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惊人的占有欲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感觉到了危险,却也没料到周瑾会真的亲下来,那一刻,她的眼睛瞪到了极致,脑袋嗡的一声,彻底不能思考了。

    但人都有本能,她下意识地就想挣扎,也确实这么做了。

    可她越抗拒,周瑾便吻的越用力。

    “唔……唔……”

    当苏眠彻底回过神后,她便不再挣扎了。

    她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因为愧疚心理,还是补偿心理,她就这么任由他吻着,顺从极了。

    周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压着苏眠的唇也逐渐撤离,撤到一定距离后,他凝眸望向她。

    苏眠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着。

    周瑾盯着苏眠看了好一会儿,身体这才一点点地离开,然后转正坐着,双手抱着头,手指插进发丝中,模样有些痛苦。

    苏眠看得极不忍心,可是这个选择既已做出,便已没有回头路了。

    她只能往前走,这样,对谁都好。

    就这样,又相对无言了几分钟,周瑾猛地抬头,却只是看着前方,并没有跟苏眠对视。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希望……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他从沙发上慢慢地起身,拿起了车钥匙和手机。

    “一个月后,如果、如果你仍然是这个决定,那么……我尊重你。”

    他绕过茶几后直接朝门口走去,走得很快,头也没回。

    关门声响起时,苏眠的心也跟着砰的一声。

    她难受极了,扯过一旁横放着的抱枕,塞进怀里紧紧地拥着,越拥越紧……

    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水直接汹涌而出,肩膀不住地抖动着,她再也忍不住了,哭得痛彻心扉。

    人这一生,可能会经历N段感情,但能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感情,其实很少很少。

    苏眠是喜欢周瑾的,但还来不及将这种喜欢上升为爱,这段缘分便要散了。

    她对陈迦砚的爱和恨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遗忘在她的生命中。

    可周瑾对她来说,应该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或许在以后,她可能再也遇不到比他对自己更好的男人了。

    苏眠在家萎靡不振了几天,中途,周瑾的助理有给她打过电话,向她透露周瑾最近几天的心情一直不好,希望她能去安慰一下。

    苏眠只是随意应了两声,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也没有拨出去那个号码。

    很快,专辑正式发行,她又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她带着新专辑跑了好几个城市,参加粉丝签售会。

    签售会当天的场面还是极其壮观的,因为来支持她的粉丝比他们之前预料的还要多。

    其中不乏她跟周瑾的CP粉。

    “周老师怎么也不来捧场呢?”

    这是所有粉丝们的心声,已经好久没吃狗粮的她们急需被投喂。

    苏眠有一瞬间的尴尬,但还是强颜欢笑地回了句。

    “他最近比较忙。”

    就在苏眠刚说完没多久,周瑾便突然惊喜现身了。

    不光粉丝们惊讶地尖叫欢呼,就连苏眠都愣在了当场。

    自从上次分开之后,两人也有好些日子没见面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周瑾好像瘦了一圈。

    “你怎么来了?”

    苏眠有些尴尬,也有些局促不安,她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了。

    周瑾只是简单地回了句:“路过,就顺便进来看一眼。人还挺多,看来结束还要很久。”

    粉丝一拥而上,突然乱了秩序,幸亏有安保人员拦着。

    周瑾面对大家,跟粉丝们正式打了声招呼,冷幽默地说了两句话,大概就是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苏眠。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声:“亲一个亲一个。”

    明明不是游戏环节,偏偏却出现了游戏的氛围,有一个人喊,自然就会有很多人跟着喊。

    周瑾本来也只是现身一下,并没打算待多久,听到粉丝们的欢呼后,他还忍不住开了句玩笑。

    “小眠害羞,你们饶了她吧。”

    “亲一个亲一个!”

    偏偏喊声震耳欲聋,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苏眠更尴尬了,她现在跟周瑾的关系,并不适合做出这么亲密的行为,可在粉丝眼中,他们是夫妻,做任何事都是可以的。

    就在苏眠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周瑾突然靠近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低下头来,在她的唇上轻轻碰了那么一下,很快便分开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却让苏眠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宁的。

    因为周瑾离开时在她耳边说了句:“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苏眠是真的摸不准周瑾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明明已经跟他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了,他为何还能装作一副从未发生过的模样。

    晚上吃饭时,他们谁也没提离婚的事儿。

    周瑾将苏眠送回酒店后就又离开了,并没有留下来过夜。

    苏眠洗了个澡,正神游太虚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本以为是周瑾,结果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陈迦砚。

    她有些心烦,手指在挂断键那里停留了几秒,最后还是移到了接听键那里,轻轻一点,然后举起手机放在耳边。

    “宝贝。”

    苏眠微微皱眉:“谁是你宝贝,陈迦砚,你喝多了吧!”

    手机那头稍微静默了几秒钟,然后又响起了陈迦砚略带醉意的声音。

    “苏眠?哦,我打错电话了。”

    苏眠本来就心情不好,听陈迦砚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他在叫谁宝贝?新欢吗?

    苏眠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心烦地坐在一边,思绪也乱七八糟的。

    很快,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苏眠垂眸一看,又是陈迦砚,她索性直接摁了挂断键。

    结果,她刚挂断,没过三秒那王八蛋就又打了过来。

    苏眠深呼吸一口气,接通后,也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冷声道。

    “你打错了!别再给我打过来了!”

    “别挂!”陈迦砚突然说了声。

    苏眠动作一顿,等着对方继续往下说。

    陈迦砚:“既然打给你了,就顺便跟你说几句。”

    苏眠挑眉,还顺便!

    她积压在体内的怒火有熊熊燃烧的趋势。

    陈迦砚:“你生母那边又有线索了,你当真一点儿也不好奇?”

    苏眠愣了下,这件事周瑾和楚连韦那里依然没有查到半点儿消息,她自然是着急的,但也没有办法。

    “我已经跟他……提了离婚了。”

    既然阴差阳错的还是要分开,那么,她自然希望能得到生母的消息,虽然她并不想利用周瑾。

    “哦?当真?”陈迦砚显然有些惊讶,沉默了足足有四五秒才又道,“你没骗我吧?”

    苏眠深呼吸:“如果,我真的跟他离了婚,我希望……希望你不要拿这件事做文章。”

    苏眠其实并不抱有多大希望,毕竟她跟陈迦砚提了好多次,都被他给拒绝了。

    可这次,他却答应地很爽快,爽快到她都有些怀疑了。

    “可以。只要你跟他离婚,我也可以答应你,暂时不跟他计较之前的仇恨。”

    “你确信?”

    苏眠是真的有些惊讶,这王八蛋怎么突然就想通了呢?

    陈迦砚:“一言既出。”

    苏眠长松了口气:“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有关……有关她的事儿了吧。她现在在哪儿?还好吗?”

    陈迦砚只回答了苏眠的最后一个问题。

    “过得应该……不太好。”

    苏眠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陈迦砚接着说道:“具体情况,等你跟周瑾离了婚,我再告诉你。”

    苏眠皱眉:“有区别吗?”

    陈迦砚:“有。我怕你出尔反尔。”

    苏眠没好气地回了句:“那是只有你会做的事儿!”

    陈迦砚:“什么时候离?”

    苏眠愁眉紧锁着:“……应该快了。”既然周瑾说过会尊重她的选择,应该、应该会离的顺利吧。

    陈迦砚:“总得有个期限吧。”

    苏眠气结:“我说快了就是快了,你怎么这么烦!”

    陈迦砚:“我已经憋了很久了。”

    苏眠皱眉:“憋什么?”

    陈迦砚眉梢向上一挑,语气略带戏谑:“你说呢?”

    苏眠想到了一种可能,但很快便被她给否定了,这王八蛋从来就不缺女人,怎么可能会禁欲?

    前阵子他不是还领着一妞去会所了吗?

    “陈总缺女人吗?”

    苏眠的语气带着一抹嘲讽。

    陈迦砚倒回得爽快:“不缺。”

    苏眠心想,看吧,就知道这王八蛋不会委屈自己,也不怕得性病。

    紧接着,就听对方又补充了句:“不过,你离开我后,还真没有女人往我床上爬。”

    苏眠心漏跳了一拍:“陈总在开什么玩笑?”

    陈迦砚冷哼了声:“我看起来是一个那么不挑的人吗?这个世界上,能入我眼的没有多少,能让我有冲动想睡她的也没有几个。

    我呢,现在对你还感兴趣,自然不会跟其她女人上床,这是我的原则。”

    苏眠愣了片刻,冷嗤一声,回道。

    “究根追底,你不过只是觉得周瑾还喜欢我,所以,你睡我会让你很有成就感罢了。”

    “嗯,你分析的不错,没准,还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短期内,我应该不会对你失去性趣。”

    陈迦砚这话很容易理解,周瑾算是一个长情的人,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将苏眠给忘掉。

    只要周瑾还在乎苏眠一天,陈迦砚对苏眠的占有欲就会持续一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