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把命都搭上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八个小时后,苏眠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鼻端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药水味。

    她的手指动了动,手背上还扎着针,她正在输液。

    病床边站着一漂亮女护士,应该是法国人,跟苏眠说着话,只可惜用的是法语,苏眠听不懂。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现嗓子有些干,她的思绪也比较混乱。

    腹部传来隐隐痛感,像是想到了什么,苏眠下意识地将手放了上去,虽隔着被子,却也能感觉到那里的平坦。

    她本就没有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更加惨白了。

    “孩子呢?”

    情急之下,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懂,她用国语询问着,语气急切且慌乱。

    这时,周瑾推门而入,见苏眠醒了,脚下的步伐不由地加快了。

    他走到病床边,见苏眠想要撑坐起身,忙摁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又摁回了床上。

    “别动,伤口会疼。”

    苏眠也管不了那只输液的手了,直接就抓住了周瑾的手腕,情绪有些激动。

    “孩子呢?”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她只是不想承认,也不想接受。

    周瑾嘴唇动了动,表情很是沉重:“……没保住。”

    苏眠发怔了两秒,随即喃喃道:“没保住?”

    周瑾立刻握住了苏眠的手腕,将它放平。

    “大出血,你在急诊室待了整整五个小时,我差点儿以为……好在,你平安无事。”

    有关昨晚的回忆开始一点点地回到脑海。

    苏眠记得,她滚下台阶后,疼的动弹不得。

    “小眠!”周瑾的喊声随之而来。

    他跑到她跟前,半蹲下身体,双手慌乱地都不知道该往哪搁。

    后来,救护车来了。

    她在车上的时候还是清醒的,之后的意识便有些模糊了。

    但她能感觉到周瑾一直都陪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说着:“别睡,你跟我说说话。”

    原来,她在急诊室里待了五个小时,不用描述,也知道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她从死神手里捡回了一条命。

    她应该高兴的,可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你说,宝宝是不是在怪我?她听见我说,我后悔把她留下了,所以,她先抛弃了我?”

    苏眠终于接受了孩子已没了的事实,可胸口却堵得厉害,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周瑾坐在床边,轻声安慰道:“不,这只是一个意外,只能说是……她跟你没有缘分。”

    苏眠却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味地自我埋怨。

    “我说我后悔留下她了,我说我当初就应该把她给流掉,我……可我真的只是说说而已,我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的。”

    苏眠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从眼角滑落,直接在枕头上晕染成一片。

    “我明白。”周瑾立刻用纸巾帮她擦着眼泪,“你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拿一条生命开玩笑?”

    “可我还是没能保住她。”苏眠闭上了眼睛。

    “怪我,我当初就应该紧跟着你的,是我没有把你照看好。”

    这件事,周瑾也很自责,毕竟人就是在他眼前出的事儿,他帮那对情侣正拍着照片,谁成想眨眼间,她就出事了。

    苏眠仍闭着眼,轻摇头,说到底,终归还是跟这个孩子有缘无分。

    像是在安慰自己,她低喃了句:“没了也好。”

    她还正发愁,等孩子将来出生,陈迦砚若是跟她抢夺孩子的抚养权该怎么办?

    等她再大一些,若是问起自己的身世,她该如何跟她解释?

    难道要她说,自己跟她爸爸不是夫妻关系,而是情人关系吗?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吗?”

    苏眠朝周瑾请求道,周瑾犹豫了数秒,最后还是站起身,离开了病房。

    周瑾拿着苏眠的手机,给艾如初和季缘打了电话,希望她们两个能飞过来,陪在苏眠身边,好好开导开导她。

    若是得了抑郁症可就不好了。

    而有关网上的各种传言,周瑾也没空理会了,只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条声明。

    大意便是,网上的传言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他跟苏眠很好,如果再随意进行诋毁,他会直接发律师函。

    而这一条微博后的半个月,周瑾都没再发过微博。

    苏眠亦然。

    而此时的陈迦砚却像是个无头苍蝇,他找不到苏眠,也看不到她的任何动态。

    这半个月来,两个人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都没再上过微博,而且还都关着机。

    “陈总……陈总?”

    李秘书跟陈迦砚汇报着行程,见他正愣神,便叫了两声。

    陈迦砚还在因为跟苏眠失联这件事心烦,被秘书这么一叫,脸色自然也没有太好看。

    “行了,出去吧。”

    李秘书愣了下,并没有离开,而是提醒道。

    “芳华的林总正在挖人,还想把艺人和经纪人一块给挖走。”

    陈迦砚皱眉:“挖谁?”

    李秘书:“季缘。”

    陈迦砚:“她合约还有多久?”

    李秘书:“两年。”

    陈迦砚碰着手指,沉思了片刻,然后吩咐道。

    “让她上来一趟。”

    李秘书:“季缘吗?”

    陈迦砚眉毛一直拧着:“嗯。”

    季缘在法国待了一个礼拜便回来了,就是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地方发展。

    坐电梯上来的时候,她一直在想,陈迦砚见她要做什么,是为了公事儿还是为了私事儿?

    进去的时候,她还很忐忑。

    陈迦砚倒是也没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

    “你应该清楚,如果我不放人,没有人敢真的给你抛橄榄枝!”

    季缘本来就看陈迦砚不顺眼,尤其在苏眠流产以后,语气自然有些冲。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陈迦砚身体往前一倾,朝季缘一字一顿道。

    “我可以把你捧成一线,也可以让你成为公司一姐。”

    季缘也不傻,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什么自然要付出什么。

    “陈总,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做你的情人吧?”

    陈迦砚耸了耸眉:“期限半年,半年后,公司会给你接一个大制作,女一号,然后再给你两个国际一线品牌的代言,如何?”

    季缘咬牙,忍着:“陈总出手好大方,这条件还真是让人有些心动。”

    陈迦砚眯眸:“我可以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你可以慢慢想。”

    季缘气得心肝肺都快要炸了。

    “不用那么长时间,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我拒绝。真不知道眠眠到底……”看上了你哪点儿!

    季缘及时住了嘴,不过瞪着陈迦砚的眼睛多添了几抹厌恶。

    而她的选择似乎也在陈迦砚的预料之内,不过在听到眠眠两个字时,他还是蹙了下眉头的。

    “苏眠的结局你也看到了,那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你想成为第二个她吗?”

    季缘忍不住讥讽出声:“是啊,下场确实挺惨,把命也搭上了!陈总可真是好手段!”

    陈迦砚眸色顿时一沉:“什么意思?”

    季缘跟陈迦砚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陈总最近没做噩梦吗?你在梦里有没有听到哭声?如果有,那就是她去找你了。”

    陈迦砚倏地从椅子上起身,眉头蹙的死紧。

    “我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季缘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或许,在陈总看来,一条命不算什么,可是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是要得报应的!”

    陈迦砚直接绕过办公桌,朝季缘大步走来,脸上的表情有些骇人。

    “她……她没了?”

    “是啊,没了。血淋淋的一团,太可怜了。回头我得去寺院一趟,请主持为她超度,希望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季缘真的恨不能给陈迦砚一巴掌,但她理智尚在,跟他硬碰硬,吃亏的可是自己。

    “眠眠说的没错,你这种人,天生冷血无情。这辈子遇上你,算她倒霉,算她眼瞎!”

    陈迦砚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她……怎么没的?”

    季缘仰着下巴,也不怕他了:“还不是被你给逼的!”

    陈迦砚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

    季缘接着说道:“陈迦砚,算我求求你了,你放过眠眠吧,行吗?

    你不能因为自己想要报复周瑾就拿眠眠做牺牲品,你这种行为,很让人不齿!”

    季缘正打算转身离开,却被陈迦砚给拦了下来。

    “等等,把话说清楚了!”

    “我的话还不够简单明了吗?”季缘只觉得好笑。

    陈迦砚已经从季缘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漏洞:“你刚才说的没了,是指谁?不是苏眠吗?”

    季缘闻言不可置信地看向陈迦砚。

    “陈迦砚!你……好歹眠眠跟了你这么长时间,你竟然……竟然盼着她死?王八蛋!”

    季缘没忍住,抬手就朝陈迦砚那张英气逼人的脸打去,只可惜被对方给伸手挡住了。

    陈迦砚长松口气,皱着眉头开始训斥道。

    “说个话都说不清楚!她人现在在哪儿?”

    季缘一字一顿道:“跟你无关!”

    陈迦砚被堵得有些窝火。

    “你不说,我自然会有办法知道。我刚才的提议还作数,你好好考虑。

    当然,你还有第二个选择,那就是……被送上某个投资商的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