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在游泳池里溺水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太激动了,脸上难掩得逞的笑,她举着手机朝男人晃了晃,生怕他会出尔反尔似的。

    “你说话要算话哦。”

    陈迦砚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往怀里一带,夺过她手里的手机,朝旁边的置物架上一搁,就势揽住了她纤细的腰,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苏眠唔唔了两声,脑袋躲闪着:“免死……金……金牌……”

    之后的一个多小时,苏眠被陈迦砚翻来覆去地狠劲折腾,到最后也只能连连求饶。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欢爱过后的甜腻气息,苏眠拥着被子,有些小情绪。

    “你又食言!说话不算话!”

    陈迦砚侧着身子,大掌放在女人嫩滑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揉着,嘴唇微微开启,风淡云轻地吐出了两个字。

    “给你。”

    苏眠快速转过身,与男人对视:“真的?”

    陈迦砚睨着苏眠,漆黑的眸子如夜空中的星:“君子一诺。”

    苏眠心道:还君子!就你最小人了!

    见女人朝自己摊开手,陈迦砚微蹙眉毛:“什么?”

    苏眠模样有些俏皮:“你得给我一个东西,万一你以后又食言怎么办?我得留有证据。”

    陈迦砚眼皮一抬,扫向床头柜上的腕表。

    苏眠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直接问道:“这表得多少钱啊?”

    陈迦砚:“两百多。”

    “这么便……”宜字还没说出口,苏眠便睁大了眼睛,嘴巴张成了O型,“两百多万?”

    陈迦砚挑眉:“怎么?你觉得我会佩戴两百块的东西?”

    苏眠嘟囔了句:“太贵了。”万一她弄丢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陈迦砚:“那你想要什么?”

    苏眠认真地想了想,他身上的领带啊衬衫啊还算便宜些,但这些东西要来也太别扭了。

    “要不,你让人去做几块免死金牌吧,纯黄金的,刻上免死金牌四个字。”

    “几块?”陈迦砚声音略带戏谑,“你觉得,你还有成功的机会吗?”

    苏眠瞄了男人一眼,小声咕哝道:“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陈迦砚放在女人肩膀上的手缓缓上移,直接拖住了女人的下巴,拇指在她红润的唇上轻轻摩挲着,声音低沉且沙哑。

    “我拭目以待。”

    回国后,陈迦砚便将这件事吩咐给了杨助理。

    “去做……几块免死金牌。”

    杨助理听后一脸的懵逼:“免死……金牌?”

    陈迦砚眉梢一挑:“没听懂?”

    杨助理觉得这风格有些跟老板不符啊。

    “是古代皇帝奖给臣子的那种?”

    陈迦砚面无表情地反问:“不然呢?”

    杨助理也不敢问陈迦砚用这个东西要做什么,犹豫了数秒还是问道。

    “要纯金的?”

    “嗯。”

    “做多大的尺寸?”

    “你自己看着办。”

    杨助理仍然是一脸的懵,但老板的命令不能违背,只好应声退下了。

    当陈迦砚将一块10cm长8cm宽0.5cm厚的雕花金牌给苏眠的时候,她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着,爱不释手。

    陈迦砚眉宇之间藏着笑意:“喜欢?”

    苏眠嗯了声:“这雕花还挺别致的。”是她很喜欢的兰花。

    陈迦砚:“若是丢了,约定作废。”

    苏眠瞬间觉得手里的东西有些烫手了,她现在还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陈迦砚的手里攥着一小绺她的头发,他一边绕着手指把玩一边说道。

    “应你的要求,我找人多做了几块。今晚,要不要再争取拿一块?”

    苏眠有些心动,人都是贪心的,她也希望能多拿几块保自己的命。

    只可惜,她上了这混蛋的当。

    她主动了好几次,每次都输,输到最后她便不干了。

    “你这样很打击我的自信心。”

    陈迦砚闻言,扬起唇角,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是极好看的。

    “这么说,还怪我了?明明是你不够努力。”

    苏眠羞愤地喊道:“我嘴巴都酸了!”

    陈迦砚:“那……我帮你按摩一下?”

    苏眠还在发愣阶段,对方已经朝她压了过来,薄凉的唇堵住了她的……

    这混蛋!他竟然用这种方式给她按摩!

    可是,想拒绝,已经晚了。

    两人又抱在一起缠绵了会儿,苏眠的肚子又饿了,咕噜咕噜地叫着,让她很想去撞墙。

    陈迦砚视线下移,落在她的肚子上,笑着:“卖力的好像是我吧,我都还没饿呢!”

    苏眠羞窘不已,但又辩解不了什么。

    没多久,服务生便送上来了一大份夜宵——农家大杂烩,土司披萨和一份豆腐汤。

    苏眠舔了舔唇,想流口水。

    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特别容易饿。

    一大份夜宵最后被她解决了三分之二,高热量食入,明天还要拼命地减下去。

    陈迦砚就坐在她对面,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若有所思道:“你饭量好像见长。”

    苏眠有些不好意思:“我平时也吃不了这么多的。”

    陈迦砚语气略带一丝暧昧:“哦?看来,是真的累着了。”

    苏眠瞪了男人一眼,不理他。

    陈迦砚突然又问:“你对未来可有打算?”

    苏眠怔忪了数秒:“未来?”

    陈迦砚提醒道:“你欠公司的钱已经还清了。”

    苏眠之前跑了不少通告,接了好几个代言,虽然都只是些小广告,但欠公司的钱已经还上了。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其实她对未来并没有任何的规划,因为就她现在的处境,能尽快得到自由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哪有什么未来?等你先放我自由再说吧。”

    不过,她倒是想等有钱了先给自己买套房子,不用太大,七八十平就足够了。

    陈迦砚耸了耸眉毛:“我也说了,等你什么时候能让周瑾娶你,再来跟我谈自由。”

    苏眠很是发愁,这个任务,她根本就完不成,可她又不能跟他讲条件。

    就在这时,手机滴滴滴了声,有微信短消息进来。

    苏眠拿起来,打开一看,是艾如初发来的一张图片。

    艾如初:“忘把这张照片传给你了,太漂亮了,留着吧。”

    照片上正是苏眠跟陈迦砚牵手的那张,她后来看过一次,确实拍的挺好。

    但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些心虚,抬眸偷瞄了对面的男人一眼,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它给删掉。

    陈迦砚见状身体往前一倾,长臂一伸,直接将女人手里的手机给夺了过来,随即低头一看。

    苏眠伸手去抢,已经晚了:“喂……”

    陈迦砚眉毛拧了拧,但没说话。

    苏眠忙说道:“你直接删掉吧,初初拍着玩儿呢。”

    陈迦砚并没有删,而是直接又将手机扔给了苏眠:“摄影技术还不错。”

    苏眠拿起,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将照片删掉。

    心想:初初难得拍一张好看的,她得留下它做纪念。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苏眠都跟着团队出去商演了,到了月末,公司临时给她们接了一个通告,要全体成员作为嘉宾去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

    节目里,其中一个游戏环节是在水上。

    虽然水池里的水才只到她胸口的位置,但因为不会游泳她多少还是有些犯怵的。

    可是别人都下水玩,只有你自己站在台上,也显得有些太矫情了,仔细斟酌过后,她决定还是下了水。

    水池里一共有两队人员,然后抱着一皮球在水中传来传去,最后哪队人员能在不犯规的情况下投入对方球篮那就算获胜了。

    起初,苏眠玩的还很好,到了中途,球到了她的手上,她不想拖队员后腿,只能拼命在水里移动,结果脚下一滑,她直接栽进了水里,球被人抢了去。

    人若倒霉了,就是喝口水都能塞牙。

    苏眠对水有种莫名的恐惧,她在水底下慌张地扑腾了几下,结果右腿不知怎么地就突然抽了筋,她被灌了好几口水,脑袋那一刻是一片空白的。

    摄影师先发现的情况异常,台上的常驻嘉宾也瞧见了,立刻喊道:“小眠溺水了,快快快!”

    说着就一跃而下,也跟着跳进了水池。

    傅玥在她附近,立刻划过去,一把将她给捞起,几个人帮忙,将她给抬上了岸。

    苏眠鼻子也被呛到了,一上岸就吐了口水出来,人也清醒了。

    “腿,右腿……抽筋了。”

    她立刻提醒道,疼痛使她的面部表情有些微的扭曲,她用力地咬着牙,强忍着,额头上的水和汗混在了一起。

    等抽筋的右腿好不容易恢复正常了,苏眠竟发现她的腹部有些隐痛。

    傅玥在旁边看着她:“肚子疼?”

    苏眠苍白着小脸点了点头。

    傅玥起身:“我去给你要杯热水。”

    苏眠立刻拽住了她的袖口:“不用,也不是太疼。”

    这件事很快便传进了陈迦砚的耳朵里,所以,三天后,苏眠又被召见了。

    只是车开到中途,苏眠突然皱眉道:“这不是去酒店的路。”

    司机解释道:“嗯,这是去庭澜水榭的路,陈总的私人别墅。”

    苏眠满腹疑惑,不明白好端端地,怎么突然换地方‘约会’了,难道是她这个情人升级了,就像古代的采女升为贵妃一样,也要跟着换寝宫?

    庭澜水榭是一个设计时尚且前沿的一个别墅区,依山傍水的,风景特别美。

    一进门,就有佣人出来迎接:“苏小姐吧?先生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请跟我来。”

    夜色迷人,苏眠跟在佣人后面,踩着鹅卵石铺成的羊肠小径,绕过几个木制栈道和走廊,最后拐进了别墅内。

    别墅内的设计风格比较偏北欧风,简洁大气,但同样上档次。

    大到沙发柜子,小到烟灰缸,一看就是出自大师之手,就连花架上的盆栽都让人看着特别的舒服。

    “苏小姐,先生在三楼。”

    佣人直接拾阶而上,苏眠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踩着柔软的地毯,绕着旋转楼梯上了一层,又上了一层。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然后苏眠就看见了陈迦砚。

    眼前是个室内游泳池,面积挺大的,陈迦砚正在泳池里游泳,姿势漂亮极了。

    苏眠也没有打扰他,而是站在一旁观赏着。

    都说经常运动的男人最帅了,果然一点儿不假。

    陈迦砚游过来后,双手扶着岸边,起身,晃了晃服帖的头发,水珠在空中四射。

    他抬头望向岸边上站着的女人,然后视线又落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给你准备了泳衣,换上,下来。”

    苏眠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果然,沙发上叠放着一块浴巾,浴巾上放着一套红色的比基尼,那布料少的还不如不穿。

    苏眠本能地拒绝:“我不要。”

    陈迦砚直接威胁道:“你是要让我帮忙吗?”

    苏眠给自己找借口:“我不喜欢水,我不想下去。”

    陈迦砚皱眉:“有我在你,又淹不死你!”

    苏眠还是有些恐惧,所以开始转移话题了:“怎么突然换地方了?你平时都住这里吗?”

    陈迦砚沉声道:“三、二……”

    苏眠也不想妥协:“我不想下去。”

    陈迦砚也不废话了,直接双臂一撑,跳上了岸。

    他只穿了一条藏青色的泳裤,大长腿一迈,笔直地朝苏眠走来,身上结实的肌肉让苏眠看得有些脸颊发烫。

    然后,她还来不及反应什么,就被对方给扯到了沙发跟前。

    陈迦砚淡淡地出声:“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苏眠怒视着他,不情不愿地解扣子:“我怕凉。”

    陈迦砚:“水是温的。”

    苏眠嘟囔着:“可是,我不会游泳,前几天我还溺水了呢。”

    陈迦砚也算很有耐心了:“所以才让你学!”

    苏眠一下子懵了:“要我……学、学游泳吗?”

    陈迦砚:“不然呢?你以为我要让你下水做什么?*你?”

    苏眠确实这么想的,他以为他要玩什么泳池play,原来不是。

    但目光一落在那比基尼上,就又开始打退堂鼓了:“可这……这、这布料也太少了。”

    陈迦砚拧眉:“这里就我跟你,又不会被别人看到,更何况,你光着身子的时候我都见过,有什么好害羞的。”

    苏眠最后还是换上了那件她极为看不上眼的三点式泳衣。

    见陈迦砚双眼只盯着自己的胸口看,苏眠忙抬手挡住:“色狼!”

    陈迦砚挑起眉梢看她,警告出声:“我今晚要教会你游泳,劝你最好别勾引我,否则前功尽弃的话,明天继续学。”

    苏眠咬牙:“你——”

    这混蛋什么时候这么有时间了!最近见面的次数也未免有些太频繁了。

    心里的恐惧还没消失,手腕就被对方给握住了,然后被他牵着往泳池边走去……

    苏眠的脚就像是灌了铅似的,她下意识地往后退着,成了男人前进的阻力。

    陈迦砚这时回头,冷声道:“你是要我抱你下去,还是扔你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