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宁可做过后悔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你说,若是让周瑾知道,你肚子里怀的是我的种,他会作何感想?”

    陈迦砚微侧着身子,正要伸手去摸苏眠的肚子结果就被她给拍开了,一副你别碰我的表情。

    苏眠始终不去看旁边的男人,狠下心道:“这两天,安排给我做手术吧。”

    陈迦砚扬起一侧唇角,皮笑肉不笑地问着:“不用跟他商量一下?”

    苏眠其实已经跟周瑾支会过一声了,但她必须得表现出这事儿暂时还没跟对方商量过的模样。

    “把孩子做掉后,我自会跟他解释。”

    陈迦砚身子往后一靠,抬起右腿往左腿上一压,胳膊搭在沙发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其实,你若求我,或许,我会让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也不一定。”

    苏眠闻言有些震惊,她不可置信地转头,望向陈迦砚的眼神满是疑惑。

    他刚刚说了什么?他竟然同意她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该不会是魔怔了吧?

    陈迦砚特别自恋:“怎么?高兴过头了?”

    苏眠回了神,自嘲地哼了声:“孩子若是周瑾的,没准我还会争取一下,既然是你的,留着她,难道要纪念我们这段肮脏不堪的关系吗?”

    陈迦砚本来还挺高兴的,在听到苏眠的回答后,脸色骤变。

    “你说什么!”

    苏眠缓缓地,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个孩子,我是不会要的。”

    陈迦砚被激怒了,另一只手直接掐住了苏眠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有种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次!”

    苏眠的脸蛋被捏的变了形,嘴巴吐出的话也有些口齿不清。

    “我、我……不要……她!”

    很疼!脸被捏的很疼!

    但苏眠没有求饶,只是瞪着一双杏眼,不妥协地怒视着陈迦砚。

    陈迦砚是真的被苏眠给惹怒了,这个女人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惹他生气!

    “这个孩子,留与不留,现在已经不是你说了算了!”

    他原本也只是想试探她一下,在得知她这么讨厌给他生孩子后,就想着跟她唱反调。

    捏着苏眠的手松开了。

    苏眠剧烈地喘息着,有些狼狈地瞪着对方,眸中喷着怒火,抬手就想往他身上招呼,结果却被对方给攥住了手腕。

    “你――你――”

    苏眠简直怒不可遏,一个小生命在他眼里难道就如同儿戏吗?是去是留他都能说的如此轻松!

    这混蛋!

    陈迦砚睨着身旁的女人,语气像是结了冰:“如果你不听话,背着我把孩子打掉了,我会直接昭告天下,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周瑾的!”

    “你――”

    苏眠红着眼眶,差点儿就被这混蛋给气哭了。

    “我要使用金牌!”

    陈迦砚轻描淡写地回了句:“我是不是没有告诉过你,事关周瑾,则无效!”

    苏眠的眼眶里已经氤氲起一层薄雾:“你、你无赖!”

    “无赖?”陈迦砚眉梢往上一吊,俊脸猛地朝苏眠靠近,“看来,我若是不做点儿什么,还真是担当不起这两个字了。”

    “你……”

    苏眠向后躲了下,结果后脑勺很快便被他的手掌给固定住了,她双手抵着他的肩膀不让他靠近,可是根本就无用。

    陈迦砚霸道且蛮横地吻上了她的唇,不顾她的挣扎和抵抗,对她又是亲又是啃的,像在泄愤。

    苏眠气坏了,气得肚子突然有些疼。

    这时,有人敲门了,可是陈迦砚根本就不理会,依然搂着怀里的女人,对她一再地侵犯着。

    门外的人敲了两下,许是着急,便直接推门而入了,看到屋内的情形立刻低下了头。

    “老板。”

    陈迦砚终于放开了苏眠,转头看向进来的人,眉头微微皱起,那眼神好似在说,你最好有急事禀报。

    “什么事儿!”

    保镖回道:“周瑾来了。”

    陈迦砚眼睛一眯,然后侧眸看向身旁的女人。

    苏眠被人撞见了这一幕本来就极为尴尬,在听到保镖的话后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慌里慌张地说道。

    “你让他稍等一下,我马上出去。”

    苏眠说着便从沙发上起了身,结果手腕却被陈迦砚给攥住了,轻轻一拽,又重新坐了回去。

    陈迦砚:“怎么?怕让他撞见我?”

    随后又朝保镖吩咐道:“让他进来!”

    苏眠倏地瞪大眸子,吃惊地望向陈迦砚,莫非……他现在就要朝周瑾开刀了吗?

    可是,她、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你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苏眠的语气近似乞求,她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她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脸色也很是难看,手抚着肚子,突然感到有些阵痛。

    “我……我肚子疼。”

    陈迦砚只以为苏眠是在装,冷睨了她一眼,然后从沙发上起身。

    “瞧你这点儿出息!”

    陈迦砚直接进了卧室,进去后瞬间把门也给关上了。

    苏眠这才长松了口气,等周瑾进来后她的额头上都渗出细汗了。

    她朝周瑾使了个眼色,朝卧室的方向看了眼,示意他陈迦砚现在在里面。

    周瑾朝卧室门口瞥了眼,而后收回视线,径自来到苏眠身旁,坐下。

    “怎么还出汗了?”屋子里并不热。

    苏眠解释道:“刚才有些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周瑾作势就要起身:“我去叫医生来。”

    苏眠忙拽住了他的袖子,摇头:“不用了,陪我说会儿话。”

    周瑾又看了眼卧室的方向,然后放低声音道:“他为难你了?”

    苏眠小声回道:“他突然改了主意,要让我把肚子里的孩子给生下来。”

    周瑾是惊讶的:“什么?”

    随后又恢复如常,故意大声道:“这周末,陪我回家一趟,结婚前总要跟长辈正式见一面的。”

    苏眠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回、回家?”

    周瑾笑道:“不用怕,我都跟他们已经说好了,我们的婚事他们不反对,只是吃个家常便饭而已,你若不喜欢跟他们在一起,那以后我们就住在外面。”

    苏眠点了点头,脑袋里却是乱七八糟的。

    周瑾接着说道,声音很小:“我还是那句话,我尊重你的决定。”

    苏眠垂眸,盯着自己的手,心情五味杂陈着。

    她还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生下她父母却给不了她爱,那还不如压根就不要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上。

    周瑾将手放在苏眠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似在安慰。

    “对了,你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

    苏眠一怔:“婚礼?”

    周瑾唇角一翘:“傻了?你可是答应了我的求婚,怎么?想反悔啊?”

    可是苏眠却从未想过会跟周瑾举办婚礼,所以,她才会有这种反应。

    周瑾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现在想反悔也已经晚了,不如,我们中西式结合?

    我已经联系了法国那边的**设计师,我会让他帮你设计两套礼服,一套中式的,一套西式的。

    回头,你把你的想法告诉我,想要什么样的婚纱,我好让他参照你的意见来设计。”

    苏眠惊呆了,她从未想过,不过是做戏而已,何必要演的这么认真。

    “其实,不用那么破费的,我……”

    周瑾:“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不破费怎么行?”

    苏眠有些恍惚,都已经分不清周瑾这话是在跟自己认真说呢还是在故意说给陈迦砚听。

    但是有一门之隔呢,他们的声音也不是太大,里面的人应该是听不见的。

    苏眠脑袋晕晕乎乎的:“那个……我其实不太喜欢铺张,简单一点儿就好,我也不想办婚礼。以后若是……”

    苏眠突然就想起了陈迦砚,这个人的想法她根本就摸不透,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让她跟周瑾顺利地结婚。

    周瑾一向尊重苏眠,听她这么一说,便妥协道。

    “好吧,听你的。”

    突然,苏眠的身体僵了一下。

    周瑾察觉到了:“怎么了?不舒服吗?”

    苏眠垂眸看向自己的肚子,低声道:“她……她刚才踢我了,又踢了一脚。”

    苏眠知道这是胎动,但这还是她头一次这么清楚地感受到,情绪瞬间有些复杂,有欢喜,有惆怅,有无奈,有落寞。

    她唇角一闪而过的笑意被周瑾捕捉到了,她的内心活动,周瑾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婚礼,我们可以以后再补办,不过,总得先领证,我们能等,肚子里的宝宝可不能等。”

    苏眠不解地看向周瑾。

    周瑾则朝她抿唇一笑:“遵从自己的内心,想要就留下。”

    苏眠脑子更乱了:“我……”

    周瑾:“若是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回家。”

    周瑾又朝卧室的方向看了眼,然后突然大声说道:“陈总,可否抽出几分钟的时间,我想跟你谈谈。”

    苏眠吓了一跳,顿时有些六神无主了。

    这时,门开了,陈迦砚从里面走了出来,表情不怎么好看。

    周瑾直接握住了苏眠的手,捏了捏,像是在安抚她紧张的情绪,随后又凑到她耳边低语。

    “放心,我有分寸。”

    陈迦砚冷着一张脸,睨了苏眠一眼,然后朝周瑾似笑非笑道。

    “恭喜周总,觅得良缘。”

    陈迦砚这句话的讽刺意味颇浓,周瑾当然能听得出,但他不跟他计较。

    “走吧,请你喝一杯?”

    周瑾说话间便从沙发上起身,离开时不忘低头在苏眠的额头上吻了下。

    “别担心。”

    苏眠下意识地闭眼,心脏扑通扑通的,感觉有些超负荷了。

    她都不敢去看陈迦砚的那张脸,现在铁定臭的要死。

    两人没去别处,而是在医院的另外一间空病房里坐着。

    周瑾直接开门见山道:“陈总为何会出现在我未婚妻的病房里?”

    陈迦砚黑眸一凛:“我以为,周总应该已经知道了,一直忍到现在,挺不容易啊。”

    周瑾斟酌着话语,回道:“小眠跟我说过,说你一直在纠缠她。”

    陈迦砚挑眉:“哦?她还跟你说什么了?”

    周瑾却不答反问:“我知道你还在为当年的事儿耿耿于怀,不过一码归一码,你有什么不痛快的直接朝我来,别为难小眠。

    她现在还是洛砚的人,为了前途,她不敢得罪你。

    合同上的违约金,我替她付,你若有什么要求,也尽管可以提,我能答应的都答应,只希望你能放了她。”

    陈迦砚冷笑一声:“周总真是说笑了,我又没拴着她,她想去哪儿,最终还是合同说了算。

    我知道周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把她挖走,也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儿了。

    不过,我是真心很喜欢她。迦念死前曾说过一句话,喜欢就去追,宁可做过后悔,也不能错过后悔。

    虽然你们现在已经是未婚夫妻了,可毕竟还没领证,我有追求她的权利,而她也有重新选择幸福的机会不是吗?”

    周瑾皱眉:“你当真喜欢她?”

    陈迦砚耸耸肩:“当然,喜欢到晚上睡觉都会梦到她,至于梦到跟她做了什么,我就不描述了,免得你尴尬。

    哦,对了,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前阵子她出了趟国,是我陪她一起去的?”

    周瑾眯眸:“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迦砚半真半假地说道:“你说,孤男寡女的一起出国能干什么?我们晚上只开了一间房,海景房,偌大的玻璃窗,她的声音夹杂着大海的声音,特别动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