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能给我张免死金牌吗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又拨开照片堆瞅了两眼,说道:“不过,你最近好像是挺倒霉的。要不,放你两天假,去寺院上柱香拜个佛?”

    苏眠当然能够听得出男人话中的戏谑之意,也就没搭这个茬。

    “在网上发帖的人找到了吗?”

    苏眠是有些着急的,换成谁,谁也不愿意背这锅的。

    陈迦砚抬眸看向一直规矩站在旁边的杨助理,问道:“发帖爆料那事儿,调查的怎么样了?”

    杨助理忙回道:“发帖的人是一个名叫高羽云的女人,今年21岁,是名模特,跟SXPM成员杨蓝是大学同学,关系很不错。

    这次的事儿,她是被杨蓝教唆的,目的是想把井小姐和苏小姐的名声都搞臭。

    听高羽云说,比赛的时候杨蓝就看苏小姐不顺眼了,后来又跟井小姐闹了点儿小矛盾,一时气不过就想了这个法子,想要一石二鸟。

    但杨蓝又怕事情暴露了,被公司处罚,所以才选择让好友替她办这件事,如果真出了事她也能推卸责任。”

    陈迦砚的手轻搭在座椅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沉思了会儿,朝杨助理吩咐道。

    “让公关团队登录上她的号,发一篇道歉的微博。”

    杨助理:“那杨蓝怎么处理?”

    陈迦砚瞥了眼还通着的电话,一秒后果断摁了挂断键。

    “下周,‘云海’的钱总要来,正好缺个陪酒的。”

    杨助理颔首:“明白了。”

    ‘云海’本是一地产公司,不过,洛砚最新制作的一部剧里云海投资了五千万,算是第二投资商了。

    而这个钱总,今年快五十了,圈里人都知道,他私生活乱得很,光包养的小情人都能组成一球队了,每次出来应酬必定要带走一个女人,至少一个。

    说是让杨蓝去陪酒,其实就是让她去伺候那色狼了。

    杨蓝也只会是第二个司雁。

    陈迦砚拿起手机,翻出最新的通讯记录,作势要拨过去,见杨助理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蹙眉道。

    “还有事儿?”

    杨助理立刻回道:“我今天有咨询过几个心理医生,他们说,从小到大只做一个梦很可能是有记忆创伤。”

    陈迦砚:“记忆创伤?”

    杨助理:“就是记忆上出现了紊乱或者是失忆,患者颠倒或忘记了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事儿。

    不过他们以往并没有接触过这类型的病人,所以,一切都还不能确定,需要患者亲自去跟他们沟通。”

    陈迦砚盯着某一处若有所思了数秒,然后朝杨助理道:“行了,你先出去吧。”

    杨助理颔首,退后,转身离开。

    那头,苏眠正举着手机,朝手机屏幕龇牙咧嘴着,她正听到关键时刻,他竟然将电话给挂断了!

    这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故意吊她胃口!

    正腹诽着,手机屏幕亮了一下,那混蛋又给她回过电话来了。

    陈迦砚也不废话,直接道:“待会儿,司机会去接你。”

    苏眠张了张嘴,知道拒绝无效,也就索性不再浪费唇舌了。

    她在家洗了个澡,出门时经纪人在群里说话了:“我在杨蓝这里,都下来一趟。”

    苏眠隐约觉得,网上发帖的事儿估计跟杨蓝有关。

    刚出门,正好碰上傅玥她们,然后一起下了楼。

    一大群人全都聚在杨蓝的单人宿舍里,气氛有些低沉。

    经纪人肖静看向杨蓝:“你说吧。”

    从她们进门后,杨蓝就一直耷拉着个脑袋,众人面面相觑着,知道是又出事儿了。

    杨蓝坐在沙发上,双手互攥着,很用力,过了片刻才抬头道。

    “网上那帖子是我叫人发的。”

    众人里,也就苏眠、傅玥和井兰语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似乎是早就料到了。

    卓茯苓心直口快:“你、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杨蓝也不想解释,直接从沙发上起身,朝井兰语略微低头:“对不起。”

    但也仅仅只是朝井兰语道了歉,却并不打算跟苏眠道歉。

    卓茯苓提醒道:“还有眠眠呢!”

    杨蓝其实还是有些不服气的,因为井兰语背后靠着一尊大佛,她只能低头,但苏眠就不一样了。

    苏眠有些尴尬,直接道:“不必了。”反正道了歉,她也不会原谅。

    肖静则在旁边一直绷着一张脸,看样子是很生气。

    “这件事对兰语和苏眠还有这个团,甚至公司都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公司已经决定对杨蓝做退团处理。

    之前司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也警告过你们很多次了,可还是有人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最后导致自食恶果。

    我还是那句话,公司签你们可不是让你们来作妖的!你们若是不在乎自己的前途,就尽管继续犯错。”

    屋内瞬间安静下来,只听见肖静在那骂人。

    一阵手机铃声却在此时突兀地响起了起来,所有人寻声全都朝苏眠看来。

    “抱歉。”

    苏眠忙从包里掏出手机,见是陈迦砚打来的,犹豫了下,转身朝旁边走了两步,背对着她们,接通了。

    她用手捂着嘴巴,小声地说了句:“我在开会。”之后也没等陈迦砚说什么便又挂了电话,然后将手机铃声设置成了静音。

    肖静冷着脸,沉声道:“行了,都散了吧。”

    苏眠下楼后,司机早早就候在了那里。

    在去酒店的途中,苏眠拿出手机给陈迦砚发了条微信:“已经在路上了。”

    之后,她又上了微博,然后就看见了三分钟前杨蓝发的那条道歉微博,底下的粉丝已经展开了撕逼大战,都在喊着让杨蓝滚出娱乐圈。

    更好笑的是,自己的粉丝竟然跑到了井兰语微博下面,要求她的粉丝去跟自己道歉。

    也确实,因为这件事,井兰语的粉丝已经疯狂到把她家祖宗十八代都给搬出来了,更别提还有砸鸡蛋的事儿了。

    自己‘沉冤得雪’了,心情瞬间也好了许多。

    微信消息此时又回过来一条:5016.

    苏眠皱眉,五楼,应该是吃饭的地方吧。

    到了之后,陈迦砚点的菜都已经上齐了,杨助理在外面给他们‘站岗’,也让苏眠放松了不少,一进屋就把‘武装’给卸了。

    一个小雅间,装修的倒是挺别致。

    她去洗手间洗了个手,出来直接在陈迦砚的对面坐下。

    “我看微博了。”

    陈迦砚没看她,而是拿起筷子开始进餐。

    苏眠有些好奇地问道:“公司真的会雪藏她吗?”

    陈迦砚眼皮一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不然呢?你还打算原谅她?”

    苏眠也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停在半空:“……那到没有。”

    过了一会儿,苏眠又问:“我听说,司雁现在被公司安排去……接待那些合作商,是是真的吗?”

    她的话说的很隐晦,但她知道陈迦砚一定懂。

    陈迦砚直接承认了:“是。”

    苏眠无言了,她说不出任何谴责的话来,也没那个立场,更没有理由。

    陈迦砚眉毛一挑,睨了苏眠一眼,继续道。

    “公司是断然不会再去捧犯过错的艺人,可公司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在她身上投的资总得拿回来才是。”

    苏眠还是觉得这么对一个女人太残忍了:“可是……”

    陈迦砚头都没抬:“可是什么?”

    苏眠其实也不是为司雁的悲惨遭遇感到同情,只是觉得同样作为女人,司雁的下场会不会也是她将来的下场。

    “那、那杨蓝也……”

    陈迦砚皱眉看她:“你是菩萨转世吗?慈悲心那么泛滥!”

    苏眠直接闭嘴了。

    陈迦砚接着说道:“你又怎么知道她们不是自愿的去伺候那些男人,想要出路,总要付出点儿代价的。”

    苏眠小声嘟囔了句:“怎么可能会是自愿?”她们的遭遇会让她想起自己。

    陈迦砚将筷子一放,冷着脸问:“你确定要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说这些扫兴的话吗?”

    苏眠也确实饿了,之后的半个小时,两人将古人的食不言遵循到底了。

    人一旦心里装着事儿的话就会有些坐立难安,在被陈迦砚折腾了两次后,她表情恹恹地。

    “那个,我如果犯了错……”

    陈迦砚正抽着事后烟,闻言扭头看向她。

    苏眠偷瞄了陈迦砚一眼,然后闷闷不乐地又将脑袋垂了下去。

    “……也会是她们那样的下场吗?”

    陈迦砚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后,黑眸一凛,唇角扬起的笑略带一丝戏谑。

    “怎么?害怕了?”

    苏眠其实不想承认,她确实害怕了。陪一个人睡跟陪很多人睡,在本质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陈迦砚唇角的笑直接蔓延到了眼底:“不想跟她们有一样的下场,那就最好乖一点儿。”

    苏眠还是很惶恐:“那、那如果我不小心,我说的是不小心犯错了呢。”

    陈迦砚眉梢一挑:“犯错就是犯错,哪还分什么小心不小心?”

    苏眠心里忐忑不安着,她抬头望着陈迦砚那张带笑的脸,试探道。

    “那你这里有没有什么……什么免死金牌一样的东西?”

    陈迦砚有些想笑:“什么东西?”

    苏眠也有些不太好意思:“就是免死金牌啊,关键时刻能救自己一命的东西。”

    陈迦砚斜睨着她,似笑非笑着:“过去是没有,不过现在嘛……”

    苏眠露出了期待的眼神:“现在是不是可以有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