他问,跟你问能一样吗?”

    这句话取悦了陈迦砚,阴沉的脸色终于有些好转,但嘴巴还是很毒:“疼也是活该,这次就当是一次教训,下次还敢接这么危险的戏吗?”

    苏眠长叹口气,就知道从这个男人嘴里也听不到什么好话。

    “我是一个演员,收获和付出是成正比的,再说了,做任何事都是有危险性的,我总不能天天待在家里什么事儿都不做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倒霉了,平地也能栽跟头。

    陈迦砚:“为什么不能?我养得起你。”

    苏眠:“我有手有脚,干嘛要让你养?花自己的钱,最安心。”

    陈迦砚:“你以后……不许再接这种危险系数比较高的戏了!就演个偶像剧什么的,或者参加个综艺节目都可以。”

    苏眠:“可是,我不喜欢。”

    几个字把陈迦砚堵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女人真的让他……很头疼。

    他就没见过像她这么不听话的女人!

    一安静下来,苏眠便微皱起眉头,伤处又疼了,稍微一动就疼。

    陈迦砚也跟着皱眉,凑近问道,声音略显焦急:“疼?”

    苏眠体内有股心火在蹿:“你烫伤试试?”

    陈迦砚掀开被子就要去解苏眠病号服的扣子,想要看看她的伤处,结果却被苏眠个阻止了。

    苏眠:“你干嘛!”

    陈迦砚:“我看一下。”

    苏眠:“有什么好看的。”

    陈迦砚:“刚才周瑾问你时,你还说不疼。”

    苏眠:“怎么?你是要我回答疼,然后跟他撒娇,让他来安慰我吗?”

    陈迦砚发现,他好像经常被这个女人堵得哑口无言。

    他还是解开衣服看了下,其实烧伤处用纱布包着,根本看不到烧伤的面积,不过应该不是太大。

    陈迦砚:“让医生给做一下植皮手术,应该不会留太大的疤痕。”

    苏眠:“我不做。”

    陈迦砚看着苏眠不说话:“……”

    苏眠:“这个伤,也是我人生的一种经历,留疤痕也无所谓,等老的时候,我还可以跟我的孙子们讲故事,告诉她们,这疤痕是怎么来的。”

    苏眠一脸的向往,她也希望能跟喜欢的人一起白头,然后子孙满堂,含饴弄孙。

    陈迦砚却突然冷哼一声:“我不喜欢孩子。”

    苏眠瞬间失笑:“我又没说跟你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