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她撒娇,他投降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食指拨弄着两片粉嫩,陈迦砚默默地玩了好久,最后才笑着收回手指,蓦地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贴上她的,亲了两下后这才将手臂从她的脖子下方穿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这一抱,苏眠便醒了,抱着他的胳膊,表情有些迷糊。

    “几点了?”

    “十点多。”

    陈迦砚将苏眠放到床上,然后脱了衣服也躺了上去,将她拥入怀中,轻声问道。

    “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是不是下午没喂饱你?”

    苏眠摁住了他那只作乱的手,嗔怪地望向他:“你又来!”他都不累的吗?

    陈迦砚轻笑出声:“你给我打电话,难道不是因为想让我早点儿回来*你吗?”

    苏眠:“不是!”

    陈迦砚低笑出声:“……”

    苏眠想起之前萧雅琴打来的那通电话,于是朝陈迦砚问了句:“你说,你妈会不会私下里再找我,然后给我一张支票,让我离开你?”

    陈迦砚没忍住,笑了,右手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耳朵,心情仿佛很好:“那你会离开我吗?”

    苏眠沉默了半晌,半认真半玩笑地回了句:“那要看她能给我多少钱了。”

    陈迦砚也没生气,只是捏住了苏眠的脸颊,警告道:“你敢这么做,就最好能躲到一个我找不到你的地方,否则我直接把你丢海里去喂鱼!”

    苏眠皱眉,嘶了两声:“疼疼……你松手!”

    陈迦砚松了手,却又在女人的唇上亲了下:“你放心,她没听出是你,还以为是公司里的哪个狐狸精,竟然在上班时勾引我。”

    苏眠眼睛眯了眯,警告道:“陈迦砚,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跟我交往期间还跟其她女人上过床。”

    陈迦砚眉眼带笑:“知道了又如何?”

    苏眠唇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睨着他:“我会送你一顶绿色的帽子,你要知道,想睡我的男人可不止你一个。”

    陈迦砚眉毛一拧,在女人耳边低声说着,语气听不出喜怒:“想给我戴绿帽子?你可以试试看。”

    苏眠直接翻身,将男人压在身下,笑着说道:“那你最好……管住自己的下半身。”

    陈迦砚抬起苏眠的下巴,朝她挑眉一笑:“放心,它现在就只对你有反应,不信,你摸摸看。”

    苏眠是能感觉得到的,瞪了陈迦砚一眼,骂道:“流氓!”

    陈迦砚则朝苏眠暧昧地问着:“难道你不喜欢吗?”

    苏眠咬牙:“滚!”

    跟陈迦砚在一起,苏眠压根不用去想自己的未来,反正她跟他也不可能会有未来,在她跟周瑾对外宣布离婚之前,她也只能什么事儿都由着他。

    顶多两年,应该也用不了那么久了,到时候离婚的事儿一对外公布,那她就相当于是有了自由,因为不管他同不同意分手,她都会选择离开他。

    在陈迦砚这边待了两天,苏眠便去跟大部队会合,开始给新剧做宣传了,周瑾也一块去了。

    在一个访谈节目中,主持人在问到周瑾接下来会有什么打算时,他直言道。

    “这部戏将是我在演艺圈里最后的一部作品,而且还是跟我最喜欢的导演和最爱的人一起合作,我也算没有遗憾了。”

    就这样,周瑾正式宣布了退出娱乐圈。

    苏眠看起来比当事人还要惆怅,她知道周瑾喜欢演戏,但是没办法,他得回去接他父亲的班。

    有时候,人不得不向现实妥协。

    人这一生中,总要面临各种选择,在你做出选择时就代表着你已经放弃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可能很重要。

    当被问起两人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时,苏眠也只能回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这种话题,她一向都是交给周瑾来回答的。

    周瑾的回答仍然是千篇一律:“等有计划了会通知大家的。”

    苏眠却很是感慨,怕是再通知大家的时候就是两人离婚的消息了吧。

    半个月后,苏眠进了新剧组。

    这次拍摄为期三个月,新剧杀青时,上半年杀青的那部仙侠剧已经定档在了某卫视的暑期黄金时间播出。

    可能因为有周瑾坐镇,再加上这部电视剧宣传到位,开播第一天,收视率便破2了,开播一周后,收视率已经稳定在了2以上,收视第一的位置已经无法撼动了。

    而且,这部剧的反响也不错,口碑很好,在某视频网站,网友评分8.8,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

    而苏眠的微博粉丝也在日渐飙升,一个月后,粉丝已经涨到了四千多万,而她在圈内的地位显然已经上升到了一线。

    正所谓水涨船高,她的片酬也跟着提高了。

    之前还对她不屑一顾的工作人员如今也都毕恭毕敬了。

    公司又给她接了一部剧,民国时期的,大女主的戏,导演和编剧在圈内都很有分量和知名度。

    他们之所以会选择她,除了她自身所带的流量外,最重要的还是这个角色比较适合她。

    跟导演一起吃饭时,他跟编剧就说了,两人筹备这部剧很久了,很早之前就已经物色起了女一号的人选,最后选中了她,也是挺有缘的。

    公司同时又给她接了一部电影,依然是大制作,不过却是女二号。

    进入新剧组前,苏眠还接了一个国际化妆品的一线代言。

    她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红了,而且红的发紫。

    年底时,还凭借第一部女主戏获得了某颁奖典礼的最优秀女演员奖和最具商业潜力艺人奖。

    这一年,她过得很充实,也成长了不少。

    这天,苏眠刚从剧组收工,回到酒店后已经累到不行,本想洗个澡就睡觉的,结果在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时,哈欠打了半个,嘴巴惊讶到合不拢。

    “你、你怎么来了?”

    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正是陈迦砚,他正拿着她放在桌上的乐谱翻看着。

    “你新写的歌?”

    陈迦砚抬头看了苏眠一眼,不答反问。

    苏眠走过去,知道责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她不希望陈迦砚来剧组探班,之前陈迦砚也一直没有破坏这个规矩。

    可今天,他竟然会出现在剧组下榻的酒店里,若是被其他工作人员或者演艺人员看见了,那就麻烦了。

    “路过?”

    苏眠也只能这么猜测了。

    陈迦砚却反问道:“难道我就不能是专门来看你的?”

    苏眠在沙发上坐下:“我有自知之明。”

    陈迦砚攥住了苏眠的胳膊,直接将她拉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半搂着她的腰,笑着问道:“我们有一个月没见面了吧。”

    苏眠:“不是解释过了吗?这部戏,我的戏份很重,大家都在忙着赶进度,我也不好请假的。”

    陈迦砚:“你请不了假,所以,我来找你了,不高兴?”

    苏眠:“若是被人看见了,可就坐实我出轨的绯闻了。”

    陈迦砚皱眉:“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我很不喜欢。”

    苏眠:“不喜欢也得忍着。你什么时候走?”

    陈迦砚:“我才刚来。”

    苏眠:“我明天还要拍戏的。”

    陈迦砚抬手刮了刮苏眠的鼻子:“我大老远的跑来看你,你就这态度?小没良心的。”

    苏眠倒也不是不讲道理,关键是陈迦砚这人做起那事儿来太没节制了,不过,她心里很清楚,今晚不让他碰绝对是打发不走他的。

    “我去洗澡。”

    “一起。”

    陈迦砚这个一起,让苏眠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皱眉看他:“这里隔音不太好。”

    陈迦砚笑得很欠扁:“你待会儿小声点叫不就行了?”

    苏眠咬牙道:“陈迦砚!”

    陈迦砚学乖了,尤其在求欢的时候,他很清楚,惹恼这个女人对他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做那事儿时,她若一点儿反应也不给,他会感到很挫败。

    苏眠被陈迦砚扯拽着进了浴室。

    刚开始,陈迦砚还挺规矩的,除了看她的眼神有些灼热外,不过等到苏眠穿上浴袍站在盥洗台前刷牙时,这个男人便开始作妖了。

    他直接站到她身后,掀开她的浴袍,将她摁趴在盥洗台上来了一发。

    关键是,他发泄完后还很不要脸地来一句:“不好意思,刚才没忍住,谁让你把我憋这么久的。”

    苏眠气得抬脚踢他,然后被他扛在了肩膀上,直接出了浴室,扔到了床上,又是一阵折腾。

    当陈迦砚抱着她想来第三发的时候,苏眠生气了。

    一看时间都凌晨两点多了,难道要让她明天顶着一双熊猫眼去片场吗?

    陈迦砚表情很委屈:“都饿一个月了,也不让我吃顿饱的。”

    苏眠用脚用力踹他:“七分饱就行,也不怕把自己给撑死了。”

    陈迦砚:“哪有七分?顶多才三分而已。”

    苏眠继续踹他:“不要脸。”

    陈迦砚一副餍足的表情,躺在那里任她踹,就在苏眠抬脚往他重点部位踹的时候,他及时握住了她的脚,然后一脸严肃地说道。

    “踹坏了,你以后用啥!”

    苏眠开始用另一只脚踹:“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

    陈迦砚又伸手抓住了她另一只脚,挑眉道:“欠C是吧!”

    苏眠用力地蹬,结果对方却直接在她脚心挠痒。

    “啊……哈哈哈……你别……放开我……”

    苏眠怕痒,整个身子跟个虫子似的在床上来回地扭动。

    陈迦砚:“说句好听的,我今晚就放过你。”

    苏眠:“我不要。”

    她知道他想听什么,但就是不想说。

    手机又响了起来,苏眠指挥着陈迦砚去给她拿手机:“去嘛去嘛。”

    显然,有求于他的时候,跟他撒娇是最好的方法。

    陈迦砚也有些抵抗不了苏眠的撒娇模式,她声音一软,他的心情就颇为愉快。

    是季缘的来电,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给她打过两次了,她那个时候压根就没空接。

    大晚上的,这么频繁的来电,肯定是有急事。

    苏眠立刻给她回了过去:“怎么了?”

    季缘:“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

    苏眠:“还没睡,今天……收工比较晚。”她撒了个小谎。

    季缘:“我就是心烦,本来想明天给你打的,可是……我睡不着。”

    苏眠:“到底怎么了?”

    季缘:“陈迦宸今天向我求婚了。”

    苏眠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唇角一扬:“这是好事啊。看来,他是认真的。”

    季缘:“我也不清楚,像他这种公子哥,对一个人的兴趣又能维持多久?就算是结了婚,新鲜感一过,还不是得离婚。”

    苏眠:“所以,你拒绝了?”

    季缘:“嗯。”

    苏眠:“要不,你再考察他一段时间,如果他对你是真心的,你岂不是错过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苏眠又跟季缘聊了会儿,她并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陈迦宸虽然也姓陈,可到底还是跟陈迦砚不一样的。

    不管怎么样,从他能向季缘求婚这一点儿上,她就已经对他刮目相看了。

    挂了电话后,陈迦砚见苏眠在叹气,皱眉道:“怎么了?”

    苏眠转头去看身旁的男人,心更烦了:“陈迦宸向缘缘求婚了。”她其实很想听听他的意见,他自己的兄弟,他应该很了解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