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你是属蜗牛的吗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那边的苏眠刚洗完澡,正曲腿坐在沙发上敷着面膜,她一手扯过抱枕塞进怀里,见是小迦陌的电话,嘴角翘了翘,接通。

    “喂?”

    陈迦陌:“眠眠,我喜欢你。”

    苏眠已经习惯了,他们虽然不常见面,但经常通电话,于是顺口回了句:“我也喜欢你。”

    陈迦陌已经当陈迦砚不存在了,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今晚,那个井兰语来我家了,我好讨厌她,她故意讨好我妈,特烦人。”

    苏眠有些意外:“她……她真认你妈做干妈了啊?”

    陈迦陌:“可不是嘛!就仗着一张跟我姐很像的脸,可就算长得像那也不是我姐!我妈每天都看着这张脸思念我姐,你说她是不是在自找罪受?”

    苏眠其实很能理解萧雅琴思念女儿的心情。

    “她只是太思念你姐了,你姐出意外,将会是他们心口一辈子的伤,就算好了,也会留下伤疤。

    你现在还小,还不能理解,等你长大以后就会懂了,人总是需要一些寄托的,她也只是通过井兰语来寄托对你姐的爱和思念。”

    陈迦陌叹气:“我妈那么不喜欢你,你居然还帮她讲话。”

    苏眠笑了:“一个人的喜欢或者讨厌不能强加诸于其他人,你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一定要别人也喜欢,人的思想都是独立的。相同,你讨厌的,别人未必讨厌。”

    陈迦陌又问:“那井兰语呢,你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

    苏眠很认真地思考了数秒,然后回道:“不是特别了解,但……她应该没什么坏心眼就是了。”

    陈迦陌:“她明明就是别有所图!我能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我哥!”

    苏眠没忍住,笑出了声,紧接着想起自己还敷着面膜,忙又绷住了笑。

    “你洞察力还挺准。”

    陈迦陌:“你也这么觉得?”

    苏眠:“喜欢一个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陈迦陌:“可我不希望她当我嫂子。”

    苏眠耐心解释:“这要看你哥的意思了,他若是喜欢,你也只能祝福,你可以有意见,但不能干涉。

    将心比心,如果你长大后带女朋友回家,爸妈若是不同意,你就会跟她分手吗?

    家人的意见是很重要,但最重要的决定还得自己做,一个人若是没有主见,就等于没有自己的思想,那跟个机器人有啥区别?”

    陈迦陌连连点头:“我很有主见的,我喜欢你,全家人都反对,我还是会喜欢你。”

    苏眠又被逗笑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试探性地问了句:“你哥也反对?”

    陈迦陌哼了声:“他自己不喜欢,也不准我喜欢,我喜欢人的眼光可比他好多了!”

    陈迦砚一直在旁边闭目养神着,一边听着弟弟打电话,大概也能猜得到那边说了些什么,顺手捞起旁边的靠枕直接朝小迦陌丢了过去,砸中了他的脑袋。

    陈迦陌被砸的一懵,回头看向陈迦砚:“你拿靠枕砸我做什么?”

    苏眠眼睛睁大:“你旁边有人?”

    陈迦陌小声道:“忘了我哥还在我身边了,我刚才是不是说他坏话了?”

    苏眠:“没有,你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陈迦陌想拿着手机去阳台,就见哥哥朝自己勾了勾手,示意他过去。

    陈迦陌瑟缩着脖子,朝苏眠悄声道:“我哥可能要揍我。”

    苏眠皱眉,然后说道:“你把手机给他,就说我找他有事儿。”

    陈迦陌立刻将手机递了过去:“眠眠有话跟你说。”

    陈迦砚伸手接过,稍微抬了下下巴,目光扫向门口,示意小迦陌出去。

    陈迦陌愤怒,握拳:“这是我的卧室。”

    陈迦砚一眯眼,陈迦陌立刻哼了声,一步三回头地,极不情愿地出了卧室。

    “想说什么?”

    陈迦砚轻挑起一侧眉毛,语气淡淡地。

    苏眠也不管对方会不会因为井兰语而收拾自己,基本的解释还是有必要的。

    “不是我做的。”

    陈迦砚抬眸看墙上挂着的壁灯,声音很低:“如果是你做的,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相安无事?”

    苏眠诧异道:“你相信我?”

    陈迦砚嘴巴特坏:“好歹也在一起睡了三年了,你的智商应该没那么低。”

    苏眠气结,就知道他不会好好说话。

    她智商低不低跟和他睡了几年有毛关系啊!

    但仔细一想,也是有关系的。

    在一起久了,虽然大多数都是在床上,但对彼此还是有些了解的。

    苏眠翻了个白眼:“谢谢夸奖。”

    陈迦砚嘴特欠:“比白痴的智商高那么一点,别骄傲。”

    苏眠磨牙嚯嚯,真想咬他一口,看时间到了,她直接撕掉了脸上的面膜,开始用手按摩着脸部的肌肤。

    “希望,你能尽快还我清白。”

    陈迦砚嗤笑一声:“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苏眠:“就算我不求你,为了井兰语,你也得查。”

    陈迦砚:“可查出幕后搞鬼的人是谁和随便找个替死鬼顶出去,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言外之意就是,我也可以把你当替死鬼直接牺牲掉。

    “陈总怎么可能会牺牲掉一颗对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棋子?”

    苏眠跪坐的腿都麻了,想起身去洗手间洗脸,结果迈下沙发的腿不听使唤了,脚一崴,身体直接向旁边栽去。

    “啊――”

    幸亏手抚了一下沙发扶手,但脑袋还是撞在了茶几边上,瞬间起了一个包。

    苏眠顺势坐在了茶几毯上,抬手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心想,她怎么这么倒霉啊。

    这么想着也就顺口嘟囔了出来:“这人一旦倒霉,走路都能摔倒。”

    陈迦砚一直听着那边的动静,知道苏眠是跌倒了,瞬间有些失笑。

    “你应该去碰瓷,一碰一个准!”

    苏眠懒得跟他计较,从地上爬起身后,揉了揉发麻的腿,嘴里咕哝着。

    “我是不是应该去寺院上柱香,去去晦气啊。”

    陈迦砚则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打击道:“就算你捐一座寺庙,该倒霉还是得倒霉。”

    苏眠倒抽一口气:“你这人……”

    陈迦砚继续道:“多少有钱人,给寺庙的香火钱还少吗?该死还是得死,飞来横祸该来还是会来。”

    苏眠不想跟他说话了,一点共同话题都没有。

    “你懂什么!去寺院也不是真的就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给各路神仙了,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罢了。

    算了,跟你说了也是白说。没事儿我挂了啊。”

    陈迦砚:“等一下!”

    苏眠举着电话朝洗手间走去:“还有什么事儿?”

    陈迦砚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才七点,于是道:“我派司机去接你。”

    苏眠已经进了洗手间,正对着镜子查看自己的‘伤势’,听到男人的话后微微皱起眉头。

    “做什么?”

    陈迦砚直接从沙发上起身:“你说呢?”

    苏眠盯着自己额头上肿起的包,回道:“我受伤了。”

    陈迦砚:“构成十级伤残了吗?”

    苏眠气结,这混蛋,嘴巴怎么这么损!

    挂了电话后,陈迦砚便离开了小迦陌的卧室,本以为他下楼了,结果这小家伙竟躲在门外偷听。

    “哪里学来的臭毛病?”

    陈迦陌有些心虚,耷拉着脑袋不吭声。

    陈迦砚眉毛微挑:“听到什么了?”

    陈迦陌老实回道:“离太远了,没听到。”

    一大一小,一前一后地下了楼,正好赶上开饭。

    萧雅琴跟井兰语有说有笑着,提起工作方面的事儿了,萧雅琴便朝陈迦砚叮嘱道。

    “公司有什么好的资源,记得多照顾着点儿兰语。”

    陈迦砚喝了口粥,然后放下了勺子,抽了两张纸巾擦了下嘴,随即从座椅上起身。

    “知道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萧雅琴皱眉道:“这都几点了,还有什么事儿?”

    陈迦砚没回答。

    佣人递来外套,陈迦砚穿上后,径自朝玄关走去。

    萧雅琴喊道:“稍等一会儿不行吗?顺便把兰语给送回去。”

    陈迦砚头也没回:“让李叔送吧。”

    李叔是萧雅琴的司机。

    井兰语一阵失落,连带着也没了胃口。

    陈迦砚走后,陈迦陌突然鬼灵精怪地说道。

    “我知道哥哥去干什么了。”

    萧雅琴:“干什么了?”

    陈迦陌避重就轻地回道:“刚刚,哥哥在楼上跟眠眠通电话了,聊了好长时间呢。”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把他们的关系说的很暧昧,好让井兰语死心。

    他随后又补充了句:“哥哥肯定是去见眠眠了。”

    井兰语脸色一变,低垂着头,眸中闪过一丝怨毒的光。

    萧雅琴将筷子一放,脸色也很难看,但别说儿子现在已经长大独立了,就是小的时候也是很有主见的,他决定的事情就算她怎么干扰都没用。

    她当然也没想过要干扰孩子们的感情甚至婚姻,但做长辈的,肯定是有很多担忧的。

    陈迦砚去到酒店的时候,苏眠还没到。

    当他从浴室出来时,人依然没到。

    他的耐心就快要被磨光了,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声响。

    苏眠关上门,先将墨镜和口罩摘下,再将帽子往玄关柜上一放,瞥了眼旁边放着的那双男士皮鞋,下意识地朝里看了眼。

    陈迦砚拿着手机走了出来,身上穿着藏青色的条纹睡袍。

    “你是属蜗牛的吗?”

    距离上一次通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苏眠没理他,将包包一放,一边脱外套一边换鞋。

    进去后直接朝客厅沙发走去,弯腰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晚上黄金档有一部偶像剧正播,季缘有演,虽然只是一个女N号,一共出场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陈迦砚则在后面跟着,然后挨着她坐下,胳膊环着她的腰,一搂,一提,直接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苏眠已经习惯了,也没挣扎,就任由他那只不规矩的手这捏捏那揉揉的。

    可就在他的手抚上她的额头时,她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

    早在苏眠进门时,陈迦砚便看见了她额头上的包,本来他也没打算去碰,见苏眠躲了,这才恶作剧地在那肿起的包上摁了下。

    “啊――疼!”

    苏眠躲了下,没躲开,然后就遭到了某人的荼毒。

    她怨怼地看着他:“你干嘛!”

    陈迦砚皱眉:“这么点儿伤,鬼叫什么!”

    苏眠不想理他,转头去看电视。

    陈迦砚凉凉地道:“我叫你来是让你来看电视的吗?”

    苏眠扭头看他:“现在还早。”

    陈迦砚在苏眠的腰上拍了下:“去洗澡。”

    苏眠:“洗过了。”

    陈迦砚盯着苏眠看了数秒,然后……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往自己这里压。

    就在四片唇瓣快要贴在一起的时候,一道很煞风景的声音响了起来。

    “咕噜。”

    陈迦砚动作一顿。

    苏眠抿唇,小脸不由地红了,她抬眸,正好看见男人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掀开,与她对视。

    然后……

    “咕噜。”

    肚子调皮地又发出了声响。

    红晕直接蔓延到了苏眠的耳后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