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办公室里的小妖精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玩美狂兵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不过一句玩笑话,手机那头却没音了,苏眠唇角一欠,挂上了自嘲的笑。

    一阵沉默尴尬之后,苏眠先转移了话题,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对于之前的那句玩笑话,两人默契地谁都没再提起。

    但苏眠却从每天登陆一次游戏改成了几天登陆一次,她想跟陈迦砚保持一点儿距离,这种频繁的联系会给她一种错觉。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刚接了一部新的偶像剧,等现在拍的这部杀青之后就会立刻进入另一个剧组。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会很忙。

    历经四个多月,第一部古装仙侠剧终于在众人勤勤恳恳的努力中杀青了。

    杀青晚宴上,苏眠喝的有些多,主要还是因为开心,不管这部戏日后会不会有个好收视,会不会被观众喜欢,她都已经尽力了。

    坐在回A市的车上,苏眠将额头抵在车窗上,望着从眼前呼啸而过的街景,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失落感。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是陈迦砚打来的。

    他十一点时打过两次,那个时候她正在KTV陪着导演制片人唱歌,所以没听见。

    “喂?”

    苏眠将手机放在耳边,声音很轻。

    陈迦砚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太好:“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苏眠没解释,只是仰着脑袋去看天边的月亮,看着看着竟然咯咯咯地笑出声来:“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陈迦砚剑眉蹙起:“你喝酒了?”

    苏眠嗯了声,继续说道:“今晚杀青宴嘛,开心,所以多喝了两杯。”

    陈迦砚:“现在在哪儿?”

    苏眠:“车上啊……啊!”

    路上有个坑,司机没躲过,车子一颠簸,苏眠的脑袋晃悠了两下直接撞在了车窗上,砰的一声,还挺响。

    伴随着司机的道歉声,苏眠抬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微微肿起来的一个包,傻笑着:“破相了。”

    陈迦砚皱眉:“……”

    苏眠实在是有些疲倦了,电话都没挂直接身子一歪,就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她竟然躺在床上,而且还是陈迦砚的床上。

    嗯,全身一丝不挂,不过,下身并没有任何不适,他应该没对自己做什么。

    起床后,佣人已将早餐准备好,陈迦砚早已去了公司,不过却留了话,让她不许离开。

    算起来,他们也有快一个月没见面了,她能想象,未来的两天,她估计要在床上度过了。

    本以为陈迦砚回来时就到晚上了,没料到下午四点多一点他就回来了。

    彼时,苏眠正窝在卧室的贵妃榻上,那里靠窗,可以俯瞰窗外的美景。

    她已经洗过澡,身上穿着水蓝色的系扣家居服,赤着脚盘腿坐在榻上,她在低头看剧本,顺滑的长发垂落在胸前,遮挡了她半边脸颊。

    但她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一层暖黄色的光晕中,仿佛跟周围的景色格外相融,陈迦砚进来时脚步顿了那么一下。

    他凛冽的目光瞬间变得柔和,眼前的美景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苏眠正看剧本看得入迷,直到陈迦砚在她身边坐下她才发觉,转头一看,对上了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回来这么早?”

    苏眠看了眼时间,脱口而出道。

    陈迦砚身体往苏眠这边一倾,一本正经地回道:“饿了。”

    苏眠又不傻,他所谓的饿了绝非是拿食物就能填饱的,他的目标是她,确切地来说,是她的肉体。

    其实拍戏期间,她有回来过几次,每次都被他可劲地折腾,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精力和体力,能抱着她在屋内不停的走都不带急喘气的。

    “天还亮着!”

    苏眠并不喜欢在白天做这种事儿,总觉得特别的……难为情。

    陈迦砚却充耳不闻,直接将苏眠抱进怀里,嘴唇在她脖子上又啃又咬的。

    苏眠皱眉:“别在上面留印!”接下来的几天她还得飞来飞去,跟着剧组参加各种节目,为新剧做宣传呢。

    陈迦砚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转头面向他,然后四片唇瓣相贴,这次不再一点点地试探,而是直接撬开她的贝齿,将ST伸了进去,来了个法式热吻。

    苏眠仰着脑袋,只能被迫承受,她的舌头被吸的有些麻麻的,感觉嘴里的口水全都被他吃进肚子里了。

    他的手也早已不规矩地从她衣服下摆钻了进去。

    苏眠得了空,气喘吁吁地提醒道:“你先去洗澡。”

    陈迦砚装听不见,钻进衣服里的那只手极尽流氓本性,弄的苏眠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

    陈迦砚有些性急,衣服都来不及脱,只是解开了皮带,就让苏眠跨坐在他的身上,然后抱着她一阵捣鼓。

    窗帘都没拉,苏眠觉得羞耻极了,只能将脑袋埋进男人的颈窝,她很清楚,提醒他也没用,他就喜欢这样,说这是情趣。

    陈迦砚T着苏眠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问道:“想我了没?”

    苏眠不吭声,只是觉得身体有些发软。

    每次做这事儿的时候,陈迦砚问的话都很是色情,就比如现在,他故意向上一顶:“那想它了没?”

    苏眠实在是不想说话,因为她不管怎么回答,结果只有一个,就是被他翻来覆去地狠劲折腾。

    手机铃声突然加入了这场‘战争’,一声接一声地响着。

    是陈迦砚的手机。

    他不疾不徐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然后接通放在耳边:“什么事儿?”

    苏眠看见了,是萧雅琴的来电。

    而这个男人居然能一边面不改色地老妈讲电话一边对她做这种事,他还给她使眼色,让她自己动。

    “今晚吗?恐怕没时间。”

    陈迦砚说话时一直盯着苏眠看,另一只手也一点儿都不老实。

    “……嗯,有点儿忙。”

    苏眠拍开他的手,直接伸手去抢他的电话,结果却被他给躲开了。

    她有些不爽,于是故意在他旁边嗯嗯啊啊的叫,声音还不小。

    陈迦砚显然没想到苏眠会来这招,有些惊讶地看向她,而手机那头的皇太后也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了。

    “这就是你说的很忙!”

    陈迦砚是有那么一丝尴尬的:“……”

    苏眠索性不要脸了,直接凑到他手机跟前大声地叫着:“啊啊……好厉害。”

    皇太后气得直接挂了电话。

    陈迦砚则拧着眉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尾音上挑着:“我很厉害?”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从沙发转战浴室,又从浴室转战到床上,最后又被陈迦砚给抱到了游泳池。

    这几个小时里,他充分地对她展现出自己到底有多厉害。

    陈迦砚并没有留在别墅陪她一起吃晚餐,估计是回陈家了。

    吃了晚饭后,苏眠觉得无聊便回房间玩游戏了,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而陈迦砚则回家跟母亲大人请罪去了。

    萧雅琴:“太不像话了!”

    陈迦砚:“这不是怕你有急事,所以才接了。”

    萧雅琴:“那会儿才几点?天都没黑呢,我还真当你是在公司忙呢!”

    萧雅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你该不会真的是在公司吧,跟秘书?还是哪个小助理?”

    陈迦砚并没有说是苏眠,打心底里还是不希望母亲把她当狐狸精看的。

    他的沉默在萧雅琴看来,那就是默认了。

    萧雅琴:“你……简直不像话!是不是她在工作时间勾引你了?这种女人留不得,明天就让她离开公司吧。你若是实在想养着,那就养在外面,别带去公司!”

    陈迦砚解释了句:“没,她脸皮薄,是我逼她的。”

    萧雅琴痛心疾首地看向儿子,随后没好气地说道:“就那还脸皮薄?脸皮薄能说出那种话?简直不要脸!”

    陈迦砚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心想,他还真的挺喜欢她不要脸的,他还嫌她平时放不开,她越浪他越喜欢,不过,矜持的时候也是讨人喜欢的。

    萧雅琴见儿子笑了,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那那个谁呢?你跟她断了来往了?”

    陈迦砚挑眉,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萧雅琴:“苏眠!”

    陈迦砚愣了下,回道:“没断。”

    萧雅琴有些生气:“你就不能好好找一个女人定下来吗?非得左拥右抱的!你爸那点儿多情基因看来全都遗传给你了!”

    陈迦砚皱眉,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见是苏眠打来的,眉目瞬间舒展开来,挂了电话后直接将手机装兜里,然后从沙发上起身。

    “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萧雅琴:“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若研吗?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她的吗?”

    陈迦砚有些不耐烦:“我说了多少遍了,她根本就不喜欢我,她只是想利用我去达到她的目的罢了,我就算再喜欢她,也断然不会去做一颗棋子的。”

    陈迦砚回到别墅的时候,苏眠已经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半蹲在沙发前,盯着她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伸手将她脸颊上的发丝给拨开了,食指顺着她的眉眼、鼻梁往下滑,落在她唇瓣上时还轻轻地在上面拨弄了两下。

    她竟然吮着他的手指吸了两下,嘴巴嘟嘟着,很是可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