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他嫌她脏!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苏眠磨着牙,如果这混蛋现在就在她眼前的话,她一定要把他给咬死。

    “这事儿就不劳你费心了!”

    陈迦砚:“你确定你能搞得定?”

    苏眠不说话了,她总觉得这混蛋的话是在一语双关。周瑾那里,她自是没必要解释的,可是艳照门这件事,单凭她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是搞不定的。

    陈迦砚:“怎么不顶嘴了?”

    苏眠坐在床边,揪着素色的床单,一下又一下的,这种既不想跟对方有任何瓜葛又不得不依赖对方的心情很复杂!

    “我怀疑,是司雁。”

    陈迦砚眉毛一挑,似乎对这个名字没太大的印象:“谁?”

    苏眠又用力地揪了两下床单,直到那处被她揪出几道褶皱:“司雁,我们团的成员,跟我住一个宿舍。”

    陈迦砚的反应跟周瑾的如出一辙:“你跟她之间有过节?”

    苏眠又开始别扭地揪起了家居服:“没有,不过,她好像一直都对我有敌意,我也不清楚是为什么。

    我怀疑她让人在浴室装了针孔摄像头,那些录像应该还在他们手里。”

    是的,她也不知道那些录像是在司雁手里还是在其他人的手里。如果,他们用那些录像来勒索她,她就真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

    陈迦砚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说几句好听的。”

    苏眠愣怔了下:“什么?”

    陈迦砚:“求人办事总得付出点儿什么吧,最不济也应该嘴甜一些。”

    苏眠很无语:“……”

    陈迦砚提醒道:“我的耐心有限,你是知道的。”

    苏眠伸手扯过枕头边放着的棕色玩具熊,抱在怀里,揉了揉,眼波流转间,咕哝了句。

    “你帮我,也是帮你自己啊。”

    陈迦砚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唇角的弧度向上扩大了些:“为什么这么说?”

    苏眠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你还想利用我去打击报复周瑾,如果我出事儿了,你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陈迦砚没忍住,低笑出声,就连漂亮的眉宇之间也浮上了一层笑意。

    “你是不是有些太高估你自己了?你觉得我会缺一颗棋子?你这是哪来的自信啊?”

    苏眠‘大言不惭’道:“周瑾喜欢我。”

    这个理由成功地让陈迦砚闭嘴了。

    苏眠则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陈迦砚无言以对:“……”

    苏眠的心砰砰砰的跳着,其实她还是有些心虚的。

    “而且,喜欢一个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你若再等另一颗棋子出现还不一定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陈迦砚眉峰扬了扬,语气颇为赞同:“你说的没错。”

    苏眠又将臂弯里的熊往怀里揉了揉:“所以,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陈迦砚难得的生出了一些闲情逸致:“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苏眠驼着背,将下巴搭在熊的脑袋上,当务之急应该是:“把那些录像帮我处理掉。”

    陈迦砚答应地很是爽快:“没问题。”

    苏眠有些疑惑,这个男人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吃错药了?

    “别的事儿,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陈迦砚:“这么相信我?”

    苏眠腹诽:除了相信你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陈迦砚:“今晚,酒店等我。”

    苏眠倏地瞪大眼睛:“什么!”

    陈迦砚:“知道这次为了给你公关,公司花了多少钱吗?”

    苏眠忍气吞声,看了眼门口,见没人进来,这才压低声音道。

    “我……我已经跟周瑾上床了。”

    言外之意就是,您陈总是谁啊,应该不屑于跟别的男人共用一个女人吧。

    苏眠不提这件事还好,上床两个字让陈迦砚脸色猛然一沉。

    苏眠有些心虚,见对方不说话了,就更心虚了。

    “还有,我刚刚遭遇了这种事儿,哪有心情……”

    “来的时候记得买一盒避孕T!!”

    陈迦砚直接截断了她的话,回了句让她想要立刻去撞墙的话,这不就等于说是,我嫌你脏。

    嫌脏干嘛还要睡!这混蛋!

    而且,这种东西难道不应该是男人准备的吗?

    女人准备那不就是意味着上门求睡吗?

    还有,酒店都是有准备这些东西的,他特意提一下,还不是在拐着弯的骂她脏。

    苏眠一生气,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栽在了这个混蛋的手里?

    艾如初敲门进来:,虽然还有部分黑粉在那搅混水,但应该没什么多大的影响了。”

    几分钟后,傅玥走了进来:“微博头条终于换了,于浩光婚内疑似出轨。”

    于浩光,40多岁,也算演艺圈里的老前辈了,长相虽然普通但演技特别好,也是出了名的疼老婆,可是却被爆出婚内出轨,小三还疑似某三线网红。

    卓茯苓震惊道:“于浩光?我还挺喜欢他的,他和他媳妇不是娱乐圈里的模范夫妻吗?”

    艾如初也是一副懵逼相:“是啊,上一次还在节目里秀恩爱,说要等金婚的时候要带媳妇环球旅行呢!这脸啪啪打的,不疼吗?”

    傅玥只是叹了口气:“娱乐圈里的爱情和婚姻,真真假假的,诱惑又太多,能把持住的没有几个?”

    卓茯苓努努嘴:“也是,别看表面上挺恩爱,背后没准都是各过各的,还是找个圈外的人比较靠谱。”

    苏眠则微微蹙眉,对这件事儿颇有些感慨。

    “一样的。不管圈内还是圈外,什么人就是什么人,不会因为环境而改变的。”

    傅玥靠着桌子,抬手摸着下巴。

    “不过,这种时候被爆,多半是为了把你这件事给压下去,就是不知道公司能不能尽快把幕后的人给揪出来,录像带在他们手里,就像是一颗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卓茯苓有些焦急和不安:“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只能等着吗?”

    傅玥忧心道:“录像带就算最后到了公司手里,也一样是件麻烦事。他们手里有了这个把柄,以后就是我们想解约也得考虑一下得罪公司的后果了。”

    卓茯苓忍不住爆了粗口:“靠!”

    苏眠还算冷静,她想陈迦砚应该不至于这么卑鄙吧?

    不过她也不敢肯定,毕竟陈迦砚可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商人,为了既得利益,道德在他眼底算什么。

    她们几个本来还打算等司雁回来对她进行三堂会审呢,结果,可能是已经知道事情败露了,人家压根就没回来。

    井兰语在得知这件事儿后,脸上也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苏眠只见她拿着手机出去了,心想,应该是去给陈迦砚打电话了吧。不过她回来的时候脸色可不太好,想来是那录像带还没要回来。

    有人甚至还给司雁打了电话,可人家已经把电话给关机了。

    “这贱人!”

    沈安安是真的气急了,也没想到这件事会牵扯到她们身上,连带着也看苏眠不顺眼了。

    周瑾给苏眠打来电话的时候,她正缩在沙发上听着队员的吵嚷。

    瞥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苏眠立刻拿着手机回了卧室:“有消息了吗?”

    那头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不起。”

    苏眠还以为是周瑾没查出什么,忙回道:“不用跟我道歉,你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周瑾却突然说道:“是楚若研。”

    苏眠愣了下:“什么?”

    周瑾重复道:“是楚若研,她……都怪我,我不该拿你当挡箭牌的,我也没想到她的嫉妒心竟然会这么强,为了整垮你,使了这么下作的手段。”

    楚若研,那可是一个千金小金,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比一般人要多,他是真的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

    苏眠有些懵:“你是说,背后指使的人……是楚若研?”

    周瑾:“录像带还在她手里,我会想办法拿回来的。”

    苏眠的思绪瞬间有些乱……

    而同一时间,一家饭店的包厢内,陈迦砚正坐在皮椅上,一瞬不瞬地盯着坐在对面的女人。

    楚若研刚跟周瑾吵了一架,心情不是太好。

    “我不是故意要跟你作对的。贵公司的所有损失,我可以全都补偿给你,我也可以多给你这个数。”

    楚若研说着,举起了一根手指,然后接着说道。

    “我想,你也不差这么一个艺人,只要以后你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想,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陈迦砚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说话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一千万?你还真舍得!不过只是一个小角色罢了,值得你这么地……大动肝火?”

    楚若研就是气不过,她已经警告过她了,如果她早点儿离开周瑾,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一出了。

    而且,她能在她L体上重点部位打上马赛克就已接对她够仁至义尽了。

    陈迦砚继续说道,语速不疾不徐的。

    “你其实应该比我清楚,像周家的家世,是绝不可能让她进门的,他们分手是迟早的事儿,你如果稍微有些耐心,也不至于在周瑾那里狂掉好感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