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针孔摄像头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照片里,苏眠全身赤裸地‘依偎’在一个同样没穿衣服的肌肉男的身上,男人的脸打上了马赛克,苏眠的脸却全部出镜,即使在照片很模糊的情况下依然能够让粉丝确定是她。

    “怎么回事儿?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发生了这种事儿,同伴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傅玥坐在苏眠身边,头脑是最清醒的那一个。

    卓茯苓也跟着说道:“这照片一看就是P的啊,这是谁想整你啊,手段太卑劣了。”

    苏眠放下手机,脸色有些发白,就连嘴唇都已经没了血色,她坐在沙发上,双手颤抖地插进头发里,情绪有些崩溃。

    是的,照片上的女人确实是她没错,可是那男人确实被P上去的。

    若问她得罪了谁,她现在脑子里乱得很,根本就没什么头绪。

    网上的通稿都将苏眠写的不堪入目,说她私生活很乱,经常跟男人约炮,还传言她被人包养,是靠卖肉体才进的前三强。

    网友的评论则更让人寒心,就连部分粉丝也都开始脱粉了,说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网上的评论似乎也被人控制了,开始一边倒,说她不配当偶像,让她赶紧滚出娱乐圈。

    早在照片出来后,经纪人便打来电话,让她不要看网上的那些评论,可她还是看了,忍不住。

    心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喘气都觉得困难。

    季缘第一时间给她打来电话:“你惹怒陈迦砚了?”

    苏眠鼻子发酸,哽咽出声:“没有。”

    季缘松了口气:“没有就好,不过你肯定是得罪什么人了,不过你也别瞎担心,这种事儿上边自然会出面给你摆平的。你以为陈迦砚是那么容易惹的吗?

    我现在在剧组,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去,我已经给初初打了电话,她过去找你去了。

    你听经纪人的话,这些天就不要出门了,也不要赶什么通告了,等这件事沉淀下去再想之后的事儿。”

    挂了季缘的电话,卓茯苓突然喊出了声:“没了……没了!”

    傅玥:“什么没了?”

    卓茯苓:“照片,还有那些通稿,都被删除了。”

    苏眠心一跳,高兴也只是那么一瞬,但既然已经造成了影响,岂是将照片删了就能解决问题的。

    傅玥:“看来,公司的动作还是很快的,而且公关团队很给力。”

    公司的团队直接上了苏眠的微博,并帮她发文道:想要往别人身上泼脏水,首先得自己技术过关了,图P的不怎么样,可惜那么多的通稿费了。

    言外之意就是,她是得罪人了,而且这个人还不是一个小人物,不然也不会花那么多的通稿费来整她了。

    公司还额外声明,会对造谣者提起诉讼,责任追究到底!

    艾如初来的时候,给苏眠带了一份瘦肉粥和几个素包子。

    “就知道你也没吃东西,你若把身体弄垮了,就是给幕后造谣生事的人幸灾乐祸的机会,赶紧的,少吃一些。”

    苏眠是真的没胃口,但还是来到了餐桌前,拿起勺子搅动着碗里的粥,心里却在想着照片的事儿。

    虽然公司有声明说那照片是P的,可那女人确实是她没错,那些照片应该都是在浴室偷拍的,看角度,都是从上到下,应该是有人在浴室安了摄像头。

    照片的背景也是P 的,所以,她不敢肯定,这到底是在哪里偷拍的,但她敢肯定,应该不会是陈迦砚,他没必要这么做。

    而对于陈迦砚来说,想要整死她,办法多得是,也没必要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更何况,她现在对他还有用,就算成了一颗弃子,也不至于会是这种下场。

    艾如初帮苏眠分析着:“你得罪谁了?心里有没有底?”

    苏眠想了想,摇头:“就年前的时候,公司的张总有给过我一张房卡,想要潜规则我,可我没赴约。”

    但她想,就算这样,那张总也不至于把她往死路上逼吧。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楚若研!

    她肯定在周瑾的朋友圈里看到了那两张照片!

    但苏眠不想就这么给她定罪,除了需要证据外,她觉得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下贱到这种地步,也着实面目可憎了些。

    况且,陈迦砚喜欢她,她不觉得陈迦砚的眼光会差到这种地步。

    再说起照片的事儿,她也就在三个地方洗过澡——陈迦砚那里,公司宿舍里,还有学校宿舍。

    陈迦砚和学校应该可以排除,但公司宿舍……应该也不可能。

    像是想到了什么,苏眠立刻起身,疾步进了洗手间。

    艾如初也跟了进去,见她抬头往屋顶看,也跟着开始找了:“你是怀疑……这里?”

    如果真是这里的话,那么陷害她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人。

    苏眠在壁挂热水器的上面发现了一个小孔,艾如初立刻给她搬进来一个凳子,她踩上去踮起脚尖看了眼,还伸手去摸了下,心凉了半截。

    “是空心的。”但里面已经没了摄像头。

    傅玥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怎么了?”

    苏眠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艾如初则朝傅玥压低声音道:“眠眠怀疑那摄像头是安装在洗手间里。”

    傅玥眼睛倏地瞪大:“怎么……”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但她想,不是没有可能的。

    团队的人就剩下了傅玥和卓茯苓,其他人都有事儿出去了。

    卓茯苓不可置信地喊道:“那岂不是……我们全都被拍了?”

    艾如初:“关键是谁放的摄像头,是房东?还是公司的工作人员,或者……”

    傅玥突然蹙眉:“我知道是谁了。”

    屋内的人全都看向了她,苏眠其实心里也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

    卓茯苓很着急:“谁?”

    傅玥:“司雁。”

    卓茯苓惊讶道:“她?怎么可能会是她?我们平常关系也挺好啊,她干嘛要这么做?对她能有什么好处?”

    傅玥解释:“她跟你的关系是挺好,但是,她跟苏眠的关系可就未必了。”

    苏眠有些心烦:“我好像也从来没有得罪过她。”

    傅玥:“有时候,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的。不,也需要。我觉得她在嫉妒你,有时候她看你的眼神很奇怪。

    而且,你们记不记得上次去F市录制节目的时候,她明知道苏眠跟家里人的关系不是太好,她却拨了叔叔的手机号码,虽然她说是不小心,但我总觉得她是故意的。

    还有,前天,她突然说要请客,而且那天回来后,她破天荒地没洗澡就睡了,她给自己找的借口是身体不舒服,不想洗了。

    偷拍这种事儿,一天的时间足够了。”

    苏眠:“……”

    卓茯苓仍然难以置信:“我还是想不明白,她她……还有,公司不是都说了吗,对方可是给营销号送了不少钱的,她哪来的那么多钱?”

    傅玥:“或许,她幕后有人指使也说不定,毕竟,她才刚出道,自然也不想断送自己的前途,除非背后有人给她撑腰。”

    苏眠仔细想来,其实她跟司雁之间并没有过直接的冲突,就算她是嫉妒,用这种方式也未免有些太下作了,唯一的可能便是,她确实是受人指使。

    但现在也只是她们的猜想,无凭无据的,自然也拿司雁没办法。

    正跟她们讨论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手机响了,周瑾打来的。

    傅玥瞥了眼,随即低头笑了,心想,能摆平这件事儿的人来了。

    苏眠拿着手机进了卧室:“喂?”

    周瑾直接开门见山道:“有没有怀疑的人?”

    苏眠犹豫了下,回道:“司雁。”

    周瑾做过她们的导师,自然知道司雁是谁:“有过过节?”

    苏眠:“没有,也只是猜测。”

    周瑾嗯了声:“别胡思乱想,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这个圈子里的事儿哪有密不透风的,既然做过,就一定能够查得出来。

    而同一时间,杨浩已经将调查的结果汇报给了陈迦砚。

    “有几个营销号之前跟我们合作过,他们透露说,这件事跟楚小姐有关。”

    陈迦砚浓郁的眉毛微微拧了拧。

    杨浩没再说话,只是在等待老板发令。

    今天的艳照门事件一出来,他便向老板汇报了,老板看了之后表情跟现在这样一般无二,气压瞬间低了不少,沉默了几秒后直接下令。

    “查一下是谁在背后搞鬼,还有……全都删了,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这种不雅照,即使上司不发话,他也已经派人去做了,且不说苏眠是陈迦砚的情人,就算不是,她也是洛砚的员工,出这种‘丑闻’对公司的影响也不好。

    而这次,在得知幕后的人是楚若研时,杨浩还是吃了一惊的,两个女人,一个是老板的心上人,一个是老板的床头好,这件事怎么处理也只能看老板更在乎谁了。

    陈迦砚沉思了片刻,回道:“去查一下她的通讯记录,看她最近都有联系过谁,顺便连账户也查一下,看有没有大支出,包括她经纪人和助理的。”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楚若研。

    杨浩闻言立刻颔首:“是。”

    转身正欲离开,就听见陈迦砚又补充了句:“想办法让周瑾知道这件事。”

    杨浩立刻便明白了陈迦砚的用意,在知道幕后黑手是楚若研后,周瑾只会更加避她如蛇蝎,别说是喜欢了,不厌恶就是好事。

    杨浩离开后,陈迦砚的目光落在了办公桌上放着的手机上,迟疑了几秒,然后拿了起来,翻开通讯录,停留在苏眠联系方式的界面,最后还是摁了下去。

    陈迦砚的来电,苏眠本不想接的,奈何它一直响着,心想万一是因为这次的艳照门事件呢?

    犹豫了须臾,还是接了:“什么事儿?”

    陈迦砚跟苏眠说话的时候永远都是欠揍的调调:“还接我电话,看来心情也没有很糟糕。”

    苏眠咬牙:“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陈迦砚的声音略带戏谑:“对待救命恩人,难道就是这副态度?”

    苏眠皱眉:“什么意思?”

    陈迦砚:“如果不是我,你觉得这件事能这么快就平息吗?恐怕你的不雅照还在被网友轮番欣赏!”

    苏眠语气有些没有底气:“我是洛砚的艺人。”

    陈迦砚:“公司也不是所有艺人都会不惜代价的去保,你现在还没给公司挣钱呢,就已经开始让公司倒贴了。”

    苏眠气呼呼地喊道:“那你想怎么样?”

    陈迦砚呵呵了两声:“只是让你看清楚,关键时刻,谁对你最好。”

    苏眠不想说话,心里却在想着:你对我好还不是因为我对你来说还是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陈迦砚其实是很喜欢跟苏眠说话的,看她生气的样子和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着实也是一种享受。

    “你的瑾哥呢?遇到这种事儿了,他怎么也不出面?艳照门这种事儿,不管真假,男人多少还是会有些心里抵触的,想好怎么跟他解释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