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艳照门!!!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静默不语,眼睛盯着某一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眠也有些心烦,语气听起来稍显火药味:“那我接下来……”

    陈迦砚再次打断她:“继续留在他身边吧。”

    一旁站着的杨浩偷瞄了一眼老板的表情,嗯,觉得有些不妙,往往盛怒之后的平静才是最吓人的。

    苏眠颇有些没好气:“留多久?”总不能让她一直留在周瑾身边吧。

    陈迦砚抿了抿唇,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出口的话竟带着一丝讥讽。

    “留到他娶你为止!”

    苏眠眼睛倏地瞪大:“陈迦砚,你别太过分!”

    陈迦砚冷哼一声:“怎么?对自己没信心?”

    苏眠气得怒喊出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越来越变本加厉,就知道他不会适可而止的!

    陈迦砚冷嗤道,眸中闪过不屑:“别告诉我,你不想成为周太太,在我面前就不用再装了,装多了,惹人厌!”

    苏眠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生气,跟这个混蛋置气不值当的,但想归这么想,心口的气就是怎么也下不去。

    最后索性挂了电话,自己继续生闷气。

    电话被挂断好几秒,陈迦砚才拿下手机,往桌上随手一扔,表情瞬间又沉了几分,在见到桌子旁边的特助时眉毛一挑。

    “还不滚!”

    杨浩立刻退后两步,转身,疾步,逃也似的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陈迦砚从座椅上起身,沿着偌大的办公桌走了半圈,最后走向玻璃墙边的休息区,从茶几上捞起烟盒,抖出一根烟来,叼在了嘴里。

    大爷似地靠坐在棕色的牛皮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着。

    他当然知道自己今天的脾气有些反常,其实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周瑾接的那通电话,让他有诸多不满,至于不满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最终,他把自己的糟糕心情归结为――喜欢的玩具被人给抢走了!

    他小时候有很多玩具,不管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他从来不会跟别的小朋友分享,更别说是送人了。

    长大后,这些玩具都被家人收在了一个小仓库里,弟弟出生后,都从未拿出来过。

    所以,苏眠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就是那个还算喜欢的玩具,新鲜感还没过,又岂会轻易送人?

    但她确实是他亲手送到周瑾身边的。

    他现在是一个商人,凡事都只看利益,如果拿一个玩具能换来更大的利益,他当然乐见其成,这么一想,心口那股郁结之气便瞬间散了些。

    而苏眠那边,闷闷不乐了一整天,傍晚的时候接到了周瑾的电话。

    “他怎么说?”

    苏眠知道周瑾是在问什么,可是让他娶她这种话,她是打死也说不出口的,憋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模棱两可地回了句。

    “他让我继续留在你身边。”

    周瑾沉默了几秒,随即低声道:“也是,他要的岂会这么简单。”

    有关两人之间的恩怨,苏眠还是好奇的不得了,如果单为一个女人,应该不至于闹到这种地步。

    苏眠支支吾吾了半天,问道:“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跟陈迦砚之间究竟是因为什么啊?”

    难道,真的不能化解吗?

    周瑾,多么好的一个人啊,就算曾经做错过事儿,那肯定也是无心之过啊。

    手机那头,沉默了。

    苏眠低下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没关系,你若不想说,可以不说的。”没准,她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会更心烦。

    那边又静默了片刻,然后就听见周瑾低声道。

    “晚上有时间吗?请你喝酒?”

    苏眠心想,对方肯定是要跟自己倾诉了,那她一定得舍命陪君子了,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约会的地点还是周瑾住的地方。

    苏眠爬上吧台前的高凳,接过周瑾递过来的一杯红酒,端起来,送到鼻端嗅了嗅,又用嘴唇碰上杯沿轻轻抿了口。

    周瑾笑道:“如何?”

    苏眠不好意思地傻笑着:“我不懂酒。”

    但作为一个艺人,这方面必须是要了解一些的,跟陈迦砚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有幸喝过几种特别昂贵的酒,但她都觉得不太好喝。

    周瑾坐在一旁,端起酒杯,跟苏眠的一碰:“酒跟人一样,得慢慢品。”

    苏眠又喝了口,学着周瑾的模样,然后发现,还是不好喝,她还是更喜欢那种廉价的,带点儿甜味的。

    生活已经够苦涩了,所以,她从小就喜欢吃甜食。

    每当被打骂被欺负了,只要嘴里含颗糖,就好似浑身充满了力量,告诉自己还能继续坚持。

    周瑾晃着手里的酒杯,突然转头看向苏眠,问道。

    “你觉得陈迦砚这个人怎么样?”

    苏眠想了想,如实回道:“霸道,不讲理,冷血,是个无赖,脾气更是让人捉摸不定。”

    周瑾皱眉,笑睨着她:“就没有一丁点的优点?”

    苏眠心想,优点当然也有,不过在他的缺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周瑾唇角勾动的弧度更大了:“其实……”

    其实什么?苏眠看着周瑾,等待着他的下文。他们从小就认识,应该还算比较了解对方吧。

    周瑾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其实,他对在乎的人还是极好的。”

    苏眠皱眉,心想,在乎的人?难道是楚若研吗?

    周瑾继续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他有一个妹妹。”

    苏眠点头:“嗯,我知道,好像是……已经去世了。”难道,他们两个人的恩怨跟陈迦砚的妹妹有关?

    周瑾:“他很宠他妹妹的,不管她要什么,他都会想办法给她弄来。

    你可能不知道,陈迦砚这个人,领域意识很强,他的东西也很少会让别人碰,而且还特别记仇。

    我记得小时候,我有抢过他的玩具,结果最后竟然打起来了,他比我小两岁,自然不是我的对手,输了之后特别不甘心,就去学了跆拳道。

    有一天,我被他莫名其妙地堵在路上,不分青红皂白地让我挂了彩,到后来才知道,这小子是为了清算之前的账,太……能记仇了!”

    苏眠听得兴起:“后来呢?”

    周瑾:“后来……就长大了。太多的事儿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他身后总有个跟屁虫,就是他妹妹陈迦念。

    我记得有一次,小念去到仓库,把陈迦砚的玩具全都倒腾出来了,好像还弄坏两个,碰上别人,陈迦砚早该发脾气了,可唯独拿小念没辙。

    也是,小念从小就可爱,嘴也特别的甜,见人就哥哥姐姐的叫着,撒娇的功夫更是一流。”

    见周瑾突然沉默了下来,苏眠知道他是回忆起不好的事情了。

    果然……

    周瑾重重地叹了口气:“只可惜……”

    苏眠猜测道::“小念的死,跟你有关?”

    周瑾颇为沉重地点了点头:“……长大后,她特别迷恋我,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喜欢我什么,那个时候年轻气盛,又叛逆的很,对死缠烂打的女孩儿很是……”

    这份痛苦的回忆让周瑾的心情也跟着不太好了。

    “那时候,陈迦砚总爱找我茬,还威胁我以后不许再靠近他妹妹,你也知道,十几岁的男孩子哪会儿顾虑那么多,面子最重要。

    有一次,我是真的生气了,就朝他喊了句,‘再威胁我,我就睡了你妹’。”

    后来,他果真消停了一段时间。”

    苏眠深呼吸了口气,总有种预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会是多么大的一个悲剧。

    周瑾:“但我对小念确实……不来电。之后,我跟一个校花走的比较近,小念知道后还专门跑去人家学校闹了,这让我很反感。

    或许是我没跟她说清楚吧,她每天依旧固执地候在赛车场,看我比赛。

    我知道她胆子小,害怕开车,于是就故意找了个借口,跟她打了个赌,说只要她能开着赛车,在规定的时间内围着赛场跑一圈的话,我就答应做她男朋友。”

    周瑾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苏眠拧眉,赛车?她记得,迦陌说他姐姐是死于一场车祸,难道……

    周瑾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仰头灌下肚。

    许是酒精起了作用,他以手肘撑在台面上,将手插进短发中,眉头紧拧着,表情有些痛苦,声音也略带哽咽。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答应,更没想到她真的会去学,而且还很努力。三个月后,她把我约到了赛场……”

    苏眠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周瑾,最后只好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周瑾哑着嗓子继续:“车速太快了,急转弯的时候……车子在空中翻了两圈,车顶着的地……人、人、人当场就没了,甚至、甚至都没来得及送医院。

    阿姨和叔叔也没来得及看她最后一面。

    你不知道,小念很爱漂亮的,可是死的时候,都、都、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苏眠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谁都不想遇到这种事儿的,说到底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只是个孩子。

    如今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该放下了。

    但同时,她也能理解陈迦砚的心情,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就这么没了,任谁心里也轻易过不去。

    再加上,他本来就嫉恶如仇,不把周瑾大卸八块似乎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捏了捏周瑾的肩膀,苏眠还是出了声。

    “那不是你的本意,怪只怪天意弄人,你若觉得实在心里有愧,那就想办法去补偿。”

    “我试过了,他们不接受。”

    说白了,这些年陈家心里不好受,周瑾的心里又何尝好过,背负着一条人命呢,怕是一辈子都会在心口的位置烙个伤疤了。

    若非周家的权势和跟陈家的交情,依陈迦砚的脾气早把他剁碎扔海里喂鱼了。

    所以,周瑾想赎罪,在明知道陈迦砚想做什么的时候,他却不拆穿,陪着她一起演戏。

    周瑾:“我知道,他让你接近我,无非就是想让我爱上你,然后再从中给我一刀,也让我尝一下失去心中至爱的痛苦。

    我很自私的,我知道不该把你牵扯进来的,但还是应了你的要求。”

    至于陈迦砚将来会做什么,他是真的没有把握,如果只是单纯的拆散他们还好,但如果堵上性命的话……

    周瑾喝醉了,苏眠也没有劝他,或许,喝醉后心就能稍微好过那么一点。

    将他扶进卧室,看着他睡了之后,她悄悄退了出来,躺在客房的床上,她却转辗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迦砚都没有再联系过她,她也乐得清静。

    只是,她怎么也没料到,有人会泼脏水给她,还是那种特别污浊的脏水!

    微博的热搜榜,她赫然在列,标题也极其的醒目――苏眠艳照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