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晚上,他会来敲门。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身边的男人,她在用眼神询问着,她所看到的是不是她想的那样。

    陈迦砚也读懂了她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回了句。

    “他们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

    发生过什么?这范围可就大了去了。

    苏眠不愿意往不好的方向去想,可是回想起季缘之前对陈迦宸的态度,好像也证实了陈迦砚的那句话。

    季缘该不会也被陈迦宸包养了吧?

    就在苏眠胡思乱想之际,耳边又传来了陈迦砚低沉中带着沙哑的声音。

    “晚上一起吃饭?”

    苏眠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立刻往旁边又躲了躲,见周围人都没有注意这边,才极小声地回了句。

    “请陈总自重。”

    “你觉得我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陈迦砚的视线一直都在正在拍戏的两个人身上,但话却是对苏眠说的。

    苏眠是真的害怕被别人听到两人之间的谈话,于是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

    苏眠:我以为我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我说过,我是不会伤害周瑾的。

    短信发出去后,苏眠的心脏砰砰砰地跳的飞快,双脚又往一边挪了挪。

    她真的特别害怕这混蛋会突然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举动。

    他不要脸,可她还要脸呢!

    陈迦砚的手机在裤兜里揣着,短信提示音响过之后,他才慢悠悠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过苏眠发来的内容之后,他也没回。

    他觉得编辑短信太麻烦了,眉头微微皱了片刻,舒展开时,他直接在手机上摁了几个键,不一会儿,手机屏保换了。

    他一点儿也不避讳,径自走到苏眠跟前,把自己新换的手机屏保亮给她看。

    还很不要脸地问了句:“好看吗?我觉得我的摄影技术还不错。”

    苏眠的目光只在陈迦砚的手机上停留了一秒,魂儿瞬间就被吓没了。

    反应过来后,也没来得及想她此刻的行为合不合适,就一把将陈迦砚的手机给夺了过来。

    陈迦砚也没急着往回抢,只是挑了一下眉毛,问道。

    “你是想让我在这里跟你抢手机吗?”

    苏眠往四周一看,发现已经有人朝这边看过来,也没有时间多想便拿起陈迦砚的手机来回地看了看,嘴上说道。

    “这手机是定制的吧?这个牌子我都不认识哎,得多少钱?”

    陈迦砚睨向苏眠,似乎是没料到她会突然问他这个,心想,还真是个戏精。

    他清了清嗓子,很配合地回了句。

    “十几万吧。”

    “那么贵啊?”

    苏眠还是有些惊讶的,心想,有钱人就是奢侈,十几万对普通老百姓来说,都可以买辆差不多的车了。

    等她以后有钱了,一定先给自己买套房子,等拿了驾照再买辆代步车就行。

    在外人眼里,苏眠对这部手机是爱不释手。

    其实,她是不想还给陈迦砚。

    如果她的照片都在这部手机里,那只要想办法删掉不就不用受他威胁了?

    可是,她若一直拿着不还给陈迦砚,也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她很纠结。

    陈迦砚斜眼瞥向旁边的女人,见她紧握着自己的手机好似不打算还给自己的模样,突然有些想笑。

    苏眠脑子里在想什么,他不用猜也知道。

    于是,他故意大声说道:“你若喜欢,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苏眠眼睛里顿时绽放出了一丝亮光,可转瞬即逝。

    “不、不用。”

    苏眠结巴着,非常不情愿地把手机又还了回去。

    在外人看来,陈迦砚跟她也只是上下属的关系,还是曾经的,她收他送的礼物算怎么一回事儿?

    那也未免太暧昧了。

    陈迦砚就喜欢看苏眠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他伸手拿住手机一边,微微用力,却还是没有拽回来。

    “看来,你还真是很喜欢这部手机。”

    苏眠立刻就松了手,很肉疼地看着装有自己把柄的手机又重新被放进了陈迦砚的裤兜里。

    他又在拿照片威胁自己了!

    苏眠突然感觉有些胸闷,本来就热的受不了,现在更是烦得不得了。

    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为什么总要让她做选择?她现在都开始有些选择恐惧症了!

    就在苏眠想着要不要先回酒店的时候,正好,季缘他们这一条过了,就差拍两条特写今天的戏份也就拍完了。

    季缘下床的时候,故意在陈迦宸的腰上踢了一脚,随后皮笑肉不笑地道着歉。

    “不好意思啊陈老师。”

    中间只休息三分钟,化妆师立刻上来给两人补妆。

    苏眠也拿着扇子去给季缘当丫鬟了,等化妆师离开后,她才小声地问道。

    “你跟陈老师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

    季缘眼神有些闪躲,心里也颇为烦躁。

    苏眠顺嘴提了句:“陈迦砚说的。”

    季缘立刻蹙眉,紧张地追问:“他说什么了?”

    苏眠一边扇着扇子,一边支支吾吾地回着:“就说,你们两个之间……”

    苏眠没有把话说完,她不是故意的,只是习惯了说一半留一半,她以为季缘应该懂,结果季缘就误会了。

    季缘以为苏眠已经知道了她跟陈迦宸之间的那点儿破事。

    “是,我是跟他……算了,等待会儿回酒店再跟你说。”

    苏眠一副震惊的表情,她也只是试探地问一句,结果她还真有事儿瞒着自己。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苏眠划开屏幕一看,是陈迦砚的。

    她原本不想理会的,可还是手贱的点开了。

    陈迦砚:晚上我会去找你,你若不想让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我半夜去敲你的门,你最好就给我开门。

    苏眠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

    该来的,躲也躲不过!

    季缘正想说什么,那边已经开始喊她回去拍戏了。

    “你等我一会儿,我们待会儿一块回去。”

    苏眠朝陈迦砚看去,恰好,他也朝这边看来,还故意朝她勾唇一笑,那笑带着浓浓的挑衅和得意。

    苏眠气结,直接发短信回了他两个字:禽兽!

    没想到,他竟然还回了一条:为了对得起这个词,看来你得请几天假了,我怕你明天会下不了床。

    苏眠咬着唇瓣,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憋着怒火背转过身,直接来个眼不见为净。

    她就一直等到季缘拍完戏,然后跟着她一起回了酒店。

    季缘将她跟陈迦宸的事儿大概说了遍,然后烦躁地脱着衣服,打算先去浴室洗个澡。

    之前拍戏时,季缘被陈迦宸又摸又揉的,虽然隔着衣服呢,却还是让她觉得脏。

    苏眠听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陈家的男人果然都没一个好东西!

    季缘:“若他当真晚上来敲门,就算没什么也会被传得有什么。要不,你给周老师打个电话,让他帮你想想办法。”

    这件事,苏眠还没有跟周瑾说。

    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就算告诉了他又能怎样,只要照片还在陈迦砚手里,她就会一直受他摆布,她也不可能让周瑾一直守着她,那不现实。

    季缘:“要不,我去求求陈迦宸吧。”

    苏眠蹙眉:“你那么讨厌他,还去求他?万一他对你提过分的要求呢?”

    季缘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还能有多过分?无非就是再睡几觉的事儿,他这么缠着我,就是想让我给他当个炮友。

    你想想,在剧组一待就是好几个月,他能憋得住?肯定得找个女人发泄?而我就是他看中的目标。”

    苏眠有些担心,她真的害怕季缘会步自己的后尘,但她还是心存着一丝侥幸,只希望陈迦宸没有那么混蛋。

    “可你若不答应,他应该也不会勉强你吧。”

    季缘哼笑一声,激动地回道:“不勉强?刚拍戏的时候,那么多摄影机对着我们,他竟然……”

    季缘说不下去了。

    也幸亏是清宫戏,她穿的比较多,也比较厚,若是拍的是偶像剧,只穿薄薄的那么一层,那王八蛋肯定得把手伸进她衣服里去。

    “他不会比陈迦砚强多少的,骨子里留着一样的血,一样的霸道和专横,只要是他看中的,就不会有放弃的可能。

    他现在只是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他可能并不饿,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一旦他饿了,他便会露出锋利的爪子,到时候你根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所以,即便改变不了结果,也一定要让自己发挥更大的价值。”

    季缘说着就去包里拿手机,准备给陈迦宸打电话,结果却被苏眠给抢了下来。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要轻易放弃。你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那个将来会娶你的人负责。

    这件事,让我再想想,一定还会有别的办法的。”

    其实,苏眠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已经没有选择了,无论她选什么,周瑾都会受到伤害,自己的名誉也会彻底扫地。

    她就这么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到了晚上。

    季缘中途出去了一趟,说是买点儿东西,结果一直都没有回来。

    苏眠给她打了几次电话,手机都没有人接听,她瞬间就慌了,想要出去找她。

    结果刚穿上衣服,还没走到门口呢,房门就滴的一声,有人刷卡进来了。

    只是进来的人……竟然是陈迦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