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有我在你怕什么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你这个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真正爱上一个人,与其蹉跎别人的岁月,还不如给别人一次寻找幸福的机会。”

    苏眠握着勺子,轻轻地搅动着碗里的汤,看到一片蘑菇,捞了起来,然后抬眸与陈迦砚对视。

    “当然,如果那个女人只是贪图你的钱财,那就随便了。”

    陈迦砚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苏眠又喝了两口汤,然后放下了勺子,从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

    扫了眼桌上只吃了一小半的美食,微微皱眉道。

    “又剩了这么多,让服务员打包吧,我明天都不用做饭了。以后还是得吃多少点多少,长此以往这么浪费下去,就算家里有座金山,也能给吃光了。”

    陈迦砚不管在哪里吃饭,就算是饭菜一口没动,他也绝对不会做出打包这种行为的。

    “你想吃,我明天让人做了给你送过去。”

    “能一样吗?我打包只是不想浪费粮食。”

    苏眠很无语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在圆滚滚的肚子上摸了摸,嗯,今晚吃的有些撑了。

    她起身,来到右边的沙发休息去,那旁边放着一个电子秤。

    她站了上去,然后低头。

    嗯,一个星期没称重,她竟然重了3KG!

    她是个艺人,她得保持身材,真烦人!

    她有点儿不相信,跳下去后,又重新站了上去,嗯,重量还是那个重量。

    这还是没穿外套时的重量!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腰间绑着的装饰腰带,腰带扣是金属材质的,还挺沉的。

    她皱了皱眉,解了下来,然后放在沙发上,复又站在了电子秤上。

    嗯,少了0.3KG!

    她唇角终于微微勾了上去,上下打量着自己,看看还有没有可以脱的,若非这里是在外面,她还真想脱光了站上去。

    对了,她腕上还戴着一块手表,也有些重量。

    还有,她今天穿的这双鞋也挺沉的,但纠结了半分钟,她还是没有脱。

    陈迦砚侧眸看向她这边,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他的眼底。

    “你在干嘛?”

    苏眠赶紧又拿起腰带重新系上,随后解释道。

    “马上就要进组了,瘦一些,上镜好看,我的体重得保持在45KG以内,刚才一称,重了3KG。”

    陈迦砚听着听着眉头一皱。

    苏眠又回到桌前坐下,拿起一旁的墨镜和帽子戴上,最后拿起了口罩。

    “我以前吃多少都不怎么长肉的,也不知道这体质怎么突然就变了。还有,你以后少请我吃饭,我自控力比较差,怕管不住自己的嘴。”

    陈迦砚眉头蹙的死紧,语气有些不太好。

    “你现在已经够瘦了,抱起来的时候都有些硌得慌,不用减,你的脸若是变成圆的……”

    陈迦砚在想象着苏眠圆脸时的模样,然后补充了句。

    “……应该也挺好看的。”

    苏眠受宠若惊地睨了陈迦砚一眼,然后戴上了口罩。

    “你的审美……跟粉丝的审美可能不太一样。”

    苏眠拿过自己的手提包,掏出钱夹,然后从里面抽了一沓钱出来,然后摁了桌旁的按钮,是专门叫服务员的。

    “这顿我请。”

    苏眠其实是有些心疼的,这一顿饭估计得顶她好几个月的开销。

    “不过以后还是少来这种地方,我怕来的次数多了,我负担不起。”

    “我从来没有让女人结账的习惯。”

    陈迦砚怔忪了下,许是没料到苏眠会有这么一出,回过神后,这才拿起自己的钱包,掏出一张黑卡。

    这个时候,服务员也进来了。

    当然,最后服务员还是要了陈迦砚的卡。

    可苏眠却硬是将一沓钱塞进了陈迦砚的钱夹里,一边塞一边说道。

    “如果我是你的情人,我一定不会跟你抢着买单,我现在是你女朋友,虽然以后可能做不到AA,但我尽量不占你便宜。”

    陈迦砚没再阻止,这还真是第一次让女人花钱请客,这种感情,有些……微妙。

    接下来,苏眠跟着陈迦砚去了三楼的‘电影院’,家庭式的,很高档,面积虽然没有电影院的大,但空间也不小。

    关键是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是情侣座。

    桌上零食啊,瓜果啊,酒水饮料啊,什么都有,很齐全。

    苏眠以为陈迦砚是要带自己出去看电影呢,她还正为此事发愁,怕被粉丝或者狗仔认出来。

    现在,她终于松了口气。

    但是,这跟在家看有啥区别?

    陈迦砚的别墅里有个小的家庭影院,她进去过,装修的比这里还要高大上。

    服务生把他们带上来之后,调出一部恐怖电影,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关了灯就离开了。

    苏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伸手在上面拍了拍,嗯,还挺舒服。

    其实,秘书一开始还比较纠结,要在人多的电影院买票吗?那里人多,而且环境也不是太好。

    所以,她后来还是请示了陈迦砚。

    来会所,是陈迦砚的主意。

    苏眠看了眼大屏幕,听着电影里发出的声音,她突然有些瘆得慌。

    “这是什么片啊?”

    苏眠立刻坐直了身子,话刚问出口,屏幕上就突然出现了一张鬼脸。

    “啊——”

    苏眠是切切实实被吓到了,没从沙发上跳起来就是好的了。

    她下意识地往陈迦砚的方向偏,将脑袋埋进了他的臂弯。

    她这个人,比较胆小,要不然,晚上也就不会开着灯睡觉了。

    她其实知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她也知道电影只是电影,里面的鬼也是人扮的,但她就是害怕。

    知道和害怕并不冲突。

    “赶紧换了,换了!我不要看这个!”

    苏眠说话间已经伸手捂住了耳朵,她连声音都不想听。

    其实,她并不害怕生化危机那类型的,那种恶心归恶心,但她确实不怕,她就是怕这种音乐恐怖的中国式鬼片。

    陈迦砚立刻将胳膊伸过去,顺势将苏眠抱进了怀里。

    看着她害怕的,拼命往自己怀里瑟缩的样子,他在想,这个月是不是应该给秘书涨工资了?

    陈迦砚故意将堵着苏眠耳朵的手拿开,然后说道。

    “亏你还是个演员。以后若是有导演找你演恐怖片的女主,你该怎么办?”

    苏眠怕归怕,但因为有陈迦砚的体温和声音,即使周围是黑暗的,她也不那么害怕了。

    “那我就不接。”

    谁说演员就一定得演恐怖片?

    陈迦砚低笑出声:“你胆子怎么这么小?迦陌的胆子都够小了,你怎么还不如他?”

    苏眠揪着男人的衬衫,用力地拽了拽:“你赶紧换掉!”

    陈迦砚皱眉,故意道:“可是,我还挺想看的。”

    苏眠生气了,推着陈迦砚想坐起身:“那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儿看吧。”

    她刚挣扎着起了身,结果被陈迦砚轻轻一扯,就又毫不费力地跌入了他的怀中。

    陈迦砚的理由听起来甚为冠冕堂皇:“从现在开始,你得练一下自己的胆子了。”

    “我不……”

    苏眠皱眉,倔强地刚说了两个字就被对方打断了。

    “乖,你看,还是有剧情的。”

    陈迦砚的手放在她头顶安抚性的揉了揉,声音前所未有的宠溺。

    有那么一刻,苏眠都感觉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么温柔,根本不存在的好吗?

    思绪跑偏了片刻,她还是‘听话’地转过头,目光重新落回屏幕。

    电影一开头,确实是有剧情的。

    “有剧情的鬼片才更让人害怕好吗?”

    苏眠动了动嘴,小声地嘀咕了句。

    她不想看,她想离开,可是腰上的胳膊简直比铁链还要牢固,只要她稍微一动,他就扣紧一分。

    最后,苏眠是彻底放弃了。

    陪着陈迦砚看完一部鬼片的代价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坚持要开灯睡。

    “壁灯就好。”

    “有亮光,我睡不着。”陈迦砚拒绝的很干脆。

    苏眠穿上睡袍就要下床:“那我去客房睡。”

    脚还没着地呢,人又被身后的男人给抱了回去。

    “就在这睡!”

    苏眠瞪着圆圆的眼睛,跟身边的男人一直僵持着。

    陈迦砚很是不能理解:“有我在你怕什么?”

    以前是以前,今天晚上刚看了鬼片,苏眠耳边一直都环绕着那个渗人的音乐,脑海里一直浮现着那半张鬼脸。

    她能不害怕吗?

    僵持到最后,还是苏眠输了,因为陈迦砚强制性的关了灯,还把她禁锢在了自己的怀里。

    屋内瞬间一片漆黑。

    苏眠咽了口口水,她以为她会害怕的睡不着,就像小时候。

    也正是因为害怕,她本能地又往陈迦砚的身上挪了挪,还把腿压在了他的身上。

    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肌肤相贴,会让她觉得安全。

    黑暗中,陈迦砚的唇角缓缓地上扬,搂着女人的胳膊也下意识地紧了紧。

    心里却想着,早知道看个恐怖片就能让她这么乖,他一定提早带她去看。

    苏眠的耳朵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自然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

    她就这么趴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不太舒服,毕竟他的身上硬邦邦的,哪有抱着枕头舒服:“你睡着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