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哥特别怕老鼠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小迦陌把着世纪难题留给了苏眠:“眠眠,你说,我到底是叔叔还是舅舅?”

    艾如初刚喝了口饮料,听到迦陌这句问话后差点儿喷了出来,她只是想安静地大快朵颐啊,但这围她又不得不替闺蜜解。

    “那个,小陌啊,你尝尝这个,特别好吃。”

    艾如初试图转移话题,然而,话题转移失败了。

    小迦陌巴巴地望着苏眠,在等待着她的答案。

    苏眠有些尴尬,清了清嗓子,回道:“当然是……叫舅舅,舅舅亲嘛。”

    小迦陌特别开心,超级嘚瑟地看向陈迦砚。

    “我就说是叫舅舅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

    小迦陌又转头朝苏眠道:“我小舅舅每次都给我买好多玩具,可我没有叔叔,我只有伯伯,他们就总是欺负我。

    等小宝宝出生后,我一定会当个好舅舅的,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他。”

    苏眠有些哭笑不得,给小迦陌舀了碗鱼汤:“这汤不错,你尝尝。”

    小迦陌拿起汤勺喝了口,然后吧唧着嘴,赞道。

    “嗯,很鲜,很好喝。”

    艾如初则故意道:“陌陌,你是喜欢小外甥呢?还是喜欢小外甥女呢?”

    小迦陌不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我希望眠眠肚子里的宝宝是个男孩儿,这样的话,等他长大了,我就可以带他去骑马和射击了。”

    “是女孩儿。”

    陈迦砚慢条斯理地放下了筷子,抽出两张湿巾擦了擦嘴,进餐已完毕。

    苏眠对未来一直都没什么规划,只要陈迦砚一刻不给她自由,她的未来便会存在许多变数,所以,她不奢求。

    至于肚子里的宝宝是男是女,其实对她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她也没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更没有母凭子贵的打算。

    不过,在听到陈迦砚的话后,她竟有一瞬间的愣怔。

    是女孩儿吗?

    艾如初嘴里还嚼着肉,闻言比苏眠这个当妈的还要激动。

    “女孩儿吗?女孩儿好,男孩子太调皮了!”

    只有小迦陌不怎么开心:“可是我比较喜欢男孩儿。”

    艾如初忍不住调侃道:“这么想要男孩儿,就赶紧长大,自己娶媳妇生呗。”

    小迦陌哼了声,侧眸瞥了眼苏眠的肚子,像是认命了,没过一会儿,突然回过神来,便朝陈迦砚问道。

    “哥,你是怎么知道眠眠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孩儿的?眠眠自己都不知道!”

    陈迦砚微微蹙眉:“你这智商究竟是遗传了谁?”

    小迦陌不高兴了:“你才笨!”

    苏眠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抬眸与陈迦砚对视道:“真是女孩儿?”

    现在医学科技这么发达,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其实就可以判断孩子的性别了,只不过孕早期的检测准确率不是百分之百罢了。

    陈迦砚回道:“多半是,不过,等孩子六个半月时,你可以去做一个四维彩超,结果的准确率会相对高一些。”

    苏眠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宝宝的模样了,头顶扎两个牛角辫,穿着公主裙,笑起来的样子很甜,一边追着她跑一边叫她妈妈。

    许是喝的汤有些多,苏眠想去洗手间了。

    胎儿越大,她尿频的次数就越多,只要稍微喝点水就得去厕所。

    她刚从座椅上起身,艾如初便也跟着起身了,结果却被陈迦砚给阻止了。

    “我陪她去。”

    艾如初只好又乖乖地坐下,继续往嘴里塞她的小羊排。

    苏眠不想让陈迦砚跟着:“我自己可以。”

    陈迦砚却充耳不闻,直接跟着她进了洗手间。

    正喝汤的小迦陌一脑袋的问号:“眠眠去洗手间,为什么哥哥跟着?男女有别不是吗?”

    艾如初被问住了,一边嚼着肉一边支支吾吾道:“这个嘛……等你哥待会儿出来了,你直接问他好了。”

    而此刻,洗手间内,苏眠正跟陈迦砚僵持着。

    “你出去。”

    陈迦砚却越过她,径自走到洗手池前,弯腰洗着手。

    苏眠就这么看着,在原地踩着小碎步,有点儿憋不住了。

    陈迦砚抬眸,从镜子里望向身后站着的女人:“吃过饭后,我让司机送迦陌和你朋友回去,你跟我回庭澜水榭。”

    苏眠捧着肚子,眼睛瞪的圆圆的:“不合适吧,我现在已经是周瑾的未婚妻了。”

    陈迦砚将手放在烘干机下:“不过是演出戏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飞上枝头的凤凰了?”

    苏眠的心猛地一紧,因为心虚,还以为是周瑾陪着自己演戏被陈迦砚给识破了呢,可转念一想,他指的演戏应该是另一层意思。

    “上次去周家,周阿姨有问我跟你之间是什么关系。”

    陈迦砚自然知道,以周家的家世娶个儿媳妇,就跟部队审核军婚差不多,得把女方的家底翻个底朝天。

    而苏眠的养父母那边,他已经派人警告过了,自然不会漏出什么风声,除非他们是活腻了。

    “哦?你怎么解释的?”

    陈迦砚还是有些好奇的。

    苏眠不想跟他具体说:“你别管我是怎么解释的,总之,我们得保持距离。”

    陈迦砚皱眉,朝苏眠走近了一些:“保持什么距离?”

    苏眠有些憋得慌了,立刻催促道:“你赶紧出去!我快憋不住了!”

    陈迦砚睨了苏眠一眼:“矫情!”

    但最后还是离开了洗手间,刚回到位置上,就听小迦陌问道。

    “男女有别,你干嘛要跟眠眠一起去洗手间?”

    陈迦砚被问得一愣,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弟弟虽然也不小了,有了自己的认知和主见,但也难免不会被他们的行为举止所影响。

    “只是洗个手而已。”

    小迦陌半信半疑地朝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也没再继续追问了。

    苏眠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陈迦砚刚好接了通电话,出去了。

    刚在椅子上坐下,就听见艾如初朝小迦陌问道:“陌陌啊,你哥有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东西?”

    苏眠也有些好奇,她总觉得像陈迦砚这种冷血无情的人,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才对吧,就算是面临死亡也绝对是淡然处之的那种人。

    结果,小迦陌的回答让她惊讶。

    小迦陌:“有啊,我哥害怕老鼠。”

    艾如初:“老鼠?我也害怕。”

    小迦陌回头看了眼门口,然后将食指竖起抵在唇边,悄声道。

    “别告诉我哥是我说的哦,要不然我就该挨揍了。”

    苏眠倒不怎么怕老鼠,甚至觉得老鼠可爱,曾经还想买只来养的,她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陈迦砚跟一只老鼠待在一起的景象,那画面一定特搞笑。

    小迦陌接着说道:“我妈说,小时候我哥看电视时,一看到老鼠就会把电视关了,而且接连好几天都不会再去打开电视。”

    艾如初笑得合不拢嘴:“这么严重啊!”

    苏眠勾了勾唇角,想象着那副画面,也着实有些想笑。

    小迦陌点点头,继续:“我妈说,我哥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买了一只小仓鼠让小朋友围在一起观察。”

    艾如初:“然后呢?”

    小迦陌:“然后,我哥就自己一个人偷溜出学校外了,最后老师发现少了一个学生,便通知了我爸妈,所有人找他一个。”

    艾如初特别童趣,也特别喜欢听故事,尤其别人的糗事。

    “找到了吗?”

    “他们找了很久,最后我哥自己一个人回家了,而且打死也不去幼儿园了,我爸妈问他原因,他也不说,后来才知道是因为那只小仓鼠。”

    艾如初:“你哥小时候也太可爱了吧。”

    苏眠也这么觉得,不过,为什么长大以后就变得这么讨人厌了?

    小迦陌打开了话匣子,故事是一个接一个。

    “还有,有一次我哥生日,他的朋友知道他害怕老鼠,便恶作剧送给了他一只老鼠玩偶,特别逼真,你们猜怎么着?”

    艾如初眨巴着眼睛:“哭了?”

    小迦陌摇摇头:“我哥才不会哭,我妈说我哥从小到大几乎很少哭,就是被我爸揍了也不哭,还说我姐去世的时候,他都没有掉眼泪。”

    艾如初:“冷血。”

    这一点儿上,苏眠却不这么认为:“有时候,不掉眼泪不代表不伤心。”

    小迦陌嗯了声:“我妈也是这么说的。”

    艾如初:“接着讲啊,送他老鼠玩偶的同学是不是被你哥给揍了?”

    小迦陌:“你怎么知道?他被我哥揍的可狠了,要知道我哥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跆拳道了。

    最后家长找上门,我哥就被我爸给揍了。

    然后我哥到了学校又把对方揍的鼻青脸肿的,那同学就直接吃了哑巴亏,都不敢再告状了。”

    艾如初下了结论:“报复心太重。”

    苏眠叹气,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时隔多年后还要去对付周瑾。

    小迦陌继续说道:“后来啊,我哥就特别讨厌那种布玩偶和毛绒玩具。

    即使不是老鼠也很讨厌,有些亲戚不知道,送来的礼物就直接被我哥扔垃圾桶了。”

    艾如初听的兴起:“你哥还害怕什么?”

    小迦陌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摇头:“好像就只怕老鼠,其他动物都不怕,他连蛇都敢握在手里,我就不敢。”

    苏眠也怕蛇,特别怕,心想,多亏陈迦砚没有养宠物蛇的癖好。

    艾如初又问:“那他有没有什么很喜欢的东西,吃的也行,玩的也行。”

    小迦陌嗯了半天,眼珠子上瞟,在作思考状。

    “……我只知道,我哥特别喜欢吃草莓,就因为他爱吃,所以我家院子里就栽种着。

    我妈说,我哥年轻的时候是比较喜欢极限运动的,后来我姐出事后就再也没玩过了。

    对了,他还喜欢各种飞机和汽车的模型,他光小时候的玩具就占了一个屋子,平时都不让我进去的,特别小气。

    还有啊,他脾气其实不太好的,他起床气可严重了……”

    苏眠听着听着就笑了,这小迦陌,是把陈迦砚的底都说出来了吧。

    陈迦砚进来的时候包间里正热闹着,嘻嘻哈哈的,他一进来,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眠瞄了陈迦砚一眼,突然就想到了老鼠,如果让人给他炖盘老鼠肉,他估计得吐吧。

    想着想着,一个没忍住,苏眠噗嗤笑出了声。

    陈迦砚眉毛一拧,瞅了她一眼,然后又将视线落在另外两个人的身上。

    小迦陌很心虚,立刻跳下椅子:“吃撑了,我去趟洗手间。”

    艾如初也跟着起身:“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屋内瞬间就剩下了苏眠跟陈迦砚,苏眠也想离开,明明只是听了个故事,可就是觉得心虚。

    “那个……”

    屁股刚离开椅子,就听见陈迦砚冷声道。

    “坐下!”

    苏眠只好乖乖坐好:“那个,我们都吃饱了,你让司机直接把我们送回去就好。”

    陈迦砚很是执着:“你跟我回别墅!”

    苏眠:“可是……”

    陈迦砚皱眉:“哪来那么多可是!”

    最后,苏眠还是坐上了陈迦砚的车,路过**广场的时候,她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我想下去买点儿东西。”

    这里一到晚上就会有好多小商贩出来摆摊,她有来过几次,是有卖动物玩偶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