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欲擒故纵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车内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苏眠明显更紧张了。

    男人的手死死地扣着她的腰,她刚想挪开一些,下一秒就会被他给勾回去。

    “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够了吗?”

    陈迦砚俯首,温热的呼吸扫过女人的脸颊,最后来到她的耳边磨蹭,嗓音是克制后的沙哑。

    苏眠脑袋一偏,想躲开,情急之下,胡乱说道。

    “难道陈总有跟别的男人共用一个女人的癖好吗?”

    陈迦砚不规矩的大掌在女人的大腿根稍作停顿,视线缓缓上移,落在女人娇俏的脸上,如墨的眸危险地眯起。

    “跟谁?周瑾吗?你被他给睡了?”

    苏眠故意抬高下巴,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他已经答应跟我交往了,爬上他的床还不是迟早的事儿?”

    陈迦砚蹙拢的眉渐渐舒展,抬手轻抚着女人的脸颊,下一秒便用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那就是现在还没被他睡了?”

    陈迦砚的脸又朝苏眠靠近了几分,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

    “正好,在此之前,我得替他好好地调教一下了,我想……他以后会感谢我的。”

    话音刚落,男人就已经将脑袋埋进了女人的颈窝,轻轻地嗅了嗅,有些汗味,这对一向洁癖的陈迦砚来说,是有些不能容忍的。

    苏眠的双手正抵在男人的肩膀处,推着他,不让靠近。

    “我……我还没有洗澡。”

    果然,陈迦砚抬起了头,一瞬不瞬地盯着苏眠看着,仿佛要将她的脸戳一个洞似的。

    苏眠见这句话有效果,忙软了语气:“要不,我回去先洗个澡?跳了一天的舞,身上出了好多汗。”

    正所谓以退为进,苏眠也是怕这个男人突然将她带去酒店,那可就麻烦了。

    见陈迦砚不说话,苏眠慢慢地往车门处磨蹭,手刚放在门把上,另一只手就突然被一股力道给攥紧了。

    苏眠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往回抽了抽,没抽回来,于是朝男人讪笑着。

    “那个……井兰语也在里面,我刚出来的时候见她洗了澡,要不,我把她叫出来……伺候你?”

    苏眠小心翼翼着,昏暗的光线,其实她根本看不清楚男人脸上究竟是个什么表情。

    陈迦砚正犹豫着要不要带她回酒店,听苏眠这么一提意,整张脸立刻耷拉了下来,手用力一扯,已挪到车门处的女人再一次回到了他的怀里。

    他低头,拍了拍苏眠的脸,沉声道。

    “女人,别总是自作聪明!我若想睡她,现在躺在我怀里的就不会是你了!”

    苏眠气结,抬手就要朝男人身上挥拳,却直接被对方给握住了手腕,轻轻一提,她就这么不情不愿地坐在了他的腿上。

    男人的手又开始不规矩了,苏眠不死心地摁住他作乱的手。

    “我身上有汗味,得洗澡。”

    陈迦砚拨开她的手,邪笑道:“反正待会儿也得出汗,洗不洗……无所谓了。”

    苏眠又开始挣扎了:“你身上有酒味。”

    陈迦砚好笑地睨着她:“我都没嫌你脏!”

    苏眠的抗拒根本无效,她根本抵不过男人的蛮力,也害怕他手上的力道一个不稳直接把她衣服给撕了,衣衫不整地回去被人看到了多不好。

    “我不想在车上。”

    “那你想去哪里?”

    陈迦砚手上的动作未停,流氓本性尽显。

    苏眠娇喘着:“反正不想在车上。”

    陈迦砚哑然失笑:“嫌车上空间小?放心,能施展得开,反正你也只需要张张腿就好,又不用你动!”

    苏眠气得吐血:“你——”

    也不知道陈迦砚摁了哪里,车前座竟然放平了,与后座一连,竟然成了一张床。

    苏眠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就被推到了,身上很快便多了一道重量,城门最终还是失守了……

    “啊,疼……”

    苏眠还是适应不了他,虽然都被他睡了两年多了。

    陈迦砚也有一段时间没碰女人了,攻进城门就没了节制。

    “知道吗?你让我有些另眼相看。”

    苏眠恶狠狠地瞪他:“要做,就快些做!”

    陈迦砚充耳不闻,继续说道:“你能把周瑾追到手,我还真是小瞧了你,只要你乖乖听话,答应你的,我不会食言,甚至……你还可以跟我提要求,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苏眠羞愤极了,这个混蛋,干嘛在这种时候突然提起周瑾。

    虽然她跟周瑾只是演戏而已,但为何她总有种背着他偷情的感觉?

    脑子里乱糟糟的,苏眠看着陈迦砚这张脸就来气,于是要求道。

    “把我眼睛蒙上。”实在不想看他。

    “呵……原来,你也喜欢这种情趣啊。”

    陈迦砚却偏偏不如她意,压着她欺负了一会儿,然后又将她拽起身,改成趴着的姿势。

    苏眠的正前方就是比赛的大楼,她真的好怕会有其她选手从里面出来,虽然她知道,这里的门禁很严,她们根本就出不来。

    陈迦砚把苏眠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久,最后一副餍足的表情坐在那里,车窗被他摇下来一截,好让车内那股甜腻的气味散出去。

    他一边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一边摸过烟盒,抖出一根烟来,点上。

    “下次若是不听话,你可是连车上的待遇都没有了。”

    赤果果的威胁!

    苏眠咬牙忍了,她快速地整理着衣服,却发现内裤怎么也找不到了。

    陈迦砚正扣着衬衫扣子,见状眉头微蹙:“给你一分钟,若是还不下车……你今晚就别想回去了。”

    苏眠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怒视着作壁上观的某人。

    “那什么……你扔哪儿了?”

    陈迦砚视线下移,落在了女人没有遮掩的下半身,于是环顾车内一圈,手指夹着烟,搁在窗外弹了一下烟灰,而后将烟叼在嘴里,手往后一摸,扯出一块布料,直接扔到了苏眠的脸上。

    苏眠不想跟他计较,衣服整理好后就拉开车门准备跳下去,突然想起什么,她回头朝陈迦砚问道。

    “周瑾该不会抢过你喜欢的女人吧。”

    陈迦砚脸色顿时一沉,猛地吸了口烟,烟雾吐出时,微微眯眸:“滚!”

    苏眠心想,看来她是猜对了。

    瞬间,解气不少!

    跳下车,用力关上门之前,苏眠朝男人丢下一句。

    “若是我,也会选择周瑾,他比你好一万倍!”

    好解气!特别解气!

    苏眠脚下的步伐都变得轻快起来,好心情压过了之前被欺负的郁闷。

    不远处正在抽烟的司机见苏眠终于下了车,忙小跑着回来,坐进车内时还能闻得见那股未散尽的欢爱气味,老脸一红。

    而最让他不解的是,发泄完后的老板不应该是心情舒畅的吗?怎么一副别人欠他钱不还的模样?

    难道是……欲求不满?

    陈迦砚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咬牙咒了声:“这该死的女人!”

    前面的司机忙正襟危坐,看来,老板某件事儿进行的不太愉快啊。

    而苏眠回到大楼里时,又开始变得鬼鬼祟祟起来,她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见没什么不妥之后才上了楼。

    结果,好巧不巧地,竟然在宿舍门口遇见了井兰语。

    她已经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看到苏眠后,笑着问道。

    “一晚上没见到你人,去哪儿了啊?”

    “刚……刚有些不舒服,出去待了会儿。”

    苏眠心一惊,明明彼此的身份相差无几,可她就是有种抢了别人男朋友的感觉,说话的时候也就跟着心虚了起来。

    都是因为那个王八蛋!花心大萝卜!迟早得精尽人亡!

    可是晚上躺在床上后,她突然又有些后悔了。她现在还有求于他,季缘的事儿还没解决呢,她把他惹怒了,最后还是得报应到自己身上。

    傅玥跟她的床铺紧挨着,两人头抵头躺着。

    许是累了一天的缘故,宿舍其他几人一沾床就睡了,有人甚至还打起了呼,可苏眠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傅玥也没睡着,爬起身问。

    “睡不着啊?别有压力,其实你表现挺好的,你的歌声很治愈,让人听了心情很好,虽然肢体有些僵硬,但节奏你都能跟得上,就是缺乏基础锻炼而已。”

    “谢谢。”

    苏眠想说,她不是因为比赛的事儿睡不着,可真正的原因她又没法解释。

    第二天上午,周瑾给她们上了一个小时的课,主要指导她们发音上的问题,舞蹈上的问题也会偶尔指点一下。

    上课的时候,他挺严肃的,坐在高脚凳上,身穿白色卫衣和蓝色牛仔裤,搭配一双白到发亮的板鞋,鼻梁上架着一副拖着白金吊链的眼镜,很斯文,却也格外的迷人,尤其那大长腿往地上一搁。

    前面几个队员,周瑾都很客观地点评出了她们的优缺点,到了苏眠这里,他则随意说道。

    “你再随便唱两句。”

    苏眠便将女团的主打歌随口唱了几句,然后等着周瑾点评。

    周瑾放下手里的曲谱,看向苏眠,唇角一扬:“你过来。”

    苏眠下意识地看看旁边几人,然后走上前去。

    摄影师立刻扛着机器跟近,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关周瑾调教学生的画面。

    周瑾柔声问道:“嗓子哑了?”

    苏眠愣了下,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有点儿。”

    周瑾叮嘱道:“比赛前,唱歌这部分就不要练了,你临场发挥应该可以的,保护嗓子最重要,多喝些消炎的茶。”

    苏眠听话的点点头:“好。”

    随后又补充了句:“谢谢老师,那我舞蹈的部分?”

    周瑾皱眉,手指在桌上轻轻地叩了几下,然后说道:“……能跟上节奏就不算太糟,也就是几个动作的事儿,下来多练习一下就行。”

    苏眠再次鞠躬:“谢谢老师。”

    中间休息的时候,队员们开始朝周瑾八卦了。

    “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苏眠转头看去,是郑佳佳,挺可爱的一个女孩,胆子还挺大。

    就在众人起哄着,以为周瑾会说没有的时候,他的回答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苏眠记得,周瑾当时没有出现任何尴尬的表情,只是一脸笑意地反问。

    “我都快而立了,若是还没女朋友,岂不太可怜了?”

    “哇——”

    众人捂着嘴,一脸的震惊,像是探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般,就连一旁的摄影师都快要惊掉下巴了。

    这个猛料一出,还怕这个节目没收视吗?

    郑佳佳啊了一声,搞笑地扑倒在地上:“老师,节目一播出,得有多少女人心碎啊,我简直就是一罪人啊,没事儿干嘛问这个。”

    旁边的人也开始跟着起哄了:“老师老师,师母是不是圈子里的?我们认识吗?”

    周瑾想了想,点头:“你们……认识,不过具体是谁就不方便说了。”

    周瑾若有似无地朝苏眠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道。

    “她很害羞的。”

    郑佳佳趁机追问道:“那老师会不会公开恋情?”

    周瑾很真诚地回道:“当然,如果她愿意的话,我是没什么意见的。”

    郑佳佳羡慕地哇了一声:“师母真幸福。”

    苏眠则全程是一副懵逼的状态,据她所知,周瑾是没有女朋友的,那他刚才口中所指的人就是……她喽?

    苏眠顿时觉得压力很大,她想不通周瑾怎么突然就承认了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卓茯苓凑了过来:“我听说,我家男神有女朋友了,快告诉我不是真的!!”

    傅玥抬眸,面无表情地回了句。

    “你死心吧,男神永远都是男神,成不了你男人。”

    卓茯苓俯趴在桌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那个女人究竟是谁?根本就配不上我家男神好吗?”

    傅玥:“你都不知道是谁,怎么知道配不上?”

    卓茯苓:“反正就是配不上,我男神是天上谪仙好吗,地上的凡夫俗子怎可与他比肩?”

    终于熬到了晚上,苏眠偷偷拿出手机,给周瑾发了条信息过去。

    苏眠:老师,在吗?

    周瑾:嗯,还没睡?

    苏眠:睡不着……

    周瑾(很聪明):因为白天的事儿?

    苏眠:嗯。

    周瑾:(微笑的表情)不是你让我陪你演戏的?

    苏眠:可是……用不着为我牺牲到这种地步的。

    周瑾(哑然失笑):别胡思乱想了,陈迦砚这个人可没那么好骗的,再说,曝光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那些说我是同性恋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苏眠(还是觉得很愧疚):真的不会给老师带来困扰吗?

    周瑾:不会,我没有跟你商量就随口说了出来,我应该跟你道歉才对。

    苏眠:不用,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周瑾:嗯,早点儿睡,晚安。

    周瑾:还有,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不必叫我老师,跟自己的学生谈恋爱,会让我觉得是在乱伦。

    苏眠(脸红):好,老师晚安。

    周瑾(叹气):嗯,好梦。

    苏眠睡了个好觉,还做了梦,竟然不再是噩梦了。

    周末这天,全体队员在放映室集合,等着看节目在某卫视黄金档的第一期播出。

    那么多天的努力最后只被缩减成了一期,后期也真是厉害,虽然前后顺序有的颠倒了,但却并不违和。

    她们进了电视里,隔着一层滤镜,比真人漂亮许多。

    苏眠的镜头有很多,但大多都是在发呆或者不在状况,后期给她配着文字——神游太虚中。

    也确实,有她的镜头里,她都是没有‘台词’的,不是点头就是摇头,或者静静地站在那,后期为此给她配图称——安静的仙子在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回天庭。

    反正,很搞笑,可她明明不是一个搞笑的人。

    而周瑾点评她那里,说她‘很不错’的时候,镜头里把周瑾那抹宠溺的笑给捕捉到了。

    很快地,她就出了名,微博上的粉丝开始直线飙升,对她来说,涨幅还是很大的。

    第二天在网上看重播的时候,她看到好多路转粉的弹幕,都在说她好有意思,她明明是最无聊的一个人。

    尤其在周瑾点评她那里,说什么羡慕她,她的微博底下竟然还有人直接@了她,问她被影帝夸赞是什么心情。

    对了,她们允许玩手机了,经纪人很快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适时地发个微博,跟粉丝们互动一下什么的。

    苏眠想来想去,只发了一张自己的表情包。

    图片上,她正抬头望天,配字称:此女子灵魂已出窍……

    有粉丝发现,她的关注里竟然有一个明星,那就是被雪藏的季缘。

    她的粉丝里也有季缘的粉丝,于是直接在微博上问她:你也是我家缘缘的粉丝吗?

    苏眠本来不想回粉丝留言的,因为也没时间,不过问季缘的那条她还是回复了。

    “是啊,我是她粉丝,超级粉丝。”

    当然,有粉丝就会有黑粉,很正常的。

    经纪人说,有黑粉那就证明你火了,不过被黑整容,她也是觉得搞笑。

    最让她担忧的是,她被大学同学给认出来了,居然还有同学在贴吧爆她的料,其中一半可信一半捏造。

    节目组在个人采访环节,提问了她很多问题,有些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主持人:“网上说,你有脸盲症,是真的吗?”

    苏眠坐在转椅上,想了想,点头:“嗯。”

    主持人:“那你现在认得我吗?”

    苏眠抿唇:“当然,你都好久没有换衣服了,还有发型,还有你的声音,我记得。”

    主持人尴尬:“哈哈,我不是没有换衣服,这是我的工作服,必须得穿,怎么说的我好像特别不爱干净似的?”

    苏眠:“抱歉。”

    主持人:“开玩笑的。还有,网上说你是A城医大的学生,据说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的,老师都很器重,是真的吗?”

    苏眠很谦虚:“嗯,我是医大的,成绩……还行吧。”

    主持人:“据说,以你的成绩,各大医院都是争着要的,为何会突然选择进入娱乐圈?因为有个明星梦?”

    苏眠眼珠子转悠了一圈,摇头:“具体原因,不想说。”

    主持人:“好吧,那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在微博上高调称自己是季缘的粉丝,是真的吗?”

    苏眠终于露出了第一个微笑:“当然,我是她的第一批粉丝,会粉她直到天荒地老。”

    主持人:“看来,还真是一铁粉,那你知道她被雪藏的事儿吗?如果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想对你的爱豆说什么?”

    苏眠立刻朝镜头比了一颗爱心:“小缘缘,我会爱你一辈子的,加油,别放弃,好运气在下一个路口等着你。”

    第二期还未播出,节目组就已经将剪辑过的带子给陈迦砚送来一份,他得过目,说可以了才能播。

    杨浩又将苏眠的部分剪辑了下,集合在一起,拿给陈迦砚看。

    宽大的办公室里,陈迦砚坐在办公椅上,打开墙上挂着的超大屏电视……

    苏眠在节目中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尤其后期剪辑很给力,把她的人设直接往呆萌的方向带了。

    这可跟陈迦砚眼中的苏眠完全不一样,至少,她在他面前可从没出现过萌萌哒的表情,更别说是害羞了。

    记忆中,她看他的眼神好像永远都是愤恨的。

    带子播放到个人采访那里,提起季缘,她的眼神像是突然有了光亮,那个朝镜头比爱心的笑容让陈迦砚微微蹙眉。

    杨浩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夸赞了句:“苏小姐真可爱。”

    陈迦砚斜睨向他,没说话,表情冷冷的。

    杨浩忙闭了嘴,过了会儿又问道:“这段要不要剪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