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有人罩着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也没想着现在就变禽兽,不过,最近一直在忙,忙到连睡女人的时间都没有。

    但最重要的原因却是――还没找到合他口味的。

    略带薄茧的手指突然捏起了女人的下巴,在上面轻轻摩挲着:“初二晚上,把时间空出来,一百多万呢,你好好想想,该怎么伺候我,才值这个价。”

    苏眠脑袋晕晕沉沉的,但反应还挺快:“那……那奖,是你……”

    陈迦砚左侧眉梢轻挑,唇角一扬:“你觉得公司会把这么大的一个奖项给一个新人吗?况且新人那么多,就算给,也轮不着你。”

    苏眠当然知道,井兰语比她更有资格。

    “那、那我把钱还给你!”

    陈迦砚当真站直了身子,朝苏眠伸出了手。

    苏眠愣住了,还真跟她要啊!太小气了!这王八蛋!

    眼皮抬了下,哀怨地瞪了对方一眼,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了刚到手的一张卡,还没被她攥热乎呢。

    她还答应卓茯苓她们要请她们去高档的场所啃牛排呢,这卡若是给了陈迦砚,那她该怎么跟她们解释?

    正胡思乱想着,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到对方从她手里夺过卡,慢悠悠地塞进了自己的西装口袋里。

    苏眠好气,但她忍着:“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吧?”

    苏眠攥紧门把,刚将门拉开了一条缝,陈迦砚便将大掌抵在了门板上,啪的一声,又将门给合上了。

    “初二晚上,我让司机去接你。”

    苏眠怒视着对方,声音陡然拔高了几个分贝:“我都把钱还给你了,你该不会……是想把电脑也要回去吧?”

    苏眠在心里腹诽,太小气了!

    陈迦砚却不动声色地将苏眠圈在了自己的怀里,垂首,沉声道。

    “钱是还回来了,所以,你不用伺候我,换我‘伺候’你。”

    苏眠怒目而视,嘴巴也张的极大,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我不要!”

    “你觉得你有选择吗?”

    陈迦砚的唇紧贴着苏眠的耳朵,低声道。

    苏眠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他,小手用力地攥成了拳头,很想朝这混蛋的脸挥上去,但最后还是怂了,直接转移了方向,伸进了男人的西装口袋里。

    陈迦砚低头,看向那只准备‘偷’东西的手,倒也没什么动作。

    苏眠则光明正大地,当着陈迦砚的面,从他的兜里拿出了那张卡,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儿她可不干!

    苏眠抿着唇,愤愤地将卡塞回了自己的包。

    陈迦砚的目光全程追随着那只小手,最后缓缓上移,落在了女人娇俏的脸上,没忍住,勾唇一笑。

    苏眠用力地推开他,还没转身,整个人再次被‘钉’在了门板上。

    “你……你……”

    陈迦砚将脑袋垂下,埋在了女人的颈窝,鼻子嗅了嗅,然后说道。

    “我改变主意了。”

    说着,就握着女人的手往下移。

    “用手,或用嘴,你选择一样。”

    苏眠见识过这个王八蛋的不要脸程度,却不知道他竟能这么快就变卦,谁说商人最注重诚信?他的诚信恐怕都被狗给吃了。

    情急之下,苏眠只好采取了下下策。

    她转头,在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陈迦砚身体一僵,脑袋慢动作地朝她偏来。

    苏眠心想,既然赌了,就赌个狠的,在男人发懵之际,她又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亲了下。

    陈迦砚想躲开来着,结果没反应过来,慢了一拍。

    苏眠一瞬不瞬地盯着陈迦砚的反应,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混蛋的脸色变了。

    很好,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当她再一次踮起脚尖去亲的时候,陈迦砚快速地将脑袋一偏,躲开了。

    苏眠心里正暗爽着,然后就看见对方竟当着她的面扯了扯领带,把领带给扯了下来。

    “那个……我们初二见。”

    聪明人才不吃眼前的亏呢,苏眠见状况不对,手立刻放在了门把上,准备拉开门,冲出去。

    陈迦砚则直接半搂着她,然后将领带在她脑袋绕了一圈,打算绑住她的嘴。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侧,痒痒的:“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苏眠挣扎着,可嘴巴还是被堵住了,唔唔唔了几声,正准备抬脚去踹门,然后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

    是陈迦砚的!

    他一手搂着她,将她两只胳膊禁锢的死死的,也着实有劲,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手机,见是楚若研打来的,这才放开了怀里的人。

    苏眠趁机拉开门,夺门而出。

    而站在门外的季缘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呢,就看见苏眠从里面冲了出来,嘴上还绑着一条领带。

    季缘:“这……”

    苏眠一把扯下嘴上的领带,然后拽着季缘就往电梯的方向跑。

    进了电梯后,苏眠才长舒了口气,见季缘一直盯着她,她有些心虚。

    垂眸看向手里握着的领带,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这条领带最次估计也得大几百吧,扔了岂不是浪费?

    最后,她还是将领带折了折,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季缘也没问她什么,只是将她送了出去,跟着她上了其中一辆商务车。

    “大哥,麻烦下去抽根烟呗,我们有话要谈。”

    季缘直接朝司机说道,司机很识趣地下了车,走远了一些。

    季缘双手抱臂:“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吗?你跟……陈总怎么会走到一起?什么时候认识的?你已经……被他……”

    苏眠叹了口气,回道:“认识快三年了。”

    季缘皱眉,随即恍然大悟道:“陈、陈总……就是那个变态?”

    苏眠耷拉着眼皮,点了点头:“嗯。”

    季缘摊摊手:“你这是……什么孽缘啊?”

    苏眠立刻跟季缘道歉:“对不起啊,之前你被雪藏的事儿,其实跟我有关。”

    季缘:“他拿我威胁你了?”

    苏眠沉默着,不想说。

    季缘也跟着静默了会儿,然后问道:“他有没有给你一个期限?”

    苏眠摇头:“……”

    季缘将手伸过去,揽着苏眠的肩膀,安慰道:“凡事有利就有弊,有他罩着你,你在公司最起码不会被欺负。”

    苏眠倒不觉得:“我又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他一个情人罢了,他才不会多管闲事。”

    季缘:“这你就不懂了吧,情人也是他的人,如果别人知道你是他的情人却还欺负你,那就是不把他陈迦砚放在眼里,他也不是帮你,而是为了自己的颜面。不信,你可以试试。”

    苏眠挑眉:“怎么试?”

    季缘提醒道:“张总不是想潜规则你吗?你不如就跟陈迦砚提一提这个事儿,看他什么反应,最好随口提的时候夸大其词一点,你懂我意思吧。”

    苏眠其实有些做不来,这算是变相地求那个混蛋替她解决问题吧。

    季缘紧接着又道:“你也不要想那么多,像陈迦砚这种人,新鲜感不会维持太长时间的。

    不过……你也确实在他身边留了很长时间了,估计也是因为你听话的缘故,又不争不抢,不会对他动歪心思,这样的情人最让人省心了。

    你若真的想离开他,其实方法很简单。”

    苏眠有些好奇,如果真有办法,那就再好不过了。

    季缘:“把自己变成一个俗女,拜金一点,自私一点,对他有企图一点,他不会留一个麻烦在身边的,肯定很快就把你给打发了。”

    苏眠半信半疑,这个方法,她之前有用过一次,好像确实挺见效。

    不过,她现在只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就算不用暖床,对他来说,也有别的用处,比如说:对付周瑾。

    周瑾这边一日摆不平,她便一日不得自由。

    回到租房后,她才猛然想起,陈迦砚说的是初二,这都快年末了,初二不就是大年初二吗?

    大过年的,他不忙吗?还有时间会情人!

    不过,年末,她是真的忙,忙着上春晚,当然,是地方电视台的春晚。

    苏眠抽空进入各大粉丝群,拜年的同时,还发了好多红包,而她也收到了不少红包。

    周瑾则给她直接转账了,打开一看,6666,很吉利的数字,不过对她来说,有点儿多。

    苏眠抽空回去了一趟,如今外婆被陈迦砚安排在了一个小区里,有专门的保姆和护工伺候着。

    换言之,外婆如今已成了人质。

    初二这天,苏眠正好也歇着,没有通告,公司直接给她们放假到了初六。

    就在她正愁苦着晚上还得去伺候那尊佛的时候,周瑾给她打来了电话,约她晚上出去玩。

    她也仅仅犹豫了两秒,便同意了。

    正好,她有理由不去见陈迦砚了。

    但上帝总喜欢跟她开玩笑,周瑾带她去的地方,陈迦砚居然也在。

    七八个人围成两桌,正在玩牌,屋内,烟雾缭绕的……

    见周瑾进来,有人朝他喊了声:“怎么来这么晚?还想着赢你几把呢。”

    这些人似乎跟周瑾都很熟,但她疑惑的是,为什么陈迦砚也在其中!

    他正坐在那里,摸着牌,头都没抬,身边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漂亮是漂亮,就是有点儿太艳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