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威逼利诱

作者:苏眠陈迦砚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放任总裁太爱我怎么办都市奇门医圣虎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封少的掌上娇妻

原创中文网 fakekingz.net ,最快更新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最新章节!

    “是。”答案很肯定。

    苏眠长呼出一口气,见客人匆匆挂了电话,看向她的眼神似乎仍然带着抹疑惑。

    她立刻壮了胆,腰挺得笔直,做出一副在气势上压对方一头的模样。

    “你现在放我走,我就当今天这件事从未发生过!我也不会追究你任何责任!”

    客人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放苏眠离开了。

    一出房门,苏眠便逃命似的奔向电梯,生怕对方会突然反悔再把她给抓回去。

    电梯门合上的那一刻,她的腿瞬间软了下去,差点儿滑坐在地上。

    她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酒店,跑到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时,这才稍微心安下来。

    艾如初来找她的时候,苏眠正在公交站牌前等着。

    她的左脸颊是肿着的,巴掌印很是显眼,头发也是凌乱的,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褶皱不堪的。

    艾如初跳下车,朝她跑来:“你这是?你……”

    苏眠眼眶一热,眼泪在里面打转着,就是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从车上跟着下来的还有陆佑川,他是医学院的校草,不光成绩好,家世也很好,这种人走到哪里都是闪光点。

    苏眠愣住了:“……学长。”

    艾如初立刻解释:“学长来找我,说你电话没人接,担心你遇到了什么事儿,我……我已经把你的事儿全都告诉陆学长了。”

    陆佑川脸色阴沉的吓人,但还是先请苏眠她们上了车。

    苏眠和闺蜜坐在车后座,之前发生的事儿让她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被下了药,还好药量不重,醒来后……就逃出来了。”

    苏眠说着不忘看了眼驾驶座上的男人,对方也正好从后视镜里看向她,四目相对之后,苏眠很快移开视线。

    “谢谢。我情急之下,拿陆市长吓唬他。”

    陆佑川表情很冷:“不用谢,你做得对。”

    到了学校门口,艾如初识趣地下了车,留给这对苦命鸳鸯单独的相处时间。

    陆佑川很想抽烟,可是还是忍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苏眠低下头,很羞愧:“我配不上你。”

    以前配不上,现在……更配不上了。

    陆佑川其实也是懵逼的状态,他脑子特别乱,也没想好到底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苏眠不想为难他,更不想为难自己。

    她很清楚,早在她爬上那个‘变态’的床时,她和陆佑川就已经不可能了。

    回到宿舍,就看见舍友们正围成一个圈在那看八卦新闻。

    “这女人真贱,为了搏出位,硬拉我家乾乾组cp。”

    “一点儿演技也没,还长着一张整容脸,也不知道洛砚传媒怎么就签了她,能拿到这么好的资源肯定是陪高层睡出来的!”

    “之前不是曝光过她一张照片吗?半夜跟一男人去开房,都说那男人是洛砚的总裁,要不然她能在公司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对了,我这里有本财经杂志,封面就是洛砚的总裁,那颜值简直帅出天际,吊打娱乐圈所有的小鲜肉了。”

    室友邓洋洋翻出了那本杂志,又开始安利她家男神了。

    “又帅又有钱的男人,别说是当他老婆了,就是能看一眼真人也此生无憾了。”

    邓洋洋见苏眠回来,忙将杂志封面推到她面前。

    “帅不帅?要不要换偶像?”

    “还可以。”

    苏眠看了眼,帅是挺帅的,还有点儿眼熟,不过跟她有什么关系。

    艾如初跟着苏眠进了洗手间,小声地八卦道。

    “你那金主有陈迦砚帅吗?”

    “陈迦砚是谁?”

    苏眠一脸的困惑,她有将见过金主的事儿告诉了闺蜜。

    艾如初:“就是刚刚封面上那男的,洛砚传媒的总裁,咱家缘缘就是签的这家娱乐公司。”

    苏眠依旧一脸茫然。

    艾如初见状不由地叹气:“就知道你也记不住。当初陆学长追你的时候就差点儿想撞墙,第一天见第二天就忘。”

    苏眠也很无奈,因为脸盲这件事,还得罪过不少人。

    在学校待到周末,苏眠重新买了部手机,补办了一张卡。

    她没有回家,不想回,也不敢回,生怕又落入圈套。

    当天晚上,她接到了杨助理的电话,意思是金主被人下-药了,需要她去‘帮忙’灭火。

    苏眠不假思索,直接回绝:“抱歉,合约已经作废,我没有这个义务,你还是找别人吧。”

    那么有钱,找个女人还不容易吗?

    苏眠正要挂电话,就听到对方威胁出声。

    “我想苏小姐也不想让同学和老师知道你曾被人包yǎng了两年吧。”

    苏眠震惊到失声:“……”

    杨浩冷声道:“我现在去你们学校门口接你,你可以拒绝,但后果是什么你很清楚。”

    六十六层的总统套房门前,苏眠踟蹰着,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地抬不起来,也跨不进去。

    她还是来了,犹豫过,彷徨过,其实仔细想来,她根本没有第二条选择。

    她现在的处境就好比手里抓着一根绳子,眼看就要从悬崖下爬上去了,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把绳子给剪断,那她……只能粉身碎骨。

    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她还是走了进去。

    浴室的水声在此刻戛然停止,苏眠脚步一顿,转头望向浴室门口。

    几秒后,男人一丝不挂地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的水珠都没有擦干,那张帅气的脸上此时正挂着一层不太自然的潮红。

    苏眠一时间竟然忘了反应,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对方,表情傻傻的。

    他的颜值可谓是逆天的,身材比例也近乎完美 ,就连……就连男人最爱比的地方也是‘鹤立鸡群’。

    苏眠只是愣了两秒,很快便背转过身,心跳不由地加速。

    男人也只是淡淡地瞥了苏眠一眼,。

    “过来!”

    在床边坐下,男人朝五米开外的苏眠冷声命令道。

    这已经是他今晚第三次冲冷水澡了,每次冲完不过三分钟,外表的凉意就会尽数消散,体内那股灼烧的滚烫感就会不停地朝四肢百骸延伸。

    若非药性太强,自制力难以让他撑过今晚,他是断不会吃回头草的。

    苏眠低着头,走到男人跟前,眼睛却没了落点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我……我没有带眼罩。”

    她也没料到,会跟他再有交集。

    只是,话音刚落,她的胳膊便被对方给攥住了。

    一股蛮力将她往下扯,双腿被迫弯曲,最后膝盖着地,刹那间,她已经半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眼睛还在冒星星,头顶却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摁着她往下,再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