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有台阶下只需下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彩排多久了?累吗?”

    好久不见,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苏眠竟有瞬间的恍惚。

    他就这么笑睨着自己,好像他们……还是夫妻。

    “不太累。你呢?你怎么会……”

    苏眠看过艺人的出场顺序表,上面并没有周瑾,如果他真的参加,电视台肯定不会放过让他们两个同台合唱的机会。

    周瑾笑着解释:“临时改了行程。”

    苏眠点点头,没话找话道:“叔叔还好吧。”

    周瑾嗯了声,唇角的笑收了收。

    苏眠捕捉到了,猜测到,叔叔的病可能有些严重。

    这时,台里的主持一哥和晚会的导演朝这边走来,也印证了苏眠的猜测,她得重新排练了,导演的意思是希望他们两人能合唱至少一首歌,也算是给粉丝们撒糖了。

    周瑾朝苏眠看来,苏眠也只好微笑着回道:“我没意见。”

    待他们都走后,周瑾才说道:“辛苦你又要重新彩排一次了。”

    苏眠回以一笑:“没关系。”

    她知道周瑾是在为她好,最近网上有不少两人的流言蜚语,到时候两人一同台,也是变相地给粉丝们打了一剂安心针。

    周瑾登过不少大舞台,就算现在让他上台表演他也不会犯怵。

    偶像就是偶像。

    拍戏时经常一条过,彩排时若不是苏眠中间有两处小错误,他基本上也是一遍过。

    彩排完后,周瑾谢绝了主持人**请客吃饭的邀请,然后带着苏眠出去吃夜宵了。

    两人要了一间包房,空间不大,但是环境格外的雅致。

    周瑾点了一些苏眠爱吃的菜,又给她要了一杯热的玉米汁。

    周瑾对她越好,她便越觉得愧疚和不自在,她捧着茶杯,转啊转的,有些紧张。

    “你……你最近还好吗?”

    “嗯,就是有些忙。”

    “哦。”苏眠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周瑾盯着苏眠看了会儿,这才严肃地宣布道:“我要息影了。”

    苏眠早就知道,因为周瑾以前就有过这个想法,现在叔叔病了,他回去接管公司,自然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不过,乍然听他这么一宣布,她还真……为他觉得可惜。

    他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也是一个优秀的音乐人,更是一个优质的偶像,她是多么希望他能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发光发热。

    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最终的归宿。

    或许,在未来,他也一样是一位优秀的企业家。

    周瑾接着说道:“不过,不是现在,可能最早也得等到明年下半年了,因为,我还接了一部戏,拍摄加宣传,应该得需要半年的时间。”

    苏眠惊讶道:“你接戏了?电视剧还是电影?”

    周瑾说出了剧名:“《***》。”

    苏眠彻底怔住,因为这部仙侠剧正是她前些天试镜的那部剧。

    周瑾继续说道:“退出这个圈子之前,我想跟你合作一次,因为,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苏眠抿着唇,低下头,捧着杯子的手不安地搓着。

    周瑾见状,沉默了半晌,问道:“怕陈迦砚会生气?”

    苏眠脑子里乱糟糟的,听到周瑾的问话后忙摇了摇头。

    周瑾继续试探:“是担心到时候天天在一起拍戏会别扭吗?”

    苏眠再次摇头,她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总之,有些不安。

    周瑾:“我说过,你不用为离婚的事儿感到自责,感情的事儿,勉强不来,我硬将你留在身边,你痛苦,我也痛苦。”

    苏眠张了张嘴,本想说句对不起的,结果突然想起周瑾不想听她说起这三个字,也就住了嘴。

    周瑾:“我承认,你跟我提离婚那会儿,有段时间,我……我很生你的气,但是,我更气自己。我不想放手,可我更不想让你难过。”

    苏眠鼻子一酸,头垂的更低了。

    周瑾:“我明知道陈迦砚并非你的良人,却还是把你送回到了他的身边。

,我甚至还自私地想过,他给不了你想要的,你迟早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

    苏眠:“……”心里的愧疚更甚了几分。

    周瑾叹口气,自嘲一笑。

    “人有时候总喜欢自欺欺人,不是吗?你是,我也是。说到底,我们两个其实属于同一种人。

    你对他还抱有期望,我对你亦然,可是就算我们对对方再好,也终将抵不过一句他(她)爱别人。”

    苏眠开始自我怀疑了,她对陈迦砚还抱有期望吗?

    不,她对他早已死心了。

    她没有那么贱,在明知道他心里装着别人,而自己在他心中一点分量都没有的情况下,如果还能对他爱的死去活来,那她就是有病。

    可她不会对周瑾解释这些,她不会给他任何希望,她也不想拿他当一个备胎。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陈迦砚的来电。

    苏眠犹豫了两秒,最后还是拿起手机,从座位上起身:“我出去接个电话。”

    周瑾面无表情地点头:“嗯。”

    苏眠的心砰砰砰地跳得飞快,并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心虚。

    她拿着手机出了包间,来到走廊里,这才摁了接听键。

    陈迦砚晚上有个应酬,喝了一点酒,司机送他回来后,他趁着稍许的酒劲,终于还是拨了苏眠的号。

    不就是给个台阶下吗?

    “今天彩排还顺利吗?”

    苏眠的行程,陈迦砚都是知道的,自然也知道她今天在外地。

    他故意不提之前的不愉快,就是想就此翻篇。

    苏眠一直在等他的电话,昨天苏菲还打来电话提醒她们之间的交易,她拖一次可以,拖两次可以,却不能一直拖着不办事。

    “嗯。”

    既然给了台阶,那她就下吧。

    陈迦砚唇角一弯,心情莫名好转了不少:“什么时候回来?”

    苏眠:“后天了,明天这边还有个活动要参加。”

    陈迦砚:“行吧,到时候回来给我打个电话。”

    苏眠嗯了声,直接挂了电话。

    周瑾还在里面,她不能把他晾太久,所以,苏菲的事儿还是回去后说比较好。

    而陈迦砚则是一脸懵,垂眸盯着自己手中被挂断的手机,愣了片刻。

    他还没说完呢,她就挂他电话!

    看看通话时间,一分钟都不到,刚刚好转的心情瞬间又跌落谷底。

    他都先低头了,她还在拿什么乔!

    越想越生气,想要重新拨过去,但最后却败给了自尊心,赌气地将手机一扔,睡觉去了。

    苏眠回到包厢后,菜已经开始陆续上了。

    周瑾识趣地不再提起陈迦砚,而是跟苏眠闲聊起其他的事情。

    “对了,阿姨有消息了吗?”

    苏眠摇摇头,这件事一直是她的心结。

    她想要知道真相,想要找到生母,可却也不想拿别人的命去换。

    陈迦砚这边应该已经停止调查了,至于生父那边,他虽然会隔三差五地给她发短信,却也从未提起有关生母的事儿,想来也是没有半点消息。

    一顿饭下来,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最后,周瑾才端起一杯酒,朝苏眠举了举。

    “祝你,心想事成。也祝我们,以及家人……永远健康平安。”

    苏眠瞬间想到了周瑾的父亲,这一刻,她能从对方的眼中清楚地看到一丝对生活的无奈。

    她转动转盘,端起醒酒器,往自己的茶杯里倒了一些,然后举起。

    这么美好的祝愿,她还是有些诚意比较好。

    她抬眸与周瑾对视着,然后微笑着说道:“健康平安。”

    …………

    次日,苏眠赶完当天的通告,就直接坐车回了A城。

    她本想回家洗个澡睡一觉,却没料到季缘也在,而且,还带了个男人回来。

    她刚进门的时候还以为家里进了贼,因为衣服丢了一地。

    不过,她眼尖地发现了季缘的包。

    她蹑手蹑脚地来到卧室门口,卧室门并没有关,里面还传出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苏眠知道非礼勿视,可是她还是往里看了,她想要确信一下,里面的男人是不是陈迦宸。

    而床上的男人也听到了动静,转头朝她看来。

    苏眠愣神之际,陈迦宸已经扯过被子遮盖住了两人光裸的身体。

    苏眠很尴尬,说了声抱歉,然后就转头跑了。

    出了门,下了楼。

    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三十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去哪儿。

    要不,去酒店开个房间?

    正在苏眠拿出手机准备给助理打电话时,陈迦砚的电话进来了。

    “回来了?”

    他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她才刚回来,就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了。

    苏眠坐车去了庭澜水榭。

    刚下车,就看见二楼卧室阳台上站着的男人。

    皎洁的月光下,他穿着一件白色睡袍,伫立在寒风中,嘴边还叼着一根烟,火星忽明忽暗着。

    苏眠抬头跟他对视了一眼,然后拎着包进了屋。

    一股暖气袭来,让苏眠整个人都浑身舒畅了。

    佣人过来接了苏眠的外套,很有礼貌地询问着:“厨房有宵夜,小姐若是饿,我这就去准备。”

    “不用了,谢谢。”

    苏眠其实不太饿,回来的路上,她吃了几块蛋糕。

    苏眠上了楼,刚推门进去,就看见陈迦砚叼着根烟朝她走来。

    “我先去洗个……”

    澡字还没说出来呢,苏眠就被对方用力一推,后背直接撞在了身后的门板上。

    她还来不及作何反应呢,一股烟草气息便通过他的唇舌传递进了自己的嘴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