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将计就计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她想要回避,可是举目四望,根本就没有可以让她躲避的地方,情急之下她也只能背转过身,祈祷自己不被认出。

    陈迦砚还没下车之前就已经看到了苏眠,他却装作没看见,直接拾阶而上,还故意在她身边停留了两秒。

    苏眠把头低垂,手机铃声却好死不死地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也成功引起了井兰语的注意。

    就在苏眠皱着眉,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接的时候,井兰语略带试探的声音响起。

    “苏……眠?”

    苏眠自知躲不过去了,于是转过身,装作很惊讶的样子,看看对方,视线又下意识地移到了陈迦砚的身上。

    井兰语有一瞬间被人知道秘密的尴尬,但很快她便红着脸凑近苏眠,朝她拜托道。

    “今晚你见过我的事儿,不要说出去。”

    “哦。”苏眠本能地答应了,她也没那么无聊,对别人的私事不感兴趣。

    陈迦砚在前面走着,井兰语赶紧追了上去,这才介绍道。

    “刚才那个,也是我们公司的,也不知道她嘴严不严,会不会把今晚的事儿告诉别人。”

    陈迦砚侧眸睨了井兰语一眼,只回了六个字。

    “她不会,也不敢。”

    被拦在门外的苏眠刚挂了周瑾的电话,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面前,从车内下来的人正是周瑾。

    他一身休闲装,将车钥匙扔给泊车小哥,然后拎着一个精致的手提袋就上来了。

    “等久了吧?不好意思,事先没跟他们说清楚。”

    “没关系。”

    苏眠还是有些拘谨,两人并肩往里走的时候,她脑海里还在想着陈迦砚和井兰语的事儿。

    看来,井兰语应该是陈迦砚新找的床伴了,那以后‘伺候他’是不是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不知不觉地,苏眠竟然笑出了声。

    周瑾疑惑地看向她:“怎么了?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没什么。”

    苏眠的眸底难掩笑意,只要一想到将来不用再伺候那个王八蛋了她就特别的开心。

    但很快,她又严肃下来。

    今晚的目的,她没有忘,但真要跟周瑾坦白,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她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更不知道他会不会帮自己。

    这家高级会所名叫孔雀台,装修极其奢华,风格属于中西合璧,偏古色古香。

    什么叫九曲回廊,她今天算是见识过了,走廊的两侧全挂着灯笼样式的灯,身在其中,很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苏眠跟着周瑾到了一间包房,里面的装修依旧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

    明明是自己有求于人,也该是她请客的,但在这里的话,她是真的请不起。

    周瑾将手里拎着的白色袋子放在了木制茶几上:“送你的。”

    苏眠也没问是什么就连忙摆手:“我……我不能要。”

    周瑾笑睨着她,解释道:“拿着吧,厂家送的,我自个留着也没用。”

    苏眠只好说了声:“谢谢。”

    周瑾在沙发上坐下,开始摆弄桌上的茶具:“喝什么?”

    桌上摆放着好几种茶,全都是名贵品种,苏眠也就只认得绿茶:“龙井吧。”

    周瑾一边煮茶一边随意地问道:“你找我可是有事儿有求于我?”

    苏眠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搁在腿上的手用力地攥紧。

    周瑾只是侧眸瞥了苏眠一眼,然后笑了:“不用那么紧张,我也不会吃人,说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肯定帮。”

    苏眠犹豫了片刻,轻声问道。

    “你认识陈迦砚吗?”

    周瑾微微一怔,转头与苏眠对视,仅仅沉默了数秒便开了口。

    “当然,洛砚集团的总裁,谁不认识?”

    苏眠咽了口口水,又问:“那你……你跟他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周瑾唇角的笑意渐收:“为何突然这么问?”

    苏眠闭上眼睛,一口气说完:“他让我来故意接近你。”

    周瑾微微蹙眉,思考了须臾:“然后呢?”

    苏眠睁开了眼,有些愧疚地望向周瑾:“然后……然后勾引你。”

    周瑾静默了一会儿,笑了:“那你又为何会选择告诉我呢?”

    苏眠简而言之:“良心不安。”

    周瑾叹气,似乎有些无奈:“他拿什么威胁你的?”

    苏眠直言相告:“季缘。”

    “怪不得,前阵子我还疑惑,季缘这丫头很会来事儿,应该不至于得罪人,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周瑾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摇头失笑,他很清楚陈迦砚想做什么,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方法还是一样的幼稚。

    “一步步来吧,发展太快,他反而会怀疑。”

    “一步步来?”苏眠没听懂。

    “他不是让你勾引我吗?他的最终目的也绝不仅仅是把你送到我床上这么简单,既然他想玩,那我们就陪他玩。”

    周瑾的态度让苏眠觉得很奇怪,不是愤怒,而是无奈。

    一顿饭结束后,就在周瑾要送苏眠回去的时候,苏眠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陈迦砚的来电。

    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606,上来。”

    听周瑾说,六楼是贵宾休息的地方,那他叫自己上去所谓何意?

    若是井兰语也在,那不尴尬吗?还是说,他想要两女侍一夫?

    这个流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