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日常表白三分钟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傅玥试图想要化解这场误会:“苏眠的得失心没那么重,跟她认识这么久,她什么性格,你们不清楚吗?”

    井兰语根本冷静不下来:“我不清楚!”

    傅玥还想继续劝,却被苏眠扯了扯袖子。

    苏眠有些心累,但思路还是很清楚的。

    她的微信号也就只有团里几个成员和屈指可数的几个好友知道,而知道井兰语跟陈迦砚‘关系’的,好像就只有面前这几个人。

    “不用再解释了,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不知道是谁有意在往我身上泼脏水,也请你把尾巴藏好了,别露出来。

    我平时是好说话,但不代表我好欺负!”

    傅玥跟着分析道:“这件事其中一定有误会,苏眠若是诚心想害你,又怎么会傻到发帖时取个跟自己微信昵称相似的。

    如果有人看你们两个都不顺眼,那这可真是一个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队员们面面相觑,好似都在猜测这件事到底是谁捅出去的。

    井兰语也稍微冷静了下来,目光在队员中扫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杨蓝的身上。

    杨蓝眼神躲避,有些心虚地说道:“你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做的!”

    但人在紧张和心虚的时候是会有许多小动作的,比如眼神闪躲,手搓衣角等。

    井兰语眼睛一眯:“我也没说是你,你紧张什么。”

    杨蓝站直身子,转身就走:“无聊!”

    经纪人赶回来的时候,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没有彻底缓解。

    她表情严肃极了:“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少惹麻烦!司雁的下场还没给你们警告吗?自己都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也别指望着公司来给你们的错误买单!

    这件事,公司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我希望不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位,否则,别怪我保不了你们。”

    经纪人骂了一通又去忙了。

    卓茯苓突然八卦道:“有传言说,司雁被公司安排去伺候几个合作方,那群老变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沈安安点头:“我也听说了。公司若是想要整死你,方法都不带重样的。”

    布念芸:“是啊,高额的违约金,我们承担不起,所以,除了听话,也只能听话了。”

    没过多久,经纪人肖姐又去而复返。

    “苏眠,你跟我来趟办公室。”

    在众人担心的目光中,苏眠跟了出去,她也以为是因为网上爆料这件事,没等肖姐开口就主动说道。

    “不是我,我没有做过。”

    肖姐睨了她一眼:“我知道。”

    苏眠有些惊讶,跟着肖姐进了办公室,脑袋里还在思考着肖姐为什么会选择相信她。

    肖姐:“坐。”

    苏眠在沙发上坐下,十指互抵,有些紧张。

    肖姐直言道:“一档美食真人秀的综艺节目想要邀请你做节目的常驻嘉宾,估计两个月之后开拍,一共十二期,但拍摄顶多半个月的事儿。”

    苏眠不假思索道:“我想去。”

    肖姐笑了:“还没说多少钱呢,你就同意了?”

    苏眠:“价钱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周瑾的节目。

    肖姐:“你不在乎,可公司在乎。已经谈好了,600万,以你现在的人气,不少了。”

    苏眠惊呆了:“600万?”会不会太多啊?她能帮周瑾赚回来吗?

    肖姐:“行了,之后的通告我能给你取消就取消了,你好好拍,节目里会邀请许多大咖,能多些人际关系也是好的。”

    这件事,苏眠也没打算瞒傅玥她们,反正迟早是要知道的。

    但这个节骨眼上,显然有些拉仇恨啊。

    卓茯苓:“我男神的节目?天啊,眠眠,你运气怎么这么好。”

    傅玥只是笑笑不插话,自己女朋友呢,当然得额外照顾了。

    杨蓝却突然出来挑事了:“这么好的资源,我还以为公司得留给兰语呢。”

    井兰语面无表情,但心情多少还是受了些影响。

    沈安安道:“没准是人家点名要的呢。”

    卓茯苓叹气:“是啊,男神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偏爱眠眠啊。”

    杨蓝嘟囔了句:“都有女朋友的人了,也不知道避嫌,我若是他女朋友,肯定得跟他闹。”

    当天晚上,井兰语被约到陈家别墅去了。

    萧雅琴(陈母)是真的很喜欢她,给她做了好多好吃的。

    “你别担心,这件事,迦砚会给你摆平的。”

    井兰语在萧雅琴面前异常地乖巧可爱:“谢谢干妈。”

    萧雅琴继续道:“现在的人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以后也多长个心眼。”

    井兰语笑颜如花道:“嗯,知道了。”

    萧雅琴一想起苏眠来就有些没好气。

    “前阵子刚闹出什么艳照门,现在又开始整这出幺蛾子,这种人怎么也会有人喜欢?

    等回头我让迦砚雪藏她,省得出来祸害别人。”

    一旁的陈迦陌不乐意了:“这件事又不是眠眠做的,她才不会做出这种事儿!

    还有,艳照门是有人故意整她,她最委屈了好吗?以后不准当着我的面说眠眠的坏话,不对……背着我也不可以说!”

    井兰语吓了一跳,她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小家伙,本想讨好他的,可是他愣是将‘高冷’进行到底,看都不看她一眼。

    本以为他就是这种性子,估计是不熟的原因,以后熟了就好了,却没料到他不喜欢自己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苏眠。

    萧雅琴也有些尴尬,皱眉朝小儿子呵斥道:“行了!你到一边玩去!”

    陈迦陌哼了声:“再说了,冠军本来就是内定的,事实如此,还不允许别人说啊。”

    萧雅琴蹙眉:“你这孩子!”

    陈迦陌则高昂着下巴,直接小跑着上了楼。

    萧雅琴无奈地朝井兰语笑道:“你别听他胡说,你拿第一名,实至名归。”

    井兰语好奇道:“他好像很喜欢苏眠?”

    萧雅琴:“别提了,还不是被那张假面具给迷惑了,男人啊,说到底还是喜欢漂亮的皮囊,内里是棉絮还是金子他们根本不在乎。”

    井兰语抓住了重点,男人!肯定不是在说陈迦陌!

    于是,她试探道:“苏眠是不是跟迦砚哥很熟啊?”

    萧雅琴闻言脸色更不好了:“别提她了,这心情都跟着不好了。”

    井兰语一直都心不在焉的,直到陈迦砚开车回来。

    萧雅琴:“那帖子的事儿调查的怎么样了?”

    陈迦砚脱了外套,递给了佣人,看了眼沙发上坐着的井兰语,然后穿着拖鞋朝她们走来。

    “还在调查。”

    萧雅琴:“还调查什么?肯定是那狐狸精做的!”

    陈迦砚无语:“凡事都得讲证据。”

    萧雅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冠军内定……除了她还有谁!”

    陈迦砚看向井兰语,问道:“你觉得,会是谁?”

    井兰语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说话很是小心:“我不知道。”

    陈迦砚皱眉:“就没有怀疑的对象?”

    井兰语清了清嗓子,故意道:“我跟团里的人关系都挺好的,就是……就是前不久,苏眠她……”

    萧雅琴:“她怎么了?”

    井兰语很有表演天赋:“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她看我的眼神,总是充满着不屑。”

    陈迦砚颇感兴趣地哦了声:“哦?”

    井兰语继续道:“她可能是误会我跟你的关系了,她以为我被你给潜规则了。可是据我所知,她背后也是有人罩着的。”

    萧雅琴下意识地瞅了眼儿子,眼神中带着埋怨。

    陈迦砚唇角翘了起来:“她背后确实有人,就算这件事真是她做的……我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井兰语有些吃惊,这么说,苏眠背后的人来头比陈迦砚还大?

    萧雅琴没好气地说道:“什么叫不能把她怎么样?再这么宠着她,我看她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井兰语不明所以,但听干妈的意思,难道……

    不,苏眠背后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陈迦砚?

    但之前种种迹象表明,两个人肯定是有些关联的。

    就在她满心疑惑的时候,就听见陈迦砚开口道。

    “翘到天上又如何?就算是把天给捅破了,我也能给它补好了。”

    萧雅琴有心想说儿子几句,但又碍着井兰语也在,便只好作罢了。

    “你——算了,我也不浪费口舌了,外面玩玩也就算了,你若是敢带她到家里来,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

    一旁的井兰语微张着嘴巴,震惊到失声:“……”

    这时,楼上传来迦陌的声音:“哥、哥!你上来一下,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陈迦砚扶着沙发扶手起身,转身上了楼。

    萧雅琴则是不住地叹气。

    井兰语仍旧有些不可置信:“苏眠是他的……”

    萧雅琴眼皮一耷拉:“他养在外面的一个小情人,这兄弟俩的眼光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差成这样!”

    井兰语的心凉了半截,同时嫉妒之火狂燃。

    “他们……在一起很久了?”

    萧雅琴想了想,皱眉:“比赛之前就在一起了,要不是我为你据理力争,总决赛的冠军就成那小狐狸精的了。”

    井兰语咬牙,心想:她的口风还真是紧,她在她面前提起陈迦砚好多次,她都一副跟陈迦砚不认识的模样。

    而楼上,陈迦陌坐在床边,闷闷不乐着:“哥,我不喜欢那个井兰语。”

    陈迦砚:“可是爸妈喜欢。”

    陈迦陌:“那你喜欢吗?”

    陈迦砚没回答:“……”

    陈迦陌立刻拿起手机就要拨电话:“我要给眠眠打电话。”

    陈迦砚皱眉:“你又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陈迦陌:“日常表白三分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