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陈迦砚的恶作剧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又被折腾了多半个小时,苏眠已经又累又困,扯过被子直接裹着往床边一趟,压根不想理会身后的男人是否还想继续作妖。

    陈迦砚看着两人之间还能躺下两个人的距离,不满地皱眉:“靠过来一些。”

    苏眠一动不动。

    陈迦砚等了足足有十多秒,女人的不配合让他很是不高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苏眠依然没吭声,心想,他爱讲就讲,就当是给她助眠了。

    他这次倒是没讲小黄文,直接用他那低沉、暗哑的嗓音讲起了鬼故事,还放了一首听着有些瘆人的曲子。

    “瑶瑶因为换工作的原因新租了一个房子,只是搬家的头一天晚上,就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

    陈迦砚故意把声音放轻,放缓,配上那首恐怖阴森的曲子,让人听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熄了灯,躺在床上,就在她朦朦胧胧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床伴突然吱扭吱扭地响了起来,她起床开了灯,声音就又消失了,如此反复,她睡不着了。

    她因为害怕,但又怕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于是第二天晚上就叫来朋友跟她一块睡,刚熄了灯,吱扭吱扭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因为是木板床,翻身的时候才会发出这种声音,所以瑶瑶就问她旁边的朋友,说你是不是翻身了。

    结果,她朋友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立刻爬起来,开了灯,回头一看,立刻尖叫出声……”

    在说到‘尖叫出声’这四个字时,陈迦砚的声音突然加了两个分贝。

    苏眠终于忍无可忍了,嗖地一下翻身坐起,转头瞪着陈迦砚,眼睛里喷着熊熊怒火,她的瞌睡虫瞬间就被吓跑了。

    “你到底睡不睡!”

    陈迦砚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还故意逗她:“你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苏眠咬着牙,一字一顿道:“不想!”

    陈迦砚故意沉下脸来,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她那朋友并不在床上躺着,而是从床底下爬出来了……”

    苏眠真想堵住自己的耳朵,见对方还在继续绘声绘色的讲,她立刻抓起自己的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

    “别讲了!”

    陈迦砚笑着问:“你难道不想知道,她这个朋友为何会从床底下爬出来吗?”

    “不想不想!”苏眠气急,直接蹭过去就想抢他手里的手机,“你若再讲半个字,就给我穿衣服滚蛋。”

    陈迦砚挑了挑眉毛,很嘚瑟的样子:“你确定现在让我走?”

    苏眠指了指门口,切齿道:“滚,赶紧滚!”

    苏眠只是在说气话,没想到陈迦砚竟然真的翻身下了床,开始穿衣服了。

    陈迦砚瞥了眼旁边的床,然后突然说了句:“这床底下应该可以储物吧,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

    苏眠瞪着他:“你给我闭嘴!”

    陈迦砚三两下便将衣服穿上了身,瞅了眼一脸郁色的某人,笑道:“我离开后,你若是害怕就开着灯睡觉,这大晚上的应该不会停电吧。”

    苏眠要被气死了:“滚!”

    陈迦砚弯腰拿起手机,直接转身离开了卧室。

    苏眠靠坐在床头,裹着被子,眼珠子上下左右转着,在屋内扫了好几遍,她摁了摁床,没声响,又转头看向窗帘,明明没有动,而且窗户也关着,可她却老觉得窗外有风。

    这个该死的男人!

    他就是存心的,存心害她睡不着!

    苏眠不想一个人待在这个屋子里,尤其在刚听过一个鬼故事之后,她心想,大不了今晚不睡了,她去客厅看剧本去。

    结果,她刚翻身想要下床,脚还没有伸进拖鞋里呢,卧室的灯瞬间就灭了。

    苏眠害怕了,虽然知道鬼怪什么的都是无稽之谈,可她就是害怕,再加上手机不在身边,一点点光线都没有,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明明刚刚看见了的,拖鞋就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慌了的缘故,她只找到了一只,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黑暗中光着一只脚就往门口的方向走。

    快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撞到了什么,脚趾头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特别想哭。

    她终于走到了门口,伸手在门板上胡乱的摸索着,终于握住了门把,用力往下一转,快速地打开了门。

    只可惜,客厅好像也没有电。

    那一瞬间,苏眠心跳的好厉害,脑袋也有些空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屋内的灯又亮了起来,陈迦砚也从餐厅的方向走了过来,那边是安装房间电路总闸的地方。

    很显然,这只是陈迦砚的恶作剧。

    苏眠却深呼吸着,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委屈。

    陈迦砚只是做做样子,大晚上的,他才不会开车回去呢,他就是想让这个女人主动开口留他,怎么就这么的难。

    不过,当目光落在女人的脸上时,他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自责。

    苏眠的小脸是惨白的,眼眶却是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能滴下泪珠来。

    视线再往下挪,就看见了苏眠那双只穿了一只鞋的脚,并且还穿反了。

    苏眠真的很生气,许是因为陈迦砚的目光在自己脚上停留的时间太久了,她也不由地往下一看。

    这一看,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将鞋子一脱,苏眠直接光着脚,弯腰,捡起地上的拖鞋来,然后手一扬,拖鞋便直接朝陈迦砚飞过去了。

    还别说,扔的还挺准,只不过,陈迦砚脑袋一偏,躲过去了。

    苏眠不想理他,一句话也不想说,直接转身回了屋。

    陈迦砚讪讪的,抬手摸了摸鼻子,然后回身捡起了苏眠的那只拖鞋也跟着进了屋。

    苏眠已经上了床,脑袋已经蒙进了被子里。

    陈迦砚将拖鞋放回了床边,跟另一只摆在了一起,瞧了眼蒙着脑袋的女人,有些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咳咳……那个,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说大晚上的,你非得赶我走,你良心不会痛的吗?”

    被子里的女人根本不搭理他。

    陈迦砚又讪讪地说了句:“再说了,鬼怪之谈都是人类臆想出来的东西,压根就不存在,你说你为了一些没有的东西把自己吓的半死,蠢不蠢?”

    陈迦砚见苏眠还是不吭声,就直接伸手过去,勾住被子边轻轻往下一扯,然后就露出了苏眠的脸,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

    苏眠立刻擦了擦眼泪,然后转了个身,背对着陈迦砚。

    她就是觉得委屈,其实,她可以忍着不掉眼泪的,可是一听陈迦砚的声音,她鼻子就有些发酸。

    人就是这样,别人骂你的时候你或许不会哭,可是若有人哄你的时候你就觉得特别的委屈和难受。

    陈迦砚没料到苏眠会哭,所以有些怔忪。

    他坐在床边,看看依旧把头缩在被子里的女人,又看看地上摆放整齐的拖鞋,手抬起又放下,嘴张了张,又合上。

    他压根就不会哄人,所以,苏眠的眼泪会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怪你。”

    陈迦砚本来想道歉来着,可是话都到了嘴边了,他却不好意思说了。

    “我让你靠我近点儿,你装听不见,我这不是想着,给你讲个鬼故事,你就会主动靠过来了吗?谁成想,你竟然赶我走,你知道外面有多冷吗?”

    被子里的苏眠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心里还是堵得慌,听到陈迦砚的话后,不免在心里冷哼道:冷个屁!开车回去的,又不是让你走着回去!

    陈迦砚说到最后,还是把自己放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上,对她格外开恩道:“这样吧,那个你以后若是不想听鬼故事,我就不给你讲了。”

    苏眠还是不想跟他说话。

    陈迦砚斜睨了被子里鼓鼓的一团,继续说道:“我已经原谅你了,你也别蒙在里头了,也不怕把自己给憋坏了。”

    苏眠深呼吸,再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但最后还是掀开了被子,朝陈迦砚喊道。

    “陈迦砚,你能不能要点脸!”

    因为刚哭过,眼睛还是肿的。

    陈迦砚瞥了一眼,然后说道:“以后别哭了,你还是笑的时候好看一点儿。”

    苏眠气结,从这个男人嘴里吐出来的话绝对没有一句中听的。

    “滚滚滚!”

    苏眠侧过身子,开始用脚蹬他,踹他,不过隔着被子呢,力道到达他身上其实也不是很大。

    陈迦砚直接将手伸进了被子里,抓住了苏眠的脚腕,轻轻往他这边一扯,苏眠就抱着被子滑向了他。

    “你混蛋!”

    苏眠骂了句,然后整个人就被对方连同被子一起裹挟到了他腿上。

    陈迦砚终于还是认了错,只是这个认错态度多少有些不诚恳。

    “我是不该把电给你拉了,但是,你胆小也未免太小了。这样吧,回头我给你买个备用电源,停电了会自动启动的那种。”

    苏眠已经无言以对了,说句对不起会死啊,这王八蛋!

    陈迦砚:“你干嘛这种眼神看我?你不是困了吗?睡吧。”

    陈迦砚又将苏眠放回了床上,自己跟着钻进被窝的时候顺便把灯也给关了。

    苏眠还是不适应黑暗,虽然这个小插曲缓冲了她对之前那个鬼故事的恐惧感,但一旦安静下来后,她还是会害怕。

    但她是绝对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就算再害怕,她也绝对、绝对不会主动往他身边挪蹭。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身后一暖,陈迦砚主动贴了过来,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