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羊入虎口,难逃脱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将醒酒器里剩余的酒全都倒进了红酒杯中,苏眠再次一饮而尽,举了举手里的空杯子,朝陈迦砚示意。

    “现在,可以说了吧。”

    说完,还打了个酒嗝。

    苏眠告诉自己,如果这王八蛋再敢套路自己,她绝对、绝对抬腿就走。

    陈迦砚微眯着眼睛,直接上前一步,将女人手中的酒杯夺了过去,然后放在了桌上。

    苏眠反应有些迟钝,头也有些晕。

    眼神还没从空酒杯上收回来呢,自己就已经被一股力道给扯了过去,脸直接撞在了男人的胸膛上,硬邦邦的。

    “你干嘛!”

    苏眠抬起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语气竟带着点儿娇嗔。

    下一秒,就真的天旋地转起来。

    陈迦砚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这一刻消失地无影无踪。

    他长臂轻轻一揽,手掌放在女人的后腰上,迫使她与自己零距离的紧贴着,另一只手则直接扣着女人的后脑勺,然后低头,堵住了女人微微张着的唇。

    苏眠感觉头顶有星星在转圈,她的牙关是开着的,陈迦砚的舌头轻易便闯了进来,勾着她的,使劲儿地嘬。

    太用力了,舌头很快便被吸的麻酥酥的。

    “唔唔……”

    苏眠终于回了神,两只手在男人身上用力地推着,但显然在力量上她并不占优势。

    就在她准备抬脚去踩对方的脚时,男人的手竟然在她耳后揉了揉,那里是她的敏感带,她顿时便觉得浑身一阵酥麻。

    “唔唔……”

    虽然希望渺茫,但苏眠却想要抗拒到底,如果真的任由事态就这么发展下去,这混蛋在这里上了她也是很有可能的。

    对了,她可以咬他!

    这么想着,苏眠也就这么做了。

    只可惜,咬下去的时候,点儿太背,咬到了自己的,疼的她都有些想流泪了。

    “想咬我?”

    他还是察觉到了,额头抵着她的,眸中闪着的是毫不掩饰的欲火。

    苏眠‘嘶’了一声,猛地吸了口气。

    “你又骗我!”

    苏眠脑袋晕乎乎的,她想要推开他却实在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陈迦砚性感的唇微微扬起了一道弧度,像是在嘲笑她的愚笨。

    然后,他的唇直接从她的脸颊上蹭过,在她的耳边停了下来,声音有些沙哑:“我想要你。”

    “不……”

    苏眠的眼睛倏地瞪大,不字刚出口,就感觉耳朵被咬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片湿濡感,他埋头在她的脖间作乱。

    “你、你……”

    苏眠抗拒无果,眼看男人的手都要伸进他衣服里了,她当机立断地采取了拖延政策。

    “我不想在这里,我们去酒店。”

    陈迦砚喘着粗气,回了句:“一早就约在酒店多好,非得折腾,这里到酒店的时间都够我*你一回了。”

    苏眠气呼呼地瞪着他,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陈迦砚又低头在女人的唇上亲了口。

    “对了,楼上就有房间,我们干嘛舍近求远?”

    陈迦砚说着便准备搂着苏眠离开,嘴唇还紧贴着她的耳朵,说了句让她很是难为情的话。

    “明天,你别想下床了。”

    苏眠郁闷的不行,虽然来之前她就有预料过,可能会被这混蛋给拐上床,但这也来的太快了吧。

    “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去陈氏。”

    苏眠绞尽脑汁地想着必须离开这里的理由。

    陈氏大酒店是陈家的产业,当初被包养期间,6608便是他们‘约会’的地方,也是陈迦砚的专用套房,就算平时他不去,酒店也不会让别的贵宾住进去。

    “陈氏?”

    陈迦砚只是犹豫了两秒便点头同意了。

    苏眠想的是借机逃跑,陈迦砚想的却是重温旧梦。

    将自己全副武装好后,苏眠本想趁陈迦砚结账时先行一步,结果却被对方给握住了手,抽也抽不出来,甩也甩不掉的。

    苏眠就这么被陈迦砚给挟持到了车上,前面有司机开着车,她则不得不陪着陈迦砚坐在后座。

    “可以松开了!”

    自己的手还被握着,苏眠又抽了两下,然后提醒道。

    陈迦砚却跟故意似的,不仅不放开,还将她的手当玩具似的把玩着。

    “松开!”

    苏眠压低声音又提醒了句。

    陈迦砚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只是一眼,就让她的心里有些发毛。

    苏眠见好说歹说都没用,只好转头看向窗外,她此刻的心情也跟着烦乱的很。

    “坐过来些,离我那么远做什么!”

    陈迦砚瞅了眼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不满。

    苏眠懒得理他,直接当没听见。

    结果,下一秒,她的腰上便多了一条手臂,在她的惊呼中,她直接被陈迦砚给拖抱到了他的大腿上。

    过程中,脑袋不幸地撞上了车顶,还发出不大不小的碰撞声。

    本来就有些晕晕沉沉的脑袋被这么一撞,更晕了。

    “陈迦砚!”

    苏眠鼓着腮帮子,气到不行。

    偏偏陈迦砚说话总是气死人不偿命:“别乱动!你再磨蹭,我就让司机把车停路边了!”

    司机一听,额头开始冒汗了,这大晚上的,外面冷飕飕的,他可不想在寒风中颤抖半小时……或许,半小时还不够。

    司机很识趣地将隔断一升,前后座立刻成了两个空间,意思明摆着就是在说,你们该干嘛干嘛,他绝对会装个聋子。

    苏眠原本只是气愤,现在好了,小脸蛋红的都不需要画腮红了。

    苏眠停止了挣扎,他们也不是没有在车里做过,所以,她不敢动了,万一真的把车停在了路边,她还要不要活了。

    陈迦砚偏偏总喜欢逗她:“怎么不继续动了?”

    苏眠将小脸一扭,哼了声。

    陈迦砚直接将她的口罩和眼镜都摘了,随手往旁边座位上一扔,苏眠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陈迦砚捏着女人的下巴,在她脸上仔细地打量着。

    “总算顺眼多了。”

    苏眠拍开他的手,早在她决定跟周瑾离婚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跟陈迦砚死磕到底的准备了。

    不管用什么方法,她绝对不允许他去伤害周瑾。

    而她自己,被他伤害过一次,就已经在自己的心门外筑上了一座坚固的城墙。

    她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

    至于以后,她想不了那么长远。他若不让自己好过,那她也一样会给他添堵,大不了就一起下地狱呗。

    车子很快便驶入了酒店的地下车库。

    苏眠弯腰,想要去捡被扔在座位上的口罩和眼镜,却被陈迦砚先一步拿了起来。

    “没必要戴了,你这副鬼样子,就算真的被拍到,也没人会认出。”

    没办法了,苏眠只好将假发拨了两下,挡住了半边脸。

    下车后,她便被陈迦砚牵着手,半拖半抱地进了电梯,直接上了六十六楼。

    陈迦砚不需要房卡,门已经被改成了指纹锁,他的食指在上面轻轻一放,门便开了。

    他直接将她拽了进去,将房门一关,然后将钥匙往玄关柜上一扔,转身就将她推到了门板上。

    左手夺过她手里的包,右手利落地摘掉了她的帽子。

    苏眠还没反应过来呢,对方就已经低下了头,作势就要吻下来。

    苏眠心跳骤停,后背紧紧地贴着门板,紧张地看着身前的男人。

    “你、你先去洗澡。”

    陈迦砚皱眉:“一起。”

    苏眠忙回道:“我来时,已经洗过了。”

    陈迦砚眸中闪过一抹促狭的笑意:“哦?我还以为你多不愿意呢,原来早就准备好了,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呢?”

    苏眠将脸一偏,没解释,因为解释了也没用。

    陈迦砚抬手捏了捏苏眠的下巴,然后低声说了句:“去床上等着我,今天晚上,你别打算睡了。”

    苏眠咬牙,忍了。

    就在她想着待会儿该如何逃跑时,就听见咔哒一声,好像是门落锁的声音,紧接着,陈迦砚的声音随之响起。

    “别想跑,没有我的指纹,你出不去。”

    苏眠瞬间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你……”

    你了半天也说不出半句话。

    陈迦砚唇角一勾:“都羊入虎口了,还想跑?你跑了,我晚餐吃什么?”

    苏眠气得咬牙切齿着:“你、你早有预谋!”

    陈迦砚哼了声:“就你那智商,我还用预谋吗?”

    苏眠还想说什么,身前的男人已然转了身,一边往里走一边解着衬衫扣子,等到浴室门口时,整个人已经一丝不挂了。

    苏眠本来正盯着他的背影,那眼神,火苗嗖嗖的,恨不能将他的身体穿个洞,但最后还是慢慢地转开了。

    心里骂着:暴露狂。

    她回身,握着门把用力地晃动了两下,果然打不开。

    这一瞬间,她有些认命了。

    陈迦砚从浴室出来时,苏眠正靠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就是在发呆。

    其实,她是喝酒上了头,有些想睡了,连带着反应也跟着慢半拍。

    陈迦砚走近:“去刷牙。”

    苏眠抬眸看了他一眼,挑衅地回道:“不刷。”恶心不死你。

    可她忘了,在会所时,他们就已经亲过了。

    陈迦砚听后脸上没什么表情,腰一弯,直接将苏眠给公主抱了起来。

    “看来,你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