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尾牙晚会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做梦呢,既然是对喜欢的人说,又怎么会对你说。”

    苏眠磨牙,就知道这混蛋也不会乖乖配合的,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笑容。

    “好吧,谢谢参与。”

    苏眠正要挂电话,江宴抢先一步阻止了。

    “我想,陈先生应该是已经猜出来了,说好的奖励还是要给的,你待会儿可以跟我们电视台联系,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和地址,我们将寄一份新年礼物给你。

    还有,新年在即,我们小眠有祝福送给你。”

    江宴直接把话筒递到了苏眠跟前,对她也确实很照顾,给了她很多说话的机会。

    苏眠才不想祝福这个混蛋呢,但是现在在镜头前,她又不能做的太过分,于是只能勉强自己,违心地送上了祝福。

    “祝陈先生:新年快乐,心想事成,身体健康,一生平安。”

    心里却补充道:出门下雨,路上堵车,早日破产,头戴绿帽!

    挂了电话后,陈迦砚盯着手机屏幕,性感的唇角轻轻一勾,眼底笑意一闪而过。

    苏眠很心累,就着江宴递过来的话筒,说道:“我想回‘天庭’待会儿。”

    粉丝们都夸她是小仙女,动不动就魂不附体了,回天庭的意思就是想神游一会儿。

    江宴也是实力宠她了:“行行行,我成全你,你到旁边休息会儿吧。”

    苏眠刚坐那没一会儿,井兰语便过来套话了。

    “刚那个小哥哥的声音真好听。”

    苏眠有些反应不过来:“谁?”

    井兰语笑眯眯地:“就接你爸电话那个。”

    苏眠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起来,心虚地移开视线:“还……好吧。”

    井兰语继续试探道:“你爸是做什么工作的?”

    苏眠的脑袋已经快成一团浆糊了:“他……他工作不固定。”

    井兰语若有所思着,怎么想怎么觉得像陈迦砚这种上流社会的人是断然不会跟苏眠爸爸这种普通老百姓有啥瓜葛的。

    或许,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傅玥做完游戏后来到苏眠跟前坐下,喝了口水,然后跟苏眠说着悄悄话。

    “你以后提防着点司雁。”

    苏眠与傅玥相视了一眼,立刻便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组合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家人是‘不能提起’的禁忌,刚才司雁竟然会提议拨通她家人的电话,是想看她出丑吗?

    通告一个接一个,她们录完一个节目便会赶去下一个节目,中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睡觉也大多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

    直到今年的最后一天,她们又回到F市,陪同当地的粉丝一起跨年。

    F市的跨年晚会邀请了好多大腕,也包括周瑾和楚若研。

    别的大咖她们也不敢贸然上去打招呼,见到周瑾时便觉得格外的亲切。

    苏眠本来走在最后面,慢吞吞的像个蜗牛,是傅玥推了她一把,将她推进人群,来到了周瑾的面前。

    卓茯苓:“我们好紧张啊,周老师有没有什么秘诀传授给我们。”

    周瑾将目光落在了苏眠的脸上,只停留了一瞬,很快便移开了。

    “放轻松……照平常发挥就行,今天相比综艺节目而言只不过是多了些观众罢了,他们又不会吃了你们。”

    其她几人又缠着周瑾说了好多话,苏眠只是安静地待在一旁。

    这种忙碌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春节前。

    录节目,拍杂志封面,进行商演等等,超负荷的工作加上睡眠不足,苏眠有些发烧,用体温计量了一下,38度多。

    偏偏公司的尾牙晚会她又不得不参加,因为还要上台表演节目。

    傅玥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还能坚持吗?”

    苏眠点头:“能。”

    表演完后,之后的聚餐她就不打算参加了。

    在后台,她们看到了不少公司的前辈,大多都是第一次见,也包括公司的一姐和一哥。

    季缘给她找来一些退烧药:“先把这个吃了吧。”

    因为苏眠的关系,整个女团成员都跟季缘亲近起来,尤其卓茯苓,说话都不带把门的。

    “那是安璇吗?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哎。”

    安璇是洛砚的一姐,流量和演技并存的这么一位艺人,长得很漂亮,就是人有些高冷,看起来不太好相处。

    “那是……那是陈迦宸吗?天啊,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卓茯苓这么一喊,苏眠终于往那边看了一眼,因为这个名字很特殊,跟陈迦砚就差了一个字。

    有关这个男人,苏眠还是有所耳闻的,据说是陈迦砚的堂哥,一个富二代只是进这个圈子里玩玩却玩成了一线大咖。

    而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陈迦砚也是一定会出席的,虽然到现在都没看到人。

    上台表演的时候,苏眠的头已经晕晕沉沉了,但还在坚持,结果跳舞的时候反应慢了半拍,被司雁撞了一下,踉跄了两步差点儿跌倒,幸好傅玥顺手扶了她一把。

    反正,一场表演,因为她,搞砸了。

,正跟身边的男人说着话,舞台上的小小事故让他微微蹙眉。

    表演完后,苏眠赶紧朝台下的领导和同事鞠躬:“抱歉。”

    下台后,季缘给了她一个拥抱:“没事儿,你已经尽力了,带病上台已经很负责了。”

    许是吃了药的缘故,苏眠已经有些犯困了,但还是坐到了台下,想再坚持半个小时,等抽奖结束再离开。

    安璇不愧是公司的一姐,台风特别好,唱了一首很喜庆的歌曲,最后还毁人设的撒起娇来。

    “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希望能跟咱们的总裁合个影,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如愿。”

    主持人马上接话,朝台下的陈迦砚说道:“老板,看在我们安姐这么辛苦地为公司挣钱的份上,是不是也应该满足一下她这个愿望啊?”

    陈迦砚平时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他天生带着某种气场,很强大,强大到一些想要上前搭讪的人都望而生畏,即使是公司里的元老,也几乎很少跟他说过话。

    众目睽睽之下,陈迦砚从位置上起身,系好西装扣子,然后长腿一迈,从容地上了台。

    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站在安璇身旁,也没伸出绅士手,弄得安璇也只好拘谨地站在一侧,朝着镜头比剪刀手。

    主持人立刻上来缓和气氛:“咱们的老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啊,不能离得太近,我都要忍不住打哆嗦了。”

    苏眠望着台上的男人,好长时间没见了,这个男人好像也没什么变化,依然这么地……招蜂引蝶。

    有时候,她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公司里这么多漂亮的女艺人,是不是都陪他睡过啊。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他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这个问题:“我有那么不挑吗?也不是是个女人我都能下得去嘴的。”

    井兰语就坐在旁边,嘴里嘟囔了一句,很小声,但苏眠听到了。

    她说的是:“狐狸精。”

    想也不用想,肯定是在骂台上的那位。

    井兰语侧过身子,朝苏眠悄声问道:“你觉得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苏眠一怔,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哎。

    再说,在她眼里,其实她们两个长得都差不了多少,但为了不得罪井兰语,她还是违心了。

    “当然是你好看了。”

    井兰语又凑近,说了句:“他约我吃饭了,说是他妈想见见我。”

    苏眠还是有些惊讶的,居然已经到了见父母的阶段了?不过,她好像有听迦陌说,井兰语长得像他姐姐,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苏眠就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着,直到主持人突然念了一个数字,念到第二遍的时候,傅玥推了推她。

    “看看,是不是你?”

    苏眠这才回了神,原来是进入了抽奖环节,据说特等奖是288万和一辆小轿车,不过像这种奖,一般都内定给了公司的元老级员工。

    而现在正抽的是三等奖,128万和一台笔记本。

    陈迦砚亲自抽的,然后念出了员工工号,台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见没人起身认领,都四下张望起来。

    主持人在重复念了一遍后,又念了第三遍:“YR126.”

    苏眠看了看自己的,对上后还有些不可置信,旁边的傅玥拍了拍她,然后举起了她的手:“这里。”

    苏眠这才站了起来,受宠若惊的模样萌极了。

    卓茯苓低声靠了声:“眠眠,你这人品也太好了吧,这种好事儿都能被你给遇上。”

    傅玥提醒道:“赶紧上去。”

    四周朝她投递过来的眼神让苏眠很不安,她赶紧撩起裙摆,来到过道,然后迈下台阶,一步步地朝台上而去。

    苏眠今天穿的礼服是季缘的,两个人的身材差不多,以后可以互穿,也能省不少钱。

    礼服是银色格子的,灰黑色的线条很是加分,一字肩,露出了漂亮的锁骨,锁骨链也是季缘的,白金的链子,四叶草的水晶吊坠。

    裙摆前短后长,百褶的,将一双大长腿露了出来。

    脚踩一双银色的高跟鞋,苏眠走路的时候很小心,生怕会摔倒出洋相。

    陈迦砚的目光一直在苏眠身上,看着她一步步地朝自己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