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继续没讲完的故事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只裹着一条浴巾,上半身是赤裸着的,那结实的腹肌和胸肌让苏眠只觉得硌得慌。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腰上使力,直接攀上了男人的肩膀,这是下意识的动作,她怕对方没抱稳,会把自己给摔了。

    “我讨厌你。”

    苏眠这么近距离地盯着男人的侧颜,神情有瞬间的恍惚,微微嘟着嘴,小声地咕哝了句。

    陈迦砚垂眸睨了怀里的女人一眼,冷嗤一声:“……我倒是挺喜欢你的。”

    ――铛――

    苏眠的脑子像是被什么重物给撞击了,眼睛一眨不眨地,大脑一片空白。

    咚!!

    脑袋真的被撞了!

    苏眠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被陈迦砚给扔到了床上,瞬间就被摔清醒了。

    但脑袋还是一团浆糊,她早忘了自己今晚来见他的目的了。

    陈迦砚很欣慰,因为苏眠终于不闹腾了。

    他想,那酒绝对起了作用,否则,她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乖的。

    他爬上床,腰间系着的浴巾因为他过大的动作而开了,然后羞涩地、顺着他的肌肤、垂落在床上。

    “你脱,还是我帮你脱?”

    虽然这么问着,陈迦砚却已经将手伸了过去,鉴于她自己脱的效率恐怕不是太高,而他又有些着急进餐……

    正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苏眠眼睛有些迷蒙,当浴巾掉落的那一刻,她的目光下意识地朝下移去,在看到生龙活虎的陈小二时,本来就红润的小脸蛋直接变成了番茄。

    “是不是久违了?”

    陈迦砚顺着她的视线垂眸,唇角自然而然地勾了起来。

    “要不要跟它打个招呼?它可是特别想你。”

    苏眠吞咽着口水,脑袋慢慢地偏向一边,反应有些迟缓。

    过了好久,才回了句:“不要脸。”

    这时,陈迦砚已经将她的衣服脱了一半,她也终于开始挣扎起来。

    “我不陪你睡。”

    苏眠又是踢又是踹的,双手向上挥舞着,陈迦砚的脸已经结结实实地挨了两巴掌,不过不是很疼。

    “看来你的酒量渐长啊,喝了这么多都没醉。”

    陈迦砚也没生气,因为此时此刻,欲望战胜了一切。

    苏眠的双手双脚全被压制住了,她躺在床上,身子拼命地扭动着,说出口的话多多少少带着几分醉意了。

    “你不能强迫我!我现在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

    “哦?怎么不一样了?”

    陈迦砚还挺配合,跟她四目相对着,很有耐心地听她说话。

    苏眠愣了半晌,回道:“我现在有钱了。”

    这话说的有些虚,其实,她卡上也没多少钱。

    陈迦砚眉梢往高处挑了挑:“哦?周瑾给了你多少钱?”

    苏眠气鼓鼓地瞪着头顶的男人,憋了半天,回了句:“……我不告诉你。”

    陈迦砚蓦然失笑。

    有的男人长得好看,也可以称为俊美;有的男人长得帅气,也可以称为迷人。

    而陈迦砚是属于那种二者相结合的,又帅又好看,而且气场足,还格外有气质,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有魅力。

    尤其在他笑着的时候,让人很没有抵抗力。

    但在苏眠眼中,那些帅啊,英俊啊,都跟陈迦砚不沾边,反正她看谁都差不多,可她喜欢他的笑容,她觉得很温暖,也很迷人。

    “还有呢?”

    陈迦砚太喜欢苏眠这副傻乎乎的表情了,一个没忍住就伸出了手,捏起了她脸蛋上的一块肉。

    苏眠好想骂人。

    她刚才差点儿就被‘美色’给迷惑了。

    多亏她定力好,若是真的……后果不堪设想。

    “你放开我!”

    苏眠疾言厉色道,可对陈迦砚来说,这声音就跟蚊子叫似的,不像是在生气,倒像是在娇嗔。

    他松了手,眼中带笑:“你当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你以前可没这么大的胆子,跟周瑾在一起没多久,脾气倒也涨了不少。”

    苏眠哼了声,纠正道:“跟周瑾没关系!”

    陈迦砚觉得好笑:“那跟谁有关系?”

    苏眠咬牙道:“谁被压迫久了都会想着反抗的!”

    陈迦砚有些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会说,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有钱的爹,就算没有周瑾,你也已经找到靠山了。”

    苏眠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不是所有人都把钱……看的那么重!”

    陈迦砚的眉毛已经快要打成结了:“你确定,我们要一直聊这个吗?宝贝,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进餐了。”

    苏眠表情木木的:“进餐?”

    下一秒,她微微皱眉:“不要叫我宝贝!”

    陈迦砚眉眼带笑,声音也极具诱惑力:“你一定饿了吧?”

    苏眠的肚子很是应景地咕噜了声。

    “嗯,饿了。”

    苏眠仅有的一丝理智在告诉她,起来吃饭也总比被他压在身下强。

    陈迦砚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倏地低头,在女人的小嘴上咬了几口:“这就喂饱你。”

    只是,此喂饱非彼喂饱!

    苏眠反应过来时,身上仅剩的两小件也被他给剥光了。

    “你、你做什么!你、你又说话不……唔唔……算话……”

    苏眠不配合,陈迦砚只好在她耳边低声哄着:“乖。”

    他太性急了,前戏都没怎么做就直接步入主题了,他觉得有必要先灭一次火,因为,他怕这磨人的小妖精中间再整什么幺蛾子。

    之前,她躲进洗手间割腕那次,已经吓坏他了。

    要不然,他早就霸王硬上弓了,何至于想着办法给她灌酒。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攒了许久的粮食告诉他,还可以再有第三次和第四次。

    但前提是,他得先把自己的胃给滋润一下,晚上点了一桌子的菜,光顾着灌她酒了,他也一口没吃。

    陈迦砚的心情很好,好到刚才送餐的上来时,他给了那服务生一沓小费,起码得有小一千块钱。

    以至于那服务生给他鞠了好几个躬,就差感恩戴德地给他送个锦旗了,上面写着:中华好顾客!

    “醒醒,起来吃点儿东西先。”

    苏眠感觉有人在拍她脸,她哼唧一声,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但很快又合上了。

    她好困哦,她好想睡哦。

    是谁在打她,讨厌!

    苏眠翻了个身,将一片美背对着床边坐着的男人。

    陈迦砚喉结滚动了下,然后凑过去,在女人耳边说了句。

    “你若再不起来,我可就继续*你了啊。”

    苏眠一个激灵,耳朵动了动,再动了动,三秒后,突然就坐起了身,也没个预兆,倒把旁边的男人吓了一跳。

    苏眠眼睛虽然已经睁开了,可是却是没有焦距的。

    视线扫过凌乱的床单和散落一地的衣裳,苏眠愣了好半晌,就在她身子逐渐后仰下去的时候,陈迦砚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

    “你个磨人的小东西!”

    陈迦砚无奈的叹气,抱着苏眠直接出了卧室,往餐厅走去。

    苏眠瞬间清醒了不少,见自己一丝不挂地被男人抱着,顿时觉得羞耻极了。

    “你放我下来!”

    陈迦砚还是放下了她。

    苏眠立刻摇摇晃晃地跑进了浴室,过了好久才出来,身上已经裹了一件浴袍。

    她的酒醒了不少,该记得的她一点儿也没忘记,具体到她是如何被他带回来,又是如何被他拐上床的。

    至于经过嘛,她就不描述了,也羞于描述。

    她出来时,陈迦砚已经坐在餐桌前吃上了。

    饭菜的香味简直太诱人了,苏眠舔了舔唇,说实话,有些饿,肚子已经不知道跟她叫嚣了好少次了。

    她在陈迦砚的对面坐了下来,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直到他抬头看她。

    “怎么?要我喂你?”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的……羞耻!

    苏眠板着脸,沉声道:“没讲完的故事,现在可以接着讲了吧。”

    她还没忘,她今晚来见他的主要目的。

    现在睡都睡了,他应该不会出尔反尔吧!

    陈迦砚也没说不讲,只是回了句:“先吃饭。”

    苏眠倔强地仰着下巴:“我不饿。”

    陈迦砚皱眉,说的一本正经:“接下来,我们还有漫长的几个小时需要一起共度,你若没体力,我怕你会昏死过去。”

    苏眠再傻也听懂男人话中的含义了。

    她抿着唇,生着闷气。

    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寸进尺!

    简直太可恶了!

    陈迦砚喝了口汤,见苏眠正拿着筷子,一下一下地戳着碗里的菜,不由地想笑。

    “你是把它们当我了吗?”

    苏眠戳的更用力了,恨不能将它们给全部戳烂,然后扔进垃圾桶。

    不,那太浪费粮食了!

    最后,她还得把它们吃掉。

    陈迦砚又叹了口气,突然开口道。

    “后来,我又派了一拨人去查找你妈的下落,死伤依然惨重。他们虽没有带回来确切的消息,但我敢肯定,你妈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苏眠抓住了重点:“应该?”也就是说,他也不敢肯定了。

    陈迦砚解释:“救走她的那帮人不简单,想来,你妈也不是个普通人,要不然也不会跟C国出了名的黑帮扯上关系了。

    但不管她跟那些人究竟什么关系,只要她对他们是有用的,不管落在谁手里,她都不会死。

    我会继续派人查下去的,一有她的消息,我便会通知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