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内定冠军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陈迦砚拧眉,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剪?”

    杨浩被问的怔忪了一下,然后伸手往电视屏幕一指,解释道。

    “季缘……不是被雪藏了吗?”

    陈迦砚闻言,眼神放空了几秒,然后不以为意道。

    “迟早也得放出来,苏眠的身上……有着热搜体质,她能增加季缘的曝光率,也能为公司省下一些营销的钱。”

    杨浩终于明白了陈迦砚的想法:“那什么时候让季缘重新回归荧幕?”

    陈迦砚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却不是苏眠以为的那个时间。

    他毕竟是一个商人。

    杨浩像是想起了什么,朝陈迦砚汇报道。

    “井小姐有打来电话。”

    陈迦砚挑眉:“说什么了?”

    杨浩:“只是侧面打听了一下,您有没有看节目,我说您最近很忙。”

    陈迦砚若有所思地盯着电视屏幕,里面正好播放着周瑾跟苏眠互动的片段,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最后将身子往后一靠,问道。

    “你觉得,他们两个,配吗?”

    这个问题真的有些为难杨浩了,他是知道老板跟周影帝有过节的,但是苏小姐也确实是被老板派去接近周影帝的,那到底是配呢?还是不配呢?

    陈迦砚又换了种方式问:“那你觉得,周瑾是真的喜欢苏眠吗?”

    杨浩瞄了眼屏幕,最后实话实说:“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时,那眼神是装不出来的。”

    陈迦砚皱眉:“所以……”

    杨浩:“我觉得,周瑾是真的喜欢苏小姐。”

    陈迦砚笑了:“喜欢就好。”就怕他不喜欢。

    杨浩真的是摸不透老板的心思,过了会儿才又问道。

    “这次比赛,冠军要内定吗?”

    陈迦砚沉思了片刻,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当然。”

    杨浩继续试探着:“那冠军是内定苏小姐……还是井小姐?”

    陈迦砚侧眸看向他,又把问题丢给了他:“你觉得呢?”

    杨浩是真的没什么头绪,只好将心中胜算大的那一方说出:“苏小姐?”

    陈迦砚没有否认,就在杨浩以为他猜对了的时候,却听到对方开口道:“给井兰语!”

    杨浩不太理解:“那苏小姐?”

    陈迦砚反问道:“你觉得她在乎这个冠军吗?”

    杨浩:“……”既然来参加比赛,想必没人不在乎的吧。

    陈迦砚接着说道:“就算给了她,她也未必会领情,不懂得知恩图报,最后还要反咬你一口的人,总得先把她的尖牙利爪给磨平了。”

    这样,即便被她咬了,也无关痛痒。

    第二期播出的时候,陈母陪着小儿子在客厅看着,陈父也被她给从书房拽了出来,强迫性地让他陪看。

    “你看,那个井兰语,长得像不像我家念念?”

    陈父是真的对电视剧和综艺节目没兴趣,平时看电视也只看时事新闻和财经新闻的人能陪着媳妇在客厅待上一个小时已经够可以了。

    听陈母这么一说,他推了推眼镜,仔细看了眼,眉头下一刻便微微蹙了蹙。

    “是有六七分像。”

    “是吧,我也觉得像,而且啊,她才艺双全,又很有礼貌,这一点也跟我家念念很像。”

    陈母越说越激动,直接朝老公撒娇道。

    “你回头叫你公司的员工全都给这个女孩儿投票,我一定要让她得冠军。”

    陈父蹙眉:“用得着那么麻烦吗?我记得没错的话,这节目是你儿子投资的吧,直接内定就好了,网上的投票数也是有水分存在的。”

    小儿子陈迦陌看的也很起劲,听到父母的谈话后不乐意了。

    “我喜欢眠眠,我要让眠眠得冠军。回头我叫我同学全都给她投票,哼。”

    陈父陈母相视一笑,都拿这小儿子没办法。

    不过提起苏眠这个人,陈母又开始头疼了,也不知道这女人跟迦砚断了没。

    陈迦砚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父母跟弟弟在看电视,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因为节目一开播,迦陌就给他打了电话,用很是兴奋的声音告诉他:“哥,眠眠上电视了!”

    “回来啦?”

    陈母立刻起身,闻到儿子身上的酒味,眉毛一拧:“又喝酒了?”

    陈迦砚脱了外套,递给佣人:“没喝多少。”

    陈母也没再多问,直接拽着大儿子的胳膊,让他也坐在了沙发上,伸手指了指电视里的井兰语,说道。

    “那个井兰语,我挺喜欢的,她人怎么样啊?”

    陈迦砚看了眼电视,沉思了会儿,回道。

    “人品……还可以,性格也不错。她父母都是生意人,从小家境还不错,梦想是当个歌手。”

    陈母开心极了:“已经了解过了?”

    陈迦砚失笑地摇头:“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

    陈母索性直言道:“你不觉得她跟你妹妹很像吗?”

    陈迦砚眉毛一挑:“然后?”

    陈母笑眯眯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我想让她当冠军。念念以前一直都有个明星梦,只可惜,她没那个命……”

    说着说着就突然泪湿眼眶了。

    陈迦砚见状忙答应道:“好了,你别哭!我答应你还不行吗,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实在想,那就再跟我爸生一个。”

    陈母瞬间破涕为笑,握拳捶了儿子一下:“说什么呢!你妈我都多大年纪了!”

    这时,陈迦陌突然扯了扯陈迦砚的袖子。

    陈迦砚回头看他:“……”

    陈迦陌小声地抗议:“我喜欢眠眠!”

    陈迦砚抬手,在弟弟的脑袋上抚摸了一把,问道:“咱们家谁最大呀?”

    陈迦陌瞬间垮下了肩膀:“妈妈。”完了,眠眠拿不了冠军会不会难过?

    “我要去给眠眠打电话,安慰一下她。”

    陈迦陌说着就从沙发起身,回屋拿了自己的手机又跑回客厅,不忘看电视。

    他就当着爸爸妈妈的面直接给苏眠拨通了电话:“眠眠,我看了你的表演,太棒了。”

    苏眠没想到会接到这小家伙的电话,立刻找了个角落,跟陈迦陌闲聊起来。

    “谢谢,听到你的夸奖,我又有动力了。”

    陈迦陌直肠子,有啥说啥:“眠眠,对不起。”

    苏眠一愣:“干嘛跟我说对不起?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小朋友了?移情别恋啊,我好伤心。”

    陈迦陌着急地解释道:“没有,我最喜欢眠眠了,我说过长大后会娶你,你要等着我啊。”

    坐在一旁的陈迦砚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转头看向陈母,调侃道。

    “你这宝贝疙瘩好像有些早熟,别给你整个早恋问题,够你受的,赶紧抓紧时间,把他这思想扼杀在摇篮里吧。”

    陈母横了他一眼,苏眠在她心目中的位置立刻上升到了千年狐狸精的道行。

    她静默了片刻,还是没忍住,朝儿子压低声音问道。

    “你跟她……断了没?”

    陈迦砚目光呆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老妈问的什么,于是耸了耸眉,正要回答,就听见迦陌这小东西语不惊人死不休。

    “眠眠,你当不成冠军了,我有为你争取过的,可是我在家里势单力薄,爸爸妈妈和哥哥是站在一线的,他们把冠军内定给那个井兰语了,她虽然长得……”像我姐姐,可是我还是最喜欢你。

    最后半句话没能说出口,因为陈迦砚已经夺过了他的手机,直接给挂断了。

    陈迦陌彻底炸毛了:“哥,你干嘛,我还没跟眠眠说完呢。她一定很伤心,我得安慰他。”

    陈迦砚拍了下弟弟的脑袋:“尽给我找麻烦!”

    陈迦陌哼了声:“我是故意的,这样,眠眠就会讨厌你,你就不能跟我抢她了。”他还记得眠眠跟他打听哥哥的事儿,潜意识里已经把哥哥当成是情敌了。

    陈迦砚张了张嘴,竟忘了要说什么了:“……”

    陈迦陌朝哥哥幼稚地吐了吐舌头,:“眠眠是我的。”

    陈迦砚嗤笑一声:“天真。”不过,这个年龄也正是天真的时候,就不打击他了。

    陈母却忧心忡忡地问道,声音压的很低。

    “你还跟她……”

    陈迦砚嫌烦了,直接起身:“我累了,先睡了,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陈母叹气:“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收心啊!

    陈父直接提议:“纪家那丫头就不错,改天一起吃个饭,商量一下,先把婚给订了。”

    陈母继续叹气:“那丫头,嘴很甜,我也挺喜欢的,可是……”也架不住儿子不喜欢啊。

    而被挂了电话的苏眠正一脸懵,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冠军内定?

    以前就听说各个比赛类的节目都是有黑幕的,原来是真的。

    苏眠的心情有些复杂,倒不是因为自己跟冠军这个位置无缘,她自己有几斤几两她很清楚,就算没有内定,冠军的位置也绝对不是她的。

    而井兰语,她的实力其实不错,有竞争冠军的优势,导师们也都很喜欢她,唯一影响最后结果的是网友们的投票。

    这么说来,冠军跟实力又不是绝对的成正比。

    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陈世美的来电,她不想接,但仅犹豫了三秒,还是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