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你跟陈迦砚什么关系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一张俏脸呈苦瓜状,眉头微蹙着,嘴角下垂着,护肚子的动作却煞是可爱。

    陈迦砚侧眸瞧着,唇角抽搐了下,有些忍俊不禁,最后索性直接在床前的软椅上坐了下来。

    “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呢?”

    陈迦砚那张嘴说出来的话一向都不怎么好听,苏眠虽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克制不了自己的怒火。

    她撑着床,慢慢地躺了下去,正准备翻个身,来个眼不见为净呢,就听见陈迦砚接着吐刀子。

    “少在那给我装可怜!我可没杀人的癖好!”

    苏眠瞪向他,眼神幽怨,脑袋一沾枕头,双手就揪着被子边缘往上一扯,直接盖过头顶。

    陈迦砚见状,眉心被挤出了两条褶皱,话音瞬间一转。

    “只要任务能顺利完成,而你又想生下她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没准真能同意。”

    苏眠紧闭着眼睛,就差把耳朵也捂住了,她不想听他说话,但她又不能把他的嘴巴给堵上。

    正心烦着,就听见了陈迦砚的这句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话,她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被子被她掀开了半截,只露出一双眼睛,朝床边的男人眨巴了两下,通过观察对方的表情似是在确认她刚才所听到的话中之虚实。

    陈迦砚眉头瞬间舒展,不悦之色已收,接下来的这句话有些自恋过了头。

    “看来,你是一直在等我这句话。”

    苏眠无暇去分析他那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神色究竟是何意,她只是想要确认一件事。

    “你刚才说什么?”

    这次,被子直接被她给拽了下去,声音有些急切。

    陈迦砚只以为她是因为高兴,自己的心情也莫名好转了些,说话的语气也跟着温柔了些。

    “你没听错,我同意你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不过前提是,你得听话。”

    苏眠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复又撑坐起身,满腹犹疑道。

    “你确定会让我把她给生下来?”

    说话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自己隆起的腹部上,里面的胎儿还很应景地动了一下。

    陈迦砚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轻轻地叩了几下,唇角上翘着,眸底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是不是高兴坏了?”

    苏眠眼睛瞪的圆圆的,腮帮子气得鼓鼓的,被子都被她给揪出褶皱来了。

    “你把一个小生命当儿戏?”

    陈迦砚眸底的笑意尽失:“我不让你生,你不高兴,我让你生,你还是不高兴!你别以为我现在宠着你,你就可以随便跟我耍性子了!”

    苏眠盯着陈迦砚看了几秒,随即缓缓地摇了下头,肩膀一耸,哼笑了声。

    “陈迦砚,在你眼中,孩子是玩具吗?你高兴了,就决定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上,若是不高兴了呢?你还能把她塞回肚子里吗?

    她一出生,就会被冠上私生子的名,注定得不到父母的疼爱,这对她来说,公平吗?

    既然我们没办法给她一个幸福的家,那一开始就不要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上!”

    苏眠说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可是听在陈迦砚的耳中就变了味道。

    他的笑掺杂着几许讥讽:“怎么?你这是在跟我要名分吗?”

    苏眠本来还义愤填膺的,结果被陈迦砚这一句话给问的怔了神,反应过来后就看见他嘴边那嘲讽的笑。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生下她而已!”

    苏眠也觉得自己的辩驳略显苍白,但她是打死也不会承认她有一丁点喜欢他的。

    不,顶多,也就比一点点再多一点点而已。

    陈迦砚像是终于没了耐心,将翘着的腿一放,然后慢慢起身,眼睛半眯着,睨向病床上坐着的苏眠。

    “好好养着吧,只要我一句话,A城所有的医院都不会给你做这个手术的。”

    苏眠特别讨厌陈迦砚的独断专行,和霸横不讲理,一个没忍住,就脱口而出道。

    “那我就去别的城市!甚至是出国!你的手再长,能伸多远?”

    陈迦砚眉宇间立刻升起一层郁气,声音也跟着降低了温度:“我警告你,最好别做出让我不高兴也让你自己后悔的事儿!”

    苏眠气得磨牙,重新躺回床上,将脑袋往被子里一钻。

    陈迦砚正欲离开,突然脚步一顿,朝蒙着脑袋的女人提醒道。

    “结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怎能不举办婚礼?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苏眠气呼呼地回了句,因为在被子里,声音有些闷:“我不明白!”

    陈迦砚没打算欺负她的,可是这女人是真的让人生气,尤其那张嘴,他不爱听什么她却偏要说什么。

    折身回到病床边,他直接弯腰,攥住被子一角,猛地一掀。

    苏眠竖着耳朵,在等着他离开,结果脸上的遮盖物突然没了,她一睁眼就对上了陈迦砚那张喜怒不显的脸,近在咫尺!

    “你――”

    苏眠去扯被子,结果手里的被子就这么被对方给一把夺了过去。

    “你干什么!我、我困了,我要睡觉!”

    陈迦砚的双手直接撑在了苏眠肩膀的两侧,俊脸持续下移。

    “大白天的,睡什么睡!”

    苏眠结巴着,狡辩着:“我是孕妇,孕妇嗜睡再正常不过了!”

    陈迦砚纤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扇动了两下,声音上挑:“哦?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休息。”

    苏眠双手抵在陈迦砚的胸前,不让他再继续靠近,可是显然无用。

    这个无赖竟然吻住了她的唇!

    苏眠的眼睛倏地瞪大,明明两个人刚才还在吵架,怎么……怎么突然就亲上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巴已被对方的唇舌撬开。

    陈迦砚没料到自己会被咬,对方下口还真是重,嘶的一声,他匆忙撤退,然后慢慢地站直身子。

    苏眠心想,他难道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了?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果然,下一秒,他便又俯低了身子。

    苏眠下意识地尖叫一声:“啊!”

    不过,这混蛋居然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她的脖子上!

    苏眠以为陈迦砚这是要咬她,结果他却在上面狠狠地嘬了两口,直起腰后,他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刚刚被他‘咬’过的地方。

    陈迦砚勾唇一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不是困了吗?睡吧!”

    说着还不忘把掀开的被子重新给苏眠盖上。

    苏眠简直目瞪口呆,她就这么目送着陈迦砚的背影离开,嘴巴一开一合,骂了句:“神经病!”

    她抬手摸了摸刚才被嘬的地方,然后翻身坐起,下了床,去到了洗手间。

    站在盥洗台前,她歪着脑袋,从镜子里她能够清楚地看到那混蛋竟然在她的脖子上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草莓印。

    “王八蛋!混蛋!臭流氓!”

    苏眠磨着牙,一句比一句说的切齿。

    肚子突然被腹中胎儿踢了两脚,她垂眸看去,用手在肚皮上轻轻地拍了拍,没好气道。

    “连你也欺负我!还没出生就开始帮着那混蛋了,若是真的把你生出来,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敌人?”

    当然,苏眠说的是玩笑话。

    她现在特别的矛盾,不忍心杀她,却又不想要她,她就这么站在天平中间,左右为难着。

    等到了周末,苏眠定了闹钟,早早便起了床。

    她的衣服其实并不多,大多都是休闲款式,且全是杂牌的。

    她的衣品不是太好,平时也没多大讲究,反正她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素,白灰最多,且码数都小,能供她挑选的衣服就更不多了。

    但今天她就要去见未来‘公婆’了,必须得穿得正式一点,得体一点,可她挑来挑去,却愣是挑不出一件像样的。

    周瑾看出了她的苦恼,半个小时后,他的助理便送来了几套孕妇装。

    “你真体贴。”

    这是苏眠发自内心的赞美,她就是觉得周瑾是国民好老公人选,比陈迦砚得好上千倍不止了。

    “将来,谁若是有幸成了周太太,然后跟你共度一生,那她上辈子不知道得修多少的福才能在今生有这么好的运气。”

    周瑾只是笑笑,然后把手掌摊开,伸到了苏眠的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语气略带玩笑。

    “周太太,请换装,老公我带你去见你未来公婆。”

    苏眠先是愣了下,随即笑道:“你也不怕我把这话录下来,等以后放给你爱的人听,你就等着跪搓衣板吧。”

    周瑾看向苏眠,笑意很宠:“如果上天真的能给我一个心爱之人,那即便是天天受罚,我也认了。”

    苏眠曾不止一次幻想,如果周瑾是她的金主该有多好。

    可是仔细推敲,这种假设完全不成立。

    首先,周瑾就不是那种贪恋女色之人,私生活更没有陈迦砚的那么乱;

    再者,周瑾跟陈迦砚之间的恩怨一直都存在着,如果她真的成了周瑾的女人,陈迦砚同样会盯上她,然后逼她做一些她不愿意做的事儿。

    思来想去,所有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的。

    她也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了。

    周家的别墅很是气派,比陈家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建筑风格偏古风,有羊肠小径,有潺潺小溪,有长长的游廊,还有美丽的花圃。

    室内的装修风格也是宫廷风,家具有些偏新中式,地毯更是华丽。

    周瑾似是看出了她的紧张,于是直接牵起了她的手。

    “放轻松,只是吃顿饭而已,他们又不会吃了你,况且,我这不是陪在你身边呢吗?”

    “嗯。”

    苏眠牵强地笑了笑,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可是心跳声还是出卖了她。

    刚坐下没一会儿,周瑾便被周父叫进了书房。

    客厅便只剩下苏眠跟周母了。

    苏眠的心更加的忐忑不安了,单看‘婆婆’的长相,就有些刻薄,再看自己的条件,没一样能配得上周瑾的。

    正所谓婆婆看儿媳妇,越看越不顺眼。

    她也不求什么,只希望对方不要太刁难自己就好,就算刁难也无所谓,反正也就一顿饭的事儿,她忍着。

    就在她想要找话题跟‘婆婆’聊天的时候,对方嘴巴一动,出口的问题直接就把她给问懵了。

    “你跟陈迦砚什么关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